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在宿舍楼下走路,被学生故意扔水瓶砸头,你遇到过同学或学生最不可理喻的是什么?

  师道尊严。如果老师在学生面前连基本的尊严都保证不了,那教育的体面就也荡然无存了。我不知道题目里的学生跟他们的老师有多么大的仇气?从宿舍楼上往下扔水瓶砸头是可以让老师致命的,甚至让老师受伤弄残疾的。如果真有此事。学生应该被开除,甚至送交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学校里出现了这样刁蛮的学生,真是教育的悲哀!

那时要到镇上读书,必须住校,每次从饭堂打完饭总有一两条流浪狗会跟到宿舍里等着吃剩饭。那时有个同学睡在靠近门口的上铺,经常看到狗一进门就冷不防的关门,并一边大喊一边敲响铁门,把狗吓的在宿舍里上蹿下跳,让住在下铺的兄弟也吓的惊慌不已。而有一次把狗吓得太厉害了,居然在窗边下铺床位上拉屎拉尿了。

高中阶段

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趣事,且都是别具特色的,以至于如今回想起来才觉得是那样的不可理喻,不过这又有什么呢?那些都是青涩年代难得的经历,回味一下,似乎还带点温馨与活泼。

小学阶段

有位老师的茶杯里被学生放了巴豆,完全没有防备,喝了之后拉肚子惨了!

老师在楼下走,学生故意扔水瓶砸头,我就纳闷了,学生与老师还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叫家长过来,说脖子都红了,就是我打的。

在对于违纪处罚的事例,无论是男孩女孩,不管是班干部还是普通学生,一视同仁,所以同学心服口服,处罚的方式尽量人性化:如:根据违纪的轻重不同,口头检查、俯卧撑,跑操、罚站、甚至是唱歌、等等。即是有个别给过处分的同学,只要后来有了大的进步,我都亟力建议学校,在毕业前,取消处分,坦然就业。

学生被美术老师罚抄书,坐在教室里既不抄书,也不回家,拉长了音哭。我放学巡视看到了,叫他回家,或到办公室,别耽误打扫卫生,可根本不理我我被惹急了,把他的书包扔到教室门口去了。该生居然开口大骂。我揪住他的衣领,【根本不敢碰他,刚接班跟同学玩时,校徽被扯掉,背心上扯了个绿豆大小的洞,大哭大闹要求赔三百元。家长知道了,居然说:他就这么爱惜自己的东西的一一有脑子的人,应该制止孩子这种耍无赖的行为!】想拉到办公室,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边哭叫着,说我打他,边往后躺下去。我只能顺势把他放到地上。他转身爬起来,弓着身子,左手叉着自己的脖子,右手抵着地面,边嚎叫边冲向教室后面。

那时候的我们(70后)比较靠谱和听话,人生没有太多不可理喻的东西,倒是搞怪有趣的事情还不少。你们又经历过哪些呢?

记得我们学校有一位特别负责人的生物老师,有一次上课,因为一个孩子与同学说话了,没有按时完成作业,这位老师当时批评了他。到了第二天,老师来签到处签到,他在楼上看到老师后,就在楼上向下吐口水。当老师路过时,口水正好落在老师的头上。当抬头看时,这孩子一转身离开。但这一情景却被后面的一位老师发现,随后汇报给了他的班主任。你说这事气人不气人?

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孙超是个农村来的自考生。他胖胖的脸,皮肤黑黑的,眼睛很小,有很深的抬头纹。那时矿校的男孩子非常淘,先前的语文老师因为两口子天天打架,好久没来上课了,早就听说要来个新老师。上课铃响了,一个头上顶着一大堆浓痰的老农走进教室,同学们哄堂大笑,特别是后面的几个大个子。那是他们对他早就准备好的伏击,只见他不慌不忙掏出手绢把浓痰擦掉,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呵呵,我不小心耽误了它自由落体”,同学们笑得更响了,那时的大氛围就是这样,男生故意放响屁,吃豆子萝卜比赛谁的屁更臭,故意用屁股把板凳拍散等恶做剧层出不穷,那时的我因为个子小,被排在讲桌前,讲桌比课桌要高不少。不知怎么我迷上了画画,一旦画起画来,外界都和我无关,内心特别宁静。看到他有特色的长相,没忍住,我鬼使神差的摸了支粉笔在讲桌侧面给他画起了像,下面他说啥我也就没听见。画着画着突然感觉教室里突然静悄悄的。“画得不错,挺像我”,一回头,孙老师正眯着小眼冲我笑,我浑身的汗毛都被吓得站了起来……下课了,我毫无例外的被叫到了办公室,我早就做好迎接暴击的心理准备。然而孙老师却拿出了一本国画工笔技法画册……后面这本神奇的画册把我引上了另外一条道路。多年后在自学考试的考场上,在看到作文命题《温暖》时,这段往事直接流淌于笔端。写着写着突然听到背后的啜泣,睁着泪眼回头发现红着鼻子的监考老师一边擦眼睛一边说,快点结尾吧,还有5分钟交卷……

  后来我们学校还发生了学生打女老师的事情。我为学校在处理这件事上的懦弱而感到愤慨。学生如果对老师没有基本的敬畏,老师在学生的嚣张面前,如果选择忍气吞声。这个学校的老师就只能是在跪着教书。

这样是学生很少调皮

到省城读书了,冬天没有热水洗澡,很多同学都会去饭堂打壶热水来兑冷水洗澡。可是有位仁兄嫌麻烦,从来都是一桶冷水搞定。每次他冲凉的时候,整幢宿舍楼都能听到他杀猪般嚎叫的凄厉歌声。

  说到我遇到的最不可理喻的事,可以追溯到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在一次期末考试的考场上,我在监场。那个考场集中的都是纪律差学习差的学生。有学生夹带小抄,不知底细的我批评了他两句。那个学生就偷偷地用粉笔在我的背上写上了 “王八”二字。那个时候教室也没有监控。我也找不到他作案的证据。我只是怀疑,找到了校长办公室,让校长对那学生法办?校长却还怪我的年轻稚气。人家见了都睁只眼闭只眼,你偏要较真。人家不报复你报复谁?你再大动干戈地跟他闹一下,本来就这个考场的人知道,现在全校都知道了。还是冷处理吧。于是我就忍气吞声了。

我在技校工作期间,是学校出了名的管理严的老师之一。学生家长还都希望把自己的孩子交给我来带,我并不提倡用暴力或极端的方法处罚学生,但是严格的教学纪律一点都不能削弱,只要是真心对待每一个学生,只要是纪律面前做到公平公正,所有的同学都能理解,而且你越是纪律严明,同学和家长就越赞同,关键是真正的让学生学到过硬的技能才能有说服力。十年的教学过程,还没有受到同学的恶搞事件发生,只有一次下班准备回家时,自行车车胎让人扎了。

后来,有个学生周记中写到这件事,孩子亲口告诉他,脖子是自己拧红的!就是想赖老师!

虽然大部分孩子比较理解,家长理解,但某些孩子看我总是很别扭,给我的车胎放过气,有的在车子下面扎过钉子,最恼火的是我做饭的锅被人用钉子扎成小窟窿眼。哎,时过境迁,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无语。不过大多数家长与孩子都认可我的工作态度,教师节与中秋节春节,他们总是上我家,给我聊好多。

唉,现在有些孩子为什么不理解老师呢?

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样一些经历——不管是亲身经历的,还是目睹他人,这些都是年轻岁月里面不可磨灭的记忆。

我以前在乡下当老师,因为想让学生学好,便管了学生的很多问题。比如学生到街上打游戏,我骑自行车去找;学生谈恋爱,我上小树林里去抓;学生和校外青年打架,我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他们。但是某些学生不理解,给我起绰号,叫我麻袋,说我爱多事,管得宽。

那时读的是农村学校,位于小山岗上,后山上有个防空洞,每到晚上大家都想去洞里玩儿,享受清凉。可是每次去到那儿,总有几个高年级的已经霸占了洞口,后来的都必须先回答问题,答对了才能进去。可是一二年级的学生哪回答得了五六年级的问题,于是就只能眼巴巴地在洞口待着,羡慕那洞里烛火映照下的清凉与喧闹声。

初中阶段

每年的毕业分配临离别时,同学们包括以前曾处罚过的同学们,三三两两和老师泪别,我校出去的学生,由于技能底子硬,学业扎实无论在珠三角、长三角、华东各地,口碑较好,为“宝鸡技工”争了光。

老师与学生的矛盾产生的原因无非就是学生没有完成作业,老师把他批评一顿;上课不认真听,课下被叫去办公室;与同学闹矛盾了,老师进行调解;与同学打架了,老师对他进行教育。这些工作 老师在处理的时候,都是好意,也许老师在处理的时候,方式不对,但是是为了让自己的学生变得更优秀,谁知学生却不领情,反而对老师使坏,真是让人有点伤心。

在县里读书,也是住校,每晚十点关灯睡觉,早上六点起床跑操。有个同学总喜欢在值日老师走了以后就开始讲鬼故事,碰巧宿舍里有一个胆小的不敢听,经常得跑到隔壁宿舍跟别人孖铺。现在想起来,这不是变相赶人走嘛!

大学阶段

我上中学一年级时候,一个冬天,东北屋外很冷的。早上去学校,我知道教室生火炉子的。紧走着裹着冷风,拉开门时,一个调皮的同学,叫传发的,出愣子送上来一个带火的冒烟的木柴头,点燃了我帽子,炝的我眼泪都下来了。一个同学拿水淋头浇下来,狗皮帽子也废了,衣服也湿了。连打喷嚏,其他同学让到火炉边烤干。呵呵,难忘记。

展开阅读全文

领导把你从一个重要的位置,安排到一个不太重要的位置,并说工资不变,是个什么意思?

上一篇

家里有五十万存款的人多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老师在宿舍楼下走路,被学生故意扔水瓶砸头,你遇到过同学或学生最不可理喻的是什么?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