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美食?

strong>典中典——收容站版猪肉炖粉条

95.他期待清新,我们也期待清新,像把我们从收容站里扒拉出来,泡进杀虫粉里一样。可命是磨的,连他心里也渐渐长出了臭虫。看这样一个团长,你便明白什么叫运交华盖,天意冥冥。

97.孟烦了啊,你读了那些书,如果就学会了说这句矫情词,那我们十一个人去好了。当然还有狗肉了,你比他强多了,要不我喜欢你呢。

接着是康丫,小心翼翼的拿来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包盐(已经变成整块结晶体),目测在20~30克以内,放到这个大缸里面等于石沉大海,基本上不会产生任何调味效果。

15.英国人现在可以说啦,连给你们的武器都保不住,都是废物,废物!

当然这种混搭的风味对于龙文章来说或许有点重口,但烦啦是老北平人,喝豆汁长大的,这种程度的稀豆粉对他来说跟凉白开漱口一样,太不够刺激了。

11.炮弹打不下春苗般的生机,铁翼下的种子徒生些抗力。应声站起来大时代的战士,高塔般竖立在我们的土地。什么力也瞬不了火炭般的眼睛,什么声也遮蔽不了愤怒的吼声。烟火里孕育着复兴的幼芽,献血培养起自由之花。真正的生存要从死里来争取,我们要在暗夜中树立火炬。

17.牛皮吹上天,那是纸飞机。盛不住人的,你现在摔个底儿掉。

53.回家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26.家父挺厉害的儿子,我该生在几时啊(承包团长星星眼)。

最后一步,重头戏终于来了,龙爷看见李乌拉因为抢食被打趴下,出面为老乡拔疮。很慷慨的拿出自己囤积的牛肉罐头,以及各种正经调料——酱油、猪油一股脑的往里面倒。迷龙的乡愁爆发之后,收容站的福利就会从天而降。

可结果就是炮灰团的核心成员全部吃新兵的剩饭,而且经过几轮透支之后,整个川军团都只剩芭蕉树根拌饭可以吃了。

盐水芭蕉树根拌饭

30.时间是吞噬自己尾巴的一条蛇,我们身处其中,永远不知何为始,何为终.

62.不要装出受气的样子就觉得东西归你。

41.房檐总是低矮的,可是在低矮的房檐下,总有着高傲的头颅。

50.烦啦,你个驴日的,连个火你都搞不着啊!你大爷的,我是你们连长。副的,正的正在那烧着呢,你不会跟他借个火啊

63.因为虞啸卿就是一个自以为海纳百川的小肚鸡肠。

兽医珍藏的一瓶油,白色透明的食用油,而且一点粘稠感都没有,跟自来水似的花花就倒光了,估计不是什么好油。

这是审讯死啦死啦的中场休息时,给炮灰团们安排的伙食。

36.老朽一生做蠹虫,到今天才知道马革裹尸是大悲情,不是什么大豪情。

46.我们民族的创造力勇敢智慧哪去了?我居然要看书才能知道,我们曾经那么辉煌、无畏、开阔、包容世界不拘一格!禅达人没有桥也修了和顺镇,我们的祖先没有榜样,可是整整走了五千年!可我要读书才能知道,不是从你身上看到的也不是从我身上看到的,这就是问题,有问题怎么办?要改。

91.这地儿要是不打仗,还真不错。烦啦,人的心力是有限的,赶上打仗一年耗十年的心,到时候你没力气,换种日子过。你爹娘都在这,你那小姑娘也不错。是不错,我看的,都年轻,心里都干净,做点自己能做的事。

12.我去过的哪些地方和我们没了的地方。北平的爆肚、涮肉、皇城根,南京的干丝烧麦,还有销金的秦淮风月,上海的润饼、蚵仔煎,看得我直瞪眼的花花 世界。天津麻花、狗不理,广州的艇仔粥和肠粉,旅顺口的咸鱼饼子和炮台,东北地三鲜,酸菜白肉炖粉条,火宫殿的鸭血汤、臭豆腐,还有被打成粉了 的长沙城。没了,都没了。

79.我只想事情是他该有的那个样子(草是绿的,水是清的。做儿女的要尽个孝道,你想娶回家过日子的女人不应该是个土娼,为国战死的人要放在祠堂里被人敬仰,我这做长官的跟你说正经话时也不该这么理不直气不壮。人都像人,你这样的读书人能把读的书派上用场,不是在这里狠巴巴地学做一个兵痞。我效忠的总是给我一个想头,人都很善,有力量的人被弱小的人改变,不是被比他更有力量还欺凌弱小的人改变。

24.那天他没再要求我三米之内,我就那样离开了他,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他的伤心是多么伤心,他的孤独有多孤独。

75.如果赢了,从南天门到禅达也就一个来钟头的车程,可恐怕很多人回不来了。

32.孟烦了,你要是真觉得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学习扯淡,那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晦气。你在耍你自己呢,或者求别人来耍你。

56.靠谁啊,一支能把自个儿国家都丢了的军队,这种债能靠别人来还吗?别捧美国人臭脚,捧也没用,你知道人家为什么来吗?人家就为了这点money之内的事儿,money明白吗

58.团座总好过师座,最起码知道照顾伤残。

最后……你要让我来呀,谁特么不愿意来呀,哪个犊子才不愿意来呀啊哈……跟着唱的

鉴于本剧中能找到的食物实在是乏善可陈,因此只好按照出镜热度排序勉强找到了十种食物排列如下,排列顺序纯属个人安排。

10,云南稀豆粉

连团长这个铁打的胃都不能容纳的食品,恐怕非你莫属了,后边团长还不服要挑战下极限,结果~

直接吐了~团长如是说:“我宁可回阵地吃芭蕉树根扒饭”。但身为异人的饭啦小太爷却很能吃得惯,难道是喝惯了北平豆汁的他对重口味食品产生了一种偏爱,本人特意搜了下云南豆粉的资料如下

“红彤彤的辣椒面、明黄色的鲜姜水、焦黄的花椒油、乳白的蒜泥汁、翠绿的芫荽、油黑的酱油、绛红的米醋、色泽清亮的芝麻油、红黄相间的腐乳水、墨绿的麻椒,红白喷香的芝麻花生碎……瓷白色的小碗在大圆桌依顺时针排了个半圆,口腔开始不自觉分泌唾液……腾冲的一天就从这碗最纯正的稀豆粉开始!”看起来跟豆腐脑好像呀,卖相也还好,只好怀疑团长的味蕾了,剧中团长用豆粉的干干稀稀来做比喻,表示自己并不是一门心思地在和虞啸卿对抗,结果引起了小太爷的怀疑,进而猜到了团长那个断子绝孙的打发,小太爷瞬间崩溃了。

9,英国饼干

食物来源:英国老泼皮未烧掉的物资

按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类东西不应该出现在美食行列的,但穷其全剧实在是找不到更像食物的了,就暂且入列吧。考虑到当时的年代,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要把军用饼干当做美食了,按剧中的描述,在一干一稀都朝不保夕的大军中,一天两顿干饭的炮灰团就是天堂,一个月军饷只够买两个鸡蛋的情况下,吃就是士兵们最高的追求,吃饱是理想,吃好是梦想。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得到一块压缩饼干,看看团长的吃相。

抱着罐子,手枪放在手边,实际行动诠释了:我的,都是我的

小太爷平时也喜欢用能吃到压缩饼干来形容伙食好

当年迷龙在南天门上大方地给弟兄们扔下一罐压缩饼干的时候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还戏称治好了兽医治不好的歪头病,可见饼干在众人中的地位

93.走了走了,拿起债本子,讨债的时候到啦!

先只举一个例子。第1集,迷龙对着那锅猪肉炖粉条念(他那不是唱,是念 )……我的家,在东北……我觉得那一刻,他把对这个国家的爱,和对小日本儿子的恨全都从眼神里体现了出来。没看过小说,但导演的这波操作太牛逼,比那些打着口号喊爱国的片子不知道高出多少。

81.回头看看,你们会用屁股开枪吗?阻击。都是些日本人的斥候,几个急着回东瀛岛的活死鬼,你们怕他做甚呢,啊?想活命吗?跟他们干啊,他不死,你们就得死。明白吗?冲上去,把他们一压到底。

让我们怀念下我的团长我的团长

23.有一种刑罚叫掘祖坟,还有一种刑罚叫鞭尸。我们正在被日本人鞭尸和掘祖坟。我们不得不原谅死啦死啦赶走迷龙家人,我们是那么的热爱安逸。哪怕是妄想的安逸。与子同袍,岂曰无衣。

51.烦啦:瞧你这幅德行,软踏踏的跟路边的牛粪似的,你说我们这群人怎么偏偏就把命交到你手上了呢?死啦:我很想把命交给你,那是一件多么省心的事,只要你别把他当成路边的马粪。

龙文章把稀豆粉称为“本地怪味”,其实这是云南非常有特色的一道小吃,用豌豆磨成粉煮熟了,再加上辣椒面、鲜姜水、花椒油、蒜泥汁、芫荽、酱油、米醋、芝麻油、腐乳水、麻椒,芝麻花生碎等,香甜可口外带酸辣口感,比豆腐脑一点不差。

牛肉罐头、萝卜块,外加一点酱料淋过的白米饭,这种伙食对于炮灰团来说,跟下西餐馆差不多了。所以大家一度觉得这是一顿断头饭,吃完后就要去参观枪毙死啦死啦了。

18.国难当头,岂能坐视。

35.上敬战死的英灵,下敬涂炭的生灵,中间的敬人世间的良心

48.你为啥长了一副上吊的德行,你但凡有点时间、心思就在给自己编套。

1.我自认是一千零一夜里的瓶中魔鬼,在三千年的沉寂之后终于学会仇恨人类,但人总是高估自己,我做不到。

85.我只好捂着脸,把自己窝在车座上无声地恸哭,因为我很想我的团长,他死的时候我都没有这样想念过他。

9.此狗昔日沦落为奴中之婢,而今得势如帝国列强啊。咬了对街的爱新觉罗氏,西门朱氏,右邻的蒋氏,连左舍老孟家的小猪崽子的左蹄膀也咬的是重伤不治

龙文章吃的是云南饵丝,用浆米做的米线变种,但跟普通米线相比,饵丝更加筋道,适合练习牙口。这里有个细节,龙文章非常喜欢吃辣的,他那碗饵丝里面本来就有不少辣子,但吃着不解气,还让烦啦给他加了一大勺。从他对辣椒的喜好程度来看,龙文章很可能就是西南地区的人士。

71.流年战乱,人人都要过的是日子,不是牡丹亭里边唱的戏。

这是龙文章正式接手川军团之后,为了扩充兵员,龙文章到处借蹭骗讹,整来一笔经费做的上等料理。目的是为了从其他部队挖角,让那些兵员跳槽到川军团的诱饵。

31.我求求你有时候能不能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扛的,你知道吗?

20.猪头,蠢话,看着地上做甚,看天上。看不见?睁眼瞎。活人在泥里,死人在天上。今天死的人都在天上飘着呢……一样的灵魂在飘荡

64.我能不跟他说了吗,您干嘛要让我求他,我告诉你,你求他也没用,你当人家飞机大炮坦克,什么航空母舰干嘛吃的?人家不给你使,你就是求他一万声爷爷,最后还是我们这帮孙子拿牙啃,拿命垫。我求你啊,你跟我说,你说去对岸我就去对岸,你说侦查还是侦查,你说去送死我就跟你去送死去,我早习惯你了,反正我现在活着也不痛快,死了也不爽快,拉倒吧!我求你了,只是让我别再求他了,我求求你。

蛇屁股组织人烧一大缸水,广东佬表示“这事上等的山泉睡啦~”这个应该没啥问题,当时的云南山清水秀,而且禅达的取景地腾冲时至今日也是旅游城市,没有工业开发,所以山泉水肯定是上等的,比自来水肯定上等得多得多。

92.孟烦了,好。那我说一个你爱听的逻辑跟你听好不好,他没死恰恰是因为他该死,他犯的事,枪毙十次都够了,这样该死的人,反而不会悄无声息的就死。我顺便说一句啊,你损人从来不带脏字的嘛!你,今天你这是怎么啦?

29.战斗效率低下,事故层出不穷,上峰归咎于我们的渎职,我们则归咎于派发下来的武器老旧。从不遵守规则,又抱怨没有规则,于是大家就有很多原因可以互相归咎。

78.我没打过这样的仗,绵羊在几分钟内撕碎了豺狼。杀人者原来如此虚弱,死去的日军在最后扔认定雾里冲出山林的这群黑色幽灵是异国的山魈——如果衣冠楚楚绝不会打得这样顺利,应了那家伙的话,我们用裤衩杀敌。

40.你有逆流而上的勇气,也有漏船载酒的运气,做人却做的如此晦气。

要麻的白菜,非常有仪式感的巡回展览了一周,从白菜的零碎程度来看,大概率是农民地里偷来的。

47.我要是死了,你要么冲上去把血流干,要么回家讨个老婆,看举国沦丧。哭什么?

54.兽医:你才24岁,你就跟人比烂了?烦啦:那我跟你比无能?

只不过那口大缸实在太脏,包浆估计都有指甲盖那么厚,煮开后就是一锅核废料。

72.我就知道,这俩人一旦接近,便会如胶似漆。他们俩都将触到对方那别样的生活,从此便不可自拔,我看着他们俩人还不太默契的唱着双簧,真是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10.认错容易,其实不认错也无所谓,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要改。

66.一个卷走十个,十个就能卷走一百个。你们都知道为什么总打败仗,最后日本人指着尸体说:这是沙子堆出来的军队。

67.烦啦:您一天二十四小时扮小丑,您不想歇歇啊你。死啦:那也总好过一败接着一败,败成了二十四岁的孟烦了,是吧,团座大人

70.一个月没瞧见他了,每次看到他,他都是那么猥琐,让你有万丈怒火从胆边升起,今天有瞧见了他,我们仍想怒火万丈,可是心中涌起的却是那么不同的东西。

(太多太多了……)

73.我是有毛病,我毛病大了,可是我和你不一样啊,我是一身的毛病,身上的身,你是一生的毛病,人生的生,明白吗?我有毛病我可以改,我改完了就好。你呢,一个没改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谁像你这么夸张,你特么到底有完没完?

86.让你做我的副官真是找对人了,以后就跟我同命吧。

34.我们一而再,再而三,我们听你的,我们信你的,因为我们觉得你能把我们带到一条活道上。因为我们觉得大伙儿能一块抱着团活下去。我们不是要你千方百计得给我们设计一怎么死法。

83.我们现在在为谁打仗?为谁在守?

这里有一个隐藏信息,那就是这道菜很可能是故意卖惨展示给师座的,为了骗取同情然后得到物资。

虽然结果还是变成了蛇屁股说的“糊糊”,而且巨咸无比,迷龙估计倒了三四瓶酱油进去,外加牛肉罐头本来就咸,而白菜本身就吸调料,好好的鲜菜直接变咸菜了,最终口感可见一斑。烦啦他们吃完后,整个人都要齁死了,但这是难得的热量,而且龙爷不知道下一次爆发乡愁是哪年哪月,所以全都往死了撑,结果最后还剩了大半锅。

可这个所谓的猪肉炖粉条,在炮灰团们一通骚操作下,变成了实打实的黑暗料理。

4.我们总说我们是最能吃苦耐劳的民族,可吃苦耐劳不单单是挨饿吧,自封的优点会害死我们。

57.死啦:烦啦,我们能做什么呢?烦啦: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要你能舒坦点,要不咱这么着,把咱们知道的那条过江的道告诉虞啸卿,然后咱们就踏踏实实过日子成吗?

52.自古风流多狂士,有些风花雪月也算小雅。

98.烦啦:你他妈懂不懂修辞啊你?你可以拿枪打我,把我打成蜂窝!小太爷一样能笑出来,因为我知道你们再也不用、你们再也不用使那种打着打着就卡壳的烂枪!可是你打不了我,我也笑不出来,我疼!小太爷还是会跑。

19.过去我也是这号人,可是我跟咱们自个儿弟兄混来混去,我混明白一件事儿,自己的命无价,别人的命也金贵。命不是这么使唤的。

5.我只是一个人,我从没试过一个人。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其实这种伙食标准对于精英团来说也很少见,只有军官级别才有资格吃美国牛肉罐头,普通士兵的伙食其实跟炮灰团也差不多,见不到什么肉菜,否则也不会被死啦死啦用猪肉炖粉条挖角了。

云南饵丝AND稀豆粉

6.我发不了这誓,这誓我发不出来,没人想做别人的筹码,没人想做。可总得有人牺牲吧。说我们是军人,我没脸承认,没脸承认我是军人,我们不过是想挣扎出一个人形,人形明白吗?我的师长,他也不是战争狂,他只是焦虑太过了,焦虑太过。可总好过那些没心没肺的醉生梦死。一尘不染的事情是没有的,我们都在吸进灰尘,可不妨碍我们做得好一点啊,我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这答案不该是死啊。没人经得起别人的考验,您,您的国家也不是为了纯洁和正义来帮助我们,可你们既然来了这,那就是中国的弟兄,我求求你们回去,教教他们怎么活。没什么答案值得让人付出生命。

而老道的唐副师座一眼看穿龙文章的小九九,埋怨道“让你别来,来了就要交税啊!”

牛肉罐头套饭

看着既有中国人的血性,又有中国人的智慧和团结、坚韧不拔的精神,最难能可贵的还是那种不畏牺牲甘于奉献的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

阿译长官华丽登场,经典甩头发表情包也是出自这里,三斤四两六钱五花猪肉,这也是最顶级的食材,比迷龙后来捐的罐头都要高级得多。

100.我抬起头,看见一百岁的虞啸卿。他还是那样,一百岁了还是那么有身份。我不晓得他从哪里来的,,但就那些陪同看起来,他蛮有身份。每个花圈上都写了名字,最大也离他最近的一个,写着我那团长的名字,旁边贴了两条:我一生愧对的挚友,我必须面对的挚友。

39.那些把我绑成粽子的军爷说,国难当头了,岂能坐视。结果我每次都选择了坐视。

82.啥意思知道吗?杂碎,杂碎!看到你们我宁可瞎了我的双眼,从缅甸我们相扶相携走到这里,走到自己的地盘,把头逃过东岸,身子留在西岸,认人碎剁。疼不疼?疼不疼?啊,疼不疼?我疼,我疼。我宁可你们现在从这儿把我剌开,剌开,来,剌开。我说过我要带着你们一起过江,我说过吧,我说到做到,只是要先干掉那狗日的,狗日的斥候。我们一起过江。兽医,带着伤员妇孺先过江,我们东岸汇合。机枪拿过来,迷龙!

16.别损啦,对尊长阳奉阴违,你也就成为他骂的那种人。

94.死啦死啦显示了他的气节,显示完了就开始要饭。要了装备要兵员,要了主阵地要侧翼防护,要了侧翼防护又要炮火支援,最后连虞啸卿的坐车也被他要了,连同自己和车上的机枪。最后虞啸卿只好现征了运输营的卡车做临时座驾。

77.一个房子,你挑剔完之后,把不和你意的全扔了,那这房子就塌了。

74.我看见天下第一的戏子,他们声称如果太较真,他们在背井离乡的第一天就会死去,可他们天下第一,他们用百劫不死百毒不侵的烂命,在唱他的大戏。他们同时嚎着二人转,梆子,京剧,川剧,黄梅戏,花鼓戏和广东戏,因为在被迫的有难同当中,我们混淆不清的不仅是口音和小曲,还有我们的灵魂。

28.老炮灰都走了,我对着一群新炮灰,我觉得我是一个人。我希望通往山脚下的路断成天堑,我所在的地方成了孤峰,我一个人在孤峰上老死。没俩小时我就发现高估了自己,如果这要是孤峰,我准已经操了锄头,填一条通往山下的路。

44.你能把自己说清楚吗?你要能把自己说清楚,你至于把那个乳臭未干的小书虫子连揍两遍吗?人要想把自己说清楚,首先心里边得有个信,他信什么你信什么?他信少年中国他心里边自然就有一个少年中国。你当我瞎啊,全团的人都能看出来,你做梦都想变成虞啸卿,可惜时运不济,屡战屡败,你心比天高,你命比纸薄。

99.我说的是问题,问题。问题不是流感菌。它不是日本人入侵带来的,问题它本来就在这儿。什么是问题?问题就是出错了。错了就是不对,不对就要改

后来,这种不露声色的爱国主义情操在很多角色,很多场合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现场了出来。这就是为什么上面有大佬说,整部戏没有主角,全是配角的原因。因为每个角都有血有肉,生动形象,深入人心。

烦啦从小醉那里偷来的地瓜粉,但通常猪肉炖粉条是用土豆粉,地瓜粉炖久了会变味,正如蛇大厨说的“会变成汤糊糊的”。但对于这帮饿死鬼来说,有糊糊吃就不错了,人家印度人天天吃糊糊也照样幸福指数居高不下呢。

59.我的脸我自己知道,很多的戾气,太多的愤憎,我很想做,但我从来做不成会用眼睛微笑的男人。

90.死啦死啦,烦啦烦啦,佷对仗嘛!横批:烦死啦!(自己起CP名儿…)

87.龙文章,龙凤的龙,写文章的文章。

25.有个信着的东西,你是不知道活得有多舒服。

65.人活一口气,不是这种气,是立志之气。以残躯之志,立伟业丰功。

这是虞师座在视察祭旗坡的时候,龙文章给师座展示的川军团日常伙食,芭蕉树根剥了皮,然后用盐水泡,再下饭吃。

2.沾点天时地利就沾沾自喜,还说老天开眼,终有正义。全民族的虚弱。

7.死人有话跟你们说唉,英国鬼说他们死于狭隘和傲慢,中国鬼,你瞧他那样儿,中国鬼说他们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所有的鬼都说他们是笨死的。

3.桃花飞绿水,一庭芳草围新绿。有情芍药含春泪,野竹上青宵。十亩藤花落古香,无力蔷薇卧晓枝,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妖艳色。花非花,梦非梦。花如梦,梦似花。梦里有花,花开如梦。心非心,镜非镜。心如镜,镜似心。镜中有心,心如明镜。

38.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61.烦啦:传令官、副官、参谋官、翻译官、勤杂兵,我到了是他多少个东西啊我?死啦:你哪样做像样了,无一而精。三米之内…

接下来我们复盘一下它的完整制作过程:

13.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你骗我们有了不该有的希望,明知道不该有还在想,我们想胜利!明知道死还在想胜利,明知道输还在想胜利,想胜利!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心比天高 你命比纸薄,你想带着我们跟你一块在妄想里边灰飞烟灭,死得连毛都不剩,这就是你。是,人活着总想发点光,散点热,可你不能拿我们当劈柴烧,我们长得不好看,我们长得瘦,可那也不是劈柴。我们跟你一样,我们两只眼睛,我们有一只嘴巴。

21.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60.我是我知道的最晦气的人。

这也是后来他为什么会“输掉”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他这是背水一战,没给自己留后路。否则按他当时的“产业”和“人脉资源”,平安当几年小财主是完全没问题的。

22.我要是你,就拿根管子从嘴里捅进去,看看是什么塞住了你满肚子的学问,于国于民都用得上,可就是永远倒不出来。我是团长,就算是炮灰团,那也是团长。你是营长,就算是十足的亲信,那也是营长。以营对团,全无敬意,忠孝信悌礼义廉耻,挂在嘴上踩在脚底。我这一下只是让你知道,这世上除了虞啸卿,还有你们必须敬重的东西。

8,美国罐头

食物来源:全民协助的胡乱派送

在剧中美国的罐头可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作为众军士最主要的蛋白质和其他副食来源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当年流落禅达收容所的小太爷就可怜巴巴地向黑市大老板迷龙祈求一个牛肉罐头,被文盲迷龙指着“概不赊欠”的牌子拒绝。后来迷龙入伙猪肉炖粉条,就是不计数量地往锅里放这种昂贵的副食来实现的。看到众人那种惊讶加企盼的目光,不难看出大家对这种食物的情感。

打下机场的团长也是一边品味着缴获的罐头一边光荣地向众炮灰宣布“今天得到的,都是自个挣来的!”

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年代,需求量大且易保存的罐头自然成了硬通货,当年迷龙老板收容站里的主要资产就是这些诱人的肉罐头,以至于让收容站的站长敢冒着被打一顿的风险来跟迷龙对赌。

当年小太爷偷了两个罐头就能做你懂得的事~

在没拍的剧情里,身为解放军的烦啦去劝降阿译,阿译也是给他准备的罐头大餐,阿译说,他囤积了好多好多的食物,再也不用挨饿了,然后阿译在留声机前自杀,自杀前他对小太爷说:你们冲上去,你们赢了,我又跑了,我输了,我不想再输。

阿译:“没什么,呆会打旗出去的时候也不要垂头丧气,不要乱编制。我们是打得过的,不打了。骨肉相残没得意思,要是日本人来了——我守到死,我朋友来了,一晚上,足够了。”

7,禅达大馅肉包子

之所以肉包子排在英国的饼干和美国的罐头前面来源自团长的一句话。

6、特色盆装米酒

食物来源:老朽

盆装米酒还是很实惠的,够团长在里面洗脸了

对此团长的表情是这样的

炮灰们的表情

于是团长开始耍无赖

再耍

最后一次啦

干!

顺利过关

炮灰们对此的反应

后来迷龙为了自己的家也喝下了这么一盆酒,显然酒量要比团长要好。

于是连长,不对是迷龙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5、滇式马帮茶

食物来源:丧门星

找了半天没有在剧中找到相应画面,但原著中丧门星经常在战壕里煮马帮茶,很苦,小太爷让他放糯米,于是丧门星开始往里面按粒放糯米~无论如何,董刀的结局还算比较好的。

4,广式煲蛇汤

食物来源:蛇屁股

蛇屁股随身携带一把菜刀,是炮灰团的大厨担当,蛇屁股热爱做饭,热爱生活,如果在和平时期肯定会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调的人,但战争打乱了一切,把他扔到这个该死的战争中,蛇屁股并没有过什么勇敢的表现,收容站里面对迷龙的淫威轻易求饶,在虞啸卿的法庭上吓得直接下跪,在南天门上被俘时大喊团长救我,蛇屁股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的缩影,被这个无情的战争吞没,死于和日军的殉爆中,他到最后上路前终究没有喝上一口煲蛇汤。

蛇屁股酷爱煲汤,早在收容站的时候就把能遇见的蛇抓光了,缅甸的时候要麻开路遇到的蛇也都进了他的口袋。脖子上的一串蛇牙就是蛇哥最大的骄傲

3,芭蕉树根拌饭

食物来源:炮灰团

炮灰团的主要食物来源,出生高贵的虞家军对此的反应是

团长耐心解释了制作方法

2,陕西羊肉刀削面

食物来源:兽医

康丫死前想吃一碗羊肉刀削面,兽医于是给他做了

以前由于画质问题还以为是真的面,后来看清了才明白是绷带合着草叶子,才明白了后来兽医再庭审的时候说的话,原来面是假的,菜是假的,连羊肉都是假的,人家想吃一碗羊肉的我给弄一碗猪肉的,我连死人都骗呢,兽医真是最老的天使,就像孟烦了说的那样:你要死了,他拉着你的手,很难过,他想呀, 为什么是你死而不是他死呢,太多这样的经历,兽医伤心死了,他真的是伤心死的,好在在剧的后面真的做了艺术加工,让康丫在阵地上吃上了这碗面,死人在活人的阵地上忙着生前的琐碎,一生未竟之志永成未竟。

1,白菜猪肉炖粉条

食物来源:我的袍泽弟兄

贯穿全剧的主线,猪肉炖粉条

蛇哥的山泉水

豆饼的劈柴

康丫的盐

要麻的散白菜

不辣的整白菜

羊蛋子的葱姜大料

粉条小太爷

油老爹

猪肉阿译

牛肉迷龙

还有

好了,出锅,味道怎么样啊

但是一个锅里出来的炮灰们再也没有机会再聚在一起做这道美味了,兽医死的时候,小太爷说

在未拍出的剧情里,迷龙死后,阿译对小太爷说

阿译:“孟烦了。”

我:“什么?”

阿译:“猪肉白菜炖粉条。”

我:“什么?”

阿译:“我们的猪肉白菜饨粉条就剩两个人了。”

我:“三个!他妈的不辣又没死!一走啦!”

可是小太爷不知道,后来就只剩下他一个了,晚年的小太爷最爱做的菜就是猪肉炖粉条,小太爷也定居在了这个彩云之南,他喜欢每天都能望见南天门,每天在这嘈杂的生活背后能够感受到当年袍泽弟兄的心声。

泥蛋的大葱跟大料,终于有一样正经的食材了,从成色来看应该是买来的,可惜量太少,估计起不到什么调味效果。鉴于是第一批可用的食材,所以蛇大厨亲自将其切碎。

84.虞:仗打成这样,中国军人都该死。你,我,他们,都该死。死啦:我不认识该死的人。

师座倒是中了招,直接安排人拉了一车食物给川军团,并且让龙文章写需要的物资给军需官,立刻给安排上。当然这些物资估计最后也落不到大头兵手里,龙团座肯定又拿去黑市换别的物资了。

89.后来我们一直就叫他死啦死啦,后来在我的余生中,最爱看抗战老片,一旦屏幕上的日本兵大叫死啦死啦,我就从心里开始笑,笑纹从心里一直泛到嘴角,那是死啦死啦留给我的东西。

76.死啦:后悔吗?烦啦:从你走后,每秒钟我后悔十次。

80.记住,我国很大,我族军人数千年来没有过如此的溃败。

43.烦啦:我是你传令官、副官和参谋。死啦:你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没了传令官、副官、参谋,啊?!(烦啦嘴炮永远说不过死啦哈哈)

8.千年王八万年龟。说这一万年不变的小日本子,就知道炮兵轰步兵冲,炮兵轰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我们冲上来打吧,步兵撤炮兵轰,我们不理他吧,炮兵轰完步兵冲。就这么个死板不带变的打法,也能把中国吃一大半,你说气不气人。

96.我下的命令,他们,一直都不错。

33.我的团长,我再也看不到你了。我的团长,你以后记得的孟烦了,将永远是个大步从你身边逃开的死瘸子,在你最需要的时候。

49.琐事养我们也要我们的命,家国沦丧,我们倒已经活了六七年。我只想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那个样子!

88.我叫孟烦了,是中尉副连长。在长达四年的败仗和连绵几千公里覆盖多半个中国版图的溃逃中,我的连队全军尽墨。要活着,要活着。就算你有这个信念,也算奢侈。溃军不如寇,流兵即为贼。全军尽墨四周后,我流落到滇边的这座小县城。

这是团剧中最经典的一次聚餐,也是炮灰团精神上最紧密的羁绊。

不辣的两颗白菜,明显比要麻的好得多,至少是完整的白菜,至于来源嘛。是不辣把衣服当了换来的,比要麻去菜地偷明显要高级得多。

69.他一路都在寻找那双盯着他的眼睛,我很想告诉他,别怕,死人的思念像潮水一样涌来,像我们对他们一样,只有思念。

27.传令兵,三米之内,立马到我一耳光能扇到的位置。

37.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与其说是猪肉炖粉条,还不如说是大锅菜,而且是印度版的糊糊大锅菜。

正版猪肉炖粉条

68.死啦:真的,对你来说都是真的。我对不起你孟烦了,你死过一次,我没死,我没死过。我又让你失望了。烦啦:就是你得学学叠纸船,给我们多叠几条纸船。死啦:好,叠的多多的,烦啦:多多的。

55.虞大少爷哟,待人四大章回:第一章回叫万分期待,第二章回,万分失望至极,第三章回,万分暴跳如雷,第四章回,我万分不理你。虞大少。

14.这里是缅甸,会死很多黄种人,死了以后唯一能拿来让人认人的就是身上的裹布片,要是这仗打不赢,很多尸体回不了家,跟自己的同胞埋在一起就算回家了。难道你们愿意跟日本鬼子埋在一起?

已经不记得看了多少遍,台词可以顺着演员说下去了,手打了一些我特别喜欢的词。

这部剧看过太多次了,如果你也喜欢,请认真看完!!!!!!

先看一下猪肉炖粉条的 出处,套用迷龙对烦了说的话 你还行,你不装犊子。

45.烦啦:您带我们去死好了,您有这权利!上峰给你的,我们也把命交给你了!死啦:我没有的。以前我做梦都想有,现在我唯恐我有。老头死了,以前我怕他。是啊,我没你坦直,他是我最怕的一个人,我不爱跟他说话,因为我烂 的没脸见他。现在他死啦,我想我该掏枪,崩了我自己,因为是我的疏忽。你呢,孟烦了,你怎么想的?

其实整部都是这样,不装犊子。没有那些让人热血沸腾的台词,那些所有的细节,情操都用实际行动去体现着。

42.欲言国之老少,先言人之老少。老思既往少思将来,思既往故生留恋,思将来故生希望。年轻而苍老的我,年轻而苍老的我的祖国。

西方总是提人道,人权,甚至提人文,如果他们能读懂中国,理解中国文化,就能真正理解中国的人道主义、人权和人文精神一点都不比他们差,不比他们少。

展开阅读全文

人贩子有多狡猾?

上一篇

在上海有套市值400万的房子,年租金在7万左右,是卖了放在银行里收利息好还是出租好?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美食?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