伊朗的精神领袖和总统到底是如何分工的?

虽然被叫成了“精神领袖”,但并不是真的仅仅在精神上“领袖”一下,人家是有实权的。

谢邀。

哈梅内伊年事已高,另外加上他的地位和身份,你会发现他基本不会出国访问。像普京这样的“大帝”到伊朗访问时,都会被安排和领袖会面。

此时,第一任精神领袖霍梅尼为伊朗设计了一套非常独特的政治体制——政教合一,神权高于一切。国名呢,就叫做“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古老的伊斯兰与时髦的“共和国”,就这样被强行结合了,好不穿越。

1979年,霍梅尼推翻了伊朗王朝,建立伊斯兰共和国。霍梅尼建立的共和国制度,在各位部长之上是“总统”,而总统之上则是终身制“精神领袖”。第一任领袖当然是霍梅尼本人,相对来说总统换届则比较频繁。

2005年哈塔米任满后,上台的总统是强硬保守派代表人物内贾德。这样一来,原先“左右对峙”的局面变成了哈梅内伊和内贾德两个强硬派联手,拉夫桑贾尼进一步被边缘化。2013年,拉夫桑贾尼支持下温和保守派人士鲁哈尼在2013年当选新一届总统。

先来简单说一下什么是政教合一的国家,所谓政教合一最简单的解释是:这个国家领导人和宗教领导人是同一个人,就是皇帝和达摩祖师爷的合体,你们说厉害不厉害!

总统就不用多解释了,选举产生,四年一选,只能连任一届。

(早年哈梅内伊与内贾德同框,看座次,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伊朗精神领袖和总统到的角色分工,早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就已经定好了。

在霍梅尼时代,精神领袖就是至高无上的国家统治者。而总统则是领袖下属负责具体事务的政府首脑,执行领袖的意志。当时霍梅尼的左膀右臂,拉夫桑贾尼先担任内政部长,再担任议长,哈梅内伊则先担任国防部长,随后担任总统。在这一时期,哈梅内依虽然手握大权,但他的权力都是霍梅尼给的。如果霍梅尼不支持,他这个总统是当不下去的。

伊朗的精神领袖和总统到底是如何分工的?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搞明白:伊朗的政体及精神领袖和总统是如何产生的?伊朗1979年成立共和国,实行政教合一制度。

伊朗的精神领袖,又称为伊朗革命领袖,它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最高领袖。他和伊朗总统同时是国家元首,但不是政府首脑。根据伊朗国家宪法规定:伊朗精神领袖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宗教领域及中央政治的最高领导人。伊朗精神领袖由“专家委员会”选举产生,任期终身,除非辞职或被罢免。但在理论上可以由同一个议会弹劾。虽然专家会议是由公众选举产生,不过在选举前,一个由伊朗精神领袖任命的宪法监护委员会将对选举工作进行全程监督。宪法规定:精神领袖由一名伊斯兰教什叶派教法学家担任,领导国家的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权力部门。事实上是行使国家的最高权力。

伊朗的总统是根据伊朗的宪法明文规定: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的位置在最高领袖之下,但他是国家正式的最高领导人,即国家元首。因为伊朗实行总统内阁制,所以总统也是国家的政府首脑。
最高领袖拥有广泛的权力,职权包括制定国家大政方针并监督其执行,担任武装部队统帅,宣布战争、和平和总动员令,下达全民公决令;可任命或罢免总参谋长、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广播电视局局长和司法总监等官员。伊朗的总统经选举产生后必须经领袖批准方可生效,领袖可根据议会或最高法院的裁决罢免总统。

伊朗的总统则主要是行政部门的首长,主要职责是向人民及最高领袖和议会负责。伊朗总统如果辞职则需向领袖递交辞呈。这就是伊朗的精神领袖和总统的具体分工。你认为对吗?

第二次“过招”内贾德仍然是憋屈得很。 那是在两年后,2011年4月,伊朗几家半官方的媒体报道了一则消息,说内贾德的情报部长穆斯利希向内贾德提出辞职,内贾德批准了。可仅仅几小时,伊朗官方通讯社就报道消息说,穆斯利洗继续担任情报部长一职。因为哈梅内伊不许他辞职,什么理由,哈梅内伊不说,反正就是不许你辞职。

伊朗精神领袖与伊朗总统共同担负国家元首,但伊朗精神领袖地位上高于伊朗总统。从职能上来说,伊朗精神领袖更类似于总统制国家的国家元首,具有包括制定国家基本政策、监督政策法令执行、统帅国家武装力量、下达全民公决令、任免部队和重要机构官员等职能。相比来说,伊朗总统的职权范围要小得多,但同样具有重要的管理职权。

总统是行政部门的最高首长,向全民和最高领袖及议会负责,如果总统辞职需向精神领袖递交辞呈。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伊朗总统就没有任何作用了呢?

总之一句话,伊朗总统和最高精神领袖同为国家元首,但也有上下之分,总统必须按照最高精神领袖的旨意行事。最高精神领袖在幕后掌控大方向,总统则在前台操办具体的业务。

总统就职以后是不是就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组阁了呢?

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广泛的实际权力有:制订国家大计方针并监督其执行,他是武装部队的统帅,能宣布战争、和平和发布总动员令,下达全民公决令,可任命或罢免总参谋长、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广播电视局长和司法总监等官员。

顺便说一下伊朗这个国家的特殊性,伊朗信奉伊斯兰教的人比较多,大部分穆斯林觉得根西方混不靠谱,西方文化玷污了伊斯兰教义的纯洁性!

而伊朗总统已经选举产生了8人,这就是“流水的总统”的说法。

与霍梅尼、哈梅内伊同时代的另一个人,中国人比较熟悉的就是前总统拉夫桑贾尼,不过老拉已经去世了。

这样,一对昔日同生共死的战友,走到了分裂的边缘。最终,拉夫桑贾尼逐渐被哈梅内依架空,淡出政局。

1979年4月1日以前伊朗是巴列维王朝,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虽然没有英国和日本那么美好,不过日子也还可以,因为他们跟着西方混的。

伊朗的精神领袖通俗易懂的理解“伊朗国的当家人”;总统是“管家人”。两人都是“国家元首”。

伊朗,全称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属于西亚中东大国,国土面积大概16万平方公里,排名世界18位。

我们一起来看看什么叫做政教合一的国家,以及伊朗总统是个怎样的存在吧:

伊朗政教合一的国家模式是怎么来的呢?

但是,他依然拥有强大的政治影响力。1997年总统八年任期届满,拉夫桑贾尼支持改革派政要哈塔米接任总统,但同时,依然和老战友哈梅内伊往来密切。接下来的八年里,代表改革一派的总统哈塔米和代表保守一派的领袖哈梅内伊,两者关系越来越紧张。而拉夫桑贾尼则居中调解。伊朗政坛就这样形成三驾马车的局面,倒也能维系稳定。

在军事方面,最高精神领袖有权任免军队将领。比如2020年初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苏莱曼尼少将被美军无人机炸死之后,为了维持伊朗武装力量的稳定,哈梅内伊就紧急任命伊斯梅尔·卡尼担任新一任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

伊朗总统是国家元首,也是政府首脑,负责国家行政事务。对内对外代表伊朗。由全体公民直接选举产生。可以连任一届。

伊朗精神领袖不在政府任职,所以和伊朗总统谈不上什么分工。但伊朗精神领袖的位置却高于伊朗总统,伊朗总统在精神领袖的领导之下。

就以伊朗核问题举例。关于伊朗的核问题,最高精神领袖只能就该事件给出基本原则,比如是否要达成伊核协议?在伊核协议中要反映出伊朗的哪些关切?等等,把大方向抛出后,具体的怎么谈、跟谁谈、谈多长时间、达成什么共识,就该总统来具体操刀了,最高精神领袖不问过程,只要结果。

伊朗作为政教合一的国家也不例外。

现任最高领袖是79岁的哈梅内伊,第一代领袖霍梅尼的嫡系加战友。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成功后,国家政体是“宗教合一”的政权结构,有过去的“君主制”转化成“宗教制”国家,其实也是一大进步,本质上伊朗是个民主国家,不过外界特别是西方敌对国,抹黑伊朗说是“专制独裁”国有失公允。

最高领袖凌驾于总统之上,是国家所有重要大事的重要决定者,当然也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

1979年1月中旬,国王被迫流亡海外,在两星期后,在外流亡了15年的霍梅尼回到德黑兰,受到数百万伊朗人的欢迎。经过斗争,伊朗在1979年4月1日成为伊斯兰共和国,并通过了新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宪法。霍梅尼在1979年12月成为国家的最高领袖。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朗正式诞生了。

不知道伊朗人有没有后悔

总之,伊朗“政教合一”的国家政体,还是比较科学、互相监督合理运转的政权框架。与中东的君主国要民主许多的政权体制。也是为什么美国等西方敌对国家处心积虑抱团颠覆40年都未能如愿的主因。

后来的故事大家应该都清楚,发生了劫持美国人质事件,算是彻底和老美闹翻了。随后又发生了八年的两伊战争,死了几十万人,经济也打崩溃了。

从1979年以来,最高领袖只有两个,霍梅尼在1989年去世后就一直是哈梅内伊。可以想象这个领袖不好当吧。领袖可以从届满的总统里产生,哈梅内伊就曾经是伊朗总统。

具体政策和行政权由总统行使,但在政教合一的伊朗,哈梅内伊才一言九鼎。

其实不是。


1979年,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伊朗人民在宗教领袖霍梅尼的领导下,推翻了伊朗巴列维王朝的君主体制。新成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更值得一提的是,最高领袖可以宣布战争还是和平的总动员,因为,他老人家是军事力量实际最高统帅。

伊朗毕竟是一个国家,他需要维持伊朗正常运转、需要发展经济民生、更需要走出去与外界交流,这个时候就是总统领导下的内阁政府的职责了。

不过,需要多说一句的是,伊朗的选举比美国还牛,真正的一人一票。美国还是“选举人票”制度。

说的就是军营的营房是固定不动的,但是兵却是流动的,每年都有老兵退役,新兵入伍。

大家不可认为,伊朗的最高领袖没有机构监督约束,那就错了,他受“专家委员会”监管,该机构有80多人组成,政界、宗教界的大佬是成员,有点“顾问委员会”的味道,有权力弹劾领袖让位。

伊朗总统虽然于精神领袖相比权力小了很多,但也不是个摆设。在国家日常事务中,不管内政、外交和经济领域,总统还是有决策权的。也可以贯彻自己的执政理念。

90年代末期的时候伊朗准备与西方改善关系的,可是随着老美打阿富汗、伊拉克,让伊朗的“大神”们感受到了威胁又缩回去了。

由于伊朗实行总统内阁制,因此伊朗政府不设总理、总统兼有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地位,在职能上也负责政府的管理工作。伊朗总统掌管伊朗政府的日常管理,并且可以任命副总统,同时还可以提名各部部长人选,可以认为更偏重人事方面的工作。

霍梅尼因为领导革命有功,被推选为伊朗首位最高精神领袖。

不仅如此,总统在参选时必须先接受宪监会审查,最高精神领袖有权干预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就拿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来说,他在2013年卸任后,又曾两次参加总统选举,皆被哈梅内伊挡下了,直接判定参选资格不合格,使其失去了当选的机会。

伊朗也是个多民族、多宗教信仰的国家,主要居民除了占90%的伊斯兰什叶派外,还有伊斯兰教逊尼派、基督教(主要是亚美尼亚裔)、拜火教(最早的古波斯帝国宗教)和犹太教。比如,针对伊朗境内的7万多犹太人,伊朗议会就专门为他们专门留有一个永久议员的位置。

再看伊朗总统,是宪法意义上的国家元首,掌握最高行政权力,由选民投票选举产生,最多两届,主要负责经济和行政事务。同时,伊朗的宪法也规定,伊朗的最高领袖的地位要高于总统。

总而言之,在伊朗,精神领袖在大事上说了算,其他事情都归总统管,伊朗总统角色更像是总理,有总统之名,无总统之实啊。

宗教领袖多大权力呢?伊朗宪法规定,伊朗的“领袖”,也就是最高精神领袖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伊朗的武装力量,伊朗的立法、司法、行政和外交部门都在精神领袖领导之下,这等于是事实上的总统。

所以,我们从以上4个方面就能看出伊朗最高精神领袖的职权有多大,涉及的权限范围有多广,这是伊朗总统远远无法企及的。

纵观以往历史,比如中世纪时期的拜占庭帝国、阿拉伯帝国、英国亨利八世时代都曾实行过政教合一制度,它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国家法律以宗教教义为依据,并成为处理国家事务的准则,而宗教领袖则成为实际上的政治领袖,掌管最核心权力。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前总统内贾德坐在一起,可以看到两人不平等的地位)

伊朗最高领袖,波斯语读音是(magham rahbari),意思是为伊朗法基赫(伊斯兰教法学家)的监护人,又称为伊朗革命领袖、精神领袖。

尤其是在一些具体业务上,都需要总统出马负责解决。

探寻真相,丰富自己。欢迎评论!

同样都是元首,最高精神领袖和总统究竟该怎么分工呢?

1989年6月3日,霍梅尼去世。年轻的共和国出现权力真空。这时拉夫桑贾尼正担任伊朗的军队总司令,是数一数二的实权派,也是争夺领袖宝座的有力竞争者。拉夫桑贾尼这时候主动推举总统哈梅内伊继任领袖(直到今日还是),而自己则担任二把手总统(从1989年到1997年)。这样,哈梅内伊和拉夫桑贾尼的联盟迅速稳定了伊朗局势,镇压了反对势力,并推出了战后重建计划。

伊朗精神领袖是宗教及中央政治的最高领导人。由专家委员会选举产生,有无资格参选需经伊朗最高立法监督机构“宪法监督委员会”审查,这个委员会在精神领袖的领导下展开工作,有些美国参议院的味道吧!宪法规定精神领袖是终身制,但也可以被弹劾让位或自己辞职。

在伊朗,神权居于世俗政权之上,精神领袖任期终身,负责统领一切,领导一切,包括立法、行政、司法……..总统候选人的资格要最高领袖授权,选举之后,也要由最高领袖任命才合法。在伊朗,最高领袖可以参与制定国家大政方针,并监督执行,具体的监管机构叫做“宪法监护委员会”,而正是这个宪法规定——“最高领袖的绝对权力不容更改”。

从任期上来说,总统任期只有四年,最高精神领袖却是终身制。所以说,总统虽然管理着国家的日常事务,但遇到原则性问题和重大事情,最后拍板的还是精神领袖。

如果没有被安排的话,那就说明访问的规格不算顶级。

另外,伊朗总统往往会代表伊朗政府发表观点和态度,因此在国际舞台上出现频率比伊朗精神领袖更高,可以视为是伊朗政府的“门面”或“代言人”。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伊朗精神领袖更像是董事会主席,而伊朗总统则更类似首席执行官,后者只有在前者授意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需要注意的是,从伊朗精神领袖和总统的人选来看,伊朗总统一职可能会成为有意担任伊朗精神领袖者的“跳板”。伊朗现任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就曾经于1981到1989年担任伊朗总统。由此来看,伊朗精神领袖与伊朗总统关系密切,二者可以视为主辅关系。

最高领袖和总统是“董事长和CEO的关系”,这个比喻虽然不十分恰当,但也有一定道理。

这个问题废话少说直接上答案:伊朗的总统只不过是个对外的遮羞布而已,“精神领袖”才是绝对的一把手,好比我们古代的皇帝!

2009年,内贾德连任总统,就职后马上开始组阁,他决定由原来的副总统希姆.马少伊为新内阁的第一副总统,但此举却招致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不满。哈梅内伊先是通过其它渠道施加影响,未果后亲自出面阻拦,内贾德不得不收回成命。第一次交手内贾德就弄得灰头土脸。

谢邀。伊朗的精神领袖和总统,一个是宗教首领,一个是行政首领。其有点类似于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但在早期序列中,有比较显的领袖大于总统的设置。

伊朗总统管他的组织机构是,议会、宪法监督委员会、精神领袖等。总统的工作是让政府有序运转,执行精神领袖制定的大计方针。

关于总统和精神领袖的关系,我们不妨从前总统内贾德和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过招”中来了解一二。

由上面的大致经过我们可以了解,伊朗的精神领袖是国家的最高元首,但他的权力是否对二把手总统具有压倒优势,也要因人而异。霍梅尼可以完全把持总统的人选,让总统听命于他,但哈梅内依则不能决定总统人选,还可能遭到既非领袖、也非元首的拉夫桑贾尼制约。总统则确实只是一个行政职位,他能够有多大的能耐,其实是取决于他在总统职位之外获得了多少拥趸,有多少势力。

伊朗这个国家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目前世界上政教合一的国家只有两个:一个是梵蒂冈、另外一个就是伊朗了。

所以在此后的政局中,这种二元化领导格局产生了一些内部摩擦,这在霍梅尼时代是没有的:

在伊朗建立伊斯兰共和国之后,其宪法就明确规定神权高于一切,最高精神领袖的绝对权威不容挑战,这实际上奠定了伊朗最高精神领袖的万人之上地位,掌握着伊朗的立法、行政、司法、军事等诸多大权。

这么说吧,伊朗民选出来的总统,如果没有最高领袖的加持、确认,是不算数的。

在立法方面,最高精神领袖有权任免议会议长。比如前一任伊朗议会议长拉里贾尼就被最高精神领袖任命为自己的贴身顾问,而后伊朗议会又选出新议长。

其中最高精神领袖由一位资深的法学家担任,任职终身,以至于我们看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四十年来,只诞生了霍梅尼和哈梅内伊两任精神领袖,其中哈梅内伊于1989年在总统的位置上接替去世的霍梅尼被选为新一任精神领袖,至今长达三十多年。

所以,最高精神领袖才是伊朗议会的和总统幕后的真正大BOSS。

一个伊朗人要想参选伊朗总统,首先要通过“宪法监督委员会”这道关。“宪法监督委员会审查通过了才可以参选,选举结果出来后,还要这个委员会认定投票有效,最后还有一道关,精神领袖认定通过,得到精神领袖任命,才能在议会宣誓就职。

我们都知道一句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比如,2017年,“反美斗士”前总统内贾德,正跃跃欲试准备再次竞选伊朗总统时,被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一句话,给轻松取消了总统候选人的资格;到了2018年1月,又因为有煽动骚乱(2017年底的伊朗反政府抗议活动)的嫌疑,被伊朗政府逮捕,据说现在已经获释,但因为触怒了哈梅内伊,内贾德几乎难有翻身的余地。

伊朗是典型的政教合一国家。自1979年霍梅尼领导穆斯林革命以后,伊朗就从一个世俗国家。而彻底成为一个宗教国家,以《古兰经》
最为国家一切最高准则。即神权高于一切。

本人文章一律原创,拒绝他人抄袭、任意转载,如遇到类似“白鹿野史”、“坚持不懈创作的人”这种全部照抄者,一定投诉到底!

伊朗的总统实际上是个干活的,大事小情都要请示“精神领袖”的,精神领袖一句话就可以让总统滚淡的。

如果把这句话镶嵌到伊朗的政治体制上来说,也非常合适,那就是“铁打的精神领袖,流水的总统”。

最高领袖是由一个80多人的伊斯兰教神职人员组成的专家会议推举选出,监督或罢免。在推选前,由现任最高领袖任命的宪法监督委员会(宪监会)将对候选人的资格进行审查。这里面的关系,就说明了最高领袖是货真价实的“话事者”。

在司法方面,最高精神领袖有权任命司法总监。比如现任伊朗总统莱西就曾在2019年被哈梅内伊任命为司法总监(相当于司法部长),这是伊朗总统无法享有的权力。


这么看,其实,两位的关系类似于一个集团公司的两个领导,董事长和总经理。总统是总经理,给最高精神领袖(董事长)打工,后者只有在前者授意和“宪法监护委员会会”监督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铁打的精神领袖,流水的总统。表面上看,伊朗选民享有充分的选举权,其实,那也是在宗教的容忍范围之内进行的。比如,当改革派深得民心,看似有赢得议会多数可能时,保守的宗教人士通过宪法监护委员会,在选举之前,直接废除改革派人士的参选资格,把改革派挡在议会之外,来保证保守派控制议会。甚至,即使改革派占了议会多数席位,一旦宪监会认为通过的议案违反伊斯兰教义,一样会宣布相关议案无效。当然,这都是伊朗政治活动跟最高精神领袖意见相左时的遭遇。

当时伊朗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失业率比较高、贫富差距有点大、由于军费开支比较大导致国家财政不太富裕。在1979年1月的时候出现了反对巴列维王朝的示威活动,并且蔓延到全国。

而作为领袖的哈梅内伊更加“保守”一些,他强调要保持伊斯兰革命政权在经济上的主导地位,坚持革命卫队和伊斯兰教基金会支持伊朗经济,并还是想继续输出伊斯兰革命,不惜与美国和西方继续对抗。

虽然此时伊朗还是按照领袖第一,总统第二的格局分配权力,但与霍梅尼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作为第一人的哈梅内依,和作为第二任的拉夫桑贾尼,其实属于政治同盟关系。虽然排序有高低,实际上并无绝对的从属关系。

(精神领袖拜访犹太教堂,同犹太教拉比相谈甚欢)
下图,2015年圣诞节,哈梅内伊走访看望了伊朗的基督徒“烈士”家属,和烈士母亲,一位基督教老妇,在小圣诞树旁合影。大家看场面组合,伊斯兰什叶派教士哈梅内伊、基督教圣诞树、基督教老太太、伊朗基督教青年烈士遗像和前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的照片,似乎在非常努力的向外界说明什么…….

霍梅尼领导的伊朗从此以后完全实行了伊斯兰统治法。这玩意大家应该都知道的,妇女的地位比较低,出门要蒙面、不准参加工作、群众普遍日子不咋地,具体可参照明、清时期,有的地方比明清更加严重。

按道理说伊朗是一个人说了算,而且集国家大权和宗教大权于一体,完全没必要搞出个总统的。可是大家别忘了现在世界主流不是伊朗那一套,伊朗的“大神们”不得不搞出个总统出来应付外交事物以及装个逼,要不然名声太差就不好玩了。

伊朗精神领袖是伊朗在伊斯兰革命后设立的一个特殊职位,从概念上来说,其他国家找不到与伊朗精神领袖类似的职位设置,而这个职位与伊朗总统也存在着联系和区别。

简单的说,就是情报部长和总统有矛盾,总统勒令情报部长辞职,可是最高领袖一句话,就能把总统的意愿当个屁放了。

我是清水空流,历史的守望者。期待你的关注和点评。

伊朗的总统制与菲律宾、土耳其等国的总统制有些类似,总统既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首脑,需要领导内阁政府施政的。

现任伊朗的最高领袖和最高领导者是哈梅内伊,(该职务必须由什叶派人员担任)作为最高领袖,他是伊朗武装部队最高统帅。有权提请罢免总统。最高领袖任职终身。自愿离职不在此列。

总统拉夫桑贾尼是改革派,虽然师从霍梅尼,观点却比较开放。他主张扩大私有化,发展市场经济,加强与西方的对话,减少输出伊斯兰革命。


当年的内贾德总统就是个贤内助,对西方无比的强硬并主张发展核武器,开始还是很受到哈梅内伊欣赏的。不过后来领导不喜欢他了,内贾德也就干不成了。

一句话来说明哈梅内伊和总统的关系,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关系,总统就是个干活的,只要和精神领袖一言不合就可能被拜拜再见了!最后我想说,在伊朗总统只是个遮羞布而已,没啥最终决定权的,伊朗的老大是“精神领袖”哦!这玩意也不知道还能混多久,反正不太靠谱!


具体要理解这句话,我们可以分开来讲,“铁打的精神领袖”指的就是伊朗最高精神领袖的任期问题,伊朗自从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以后,就确立了政教合一的体制,国家实行双元首制度,分别是最高精神领袖和伊朗总统。

且慢,政府各部门的一把手总统是没有权力任命的,只能由精神领袖任命。总统只有任命副职的权力。 连内阁各部部长都无权任命的总统,权力大小可想而知了。

后面就是发展核武器自保的故事了,一直扯到现在。由于老美不让伊朗出口石油,伊朗的日子过得是一地鸡毛!

伊朗为什么要设立总统呢?总统有啥权力呢?

注意,我们千万不能忽视伊朗立国的根本体制,那就是“政教合一”。

伊朗总统是选举产生,但须经精神领袖批准方可上任,领袖可以根据议会或最高法院的表决罢免总统。

还有强化伊朗与国外的联系事宜,也跟总统有关系。毕竟最高精神领袖从来不会出访他国,要是外访签署协议或出席庆典仪式,不可能让哈梅内伊出国吧,那么总统就派上用场了。

(伊朗总统鲁哈尼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同框,单看着装,还真有点傻傻分不清;不过再看座次,一下子就清楚了)
不过,要说一点的是,虽然伊朗的最高精神领袖要从从伊斯兰教什叶派教法学家(专职宗教学者)中产生,但他并非只是伊朗伊斯兰教信徒的“最高领袖”,而是针对所有伊朗公民的,即,跨越种族、宗教信仰的,所谓“人民的最高领袖”。

在行政方面,最高精神领袖有权任免国家总统。因伊朗实行总统制内阁制的政府体制,总统需要全国普选产生,任何一位总统在胜选之后,都必须得到最高精神领袖的任命才能继任,否则总统选举就无效。

举个例子,现任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就曾经于1981到1989年担任伊朗总统,当时,霍梅尼病逝后,原来的总统就继任了最高领袖,属于高升了,显然就是最高领袖>总统的意思。现任总统,教士出身的鲁哈尼貌似也有这个“资质”,起码从着装上,已经很看齐了。

伊朗的精神领袖是选举产生,并不能“世袭”,且能被弹劾让位。有一点必须是“伊斯兰教什叶派教法学家”,才有资格参选精神领袖。

按说总统是一国的最高元首,为什反而被精神领袖领导呢?这要从伊朗的政治体制说起。

比如内贾德思想激进,上台后伊朗就加速核武器研制,全力支持哈马斯,所以他在任期间,跟西方的关系很紧张。 继任的总统鲁哈尼比较温和,上台后推行建设性的外交政策,跟西方的关系就有所缓和。总统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影响伊朗的内外政策的。

希望解释清楚了。(完)

展开阅读全文

历史真实存在最厉害的黑帮有哪些?

上一篇

想去烫头,理发店说有不同价位的,对头发的损伤程度不同,是真的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伊朗的精神领袖和总统到底是如何分工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