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里面说印度很多仿制药很便宜药效却一样,这是真的吗?

确定真的,外甥重度肺部纤维化,国产达不达尼是医保药,可医院都没这药,药店这药一盒三千八,吃不起,最后买的印度达布达尼,一盒三百

与此同时,正版“格列宁”生产商正在多渠道封堵仿制药,其中包括印度生产商,迫于压力,印度生产商最终停止生产仿制“格列宁”,上海的白血病病人再次面临无药可吃的地步。

影片第二阶段的程勇完全升华了,他卖药已经不是为了赚钱,他甚至为了病友吃得上便宜药拿自己的钱补贴病友。

程勇最终权衡利弊以后把“格列宁”代理权卖给了张院士。

而印度为啥不遵守呢?答案就是它的药品专利不多,而且印度官方公开支持印度药厂搞仿制药,在印度复制别人的配方是不犯法的,复制别人的过程才是犯法的,比如说你先发明了西红柿炒鸡蛋,你的做法是先放西红柿,再放鸡蛋,那么我跟你一模一样是犯法,但是我要是先放鸡蛋,再放西红柿,那我就没问题了。不过本质上还是抄袭,被抄袭的一方还是忍不住骂印度佬,在2001年的时候,葛兰素史克公司的CEO让-皮埃尔·加尼尔就公开在一个论坛上炮轰了西普拉等印度仿制药公司,“他们都是版权盗贼,这就是他们的真面目。他们这辈子从来没做过一天的研究。”也就是说,印度基本上是放任药厂搞仿制,而各大药商也要在印度进行一些试验,所以也就放任了印度人进行药品仿制。

所以说这种事情真的没法说好与坏,如果真的是到最后没钱通过正规渠道,那总不能眼看着亲人痛苦啊!所以既然存在就一定有市场,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因此印度有仿制药而且很便宜是真的。

《我不是药神》主人公是一位以卖保健品为生的老板,叫程勇。程勇原本是一位婚姻失败的市井小老板,前妻因为坚持要带他儿子去美国,还对前妻和律师大打出手过。

陆勇也是一名“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发病以后,医生告诉他只有三年的时间了。此后他一直在吃正版的“格列宁”,前前后后一起花了70多万治疗费。

这是蓝白旗帜2022年第24篇问答,如果喜欢我的文章,麻烦点个赞吧!

总而言之,现在的印度仿制药可以说了有技术积累,也有了广大的市场,所以现在印度制造的药品风靡世界,所以有时候不要脸也是一种大的优势。

不过挨骂归挨骂,但是这丝毫不妨碍印度人做大做强,再创辉煌,强大到葛兰素史克这种美国医疗公司虽然内心问候了印度佬的祖宗十九代一百遍,但是还是会跟这伙人进行药品合作,因为这跟美国药品行业跟美国电信行业一样,都外包给了印度佬。

放弃代理权一年以后,程勇办了一家制衣厂,每个月有几十万的纯利润,他已经是大老板了。突然有一天老吕的老婆找到程勇说老吕不行了,希望程勇帮忙想想办法帮老吕买到药。

最后印度最高法院驳回了正版“格列宁”的全部诉讼,印度仿制“格列宁”全部专为合法生产。

一个老病友对警官说:“求求你们,能不能不要追查印度仿制药了,他是我们的希望,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活着,难道有错吗?”

(3)结语

印度太多的医疗事故根本得不到解决,而且很多印度人的身体免疫力跟咱们差别很大,当是很多人喝不经过任何过滤的恒河水就略知一二啦!

于是陆勇把这个信息分享到了病友群,开始帮别人买药。

在凯瑟琳-唉班写的《仿制药的真相》中写了这么一段话,“我们(美国)的仿制药,有大约40%在印度生产”。可以说美国药业真正的生产基地是在印度。并且除了直接生产之外,很多药品也得需要印度的帮忙才能生产,用凯瑟琳的话来说“无论是品牌药还是仿制药,我们所有的药物中足有80%的有效成分是在印度等国生产的。”“没有了这些海外产品,我们一种药都做不出来。”所以通过这样绑定美国大药企的手段,印度仿制药已经成长为一个强大的产业链,足以左右国际!

黄毛被车撞死以后,程勇说:“他才20岁,他只想活着,活着,有罪吗?”

那么为什么印度允许仿制药的存在?

程勇把仿制“格列宁”的价格定在了每瓶5000块钱的价格,相对500元的进货价格,利润巨大,程勇短短时间赚了一大笔钱。

这个问题分多方面去看待!宏观、微观、国情等多方面。先说结论吧,绝大多数是真的,但是确实存在以次充好被神话的印度仿制药。

老吕是一名“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在上海有很多像他一样的白血病患者,之前一直在服用治疗白血病的进口药“格列宁”。

工厂停产了,只剩零售店还有一点存货。最后程勇决定去印度各大零售渠道购买最后的一点“格列宁”,但是零售渠道的药要2000元一瓶。

是真的,我痛风吃的非布司他,太阳牌的,二块钱一颗一天,效果很好,安必成的一块一天,国内的6-12元之间一颗,效果差一点

(1)印度为什么敢做仿制药?

程勇决定铤而走险去印度走私“格列宁”。

最终老吕不想连累老婆和嗷嗷待铺的孩子,选择了放弃治疗结束自己的生命。

陆勇就通过熟人在印度买了两瓶仿制的格列宁服用,两个月以后他去医院复查发现各项指标都正常。

先说结论,《我不是药神》里说的基本上是真的。在国产电影《我不是药神》中,徐峥演的主人公本来就是一个卖印度神油的,结果在机缘巧合之下,做起了卖印度仿制药的生意,因为印度仿制药效果接近正版药,但是价格远远低于正版药,于是他的印度仿制药的生意兴隆,但是因为卖的是没有资格的“假药”,最终进去了。那么印度仿制药真的那么好?让人就算明知违法也要做这种暴利生意?

《我不是药神》是近几年为数不多让我一个大男人哭的稀里哗啦的电影,相信很多人已经看过了,我也看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这样一来,印度国内仿制药完全合法化,同时印度规定药品的利润不能超过15%,印度还也批准了仿制药可以出口到其他国家。

老吕见到程勇,并没有怪他,反而和他开起了玩笑:“头发剪的很精神。”同时医生告诉家属老吕的情况药物已经无法治疗。

“格列宁”正版厂家报案通过警方在追查程勇卖仿制“格列宁”的线索,这边张院长卖假的“格列宁”被揭穿以后,以告发程勇卖仿药为由,威胁程勇以200万的价格将印度仿制“格列宁”代理权卖给他。

影片到这里算一个段落,导演通过第一段落把程勇的小人物形象刻画的非常好,一个穷困潦倒的小老板,去印度走私仿制药不是为了治病救人,而是为了赚钱的一己私欲。

来到印度,程勇找到了生产印度仿制“格列宁”的厂家,经过一番谈判以后以每瓶500元的价格拿下了仿制“格列宁”的代理权。

欧美大药厂一直把印度做为最大的免费试药基地。那些仿制药其实就是bata版的正版药,药效相近,但是副作用不明,用来大规模实验,在大药厂看来比付费的人体实验便宜多了,不用负责。

程勇明白没有药,这些病人很多都会死去,但是他在权衡利弊以后果断放弃了“格列宁”代理权,商人本质暴露无遗。

有一个老吕找到程勇,让他去印度走私仿制“格列宁”。老吕说服程勇的理由有两个,第一、让上海的病人吃得上便宜药,第二、程勇可以赚差价,他可以帮程勇卖掉那些药。

等你自己有了药品专利,并且专利越来越多的时候,那么你自然也想维护自己的专利,总不能你自己的专利是专利,别人的专利不是专利吧,你不遵守专利规则,那么你自然也没脸要求别人遵守,所以成熟的国家就是得遵守专利规则。

影片中有三段对话让我记忆犹新,其中张院士对程勇说:“世上只有一种病谁都治不了,你能帮一些人,你帮不了所有人,这种病叫穷病”。

《我不是药神》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程勇的行为也促进了“格列宁”纳入医保,从此大家都吃得起正版药。

首先是国情不同:因为中国的综合国力仅次于美国,所以中国在各个领域都会收到美国的打压以及特殊的关照。所以在医药领域也不例外,很多西药,毕竟欧美国家走着前面,很多特效药的专利都会被欧美牢牢控制,我们除了进口高价药,要不就需要支付高昂的专利费用,如果选择自主研发,国内大部分都是国企医药集团,需要投入大量的研发资金,所以后续推向市场也会有一部分研发成本体现在药的价格里,保障药企的良性发展。

于是他再次来到印度开始走私仿制“格列宁”,这次他只卖500一瓶。

《我不是药神》真实人物是江苏无锡的一家制衣厂老板,名叫陆勇。

他虽然看到了“慢性粒白血病”病人的困扰,在程勇去印度买仿制“格列宁”之前,老吕在苦苦找药,大姐在酒吧跳舞为女儿买药,神父寄希望于上帝,黄毛在等死。在病情和天价药面前谁都是束手无策的状态。

这三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程勇的行为又深深的温暖了我,他明知道他能改变的东西很少,但是他义无反顾的坚持做正确的事情。

在程勇卖仿制药获取巨大利润的同时,他被两帮人盯上了,第一个是卖假药出名的张院士,第二是“格列宁”的正版厂家。

其次是从用户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中国对于医药安全还是非常严格的。对国家负责,对行业负责,对人民负责,近些年的医改,也将很多特效药纳入医保报销的范畴,整体向好!

在这里做下小小的广告,这本书还是不错的,如果喜欢可以买本看看。链接放在下面了:

有一天陆勇在网上看到国外一个病友分享他在印度买到了便宜的仿制格列宁,药效和正版的差不多。

在1970年的时候,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对印度的专利费进行了修改,规定药品只给工艺专利,不授予产品专利。这意味着印度放弃了对药品知识产权的保护。

究极原因还是印度是一个人口大国,贫困人口又比较多,人们根本吃不起昂贵的进口药。

特效药之所以贵不是因为生产成本,而是因为授权费。

真实的陆勇也被抓了,但是最后没有判刑。

同时上海警方一直在抓程勇,最后黄毛为了掩护程勇,被车撞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程勇也被抓了。

印度是因为综合国力不会对美国构成真正的威胁,所以欧美对于印度整体是扶植,以对抗中国。印度对于知识产权,专业没什么概念,绝大多数也不会受到欧美的制裁。而且印度国内很多药企都是统治阶层,财团的控制,国内一路绿灯。而且印度对于药品安全问题不太关注,甚至很多没有经过足够的临床试验的药物,印度都敢仿制,所以对于印度的药口碑也是两极分化吧。

法大于情,虽然程勇是基于治病救人的目的,但是他依然因为走私仿制药被判刑5年。

程勇一开始瞧不上老吕,而且走私药物要坐牢,但是此时程勇处境也很艰难,他自己的父亲得了血管瘤急需8万元做手术,他自己卖印度保健品的店因为欠房东房租被上锁关门大吉了。

这种药进口的正版价格要4万多一瓶,很多人吃这种天价药吃到卖房卖车。

回国以后,程勇找到了同是“慢性粒白血病”的大姐(大姐的女儿是病友)、神父、黄毛一起卖药。

(2)做大做强的印度仿制药

其实做仿制药的难度很低的,以至于印度、孟加拉国这种国家都能大量生产仿制药。但是你绕不过专利,你一开始啥都没有的时候,你自然可以没有心理负担的抄袭别人的作品,让别人给你当探路的,不过这是你没有专利的时候。

程勇来到医院见到了病重的老吕,短短一年时间,老吕已经被病情折磨的面黄肌瘦,头发也快掉完了。

程勇没有犹豫,依然买回了所有的药,并且程勇买回来以后,依然按照500元一瓶的价格卖给病友。

老吕的死深深的刺痛了程勇,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再帮帮这些“慢性粒白血病”病人,让他们吃得起便宜药。

确实是真的。这些药专利对印度放开,所以印度能生产出这些药,同时由于没有研发成本,因而价格便宜。

展开阅读全文

刚刚才知道我家的房产证是绿色的,红色和绿色的房产证有什么不同?

上一篇

为什么说:KTV现在已经变成了老头乐?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我不是药神里面说印度很多仿制药很便宜药效却一样,这是真的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