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财奴”一辈子不舍得吃、喝,那他们是不是很有钱?

娃她爸同事,今年57岁,公务员,现在工资近万元每月,他媳妇是事业编制,前年退休,养老金每月6000多元,唯一的女儿前年考取省城郊区的一所小学,做了一名小学老师。

在当下的家庭里,如果一个家庭不需要借贷,直接能掏出100万现金,据说已经能打败85%以上的家庭了,这还不算固定资产,吴主任家的房子没有两套,整整一套90平的房子在徐家汇宛平路商业圈,这个地段什么价位,大家搜搜就知道了。

有一年厂里分房子五万块钱一套,她儿子找她借钱买房子,她一分都没有给。她儿子四处借钱也没有借到,就以死相威胁,她以为她儿子开玩笑,就没当回事。结果当天晚上她儿子卧轨了。

我有个远房伯伯是真正的“守财奴”,到临死的时候想去北京看病,却没有钱了。他哭着告诉侄子:“我自己没头脑,不应该把钱早早的借给孩子们”。他一辈子省吃俭用,最后却没有钱。

伯伯只要花费一分钱,也要记账,一辈子不舍得吃和穿。

现在他媳妇到省城做饭给他闺女吃,周五晚上拉着一周的脏衣服往他以前的单位赶(他们单位并到县城,原来在一个镇上),然后在单位的房子里洗衣服、烤火(他们的负责人说,除了一个看门的老人,他们每月要交200多的电费,几乎是他家用的)。周日再买一车小菜拉着到省城吃。他自己也会把周日晚上吃不完的饭菜带到他的值班室吃。

(四).“守财奴”是被金钱控制住了而没有了自我。整个人生除了钱,就是钱,只是最后,却还是没有钱。真是极大的讽刺!

有人说省着省着,窟窿等着,刚攒了点钱,婆婆生病了,住院花了几万,负债还完,公公闹腾着买电四轮,又花了两三万,我当时气的都要离婚,因为我家房子十几年了,漏水,我打算存点钱再接一层,后来老公天天让孩子给我打电话,舍不得孩子了,就没提这茬

她说,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家庭,兄弟姐妹八个,父母种地养活我们,因为孩子多,生活的特别艰苦,我非常羡慕人家女孩子吃的好,还有水果零食吃,而且穿的也漂亮,但是,那个时候我们能有一口饱饭吃就不错了,哪有零花钱买零食吃啊?

她自己还有退休工资,又开个诊所,收入不错。虽然收入不错,她却很吝啬,只知道挣钱,却不舍得花钱。

同事叫张丽,面相和善友好,记得我刚来单位的时候,她也只有36岁,但是看起来就像40多岁的人,因为她每天素面朝天,头发永远都是一个马尾,然后穿着特别朴素的一件灰色外套,那件衣服款式是几年前的款式了。

伯伯人生最后的半个月,天天在家里哭,有人去看他,他就要诉苦:“我没钱了,我不应该把钱借给儿女们,他们现在不管我啊。我如果自己有钱,无论如何我都要再找专家看看,说不定病就会好。”

这就是我的远房伯伯,一个真正的“守财奴”,一辈子不舍得吃和穿,最后,也还是没有钱。

最后,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就是一枚守财奴,自己舍不得吃喝,衣服鞋子都是穿烂了才买,儿子也是衣服小了才买,老公一买东西我就叨叨很长时间

当时同事是办公室一个小领导,她工资还是比较高的,而且她丈夫开了一家修车铺,听她说生意很好,年收入20多万,而且她们只有一个独生女。公婆已经把房子给了一套她们,她无忧无虑,不需要为房子而奋斗,按照常理来说应该可以生活的非常好。

他手机里“某付宝”里给我们看过,就有20多万,说天天可以吃到利息,比银行好,经常和人比收益。他的手机“某信”里的零花钱也有好几万,只要是这个零花钱多了,就会把钱转给别人,让人还他钱到某付宝里,根据他名字谐音,大家私下里给他起外号叫胡一筒,这个他也知道。

听她这么一说,让我感到有点无地自容了,我们同事这么多年,我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一年四季买新衣服,化妆品,出入美容院,电影院,每个月除去女儿的学费生活费,我的工资基本上都花完了,到女儿出嫁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跟女儿陪嫁,当时女儿还跟我说,她同学出嫁,她妈妈跟她陪嫁20万,我什么都没有,听了同事的话,我真的感觉自己是个自私的母亲,从来没有跟女儿着想,只想着把她抚养成人就可以了。

前年他女儿上岸后,他把州府的房子卖了一套,直接在省城买了一套大的,在他女儿上班的地方买了一套50平的。

我小区有个女的,年轻时候是厂里医务室的大夫。退休后,一天都没有休息,就在小区门口开了一个诊所。

他儿子不在以后,她媳妇不知道去哪里借了钱,买了房子。没有几年她媳妇又嫁了一个外地人了。两口就住在他儿子分的那套房子里。

你应该还记得我女儿出嫁吧?我说:记得啊?你嫁女儿没有要彩礼,还跟她陪嫁了广州的一套房还有一辆20多万的汽车,当时你跟女儿陪嫁这么多,都轰动了附近几个小区,大家都议论纷纷说,经常看到你们夫妻俩穿的破破烂烂,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你们居然能够拿出这么多钱给女儿做陪嫁,还说你们俩如此抠门,一心为了女儿,自己省吃俭用,这样的生活没意义。

我们村有一个女的,从山东嫁过来的,特别的会过日子。结婚三十多年都没有买过几件衣服,夏天一双黄胶鞋,冬天一双胶皮乌拉鞋。家里园子里种点菜都挑好的拿到市场去买钱。

伯伯只知道整天干活挣钱,没事不上街、不买菜,反正不乱花一分钱。他上街也是去卖东西,家里只要可以变钱的,他一样不会浪费,通通拿到街上卖掉再变成钱。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本来天天上山的伯伯忽然就身体没力气,去医院检查,全身都是病,只能配了很多药回来吃。

他家有卫生间,他也不舍得用水,还是去自家盖的茅厕。这都什么时代了,大家都说他过得还是古代人生活。

伯伯逢年过节,儿女来看望他,他也不招待吃饭的。反而是儿女轮流请他们在饭店吃饭,他就是不愿意乱花一分钱。

就这样,伯伯还是照旧干活,一样不舍得吃,哪怕医生一再强调需要补充营养,他还是不舍得吃。

“守财奴”伯伯不会明白,其实生命已经给了他一次警告和机会,但是他真的不懂……

半年后男的就娶了一个小寡妇进门了,那个享福了,早上从来不做饭,都是豆浆油条买着吃,衣服是时兴什么买什么,水果都是挑好的买。

我婆婆也比较抠门,和我差不多类型的,但凡剩菜剩饭都要放着留到下顿热一下吃了,但是公公就属于好吃懒做,死要面子活受罪类型的,最近两年我家每花一笔钱都记账,我算了一下,公公一个月的茶烟酒就要一千五,我很郁闷,但是又没办法,毕竟我一个外人

这个冬天吴主任还是穿了那件格子衬衣,不过他的那件羽绒服外套也穿了十多年。

看看我这枚守财奴,30多岁了,只在县城买了二手房,其他什么都没有,还借了一半钱,天天想着还账的事

(五).所以,人真的不能做“守财奴”,那样的人生真是对自己太亏欠了,也是虚度了真正美好的人生!生命很美,活着好好享受一切,才是没有辜负“活着”两个字!

(二).一旦他真的病入膏肓,他又开始着急了 ,一点点没有看透“生死”,他也从来不知道“活着”的真正意义。

他的皮带也是在网上拼的,这个皮带更有意思,买一送一,快递送来后还跟我们炫耀,10元钱,买一送一,还送打火机,就是那种低劣版本仿造朗声牌的打火机。

医生再三告诫伯伯,不能出力干活了,要好好养身体。可是伯伯怎么会舍得山上的果园呢?

去年6月份,我们单位传出一个爆炸性的新闻,被称为“天下第一抠 ”黄哥,花400万元给儿子在北京首付买了一套房子!

我同事黄哥今年56岁,高级农艺师职称,每个月到手的工资是6500元,他老婆是小学高级教师,已经退休了,每个月的退休金6000元左右,唯一的儿子在北京工作。

那天晚上,下班跟她一起走回家,因为同事又约好星期五晚上去吃饭,唱歌,我就跟她说了一下,要她一起去吃饭,乐一乐,她又拒绝了,说没钱,我感到很奇怪,我说,在同事们面前,你是生活的最好的一位,工资最高,丈夫做生意又会挣钱,而且还只有一个女儿,房子也买了,又没有什么生活压力,为什么你平时要那么节约呢?

伯伯买菜只买最便宜的豆腐,偶尔买点碎肉,他说人年纪大了吃不多。可是,他一顿饭要吃两大碗白米饭,因为他的菜里没有油水。就是自己家种的蔬菜,他也不舍得多炒一个菜,因为需要用油,他不舍得。

买菜都是晚上出去买处理的,什么烂苹果烂梨一买一大兜。从来都没有买过新鲜的。每次她推个破自行车后面带着一堆买回来的烂菜叶,她们厂的老同志都会说她,那么节俭干什么,给谁省的,她都是笑笑,不说话。

现在想想,对于我们这些挣钱少的人来说,平时确实还是需要节约,省吃俭用才能攒下钱来,不然挣一个花一个,到时候真的一无所有,同事平时就养成了省吃俭用的习惯,因此,她就是比大多数人都生活的好,都有钱。

她可以说是我们小区茶余饭后议论的明星人物。其实她比大多数退休职工都有钱。就是对自己太抠门。不舍得花一分钱。只知道挣钱。

我们办公室主任,人精一枚,就是老板说半截子话,他都懂能秒懂老板意思的那位。办公室主任男,姓吴,叫吴一彤,年薪很高,很能攒钱,谁借他的钱都借不到,不管大钱小钱,一律没有,他表姐换房子问他借钱,他都能跟同事们抱怨一通,说我哪里有钱,还问我借!

伯伯攒钱攒了一辈子,大家都说他有很多钱,他的儿女也是这样想的。于是每个孩子都问他借钱。买房、买车、孩子结婚等等,确实都缺钱。

现在是2022初春,冬天还没走远,尽管惊蛰已来,他这样的衣着,让人以为还是2012年。

也可能他的志趣不在此,吴主任浑身上下,除了他手上的3000元的中端手机,其它的行头确实没什么钱,每次聚餐或者公司年会剩下来的东西,他都会带回去,从不计较别人投来的眼光。

吴主任其实在整个魔都的薪资已经不低了,各种贷款都没有,不能算没有钱,也不能算有钱,比上不足,比下其实绰绰有余,她的手机里的钱不算银行卡,就能拿出20来万,按照老同事说的,吴主任家里现金流量,随时银行账户都有100万。

这就是我们的吴主任。

伯伯回家了,他不甘心就这样等死,他要去北京大医院看病。他问儿女们讨要借给他们的钱,可是,儿女们哪里有钱还啊?

当我们单位得知黄哥一下子拿出400万元帮儿子付首付时,一片哗然,大家都说身边隐藏了一个大富豪!

黄哥掏空家底帮儿子付了首付之后,变得更加抠门了。亲戚朋友们有红白喜事他一律不参加,抠出了天际!

从黄哥的事例来看,一辈子舍不得吃喝的人真的很有钱,但我一点都不羡慕,这样的生活我学不来,而且也不想学!

种的小菜、鸡鸭生的蛋、自己收的地瓜、南瓜、栗子、银杏……

只是,伯伯自己没钱啊,儿女们不会拿钱出来,他们不会任由父亲这么做,到时候人财两空 ……

吴主任烟瘾极大,但是就买金上海,逢年过年掏出来华子抽,多数还都是平时别人孝敬的,而且平时难得发烟给别人,超过12元以上的从来不买,买车基本上就停在家里,平时骑着电动车上下班,风雨无阻,家里的卡其金颜色的别克车从来不开。

再说,儿女们也带着伯伯去了省里几家权威医院,都是一样的结果,回家吧。

但是她的生活消费观彻底颠覆了我们的想象,跟她相处了二十多年,她春天永远穿着那件鱼肚白的外套还有一件灰色的夹克,夏天就两件短袖和裙子换着穿,偶尔换上一套穿起来不是很合身的衣服,我问她怎么买的不合适?她说是妹妹给的,她才舍不得买新衣服呢?

值得一提的是,吴主任平时爱好不多,除了抽烟,玩手机和电脑游戏,另外的最大的爱好是喝饮料,冬天都可以喝冰水的那种。

还有衣服,虽然我跟老公结婚这么多年,基本上都没有买过什么新衣服,衣服裤子鞋全部都是穿烂的不能出门了才买,而且都是在地摊上买的十几块钱一件的衣服。或者是亲友给的衣服裤子,虽然穿着不好看,不合身,但只要穿着舒服,穿着干净就好,你觉得呢?

虽说她是大夫,却一点都没有大夫的样。大夫都比较讲究,她却不舍得花钱,开诊所穿的还是她上班时间发都快烂的工作服。头发也不舍得去理发店剪,都是自己对着镜子剪剪。

他身体略微好一点,就忘记了医生的话。果园里被大风刮掉的李子,他也不舍得丢弃,都一个个捡起来,起早乘车去城里住宅小区卖李子。

娃她爸与他共事两年多,他家的钱几乎都是只进不出那种。他在单位算是那种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人,几年几乎不买新衣服(他就成了单位上一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说: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但是我觉得自己给了女儿生命,就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女儿过上幸福的生活,跟女儿陪嫁的这几百万,还不是我们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钱啊,如果我跟丈夫像你们一样,不停买新衣服,化妆品,去美容院,逛街喝茶,看电影,出去旅游,我能跟女儿陪嫁这么多吗?

没有过多久,这个邻居说还要用钱,这次用二十万,老太太一听高兴坏了,立即取出二十万块钱交给了邻居。第二天早晨去开门,却没有见他邻居来开门,透过窗户一看,大吃一惊,发现他邻居店里面已经搬空,连夜跑了。老太太当场就晕了过去,到医院抢救也没有抢救过来。

他外号叫胡一筒,还是一个90后新人当年来上班给他起的,这个新人2016年夏季就辞职了,是个女的,长得很好,可能是《我爱我家》情景家庭剧的忠实粉丝,说里面刘星他爸就叫胡一统,是个搞笑的胖男人。这个女同事没来多久就给办公室主任起了外号“胡一筒”。

前几年有一天,她诊所突然关门不干了。后来才听小区的人说,这个大夫被骗了。

她诊所隔壁是个卖首饰的,知道这个老太太有钱,就对老太太说 :她有个新生意项目很赚钱,现在需要点钱周转,可以给她百分之三十的利息。

老太太见钱眼开,一听说这么高的利息,就借给这个邻居五万块钱。用了没有多久,就连本带利息还高了老太太。老太太可高兴坏了。

(三).“人活着”一切才是最真实的,对自己好才是对的。吃、穿对自己都不舍得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新同事听他这么一讲,乖乖,私下里都说吴主任是好男人,真会过日子。在饮食上,吴主任胃口不小,每次在食堂吃饭都打得满满的,以至于他开玩笑给食堂阿姨说,你手不要抖,看见我浑身都发抖吗,又不是隔壁吴老二!

伯伯已经75岁了,他一辈子就是这么过来的,三个女儿早就结婚,一个儿子也住在城里。

她还说,不瞒你,我跟老公直到现在都还穿着结婚时买的内衣内裤还有秋衣秋裤,内裤秋衣秋裤都打满了补丁,我一直都舍不得扔,本来老公经常让我扔了,重新买新的,我觉得没必要,内衣内裤秋衣秋裤都是穿在衣服里面,别人又看不到,也不会丢脸,而且这是我们结婚时买的,也有纪念意义。

有一个侄子第一胎生了女儿,想生二胎,带着媳妇从山东投奔她,只在她家呆了三天,嫌弃人家能吃,给人甩脸色,侄子哭着领着老婆走了。

11年认识他的时候,他们单位买私家车的还不多,他家州府已经买了两套房子,已经买了14万多的轿车。不过一个月都不开一次,因为他们夫妻在一个地方上班,住公家的房子,水电费不用出,他女儿大学毕业在州府打工。她们夫妻一般情况周末节假日不回家,吃住在单位。

平时我们同事一起约的去逛街,喝茶,吃饭,她从来都拒绝,有的同事就觉得她是小领导,故意装出一副高冷的姿态,但是平时她又从来不跟我们摆领导架子,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跟她工作上接触的更多,关系也就更近一步。

同事52岁,她们夫妻俩年收入20多万,几十年都没有看她买过一件新衣服,秋衣秋裤内裤还是穿的30多年前结婚时买的,内裤上都打了很多补丁,他们确实把钱省下来了。

又过了不到半年,伯伯身体难受再去医院检查,一查就是晚期,早先也无症状。医院说这个年纪,还是回家想吃吃点 ,手术的意义不大了。

那些小区里的人,看到一头白发的伯伯,身上的衣服还有补丁,很是同情他,伯伯一会儿就把李子卖完了。其实这种李子还没有成熟,又酸又涩,一点也不好吃。

有个老同事,女的,和他气场不投,两个人经常暗战,每次吴主任把这些小东西拿走,她都会讲吴主任给没吃过东西一样。

这件事还被那个女的告诉了老板,可见吴主任也不是一家独大,在办公室也有天敌和刺儿头。老板听了那个女同事的叙述,也无奈一笑。

不要以为伯伯没有钱,他每年还要打零工,家里有果园,他一年到头也用不了几个钱。他的电费一个月5元,因为他晚上不看电视,也不允许老伴看,天一黑就上床睡觉。

伯伯就是想要搏一搏,想着去北京说不定就能看好自己的病呢?

其实,保守估计吴主任月薪两万元朝上,可不是日币韩币哦!他的年终奖很丰厚,但此人就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对自己也狠,一件衬衫能穿十年,家中有车有房,还无房贷,但全公司都知道他没钱,把钱看得很重,那些新来不久的人都知道他只挣不花,还有流水账记账本。

有一年年会,桌子上剩下来很多可乐雪碧,多数都是喝剩下来的,他把这些饮料合并起来,并打包了很多生菜,堂而皇之要了很多打包盒,连服务员小姐姐都看不下去了。

有时候,看到冬天的吴主任就这样穿搭,都有一种恍惚感,甚至有一种曼德拉效应。

在我眼里,他家虽然比不上那些千万富翁,但至少比我家有钱。不想吐槽人家如何节俭,因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方式,只要自己觉得舒服就好。

比皮带更有意思的是上述他买的皮鞋,前几年,他花了100元不到买的皮鞋断了鞋底,他竟然没有扔掉,把鞋子拿到修鞋摊位上竟然花了50元,讨价还价后换了鞋底,回来还讲给我们听。

吴主任就是这样一个人,按一般人想像他这样不愁吃穿甚至达到小康水平的,多多少少生活品质上过得去,也不会太委屈自己,但吴主任这个70后一直生活在城市里,从小也不缺吃穿,但就是会过日子。

只能说现在的社会还是好人多,他们看见穿着打补丁的伯伯,以为他家很穷,都是充满善心。却不知伯伯有钱 ,他就是喜欢这样穿衣服。家里柜子里儿女买的新衣服他一件也不穿,说干活不方便,还是旧衣服穿了舒服。

伯伯也没有办法,他也不偏心哪个孩子,每个孩子借给他们15万,这样大家都没有意见了。他自己还留了些钱养老。

有一年过年她老公带孩子去街里,花5毛钱买了一个小灯笼,把她气的站在那里骂,她老公实在忍不住,打了她一耳光,又把灯笼摔碎了,她才闭上嘴巴。她大姑姐经常说她,你就傻吧,不舍得吃不舍的穿的,等你死了,钱都是别人的。她爹在山东生病了,打电报让她回去看最后一眼,她舍不得那几十块钱的火车票钱,愣是没回去,连她老公都骂她冷血无情。

吴主任更有意思的喜欢在网上淘那些便宜的皮鞋,我们都知道他的所有皮鞋不超过一百元,甚至多数都在六七十元左右,那种不透气的一脚蹬的皮鞋,说真的根本不透气,所以吴主任经常在办公室坐下来就会拖鞋,还翘着二郎腿。

吴主任有两件衬衣,有一件确实是个牌子,一年四季穿到头,至少10年来没怎么换过,随着身材发福,那件衬衣已经撑得有点鼓鼓的,10年前还可以,10年后除了旧,款式竟然被他发福的身材硬生生的穿成韩版修身的了。

因为单位离家比较远,又没有食堂,我们员工都是去外面餐馆买饭吃,每天就是吃盒饭,面条,有时候去吃肯德基,而她每天就是自己早上上班时带来的饭菜,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微波炉,几个小时过去,饭菜已经凉了,她还吃的津津有味的。我们要她一起出去吃饭,她每次都拒绝,说外面的饭菜吃不习惯。

这话一说食堂大姐都笑了,每次都给吴主任打很多饭菜,吴主任吃饭很多,饭点也基本都在12点以后,看见别人不吃的水果放在桌子上也会拿走几个带回去。所以基本上吴主任从食堂出来他的外套口袋都鼓鼓的,除了他自己的拿在手上,那鼓起来的水果就是顺手拿走的,也不算偷拿。

算是有钱,我们村有一家,女的不怎么机灵,都是男的当家,男的特别抠,结果他儿子成功的继承了他爸妈的缺点,看着又不机灵又抠,但人家知道挣钱,就是光挣不花的那种,娶了个媳妇,过了2年,最终因为太抠连正常的生活质量都满足不了,扔下和女儿走了,有一次大年初一,男的和他的堂兄弟到县城玩,孩子想要一个玩具 5块钱,都舍不得给孩子买!但那家伙手机几十万应该有!就是不知道活成那样有啥意思。

再说,我觉得吃什么东西还有穿漂亮衣服,只是个面子问题,我们吃青菜水果全部都是晚上去买打折的。便宜了很多,因为我知道,每个星期三和星期六晚上八点,超市都会把水果清货,也就是把一个星期没卖完的水果全部便宜卖,那些水果都有点瑕疵,比如说有点蔫了,有的地方有那么点碰伤,但是这些水果都只卖2块钱一斤,或者5块钱一大袋子,我买2块钱一斤的苹果,还不是跟你买6块钱一斤的苹果吃不起没有很大的区别啊。

五十四岁那年,她起早去市场上卖菜,摔了一个跟头就断气了,也没有送医院,直接拉到火葬场停了三天,山东老家也没有来人,火化后埋在村里的后山上。

不过吴主任体型和个头上,确实很像情景剧里刘星他老爸。但是这个吴主任不打牌、不下棋、不打麻将,凡是赌的东西不沾边,也不喝酒,爱好就是玩游戏和吸香烟,这两个瘾都很大,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爱好,就消费在香烟上。

她原来在厂里上班的时后,技术就不错。在小区门口开诊所,都是熟人,知道她技术水平可以,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找她看,她生意挺好的,不少挣钱。

现在手里又有点钱,公公又折腾换四轮,幸好现在我攥着钱,我立马买了房,现在欠了一屁股债,他再不提换车这个事了,我想想真是的快七十岁的人了,能开就算了,还要折腾,挣钱容易吗?我老公两个这么多年了没买车不也过的挺好的吗?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处于一种饥饿状态,长大挣钱后,我也想穿漂亮衣服,想买化妆品打扮自己,但是想起小时候所受的苦,我不敢乱花钱,我必须把挣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在该花的地方,也不买新衣服,因为衣服款式新陈代谢太快了,几百一件衣服,穿一个季度就过时了,没什么意思。我虽然只有一个女儿,但是我把钱全部存起来,可以让我女儿生活的无忧无虑,不像我们小时候过那种苦日子。

吴主任这个身家,就算在这个一线城市里也算是小康了,风不打头雨不打脸,旱涝保收,日子其实小康,说真的除了没有老板有钱,那真的比老板舒服,到点上班,到点下班,看到吃肉,也没看到他挨打,就凭吴主任一双肉乎乎的胖手,比女的还嫩,可见生活不错,不需干活。

前几年拆迁,她家四口人的土地分了200万,又分了四套房子。她老公现在啥都不干了,天天和小寡妇逛早市,超市,晚上去江边跳广场舞,人养的白白胖胖的。

黄哥是农大毕业,一毕业就在县城工作了,而我中专毕业后到乡下锻炼了十几年才调到县直部门工作。

我去单位报到的那一天,分管领导带我去串门,把我介绍给那些同事。我们单位一共有16个人,情况有些特殊,属于农业农村局的二层机构,人事归农业农村局管,但我们经济是独立核算的。

当分管领导介绍到黄哥的时候,我被他的穿着打扮惊讶吓到了,黄哥的上衣是确良衬衫,这种衬衫是90年代初代的衣服,而现在已经是2006年了,竟然还有人穿这种衣服。他脚上穿着几块钱一双的塑料凉鞋,裤子也有些年代了,已经褪色非常严重,都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了。人看起来灰头灰脸的,看起来很落魄的样子。

看到黄哥这一身打扮,我起初还以为黄哥的家庭经济非常困难呢!后来跟他共事久了,我才知道他家很有钱,他这么做只是因为他抠门而已。说真的,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抠门的男人!由于黄哥太抠门,在我们单位都没有人愿意跟他交往!

我们单位门口有一个卖螺蛳粉店,味道很独特,我们每天在上班之前都在那个粉店吃早餐才上班的,但黄哥从没有在那个粉店吃过早餐,他觉得浪费钱。

我们单位楼下就是体育公园,每天早上黄哥都会去那个公园跑步,跑完步后就在单位的卫生间洗澡、洗衣服。这么做无可厚非,毕竟谁也不想跟一个大汗淋漓的人在一起办公。后来有些同事发现黄哥还会从家里带脏衣服来单位洗,他怕同事发现了不好意思,都是在大家下班的时候,故意留在后面洗衣服的,洗完了才拿家晒。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每次黄哥下班回家,都在办公室打了一大杯开水回去,真是抠门到了极点!

我单位以前还有一部公车,但这部公车平时都是领导用得比较多,有时候单位的车不在时,我们也会开自己的车去下乡。黄哥很牛,如果单位的车不在时,他绝对不会去下乡,一定要等到单位的车有空时才去。

后来公车改革,我们单位那部公车被上交了。每次我们去下乡,都要开自己私家车去。我们单位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如果哪个同事下乡,跟车的那几人都要付40元钱的油钱给出车的那个人。在行驶过程中,出车的那个人车辆发生刮擦或者违章等这种现象,这些费用是出车人自己承担,跟车的人是不管的。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基本上都是轮流拿车。黄哥家里有一部几万元的面包车,他自己也有驾照。在下乡路程比较近而且道路平坦、去下乡的人员比较多,来回只要5、60元油钱的,黄哥就会自告奋勇地提出来开他的车去。黄哥那部车是7座,每次基本上都是坐满人,一趟下来黄哥也有240元的油钱收入,刨开那几十元油钱,黄哥也小赚了一百多元。

我们单位大部分同事都有私家车,有的价格也不菲,有几个同事的车是几十万元的越野车,坐在里面非常舒适,人家肯定不愿意坐黄哥那部面包车了,但碍于情面,大家也不好意思拒绝。

黄哥太会做生意了,不但抠门,还懂得算计,每次去下乡的路途太远,道路非常难走的地方,需要开车去下乡时。黄哥就不出声了,有些同事就故意跟黄哥开玩笑,说今天要让黄哥出车。每次听到同事这么说,黄哥就连忙摇头说他家的车不在家之类的。黄哥这么说时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说穿他而已。

黄哥的老家在城郊,单位离他家有8公里远。黄哥在老家建了一栋三层楼房,装修得挺气派的。当时进新房时做了6桌菜,只请我们单位和他老婆那边单位的同事,还有他们夫妻俩两边的兄弟姐妹吃饭而已。

我们这里有一条不成文明的规定,一般乔迁之喜是不发请帖的,大家过去吃饭时就买点东西过去就行了,都不封红包的。

但很少有同事进新房时请全部同事吃饭,怕麻烦,如果请也是私下请那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去庆祝而已。但黄哥不同,他不但请了我们单位所有的同事,还发了请帖给大家。收到请帖时,大家都惊呆了,出于礼貌,大家都没有作声。

那天去黄哥家吃饭时,我们每个人都封了200元的红包。我们参观黄哥的新房子时,颠覆了我们对他的认知,房子装修得很有风格。

听说黄哥建这个房子时花了60万元,在2009年,对于我们这些工薪阶层来说是一笔巨款了。

既然黄哥进新房都发请帖给我们了,那他的饭菜应该按酒席的规格来做才对的,但没有,都是简单的家常菜。让人觉得意外的是,黄哥一直都在村里住,按理进新房也应该请村里的人来吃饭才对的,但黄哥只请他的左邻右舍两家人而已。

听我同事说在黄哥那个村庄不管是红白喜事,一般一家人只封100元的红包而已,而且还要吃上三天,这种亏本的生意黄哥肯定不干了。

由于黄哥做的饭菜太差,再加上是大冷天,黄哥都没有配火锅给,饭菜太冷,大家害怕拉肚子,简单扒几口饭就走了。

我们这里还有一个风俗,不管是红白喜事,如果收了别人的封包,第二天晚上要回去请大家吃个饭,俗称“洗砧板”。一般“洗砧板”的饭菜比正餐还要好,会有牛肉、羊肉、鱼生之类的,菜品很丰盛,但黄哥第二天晚上并没有叫大家去“洗砧板”。

黄哥不但对别人抠门,对自己的老母亲也很抠门,他的母亲是农村户口,黄哥能在村里建房子是用了他母亲的名字。而且黄哥还是家中唯一一个男孩,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黄哥夫妻俩都是有工资领的,按理说黄哥的母亲应该跟他一起生活才对的。但没有,黄哥的母亲受不了儿子太抠门,跑去跟女儿一起生活。黄哥很少去看望他母亲,每个月只给他母亲100元的零用钱而已。好在他的大姐有钱,并不跟他计较。

黄哥不愧是学农业出身的,在90年代初,他就跟老婆上山去开垦荒地种植果树,那时候村里管理还比较松散,谁开荒就归谁所有,不用交承包金。黄哥在那时开荒出了30亩的果园,那果园让黄哥每年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直到前几年碰到国家重点项目建设,黄哥那个果园被征收了,得了一笔青苗补偿费。

有了钱以后,黄哥并没有变得大方起来,还是一样抠门。前几年黄哥的母亲因病去世,是在医院里过世的。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老人的尸体应该是拿回老家后再出殡的。但黄哥觉得那样做费用太大了,就把他母亲的尸体寄放在医院的太平间。去参加葬礼的宾客只能去医院的天平间那里上根香,然后大家就拿一个小小的红包回来,那个红包里面有1毛钱,当天黄哥并没有宴请大家吃饭。

当时我是和几个同事代表我们单位去参加葬礼的,看到黄哥那样做我们都觉得很奇怪。我们这里还允许土葬,黄哥家有天地楼,又有自留地,理应接他母亲回家办丧事才对的。

但黄哥的算盘打得噼啪响,如果拿母亲尸体回家,就必须买棺材,还要请道公来做法事,而且还要请人吃饭,没有几万元是搞不掂的。而且过了几年以后还要把尸骸捡起来重新下葬,那也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如果直接给火葬场从医院这边拿去火葬,那就节约了一大笔钱!

我们这里有个风俗,如果家里有人过世,同事和朋友们去参加葬礼的,而且都封了钱的,不但当时请吃饭,过后还要在饭店回请大家在一起吃个饭算是答谢。饭菜很丰富,跟平时的宴席是一样的。

但黄哥的母亲已经过世几年了,还没见他回请大家去吃饭。

黄哥的老婆不愧是当老师的,对儿子教导有方。前几年黄哥的儿子考上了北京某个重点大学,是本硕连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就留在北京工作了,黄哥家买房子的事就被提上议程。

黄哥儿子和女朋友是大学同班同学,俩人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年纪也不小了,买房子的事迫在眉睫。女方是个独生女,也是我们本地的人。双方父母经过商量决定共同出资买一套大一点户型的房子,将来父母去北京时有个落脚点。

听说黄哥的儿子看上一套1000多万元的房子,光首付就要几百万元。黄哥这边经济比较好,他们家出400万元,女方出100万元,凑够500万元付了首付。

(一).上文中我伯伯这种“守财奴”,平时不舍得吃和穿,日子过得太苦了。他的人生里,除了“钱”,什么都不重要。

可是伯伯不相信,也不愿意自己最终是这个结果。他听说北京有专家,就天天闹着要去北京看病,只是,谁会听他的呢?他自己现在也没钱了,因为以前看病也花了钱。

守财奴不是天生的,不是小时候受过没钱的苦,就是人生经历过大的变故,钱是人的底气。

展开阅读全文

郭德纲和杨志刚到底有什么过节?

上一篇

职场上被领导边缘化,会出现哪些现象?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守财奴”一辈子不舍得吃、喝,那他们是不是很有钱?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