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印象最深刻的老师是哪位?那些当年让你哭或让你大笑的老师你还记得吗?

印象中最崇拜最深刻老师是我初中的班主任周济亚老师。初中我们班调皮学生很多,很不好菅教。但是硬是在周老师三年的调教下,我们班中考成绩非常优秀。考上一中,二中,师院附中,无线电学校,航校的占上班上4O%以上。

上课学生回答问题正确时,他也对学生投去赞许的目光,或竖起姆指。

又是定向分配,

第一学期放假回家,

我上小学时候曾有两位老师,对学生一"吻"起风波,使我至今难以忘怀,也成了我作师的"座佑铭",或者说是"警示牌"。

很多事经久弥新……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当吋正是国家过苦日子的吋候。我们学校沒寄宿条件,我们大多数同学只能睡在教室里。早上不到六点周老师就把我们叫起来先整理教室然后出操,七点前吃早饭,七点整早自习。晚上7点开始晚自习,九点整理铺盍拼起课桌睡觉。无论白天晚上他都不回家就这样陪着我们。他好严厉,谁不听话或做了错事会骂得你脸无地色。但他也很关心,爱护我们,随时随地关注我们的身体壮况和冷暖。对那些家境有困难的学生常常用自已不多的工资给予帮助。他本人是抗大毕业生,知识丰富,会画,会唱,会写曲,会填词。常常给我们写生画像,给我们写歌教唱,组织我们开文艺晚会,教我们班俄语,总之他多才多艺。真的,几十年过去了,他早已仙逝但至今同学们对他仍旧念念不忘。我很感激他对我的培养与教导,为我的人生奠定了很好的基础。确实是我一生中的良师益友。

我最喜欢上他的语文课,

第二天,我的男数学老师李清正,没有给我们上课来。从此,他再也没有在学校出现过。

1984年春季开学,听说我结婚,先生特意写了《连理枝》词表示祝贺,其词曰——

智慧的大额头,

再后来,听说他离世了!

“路过我们生命的每个人,都参与了我们,并最终构成了我们本身。”

我印象最深的老师——王老师

一天,有位女小学生,小测验得了满分,他也象王嫒嫒老师一样,对这位女学生拥抱再拥抱,吻了再吻。

记得,

每次讲课,先生都有打印稿,却从来不看。讲什么内容,先说题目,而后背着讲着,讲着背着,围绕中心,一线贯穿,有条不紊。

已是半夜,

研二下期,1985年春,是《唐诗宋词》课的教学实习,时间6周,题目“追寻诗人足迹,名山胜水巡游”。具体路线是:武汉—南京—上海—杭州—苏州—南京—北京—郑州—开封—洛阳—西安—成都—重庆。

让我最感动的老师,莫过于读初中时的一位化学老师。他姓高,40多岁,个子也高,眼睛很大,人偏瘦,还有些黑。记得上那堂课是学制氧气的,他搬来一套制氧仪器,酒精灯,烧杯之类,还有一些高锰酸钾吧。他一边做着实验,一边叫我们认真看,不能漏掉每一个环节……很快他就做完了实验,然后他就面向我们说;“下面我叫一个同学上来做一次,你们也要认真看”,他大眼一扫,目光落在我身上,“某某同学,你上来给大家做一次”目光饱含满满的信任!我为之一全身一振,既紧张又害怕,想不到这个美差会落到我这个成绩平平的学生身上。我战战兢兢又强作镇静地走上讲台,面对几十名同学的眼光,学着刚才老师的步骤,小心奕奕地做完了实验…然后向同学们一个鞠躬,老师就叫我回座位了……几十年了,情景依然释释在目!几十年前,我相信没几个农村同学做过这个化学实验。想想真感激高老师!

我也就理所当然成了王老师最欣赏的学生!

我至今难忘!

圆圆的身材,

记得刚上课学识字,50多岁,衣着整洁,相貌堂堂的他不但搬来一大叠书簿,然后念一个个同学的名字,叫我们上去领人生的第一套书籍。现在想来,要是保留着那两本(一本语文一本算术)书该有多好!张老师教学非常严厉认真,学生们没一个不怕他的。他自创有一部识字机,电表箱一般大小,挂在黑板上,没有盖子,原理跟卷尺一样,安上手摇柄,里面全是白纸黑字,卷成满满一卷,他摇一下,读一声,我们就跟着念……书声琅琅,童真脆脆……

我印象最深的老师当然是我的启蒙老师张老师啦

王老师竟然和好友去车站接我,

谢谢头条,谢谢教过我的所有恩师!一日为师,终身为师!祝天下老师们健康长寿!🙏🙏🙏

我再没有见过王老师。

剑龙同学、兰花女士结婚贺礼 郑思虞 《连理枝》一曲 祝贺并书

因为学校离家远,

她教书也很有特色,对学生每一个进步点,她都会给予鼓励。不是送去鼓励的目光,就是竖起姆指,赞不绝口。有时,还会给学生一个拥抱,甚至嘴在学生脸上"吻"上两下……

恩师难忘,

这长长的一生里,最幸运的事,莫过于:

一口好听的带点儿京腔的普通话,

从而改变了我的人生!

辗转打听到老师退休后回了老家廊坊,

由于刚结婚不久,特别想家。苏杭南京之后,我特向导师请假,趁他们北京游玩,我回家补了蜜月。

让我在课堂上大笑的,不,是让全班同学大笑的老师是我技校的物理老师。讲自由落体的时候,他用靡靡之音说着:大家看,鸡毛毛,木片片,铁球球,同学们直接笑趴了。而我们敬业的物理老师居然不为所动,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待我们笑够了,他接着说:大家看,这里面的鸡毛毛,木片片,铁球球……,又是趴下一片[呲牙]

从那次后,

这事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也是我读小学的时候。当时,我的语文老师叫王嫒媛,是一位女老师,爱生如子,很受学生欢迎。

让我哭的老师没有,让我大笑的老师有许多,都是语文老师。我不知道现在的老师上课还给学生讲故事没有,我们那时上语文课是经常可以听到老师们讲故事的。有励志的,有幽默的,也有讲笑话的,课堂气氛非常活跃!

上海华东师大的夜晚,我与导师有点误会,后经学兄程瑞钊劝说,和好如初。但此后,我心里一直愧疚,觉得对不起老师。直到多年之后,才在新浪发文,表达对老师的歉意。

总之,印象最深刻的是导师,影响最大的还是导师——郑思虞先生。

写词之后,又书法装裱,非常精致。接到祝贺的那一刻,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老师分析利弊,

人海茫茫,我们都是过客。

也最喜欢上课举手发言,

得遇恩师,何其有幸!

于是,这位李清正老师,就听了王嫒嫒老师两节课,悟出了一点教学方法和管理措施。

中等的个头,

难忘恩师董世荣

二0一七年六月二日。潍坊第二殡仪馆吊唁大厅,气氛肃穆,哀乐低回。

上午十点,我和从潍坊、从临朐等各地赶来的原临朐县七贤中学的同学代表,急火火跟进吊唁的队伍,来送别最最敬爱的董世荣老师。

老师您睡着了,您静静安睡在鲜花丛里。您黝黑的面庞,还是老样子,只是瘦了,瘦得人心疼,可依然亲切,依然慈祥。很想驻足,跟你说几句话,再握您那宽厚的大手。一直记得,您的手好大,好暖,就像我父亲的手,可比我父亲的手更有力气。可现场容不得我多看,只驻足了一霎,就阻止了送别您的人流。我不能太过自私。真的很想再仔细看您几眼,可不争气的泪水涌满了眼眶,模糊了,哽咽了,临出门,我再也无法自制,泪流满面……

恩师董世荣先生

我是来晚了,一路上都在自责。自责没能在您住院期间,去看上一眼,再听您那爽朗的笑声,再握握您那温暖的大手。您可知道,您的笑声,您的叮咛,你手上的温暖,一直陪伴着我们,温暖着我们,激励着我们……

1975年秋上开学,我父亲送我走进七贤高中。迟到了的我,怯怯进了五级五班的教室,正在讲台上训话的您一脸严肃:谁家的孩子,怎么才来?吓得我赶忙回身。您又笑了,喊道:回来,还想真走?

咱们班是个文艺班,吹拉弹唱是主业,课程学习成了副业,那是畸形制度的畸形结果。可您在做编剧、导演、当演员的同时,不忘给大家上好数学课。有的老师上课念课文,有的老师提着十个胡萝卜上讲台,可您总是一手端着讲义,一脸严肃,大步流星走上讲台。在重专业、轻教学的年代,您从不放松教学。有的学科期末不考试,您却监考严格,甚至对个别不及格的同学们不留情面。

恩师董世荣先生

您是曲阜师范学院数学系的尖子生。可您没去大城市发展,选择了临朐的山区中学。数学尖子,往往擅长逻辑思维,中规中矩,可您却是形象思维的强者,满身都是艺术细胞。看您编写的三句半、快板剧,幽默风趣,又不失教育的内涵。您导演并亲自担任主演的舞台剧《园丁之歌》,经过无数个夜晚的紧张排练,大获成功。不仅在公社剧场连演数场,又应邀到全公社各村去巡回演出,颇得好评。说实话,让我出演“小淘气”的角色,我心里很不情愿,甚至感觉窝囊。每次演完卸妆,就会有观众来到后台,瞧瞧“小淘气”。“乐成平时不调皮,是很听话的孩子。”这时,您就出面给我打圆场,帮我排解尴尬。也正因为有了您的成功导演,我们这个节目组里的三位同学,被七贤供销社领导看中,一毕业,就录用成了合同制职工。

中年时的恩师师母

您心里有大格局,做事总不甘平庸。为提升班里的表演水平,您主动带着我们去县城看演出。我瘦小,您让我坐在自行车车梁上,让大个子同学坐后座。那时,感觉您能耐好大,劲头儿好足。每逢上崖头,后座上的同学跳下车子,您却不让我下车,继续温暖在您的怀里。看完演出,您领我们去县招待所,买了白面馒头和炸鱼,管个够,我们吃着好香,好香,无疑胜过了山珍海味,真是一顿终生难忘的大餐啊!其实,平时您很是节俭。您老家在寿光北洼,地里多种地瓜作物。作为爱好打篮球、排球,擅长跨栏、短跑的您,每月三十几斤的粮食,显然撑不起您那强大的肌体,您不得不从老家捎来黑黑的窝头填饱肚子。

恩师师母生前与孙子孙女外甥女合影

您是严师,却又是慈父,时时像呵护小鸡仔般呵护着您的学生。忘不了,您为稳定学生们的情绪,甘愿把铺盖搬进学生宿舍,跟学生们一块睡地铺,结果染上了虱子,讲台上忍不住摸出虱子,砸响在讲台上,跟同学们同痒,又同乐。

忘不了,同学们周日返校淋雨成了落汤鸡,您拿出仅有的几件衣裤,让同学们换上。我穿着您肥大的裤子,裤腿挽了几挽,还是拖不起来,您看了,笑弯了腰,拍着我膀子说,乐成你快快长。

忘不了,我感冒发烧了,您亲自送我去西邻的公社医院,掏钱给我打了退烧针,买了药,又送我回家,还不忘给我父亲写了一封信,说我身体太弱像豆芽菜,嘱咐我父母一定给我增加营养。

忘不了,当我的同桌,也是您的爱徒贾兴德,考上了您的母校曲阜师范学院,您跟语文马耀林老师鼓励我返校复读,看我数学成了班级里的“垫锅菜”,您鼓励说,别灰心,只要能考过三十分,上大学就稳拿把掐,是您的不断的鼓劲打气,硬是把我送进了高校大门。

恩师生前与学生在一起

您后来回到了故乡寿光职业学院工作,却仍时时牵念着临朐七贤中学毕业的这些弟子们。每逢五级、六级、七级、八级的同学们聚会,总会请您来坐镇,您也不辞辛苦。毕业三十五周年聚会时,您还慨然应允,等四十周年时,一定再来相聚。今年的七月十四日,就是我们五级五班的毕业四十周年啊。再有一个半月,就相聚了啊,可老师您竟不等了,等不及了,就急急去跟你家大姨团圆去了。您临行,学生们没来得及跟您相拥道别,这让学生们终生遗憾!

敬爱的董老师,请您放心,等七贤中学学生们毕业四十周年大庆时,会像过去一样郑重邀请您的,您仍是座上宾;您永远是我们的老师,永远是我们的领路人。

恩师生前与原七贤中学的师生代表合影留念

老师都喜欢思维敏捷的学生,

遇见一位良师,结交一位良友,拥有一个良伴。

这位王老师,因教书认真,师生关系融恰,教学成绩也优秀,受到了领导的的表扬,学校还给王老师颁发了奖状呢。

其间,恩师难忘——

时隔多年,

在“学生”和“老师”的角色转换中,

那是我高中的语文老师。

我却因为发挥不好,

估算成绩与平时相差很大,

这种授课方式,深刻影响了我,混迹教坛四十年,成了我的立身之本。

寻师问路,报考志愿。

我印象最深的是初中地理老师。有一次爬黑板,回答山东煤矿有哪些,愣是想不起兖州煤矿,站在黑板前那个尴尬啊!心想,今天要挂这了。大约因为我平时表现还不错,老师不忍心让我罚站吧,一向严厉的孙老师居然在后面小声提示我:“星期六允许你回家”,我心领神会,马上写了出来。那时候我们都是住校,只有周六才能回家。三十多年过去了,老师应该已经快70了吧,学生祝老师健康长寿吧!

导师郑思虞(1907-2007)先生,印象深刻,没齿难忘。

那一次拥抱,

那一次相见,

30年的教学生涯,

难过之余,

后来,我听人说,这位男老师,因亲"吻"女学生,被学校开除了……

而我的数学老师,是位男老师,名叫李清正,他进校时间不长,教书也很认真,就是师生关系不融恰,影响教学效果。

人生如白驹过隙。

第一次见面,1983年9月,27岁的我面对78岁的导师,有一种天然的景仰。

指导我填写了合适自己的志愿,

先生享年101岁,罕见的百岁老翁,重庆市曾为他主办百岁诞辰纪念。百年之后,西南大学特建纪念馆,以表彰其非凡业绩。

蔡崇达在《皮囊》里写道:

我离开家乡至今已经30年有余。

苦读三年,高考尘埃落定,

红扑扑的脸色,

士若松常劲,女若花温清。二姓联姻,同心结信,琴瑟相咏。合卺三杯酳,喜良缘,祝椒聊衍庆。

我一年级班主任老师,她激励着我上大学的信心。😊😊🙏🙏🙏

蜡炬春光近,凤卜宜家讯。烛送香车,门迎彩繫,淮阳人盛。看江梅点额,粉妆浓,纯衣迎新娉。

13年的学生生涯,

让我终身难忘的老师是刘萍老师,刘老师原籍北京。上世纪60年代,生活极其困难,吃不饱,穿不暖,山东省龙口用的书本都是黑纸,特别粗糙,上面有沙子、草杆等等!刘老师在龙口寿康小学任教,我的班主任。放暑假回北京,回来时,背了80多本16开的白纸本,免费发给六年级两个班的学生(我当年在六二班)。刘萍老师高贵、传大的人格,让我终身难忘。我千遍万遍的告诉我的孩子和亲戚朋友的孩子。让他们记住这伟大的园丁、刘萍老师!

[玫瑰][玫瑰][玫瑰]

看到这个问题,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小学五年级时的一位男老师,动不动让我们站讲台前,还喜欢把粉笔头丢我们脸上,但是我们会躲,哈哈哈。

展开阅读全文

现在人们的理想、信念是金钱、是生活的比别人好,这个观点对吗?你怎么看?

上一篇

车身上印着“公安”和“警察”字样有什么区别?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印象最深刻的老师是哪位?那些当年让你哭或让你大笑的老师你还记得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