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雪中悍刀行》里的温华?

温华,年少时寄人篱下,跟哥哥嫂子一起熬岁月。嫂子嫌弃他不务正业,心比天高。哥哥总护着他,但难免被嫂子唠叨。温华知道自己的德行,嘴巴刻薄,说话毒辣,这么多年在哥哥家白吃白喝,让哥哥里外不是人。被嫂子说多了,受不了势利嫂子的刻薄挖苦,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单枪匹马行走江湖,偷鸡摸狗的勾当干了不少。

他的剑术,是黄三甲教的,却是隋斜谷的剑术,被认为是半个徒弟;

读原著《雪中悍刀行》看电视剧《雪中悍刀行》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原著侧重宏大的武功与骑士对冲场面进行描写,剧版更偏重朝廷的阴谋与人性的碰撞进行刻画。尤其是原著对木剑温不胜的温情设定,恰好对应了剧版轩辕大磐的冷血无情,就像光明总是与黑暗相依,天使与恶魔为一体两面。今天白羽就跟大家好好聊一聊

一、木剑温不胜,其人奇事

画龙点睛是温华

徐凤年对着拓跋菩萨说:“我徐凤年有一剑,学自中原剑客温华。这一剑,请你出城!”

君不见,多少人为了蝇头小利便已经不顾吃相,又何况温华这样的大富大贵?

江湖我来过,鬼神不能损我,天地不能忌我。

闻听这个消息的中年人一怔,竟将茶壶打翻在地。

同样的道理,真武大帝转世,上辈子为始皇帝嬴政的徐凤年,典型的官二代+富二代,帅气逼人,武艺超群。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年少时喜欢斗破、斗罗、凡人,遮天等等之流,直到后来遇到了雪中,才明白,书剑恩仇,儿女情长,青衫仗剑走天涯,策马奔腾任逍遥的江湖人生才是自己儿时所向往的江湖梦。江湖之远,有王仙芝镇守武帝城一甲子、李纯罡一剑开天门、曹长卿三过太安城犹入无人之境、邓太阿手拈桃花逍遥天地间、有拓拔菩萨、洛阳等等;庙堂之高,有太平令二十年游历中原手绘山河社稷图,有张巨鹿自绝其鹿为后世寒门大开龙门,有十年修得宋玉树,有陆羽有陈望等等;沙场悲壮,有徐骁马踏春秋、褚禄山千骑开蜀、吴家九剑破万骑、有拒北城外中原十八位宗师共拒北莽百万大军,更有清凉山后三十万墓碑!最后,借黄三甲临终所言:敬,徐骁、李义山、赵长陵、张巨鹿、元本溪、荀平、曹长卿………敬北凉三十万铁骑!敬春秋!

温华折剑出江湖,徐凤年向轩辕青峰说的这一席话,是最为感同身受。在知乎上有这样的一个帖子,说为什么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往往混得比较差,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教育资源的不公平,有人说是早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输不起。

就像现在很多年轻的姑娘,爱慕虚荣一样。

说完,温华自己废掉自己的武功,并且废掉自己的一只胳膊和一条腿。

他曾被吴家剑冢的老祖宗青睐,得罪黄三甲也要让他进剑冢;

“什么狗屁北凉王,竟在那些北莽蛮子手上丢了性命,可笑,可笑。”

莽凉大战结束,徐凤年带着跟红薯生的女儿小地瓜以及姜泥、白狐儿脸南宫仆射,来到了这个江南小镇。这一日,徐凤年醉了,温华醉了。

温华用自己的义气,让号称“算无遗策”的黄三甲第一次看不透人心。

眼看着,温华名声鹊起,成为了江湖新秀,就要完成自己的剑侠梦想。

才出江湖便已经名动太安城的温华,离开江湖之前说了这么一句话。折断木剑的温华,最后跟江湖告别时说“不练剑了!”

木剑温华在《雪中悍刀行》中可以说是出场最少的人物之一了,但却最令人记忆深刻,因为似乎我们每个人从他身上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木剑温化之于《雪中悍刀行》,相当于樱木花道之于《灌篮高手》:

这一幕就是“温华折剑出江湖,我以手足换手足!

青鸟说一句:“温公子!”就让温华感觉到从所未有的尊重。

一个小人物,一个大写的人。

温华向往这样的江湖,可是现实往往是梦想的反面!

温华看出了嫂子的意思,不愿意让哥哥为难,决定离开家乡,去自己向往的江湖。

只听得那人朗声道。

那一日,拒北城外,凉莽战场,闯入了一位手持木剑的剑客。

一步破一境,一步一品,一步指玄,一步天象,再一步,已是陆地神仙。

天知道他有多高兴,徐凤年有老黄头,我黄老头。只要答应黄三甲最后的条件,不但有进入陆地神仙的希望,还有将美人李白狮揽入怀中的可能。

遇见黄三甲,是对他人生最大的一次考验,黄三甲给了他一个选择,赔掉和徐凤年的狗屁情义,换来此生的大富大贵万人敬仰实现自己此生的梦想。

这就是我想要的江湖,徐凤年与温华都在的江湖。

那瘸腿的中年人,转过头,向柜上走去。

温华的出场很惨,比乞丐强不到哪里去。

身无分文,挎木剑的温华,是雪中江湖最富有的那个人。

轩辕大磐挑战过枪仙王绣,闯过吴家剑冢,止步于李淳罡面前。

待众人回过神,那手持木剑的中年人早已步步升天,似一许流星划向北方。

温华是一个把梦想看得比性命还重的傻子,因为他身上有我没有的可贵东西,所以我才佩服他。聪明人都喜欢笑话别人不见棺材不落泪,温华就是那个被笑话的笨蛋,小时候刻竹剑,可能是被家里人笑话,大起来还挎木剑,是被乡里乡亲笑话。跟我遇见以后,我也隔三差五的就笑话他一根筋,活该没出息。

分开以后,我有些时候会想念温华,觉得这小子哪天被人宰了,我一定会给他报仇,灭他仇家满门。

这次京城里的温不胜,我其实不希望就是温华,不是我怕自己兄弟抢了风头什么,而是我自己也练习刀习武,比谁都清楚,想要获得什么,就得付出什么,我徐凤年是北凉世子,许多听上去很吓唬人的付出,可因为我家底雄厚,不至于以后爬不起来。但温华是谁,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升斗百姓,他能付出的,除了比命还重的梦想,还能有什么?北凉基业,尚在离阳北莽虎视眈眈下,一次败仗都输不得,就更别提温华了。

两人一个游荡,一个游厉,但是形象上都差不多,和要饭的没啥区别。

隋斜谷可不简单,曾经找到误杀酆都绿袍、和齐玄幀论道刚下龙虎山的李淳罡,两人同境界一战,互换一臂,平手收场,李淳罡被镇压在听潮阁下,画地为牢一甲子。

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

教温华剑术的黄龙士,让温华杀一人,这人是他的兄弟徐凤年。他知道温华杀不掉徐凤年,他只是想用两个人的友谊,用徐凤年最看重的兄弟情义,击破徐凤年的心境。温华不重义,只重情,黄三甲想看看温华舍不舍得拼去他有望成为陆地神仙的剑,舍去他心爱的女子,去换一份他短短一年结下的兄弟情。

在偌大的江湖上闯荡多年,总会遇到意想不到的机缘。

温华回到了曾经的村子,瘸了腿落魄还乡后,就跟浑然变了个人似的,非但没了那副吊儿郎当挎木剑的模样,在小镇上的酒楼打杂,不说靠哥哥嫂子养活,甚至还能往家里寄钱。酒楼打杂期间,遇见了一位心仪女子。这女子虽不是镇上的大家闺秀,却是远近闻名的良人,家户殷实,衣食无忧,性子又好,那一手女红更是百里挑一,都说谁娶了她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可她偏偏就看上了落魄瘸子店小二温华。温华觉得如果这辈子都能跟她过日子的话,平平淡淡,就已经比什么都强。

因为他认为徐凤年是他的手足兄弟。

就好像,温华活了半辈子,连把铁剑都买不起一样。

而摆在温华面前的,可是他自小到大心心念念的梦想,他一个小人物,因为这个梦想,屡屡被人耻笑被人看不起,现在就这样一个机会摆在面前,一飞冲天,咸鱼翻身,甚至一扫前半生之狼狈模样。

黄龙士说:“江湖注定很快就会记不住温华,但正是这样的人物,才让江湖生动而有生气。”

温华不管与谁交战,最终结果都是不胜不负,包括太安城第一剑客。

温华进入京城后挑战有名的剑客,三战三负人送外号“温不胜”。一夜成名,路在脚下,剑在手中,看着那把从卢白颉手中赢来的“霸秀剑”,温不胜怎么都感觉像是在做梦。

徐凤年带着李淳罡开始第二次浩浩荡荡的江湖游离,入徽山掌轩辕,入龙虎吓天人,去武帝城战王仙芝,在广陵道一剑破甲两千六……

温华练剑,不求利不求钱,只求那一口憋了太多年的气。跟着黄龙士练剑,便一直狠狠憋气,咬牙想着如何他日一口吐气,就让江湖震动,让那李姑娘青眼相加,让小年觉得他温华这个兄弟没有白结交!温华只想练自己的剑,功成名就,娶上心爱的媳妇,过安稳日子。再跟兄弟徐凤年好好相聚,把那一年欠下的酒欠下的肉欠下的情,都慢慢还上。

锦绣前程就在眼前,不就是插兄弟两刀嘛,换做轩辕大磐恐怕早就磨刀霍霍。别说什么江湖兄弟了,就连兄弟媳妇也一并帮你做了,买一送一。

温华,一个无名小卒到了泥土里的浪荡子,到了江湖,跟落难时的小年一起勾肩搭背闯荡过,被人喊过一声公子,骑过那匹劣马还骑过骡子,练成了两剑,临了那最后一口江湖气,更是没对不起过兄弟,这辈子值了!此后江湖再无温华的消息。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人总有未完成的梦,心有挂念,下辈子才有奔头。人若放得开,会不会看起来比较幸福?

黄龙士安排襄樊城遇见的“声色双甲”李白狮鼓动温华去杀徐凤年。温华为了兄弟义气,自断一臂,自瘸一腿,自断全身筋脉,自行毁去窍穴,只存一条性命。在院中,对黄龙士说了这么一句话:“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还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

其实这句话对谁都很适用,他徐凤年家大业大想要练到不也是刀尖上饮血数次置于死地而后生?那我温华想要成为一代宗师受人敬仰娶得色佳双绝的李白狮,又该付出怎样的代价?

在雪中的江湖中要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基本都要挑战“剑仙三关”。低级别的挑战棠溪剑仙(卢白颉),中级别的挑战前任剑仙(李淳罡),高级别的挑战当代剑仙(王仙芝)。三大剑仙,其实就是衡量武力境界的三大标杆。

先屠尽北莽皇朝,再去灭离阳朝野。

如果天赋,根骨,心性都是上上之选,再加上强大的家族背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享受主角光环,奇遇连连,好运不断。如果家里没有资源,要么像轩辕大磐成为豪强家族门客,要么像温华那样成为食不果腹的流浪剑客。

很多时候,你看不到,不会觉得有什么不会影响你的快乐,就好像琅琊榜里梅长苏问靖王是否告诉庭生的真实身世一样,有些东西你看到了,反而就不满足了,这就是欲望。

电视剧中轩辕大磐靠着拳头够狠,天赋够高,入赘轩辕家族。在一次又一次的江湖搏杀中,轩辕大磐这一支的血脉被消耗殆尽只剩下形单影只的一人。

人生很多时候,都不是十拿九稳的,而是需要去做一个风险投资,在这方面,真的没资格。看到一个帖子说深圳房价便宜的时候却没有买,其实都知道房价会涨的,但是明明你看到了这个机会,可是你连个首付的凑不齐。

温华用自己的一身武功,一只手一条腿换徐凤年的命。

在这个年轻人的想象中,那里有如花美眷、有风情万种的女侠、有快意恩仇的痛快、有侠肝义胆的正气、有舍己为人的兄弟……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越过中原山川

挑动春秋九国战乱,揣测人心算无遗策的黄龙士怎么也想不到:见识过太多兄弟反目,经历过太多尔虞我诈,玩弄过太多人心权术,一辈子没有败绩的黄三甲,居然折在这个无名小卒的手中。

他温华虽然只是芸芸众生的一介小人物,平庸,普通甚至下贱,虽然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但是他也能看到前程似锦后会无期,这就很不简单了。

众人还在谈论之中,无人注意到那男子从柜上取下一物,放在柜台上,一层一层的解开,赫然是半柄木剑。

随后,温华折断了自己的一腿、一臂,怕别人以为自己玩出“壮士断腕”的戏码,干脆再自断经脉,让人彻底断了念想。

饿了偷地瓜被人打,也不会还手,更不会偷抢的温华;人前人后,喜欢掏裤裆的温华;大大咧咧说大话不脸红的温华;兄弟富贵了不谄媚的温华;遇到好东西想着徐凤年的温华;爬墙头看寡妇洗澡的温华;喜欢打擂台的温华;为了徐凤年自废武功,自断手臂的温华;在家乡安安稳稳在酒楼打杂的温华……..

说句不客气的话,《雪中悍刀行》这部小说如果没有温华这个角色,只能沦为一篇文字华美的二流网络小说,内容厚度将大打折扣,说的直白一点,没有温华的《雪中悍刀行》能够成为打发时间的网络小说,但绝对无法打动每个读者的内心,进而让内心中那根心弦为之一颤!

期间,徐凤年与温华见过一次,温华还是那样没心没肺,不管是徐凤年是帝王将相,还是穷要饭的,也不想知道这一切,只知道徐凤年是他的兄弟。

他这个小人物,能给北凉王徐凤年称兄道弟,能让独占三甲的书外人黄龙士棋输一着,能入吴家老祖宗吴见法眼。

江湖游侠温华,是最重情谊之人,是最有江湖之人。一辈子没赢过人,却赢了算无遗策的黄三甲。一辈子没交过几个朋友,却交了北凉王、天下第一的徐凤年为兄弟。一辈子都想着出人头地,有所作为,最终不握剑却比握剑温柔。半辈子颠沛流离,半辈子岁月静好,此生无憾!

遇到徐凤年的日子里是最快乐的,因为这小子的俊秀皮囊,每次去村妇家里讨饭都能多上二两。看见漂亮姑娘,两人每次都要上演“恶霸调戏良家妇女,英雄路见不平趁机揩油”的经典戏码,到最后每次温华都是那个占不到便宜的。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还记得第一次看电影《申肖克的救赎》后,紧接着就看了原著小说,发现结尾完全不一样,翻查资料才知道原来在电影拍着尾声时,投资方为了获得更高的票房,强行要求加一个【大圆满】的结尾,由于拿人家的手短,导演不得不妥协,加了个普罗大众所喜欢,但从艺术作品角度有些狗尾续貂的【大圆满】结局。

面对名利,真正能做到“仰天长笑出门去”的洁净人,古往今来又有几个?

俩人成亲之后,不再借住在酒楼里的杂房,攒下了些银子,便在小镇上租了座小院子。婚后,育有一男一女,小名团团和圆圆,大名温良和温秀。酒楼老板看着温华为人本分厚道,把酒楼经营得有声有色,就将酒楼盘了给他。于是升格成了酒楼的老板,生意大好。

君不见,多少人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算透人心?

说罢便向门外走去。

反而是因为常常吃不饱饭,还得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从来壶中岁月,梦里功名。

一时之间,徐凤年的名字响彻江湖。

拾春秋剑,背对中原,

这时,黄龙士找到他,说出了为什么要帮助他的原因,之所以让隋斜谷传授他剑术剑道,就是为了让他杀了徐凤年。

他的朋友是李东西,吴南北,一个是白衣僧人李当心的女儿,一个是将会成佛的小和尚;
他的朋友是吴六鼎,翠花,吴家剑冢的当代剑冠,被寄予当代剑道扛鼎之人;

徐凤年在襄樊城再次遇见温华,那家伙已经饿着肚子好几天,一顿好酒好菜过后,俩人擦肩而过。

他的兄弟是北凉王,是江湖四大宗师;

襄樊城,手提木剑的温华遇见了锦衣华服的世子殿下。衣衫潦倒挎木剑的温华,眼中没有锦衣华服,没有高头大马,没有武夫扈从,没有胸气勃发的鱼幼薇,只有游历三千里的小年,他吃徐凤年,吃的心安理得。白马义从,武夫扈从,锦衣华服的徐凤年,眼中的温华还是当年的温华,自己也还是当年的自己,再一次相遇,吃喝拉撒,就像当年一样,不会因为自己穿了锦绣的袍子,就少了一样。

李淳罡16岁入金刚,19岁得指玄,24岁据天象,此后六年闭剑不发,养浩然剑意,30岁后凭借两袖青蛇天下无敌,之后剑意深化悟出“剑开天门”,从此剑道一途直追吕祖,剑甲之名没有一丝水分。

隋斜谷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没人知道他的行踪。

为何?

雪中就是两个人的江湖,李淳罡和温华,李淳罡: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温华:温华折剑出江湖,我以手足换手足!

北凉王在那拒北城下,拄剑而立,死而不倒的消息传入中原的时候,那个已经从店小二做到掌柜的中年人正在给客人上茶。

不外乎,在这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凡尘俗世中,他温华,守住了本心,这样的人,谁能看不上,谁又敢看不起?

试看雪中江湖,有谁能像温华一样,直接间接的与大半个江湖的顶尖高手相识,甚至成为生死相交的朋友。这样的人,为什么是温华,而不是其他人。

这样的人,在现在有一个特别匹配的名词,叫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温华得知这一切说:“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还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

各地比武招亲,他都要不自量力厚着脸皮上台,每次都是徐凤年吃力背着他离场。徐凤年下野棋挣饭钱时,温华都会假充棋手赢些铜钱,勾搭观战者入局入瓮。徐凤年与人争执斗殴,他都会一边说着君子动口不动手啊,看似劝架,嘴上使劲嚷着别打别打,却往死里踹那些赌棋输了却不肯掏腰包的王八蛋。往往是一场架打下来,别人莫名其妙就挨了无数记猴子摘桃或者黑虎掏心,全身上下都是温华的脚印,等到终于回过神,已经躺在地上没力气还手。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有人说是为了经历,为了体验,但我想说的是有些人是用自己的选择来证明命运轮回不是一成不变的程序机器。

【文学艺术源自生活,但更高于生活】,但高于生活不应该是刻意的理想化完美化,就如断臂的维纳斯,残缺的美才是现实的真是写照。

但是,这样的李淳罡离我们太远,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徐凤年那时带着剑九黄游历江湖,在瓜农地里偷瓜吃。正巧,温华也在瓜农地里偷瓜,俩人斗智斗勇,不都不相识。温华穷归穷,志向倒是大得没边了,自己削了柄木剑挎在腰间,说要寻名师练名剑,非要练出个大名堂才回家光宗耀祖。

他舍得。美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为了徐凤年,他舍了陆地神仙,舍了心爱的女子,还舍了一条手臂一条腿。

才出江湖便已经名动太安城的温华,对着自己说了一句不练剑了,便以最决然的苍凉姿态,离开了江湖。


家境好的孩子,不仅可以得到好的工作机会还有各种各样来自父母的人脉,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和试错的机会。可是,对于这些农村出来大学生有什么?家里没矿,后面也不会有老爷子帮你兜着底,甚至还有弟弟妹妹一大帮子人等你的工资去救济。

后来,两人一别两宽,各有各的际遇。

后来,温华不知怎么遇到黄三甲,这个春秋三害,黄三甲号称算尽天机、直指人心,从来不会看错人,从来不会看走眼人。

小说的套路之一就是落差之美,草根的温华,面对鱼跃龙门的诱惑,想必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脑补出出卖兄弟换取功名利禄和美色佳人的画面,这不就是现实社会的翻版吗 ?但故事恰恰在这个地方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那个有些寒酸,有些市侩的温华一下子被一个不向命运和生活妥协的高大身影所替代。

贪一世英名,追权逐贵。

这样的温华,属于普通的江湖人对江湖的向往。每一个初出江湖的人,都希望自己遇到的那个江湖朋友是温华这样的人。

一剂能够彻底改变命运的仙丹妙药就摆在眼前,就看你怎么选。温不胜思考了一炷香的时间:黄三甲教我练剑,只是因为我能接近徐凤年。世间哪有什么天下掉下来的秘籍,这就是所谓的机缘?世间最难舍的不是得不到,而是拥有后再舍去。

“媳妇,我出去一趟,不用等我吃饭了。”

吴家剑冢老祖宗曾想带温华回剑冢重新练剑,温华说道:“我说过不练剑了,这辈子就都不会去碰剑。”

此后,温华来到北莽与北凉间的留下城,在城里东北角银锭桥的临水小茶肆里当伙计,跟着黄龙士练剑,黄龙士拐骗了吃剑老祖隋斜谷两剑传给温华。当时,温华答应黄龙士练剑大成后,帮他办一件事杀一个人,却不知道黄龙士要他杀他的好兄弟徐凤年。

作者的妥协

白羽点评:轩辕大磐死后,人们只有欢呼雀跃的份。徐凤年得知温华的消息之后却大哭了一场,可知无论是王孙贵胄还是平民百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轩辕家的故事结束了,温华的故事还在继续。他回到故乡开了一间小酒馆,娶了一个温婉的娘子。人生得失,原本就是这样难以预料。江湖上留下一腿一臂,有时留点遗憾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而这一次连素来算计人心通天彻地的书外之人黄三甲都输在了他的手里。他是小人物,他折剑出江湖,他自断一臂一腿,可是他是最大的赢家,这一次他赢的不仅仅是黄三甲一人,更是赢了天下人。

后来,温华被吴六鼎送出江湖,回到老家开了一家酒馆,娶了媳妇,找一个说书的,说一些徐凤年的故事。

太安城,吴家剑冠吴六鼎曾问温华,北凉世子殿下徐凤年,与他每天念念不忘的兄弟小年,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温华遇到人生中唯一的一个兄弟——徐凤年。

君不见,多少亲朋好友为了利益兄弟阋墙反目成仇恩断义绝?

日子这么一天天地过,倒也悠然自得。穷人家的孩子江湖路没有终点,世子走完六千里就要回返。龙虎山两人再聚首,一声公子一顿酒。看着世子那一身锦衣华服,温华忍不住挠了挠裤裆,太不真实,太人模狗样。徐凤年忍不住要送他一套富贵前程,温华却说:总不能真欠你几顿酒肉到白头。

他曾经亲口吃到胭脂评第一人陈渔做的饭;

李淳罡的江湖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及,天生的奇才,五百年一遇的剑道大才,“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这个世界生而不公平,凭什么他徐凤年一生下来就是北凉王的世子爷;而我温华生下来连一把铁剑都买不起?

徐凤年与老黄第一次游历江湖,遇见了温华。如果说以后江湖的徐凤年是一条白蟒,而此时徐凤年和温华则是还未曾化蟒的水蛇,两人游弋在江河湖海最底层的泥沙中,看到了最真实的江湖,也遇到了最真实的自己。一起偷地瓜,一起拉屎放屁,一起调戏风姿卓绝的小娘,一起露宿荒郊野岭,一起走江湖,一起爬墙头看寡妇洗澡……

可是温华呢?犹豫了?还是纠结了?都没有。

“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

徐凤年上离阳京城时,温华也被黄龙士带着去了京城。在京城期间,温华挑战东越剑池白长江、京城第一剑客祁嘉节和吴家剑冢剑侍翠花,只出两剑,三次比剑三次输人,人称温不胜。与兵部尚书、棠溪剑仙卢白颉打成平手,棠溪剑仙卢白颉还将古剑霸秀相赠。

“说起来,传言当年名动京城的木剑温华,乃是凉王挚友,温掌柜也叫温华,莫不是……”

有些练家子只觉得这掌柜的气势节节攀升,一步指玄,一步天象,走到门口竟已是那传说中的陆地神仙境。

温华算是隋斜谷的半个弟子,得了两剑。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走喽!

二、一人赠剑春秋,一人折剑江湖

所幸都是店里常客,那客官也并未动怒,只是奇怪为何平时滴水不漏的温掌柜,竟也有出错的时候。

这几个人物的共通点就是“接地气”他们和普通人一样,遇到大事会优柔寡断,生活中会偶尔散漫,时不时再心情低落的闹个孤独,这才是普通人该有的生活气息。读者在阅读之余,仿佛在内心中找到了一种共鸣。

相信《雪中悍刀行》的作者也考虑到了类似的问题,毕竟大圆满的结局符合绝大多数读者的心理诉求。是作者向现实世界的一种妥协吧。

相比较而言流川枫过于高冷,帅气的外貌,高超的球技,这类人永远只是少数天之骄子,普通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人是聪明减福寿,从来福薄送倾城。

隋斜谷收徒看天资传授剑术,西蜀剑皇得了四剑,最终在战场上力斩600甲,气竭而亡。

温华也遇到了愿意传他两招的世外高人黄三甲,靠着拼命三郎的狠劲和高超的天赋,剑法很快就登堂入室。

那个曾腰挎木剑的游侠儿温不胜,递出的那一剑“江湖”,就真的成了江湖。

“那个什么狗屁北莽军神,我有一剑,叫江湖,你来看看,比起那北凉王,可曾弱了几分威风?”

兄弟是如果你成为传奇,你的故事中有他;如果他成了传奇,他的故事中有你。西域都护府,面对北莽武道高手拓跋菩萨的攻城,徐凤年扬声道:“拓拔菩萨!我徐凤年有一剑,学自中原剑客温华。这一剑,请你出城!”温华转身离开的江湖,徐凤年在西域帮他走了一遭。拓跋菩萨,被徐凤年一剑逼出城,随后两人转战千里。

因为他虽然穿的邋里邋遢,身无分文,但是温华的身上有真正的江湖义气。有这么一股气的江湖,才真的是生机勃勃。

徐凤年一年江湖游历结束,温华痛痛快快转身,独自行走江湖。

“怎么可能,老温哪里像一个剑客,他这手脚,走路都瘸着,更别说练剑了。”

世子流浪江湖,好歹身边还有劣马代步,还有老黄鞍前马后当保姆。温华除了那把在手中盘到发亮的木剑,什么都没有。偏偏嘴里还要吹牛:做最豪的剑客,喝最烈的酒,把最美的妞。此时的温华,除了梦想,几乎一无所有。

从此之后,徐凤年战败王仙芝,成为武道四大宗师,温华回到家乡成为店小二。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是为定数,也是变数。】

“温掌柜,你这是作甚?”

世人只知道,他有两个弟子,一个西蜀剑皇,一个剑九黄。

在襄樊城看见“声色双甲”李白狮从豪奢富贵的马车里走下,将一块银子弯腰放入断腿小乞儿破碗中,还笑着摸了摸小乞丐的脑袋。于是一见钟情,奋不顾身就冲了上去,当街拦下马车,照旧是市井泼皮调戏良家女的三板斧路数,还说自己是立志于练剑练成绝顶剑客的游侠儿。李白狮还真告诉他名字,说自己是青楼女子,等他三年。

挑动是非摇唇鼓舌,不安于室,掀起国战的反而是那些读饱了书,吃饱了饭,想在功名富贵上搏一搏的野心家。世间多的是袁庭山、晋兰亭这般趋炎附势、两面三刀之徒,少有温不胜这种拿“手足换手足”的义士。你我皆凡人,不是谁都有“断舍离”的勇气。

在中国人的普遍认知当中,一个人出身低微,人们总要鼓励他,英雄不问出处,你要寒窗苦读,你要冬练三九,你要出人头地,你要做个样子给别人看。世间少有人不去嫌贫爱富,财富地位是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事业不如意,就是人生的大坎坷,如同潜藏在体内的旧伤暗疾,对漂泊江湖的男人来说,尤为致命。

君不见现在多少女姑娘为了一个手机为了一个奢侈品去裸贷,相比之下,你说抉择于温华而言有多难?

温华凭着这两剑,在太安城崭露头角,得到一个“温不胜”的名头。

然后又懊恼“万一万一真是,我的那春宫图可就拿不出手了。”

不握剑了,握着她的手,这样的江湖,比什么都好。

反而,是温华离我们最近,近得仿佛就是我们自己。

如果《雪中悍刀行》中结尾把温华改为孤独终老的死去,身影和名字早被少年玩伴忘记,或许会更好,作品高度也会再一次向上拔一个台阶,但与之相适应的【高处不胜寒】,《雪中悍刀行》会失去一大半忠实粉丝,看似很矛盾吧,但事实就是这样,去看看诺奖文学家的作品,都有这方面的特点。

但是,囊中羞涩,就连一把普通的铁剑温华都买不起,被逼无奈只得做一把木剑,挎在腰上。

仗义的大侠没有见到,漂亮的女侠也没有见到。

他曾经和杀手呵呵姑娘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算天算地算春秋的黄三甲,拿温华算人心,算“江湖剑仙”和“徐凤年”,在温华心中哪个更重要。黄三甲输了,温华赢了却也是输了。那一夜,太安城白发白衣的徐凤年,状若疯魔。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温华

最后,温华连那把属于自己的木剑也折断,凄然一笑“再也不练剑了”。江湖男儿,总被名利所累。

温华父母去世得早,跟着哥哥一起生活,哥哥成家立业了,有了嫂子,嫂子却不满他这个做弟弟的。

那男子向后厨招呼了一声,手持那半柄木剑

但是这个世界又是公平的,唯一公平的就是你想获得什么,就必须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好像茨威格的《断头王后》里说的那句著名的句子一样: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碇真嗣之于《新世纪福音战士》:

划算!

三、才出江湖又离江湖,手足换手足

他的朋友是剑九黄,在武帝城头,最后一招六千里,震碎了王仙芝的衣袖;

这名才出江湖便已名动天下的木剑游侠儿,一夜之间,以最决然的苍凉姿态,离开了江湖。刺骨大雪中,他最后对自己说了一句,“不练剑了。”

于温华而言,遇见徐凤年,是他此生最大的机遇,但是他并没有利用和北凉王称兄道弟的友谊,去谋取自己的利益。没有踩着两个人的友情,去登高博位,这大概就是他温华这个小人物,闪烁了一次最大的光芒。

相比而言,温华真的是太接地气了,并且有着一种与身俱来的痞气。这股熟悉的气息让仙侠玄幻的小说世界与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产生了链接。一段段优美的文字化作身临其境的天籁。

温华一入江湖,就梦想成为那青山仗剑、行侠仗义的剑客。

那一日,天下大震,滚滚天雷被逼的倒转而上,天上仙人也不敢直面那半柄木剑。

独坐武帝城的王仙芝,不愿多管闲事的邓太阿,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李淳罡,他们所在的江湖是普通的江湖人心中不可描述的画面和想象,是对自己的砥砺和目标,但不是对江湖的向往。
人们向往的江湖,狭骨,义气,梦乡,武学,潇洒,摸爬滚打,纵情肆意,兄弟情义,拔刀相助,两肋插刀,同甘共苦,不厌贫,不贪富,不为非作歹,没有大错误,小错误不断……….

【温华的这颗不屈之心就是变数!】

什么是江湖?

在黄三甲的帮助下,温华认识了隋斜谷,这个吃剑的老祖宗,不管什么神兵利器到他手里,都是零食,嘎嘣脆的那种。

《雪中悍刀行》的世界中,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剑客要看天赋、根骨、心性,三大基本属性。像黄蛮儿天生金刚境的属于天赋绝佳,像姜泥天生剑胚就是根骨绝佳,像徐凤年梦中斩龙就是心性绝佳。

黄阵图得了三剑,后来自己领悟成九剑,号称剑九黄,手里了十大名剑中的六把,藏于背上的剑匣之内,两次挑战王仙芝,第一次丢下了黄栌,第二次丢下了性命。

中原会有一断手短腿的落魄青年,踉踉跄跄而来

黄三甲号称算甲,最能掌控的表示人心,他觉得:“一个渴望成为剑客的人,一定不会放弃自己的欲望的,就算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兄弟。”

自己的兄弟小年如果是北凉的世子殿下,他想的不是向徐凤年索取什么,而是担心,自己的礼物不够好。

不悔!

温华就是这么一个底层剑客,父母早逝,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兄长。家里多了一个嫂嫂之后,就整天对他冷言冷语。温华不想哥哥为难,削了一把木剑插在腰间,选择了流浪江湖。

后有人言,如果徐凤年战死在关外

温华笑道:“是了又如何,就不是我兄弟了?”

那男子手在木剑上抚摸,眼神却望向窗外,喃喃道:

君不见,有多少人作出这般无耻之事后还会沾沾自喜,大谈特谈所谓的成功之道?

木剑温华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心怀江湖梦,每次都是被打得头青脸肿,但总是一如既往去实践自己的江湖梦想。在得知高人传授绝世武功为得是去杀一同游历江湖的兄弟徐凤年,为了江湖道义为了还恩自断一手一脚并退出了心心念念的江湖,回乡当一酒馆的店小二。温华在说书先生口中缅怀那个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的江湖,正所谓:身负木剑闯江湖,偷鸡杀狗称人屠。舍生取义血染雪,唏嘘半生灌酒壶!

展开阅读全文

因为不给亲戚贷款做担保,他们就骂我忘恩负义,心情很糟糕,该如何处理?

上一篇

有哪些人气爆棚的句子?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如何评价《雪中悍刀行》里的温华?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