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总跟俄罗斯过不去?

俄罗斯是世界第二大军事强国,也是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以美国领导的西方北约国家始终对俄罗斯虎视眈眈,总想遏制俄罗斯,总是跟俄罗斯过不去。美国为了维持自己霸权地位,联合西方北约国常常给俄罗斯找麻烦,打击俄罗斯霸气。而俄罗斯也为了维护自己世界大国地位,毫不退让,大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势,始终僵持应对。

而俄罗斯认为,西方的那一套所谓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都是空洞的,本质就是为他们干涉其他国家来服务的理论。所以对西方也很不在乎。

你觉得当西方人看到普京沾沾自喜地夸耀这个侵略行为的时候,西方人还能对普京喜欢的起来吗?

但随着国内危机四伏,和国际环境的逆转,让最早清醒的俄罗斯人突然发现,眼前的一切悲剧竟然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一手造成的,他们处心积虑几十年,终于把 曾经不可一世的对手,打成嘴啃泥。即使在双方拉手恋爱时,西方也时刻不忘挖坑埋掉你。

苏联的前身沙皇一直就想融入欧洲。历经波折,本来在一战前夕已经距离目标很近,但随着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双方开始从相视到相互背离。因为意识形态的巨大差异,让大家的敌意越来越浓郁。即使在二战关键时期,丘吉尔也不忘找机会打击斯大林的锐气。二战后也正因为他的好战,而很快丢掉首相的职位。

由于蒙古人入侵基辅罗斯(俄罗斯),实际上这个国家与欧洲其他地方隔绝了差不多250年。当这个国家终于摆脱蒙古人的枷锁时,来自欧洲的旅行者来到这里时,他们对这里的秩序感到惊讶。对他们而言,俄国体制的颠覆性变化是蒙古人征服的结果,这是完全不可理解和不寻常的。而俄罗斯东正教教会也发挥了特殊的作用,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后来不仅宣称自己是罗马的继承人,而且总标榜自己是第三罗马(据说是没有第四罗马)。尽管东正教和天主教同属基督教,但两个分支在宗教信仰上是有很大的差异,在中世纪时双方的教宗互相开除过对方的教籍,这也是俄罗斯与西方格格不入的原因之一。

就是因为俄罗斯宣称继承原苏联的衣钵,所以西方国家把对原苏联的所有“情感”都转移到俄罗斯身上,这里不仅有怕,也有恨,但少爱。

因为无论是俄罗斯目前,还是前身苏联,对欧洲国家的侵略和干涉让这些国家深深地感到不安。更大的问题与日本一样,俄罗斯可能不认为他们做的不对,比如对乌克兰克里米亚的夺取。普京是很自豪地在很多场合夸耀这件事的,认为克里米亚公投入俄,是一个历史进步。

大概有几个因素造成;比如说,在一些西方国家眼里,俄罗斯与前苏联还有一定联系吧?当年冷战时期,双方激烈对抗,一些国家把对前苏联的敌意,转移到俄罗斯身上。现在冷战结束,但是冷战思维并没有结束;冷战的产物–北约,不仅继续存在,并且不断扩大,不断加强,仍然把俄罗斯视为威胁,视为敌人。

俄罗斯和西方在意识形态上相差太多,这就决定了他们彼此互相看不起。比如普京能从2000年一直干到2024年,西方认为这就是独裁。欧洲又不是非洲和亚洲,是已经几百年近现代民主历史的成熟地区,竟然还能有这样的独裁者出现,所以很不屑与俄罗斯为伍。

西方人不喜欢俄罗斯的第二个原因在于俄罗斯本质上和西方意识形态不同。

而后来俄罗斯的孜孜不倦的对外扩张,令其在短短几个世纪就变成了幅员辽阔的庞然大物,这也是西方国家对其非常忌惮的地方。再往后就是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由此诞生,苏联的日益强大再加上二战结束后的冷战铁幕,资本主义阵营跟共产主义阵营的互相敌视,导致西方国家长期跟苏联过不去。

俄罗斯拥有各型洲际弹道导弹,威力强大,现目前美国还没有与之匹敌的核武器应对,俄罗斯核武器库是俄最引以傲的王牌,不管哪个国家敢对俄罗斯开火,他们都毫不犹豫进行打击,普京是硬汉,生性好战,致使美国及西方国家一直对俄罗斯礼让,不敢越雷池半步。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俄罗斯本身对西方文明也怀有一种艳羡之情。俄罗斯有着数百年向西方学习的历史:1697年荷兰的赞丹港迎来了一支俄国使团,在这支使团中有一个名叫彼得米哈·伊洛夫的下士,令荷兰人颇为不解的是整支使团上上下下无不对这位下士礼敬有加,多年后人们才知道这位下士其实就是当时的俄国沙皇彼得一世。彼得一世在俄国迅速掀起了一股全面学习西方先进的政治、经济、军事制度的风潮。1712年彼得一世将俄罗斯首都由莫斯科迁往圣彼得堡,从此这里成为了俄国面向西欧的一扇窗户。彼得大帝所开启的向西方学习的风潮使俄国人开始热衷于在服饰、建筑各方面模仿西欧国家,彼得堡的宫廷开始热衷于说法语,以致于我们今天如果去看原版的《战争与和平》就能从中发现许多法语单词。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俄国按西方模式改革自己的政治、经济、军事制度的同时西方的思想文明也随之到来并开始逐渐对俄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彼得大帝在致力于俄罗斯的西化改革同时也在积极进行对外扩张,尤其是致力于为俄国争取出海口以便更好地融入国际体系。俄国的西化改革使其与西欧各国的心理认同相对增加,而随着俄国疆域的向西扩张就使其与欧洲中心的地理距离也日益缩短,最终俄国成为了欧洲均势格局中的五大决定性力量之一(英、法、俄、普、奥)。欧洲的地理外延也随着俄国的崛起由顿河推进到今天的乌拉尔山脉。俄罗斯从一个排斥在欧洲主流体系之外的边缘化国家转变成为欧洲事务的重要参与者: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七年战争、拿破仑战争中都能见到俄国的身影。尤其是在拿破仑战争中俄国成为了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决定性因素,因此战后的俄国在欧洲的国际地位空前提升,同时俄罗斯通过和普鲁士、奥地利瓜分波兰以及缔结神圣同盟使自己得以更深地介入到欧洲事务之中。1848年欧洲各国相继爆发革命运动,俄国为维持欧洲的封建专制秩序和本国的霸主地位出兵干涉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国的革命运动,因此被誉为欧洲宪兵,从此沙皇俄国被视为欧洲封建专制的堡垒。

谢谢悟空问答诚邀。按照俄罗斯人自己的说法,对于西方国家而言,由于意识形态的问题,俄罗斯一直被西欧国家乃至后来的西方世界视为野蛮的国度,曾几何时,如法国、英国等西欧国家将俄国人蔑称为契丹人或蒙古人。

再说多的话就是苏联,对东欧的控制那简直就是无孔不入了。东欧国家长期没有独立的经济主权,一国生产什么甚至都要由苏联控制的经互会来决定,美其名曰社会主义国际大分工。其实就是把这些东欧国家当成了苏联的原材料来源地或者某种商品的加工地而已。

这个细讲起来非常复杂,“大正”就简单讲几点概括一下吧!

身边有这这样一个令人恐惧庞然大物,叫谁不害怕?西欧人能睡好觉吗?肯定要想方设法治俄罗斯人于死地,和俄罗斯过不去更是正常了。——————

西欧人非常看不起地处欧洲边陲的俄罗斯人,他们文化落后野蛮,宗教也是异端,始终认为俄罗斯根本和欧洲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在地理上划分上归属欧洲,在西欧人眼中的“欧洲”可以简单理解成一个“不包括俄罗斯的欧洲”。正是这些的格格不入,西欧人非常排斥俄罗斯,找不愉快也实属正常。

(一)欧洲各国普遍看不起俄罗斯,也不认同俄罗斯的欧洲人身份。欧洲人(准确的说是西欧人)自从文艺复兴和新航路开辟后,开启全球殖民贸易,主导整个世界的格局,欧洲人无比骄傲,白人至上浓厚的种族主义也是这时候兴起的,但这些都俄罗斯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也尝试希望能够加入欧洲,也做出一些姿态,希望能迎合西方国家,但是始终无法真正

俄罗斯在进行西化改革的同时也始终不遗余力推进领土扩张:俄罗斯的领土扩张从来都是向东、西两个方向推进的,但相比之下俄罗斯在东方的推进要顺利得多。由于西伯利亚地区的气候过于高寒,一直以来都没能形成本土的强势民族,而是广泛分布着众多的原始渔猎部落。俄罗斯的人口普查显示:其境内生活着多达176个大大小小的民族,这些民族绝大部分分布于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然而每个民族的人口都很少。西伯利亚的原住民人口稀少且仍处于较为原始的渔猎部族形态,根本无力与已装备火绳枪的俄罗斯人对抗,因此俄罗斯人得以较为顺利地一直向东推进到太平洋沿岸。然而相比之下俄国在西部的扩张就艰难得多了:奥斯曼帝国、瑞典、波兰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等,尽管俄罗斯最终战胜了这几个对手,从而把自己的西部边界推进到今天的波兰境内,然而这也意味着俄罗斯从此将面对更为强大的英、法、普、奥等国的遏制。如今俄罗斯四分之三的领土面积均位于亚洲,由此可见当初俄罗斯人在亚洲的推进是多么迅速。在急速向东扩张的过程中俄罗斯的国力也随之日渐提升,于是俄国人渐渐觉得已具备同西方国家分庭抗礼的资本,一种越来越强烈的自我民族意识日益提升。俄罗斯在欧洲只是列强之一,还远没到能傲视一切的地步;然而在亚洲的持续扩张使俄罗斯人信心倍增。19世纪末的俄国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的作品《对我们来说亚洲是什么》中写道:“俄罗斯必须从欧洲帝国主义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在欧洲我们是小丑和奴隶,但在亚洲我们是主人”。有这种观点的不只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一人而已:作曲家哈伊尔·格林卡从古代中亚游牧民族的生活中为他的格局《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寻求灵感;亚历山大·鲍罗丁创作了交响诗《在中亚细亚草原上》。越来越多的西欧人在聆听过这一时期的俄罗斯音乐后几乎都公认俄罗斯音乐中的东方韵味已表现得越来越明显。沙皇俄国为了同大英帝国争夺包括中亚、阿富汗、波斯以及中国新疆、蒙古、西藏等亚洲腹地地区曾展开长达近百年的大博弈,随着中亚地区被沙俄吞并之后就使俄国成为了西欧眼中一个混杂着浓重的亚洲游牧气息的国家。

历史上,俄罗斯也是从一个小国起家,沙皇俄国不断扩张,拥有了如此巨大的版图。一些欧洲国家,也许还记忆犹新。现在,俄罗斯军力仍然强大,除美国外,单个欧洲国家,基本上都无法与之抗衡,一些国家都把俄罗斯视为威胁。

然而到了1905年令俄罗斯人倍感屈辱的事发生了:这一年他们被新兴的东洋岛国所击败——曾自诩为亚洲的主人的俄国人被他们眼中所鄙视的东方猴子打败了。事实上俄国在日俄战争中的失败并不是一个偶然孤立的现象:长期以来俄罗斯深受封建农奴制度的束缚,在生产力水平上远远落后于西欧发达国家,只是由于俄罗斯国家体量上的庞大才掩盖了自身的缺陷。然而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兴起不仅使西欧国家实现了突飞猛进的跨越式发展,甚至连新兴的日本也发展迅猛,然而沙俄却仍饱受国内封建残余的束缚。在日俄战争失败的刺激下俄国国内迅速爆发了革命运动,尽管沙皇政府将革命镇压了下去,然而俄国已不可能回到过去的平静状态,从此俄国进入了多事之秋,与其他帝国主义列强的差距越拉越大,以致于被称为“帝国主义链条上的薄弱环节”。1914年沙俄又介入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于是各种国内矛盾在战争的刺激下迅速激化,到了1917年沙皇俄国这个“帝国主义链条上最薄弱的环节”终于破裂了——俄国相继爆发了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最终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战胜了白军和外国干涉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极为敌视,一时间苏维埃国家在国际上处于异常孤立的局面。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使西方国家逐渐开始与苏联有所接触,尤其是在二战中美、英等国出于共同打击德、日法西斯势力的目的而与苏联进行极为有效的合作,然而二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同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之间又展开了持续数十年之久的冷战对峙。苏联解体之初俄罗斯以为西方国家之所以反对苏联是出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争,而当俄罗斯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后这一意识形态分歧已不复存在。叶利钦政府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而奉行全面的亲西方国策:在内政上俄罗斯全方位效法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按西方的话语逻辑重新定位苏联时代的历史,以此消除同西方国家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与此同时俄罗斯在在外交路线上也积极致力于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

俄罗斯面临西方的打压与不满,其实很类似日本在东亚的外交困局。

西欧人虽然看不上俄罗斯,但又不得不重视起来俄罗斯。因为俄罗斯对于西欧各国来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十分强大。

欢迎关注和交流!

举个例子,西方认为巴沙尔是独裁者,应该被推翻。俄罗斯觉得巴沙尔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不能被推翻。矛盾就产生了。西方对俄罗斯的不满和不喜欢,因此也似乎变得天经地义了。


俄罗斯拥有1707.54万平方公里的辽阔疆域以及这辽阔疆域上蕴藏的丰富的资源储备。在沙皇时代和苏联时代的疆域则更大——俄罗斯疆域最大时一度达到过2280万平方公里。在机器化大工业时代到来前俄罗斯受制于高寒的纬度和出海口的缺乏难以对西伯利亚辽阔的冻土地带进行工业化开发,也难以和外界展开经济文化交流,因此拥有两千余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俄罗斯的综合国力在相当漫长的时间内一直落后于在技术和制度层面更为先进的西欧、北美国家。然而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日益普及俄罗斯在极短的历史时间内获得了对广袤国土进行工业开发的能力。俄罗斯的体量实在太过巨大,即使俄罗斯在开发技术上仍落后于西方,但哪怕只是对这两千余万平方公里国土进行初级开发也完全可以实现质量不够数量凑,于是俄罗斯的国力在短时间内迅速增强并具备了对周边国家颠覆性的地缘优势。这使西方国家普遍感受到来自俄罗斯的战略威胁,尤其是在冷战时期双方在各自不同的意识形态之下尖锐对立了几十年,当时的西欧各国对以苏联为首的华约阵营的钢铁洪流始终充满恐惧感,即使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国力一落千丈,但西方国家鉴于俄罗斯庞大的体量仍对其充满戒心。俄罗斯的国徽上绘制的是一只双头鹰,寓示着俄罗斯地跨东西方两大洲的地理格局。实际上这种独特的地缘区位也塑造了俄罗斯独特的民族精神——你很难说俄罗斯是一个东方国家,因为其种族、宗教、历史、文化中的东方基因都是极其微小的;可你也很难说俄罗斯就是一个纯粹的西方国家。三百多年前俄罗斯的彼得大帝曾一度实行过全方位的西化改革,然而俄罗斯独特的地缘区位和人文历史使其在欧洲一直保持着独立独行的状态,以致于迄今为止仍有不少西方国家将俄罗斯视为具有蒙古血统的“白色鞑靼”,更何况彼此之间还存在着现实利益层面的纠葛。在可预见的未来俄罗斯恐怕仍将维持目前这种不东不西的状态:一方面俄罗斯种族、宗教、文化各方面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西方国家,苏联解体后的转型历程则使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差异也不复存在,俄罗斯也会积极试图融入到西方体系之中,以减轻来自于北约和欧盟的战略压力;然而另一方面俄罗斯独特的地缘区位和人文历史使其与西方国家之间始终存在隔阂,而俄罗斯庞大的体量又使西方国家将其视为潜在的威胁。除非俄罗斯能全方位向西方国家服软示弱并任其摆布,否则西方阵营是不会接纳俄罗斯的,然而俄罗斯的大国自尊又不允许俄罗斯这么做。

这很简单。主要是俄敢在美为首的西方阵营面前挥舞拳头。而且,从不多说,直接就干。这在当今世界中唯一的敢抗争的国家。美怎么不想打压。

西方国家为什么非要和俄罗斯过不去?

其实刻骨的仇恨源自刻骨铭心的惧怕。原苏联的强硬和对东欧国家的肆意妄为,让西方世界瑟瑟发抖,不得不团结在一起取暖,不得不听从美国的裹挟,与原苏联和继承者俄罗斯敌对到底。双方内心产生扭曲,互不信任,互无善意,互无真诚,互无友谊。只有对立,只有怀疑,只有强硬对强硬,只有包围和反包围

西方跟俄罗斯过不去,早在二战及二战前就存在了。俄罗斯从15一19世纪中叶掠夺他国领土最多,掠夺西欧各国的历史最长,最早的俄罗斯是内陆小国,面积不到一百万平方公里,到19世纪中叶达到2240万平方公里,于是西欧国家为之讨厌俄罗斯。 又因欧洲各国勾心斗角,特别是英、法、德、俄、意等总想独霸欧洲,相互争斗时而发生。西方国方国家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国际斗争史,俄罗斯就成了西方做斗争的目标。

不仅是传统的西方国家,由于种种原因,原苏联东欧集国的许多国家,也包括前苏联的加盟国和国,也与俄罗斯反目为仇,甚至深仇大恨;这里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矛盾,更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挑拨;有多少国家的所谓“颜色革命”,不都是西方指使的。

中世纪时,俄罗斯对外国人的态度也总是极度消极。俄国人对于来到这里的外国人有一个所谓的德国斯洛博达(11—18世纪,俄国对居民可免除赋税和兵役优惠的村镇的称呼)解决方案,所有来到莫斯科的外国人都被圈住在这里,他们外出时,全程有人护送,不让他们随便跟当地人接触,避免俄国人民“感染”上他们不可思议的想法。这也是外国人对俄国人有敌对态度的最初原因。

在俄罗斯人看来,西方国家试图通过制裁“摧毁”他们的经济,从军事上孤立他们;常以人文主义和宽容主义标榜自己的西欧人,在诸如残奥会的很多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是极为卑鄙和无耻的。

这样的背景下,双方没有什么意识形态上的交际,而且还互相批评乃至轻视,试想,他们怎么能在很多国际问题上合作呢?因为很多问题本质就涉及到意识形态问题。诸如叙利亚问题。

美国优先的思想在作怪!想一家独大,玩转世界,当然容不下一个对自己有致命威胁的对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不搞死它,美国人的觉睡不踏实!

西方和俄罗斯,都想主宰世界,都想称霸天下,谁也不服对方,造成百十年来,互相你争我斗,谁也都不甘心,任人宰割奴隶,当今世界美俄,更是唇枪舌剑,谁也不服从谁,都想霸占全球,成为世界霸主,俄国自知力薄,团结中国抗争,中国正在崛起,也受美国打压,所以抱团取暖,共同对抗美国,不让阴谋得惩。

我们常说一句话叫“道不同不相为谋”,所谓的道本质就是意识形态。也就是说,基本价值观一样的人才能在一起玩,才能成为朋友。一个五毛和一个公知是不可能走到一块的。

当苏联解体后,新成立的俄罗斯联邦曾经幻想自己作为欧洲的天然成员可以加入欧盟,“美国朋友”可以像二战结束后,用马歇尔计划帮助其他欧洲国家那样帮助他们。但是美国人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另外的做法,苏联威胁他们近40年,尽管苏联输掉了冷战也最终解体,但俄国人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但这和是什么地方的国家没有特别大的关系。比如日本,也是东亚国家,但是很多东亚国家都不喜欢他们。原因当然不言而喻。他们侵略过很多国家,而且对历史问题认知不清楚,甚至有些右翼总想翻案,那怎么能让周边的国家喜欢呢?

这是木叔认为,西方人不喜欢俄罗斯的最重要理由,其实也是根植于历史上的问题。

历史上的沙俄曾经打败土耳其和瑞典,获得黑海和波罗的海出海口;之后参与瓜分波兰,势力直插西欧腹地;拿破仑时期,打败拿破仑60万大军,挥师巴黎,镇压欧洲革命,西欧各国在俄罗斯军队面前瑟瑟发抖。在地图上,西欧各国空间都被俄罗斯挤压成了什么样子了?嘴说着是欧洲大陆,“大正”看来叫“西欧次大陆”还差不多了。后来沙俄进化成了另一个恐怖的苏联,再次重复恐吓西欧人的故事。

政治上的控制和军事上的打压更是常事。

大家都知道1956年的布拉格之春吧,就是捷克斯洛伐克认为苏联的管理有问题,要实行自己的社会主义制度,苏联就认为他们变天了。于是一夜之间派军队占领了该国首都,进而控制全境,捷克的领导人被押到苏联审判。美国人对自己的盟友好像都没这么绝情吧?

是不是有人认为俄罗斯是欧洲国家,应该和欧洲更好啊!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苏联与西方的缠斗才刚刚开始,伴随着北约和华约的建立,伴随着柏林墙的竖起,伴随着冷战大幕的开启,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底。随着苏联一夜崩溃,双方开始短暂的蜜月期,相互吹嘘是自由民主的胜利奇迹。

那么俄罗斯这么做的结果是什么呢?俄罗斯在削弱自己的战略武器后换来的是西方国家的封锁围堵,西方国家甚至插手车臣问题,从而直接威胁到了俄罗斯的国家统一;俄罗斯曾为争取西方国家的投资而实行休克疗法改革,可结果却是令俄罗斯经济陷入到全面崩溃的地步……俄罗斯甚至不惜以自残的方式讨好西方国家就是为了融入到西方体系,避免成为被西方国家集体攻击的对象。从1993年开始美国向前东欧阵营的国家透露出北约要进行东扩的意图,一时间波兰等东欧国家纷纷向美国和欧盟示好,表示希望能加入北约。然而令美国意想不到的是:北约的东扩计划收获了一位意料之外的响应者——俄罗斯。事实上这正是俄罗斯为避免成为西方国家集体攻击对象所想出来的应对办法:北约东扩势必会挤压俄罗斯传统的战略空间,从而对俄罗斯的国防安全构成一定挑战,可如果俄罗斯也能加入北约,那么就能和西方国家成为战略盟友关系,俄罗斯所面临的国防和外交上的战略压力将大为缩小。那么这个主意实现了吗?1994年1月北约布鲁塞尔首脑会议通过了与中东欧国家以及俄罗斯建立“和平伙伴关系”计划,表面上看北约似乎也有意改善与俄罗斯及前东欧阵营国家的关系,然而事实上北约在东扩这一问题上其实是将俄罗斯与其他东欧国家区别对待的:北约对东欧国家采取的是拉拢的策略,最终目的是将这些国家纳入到北约的框架体系之下;对俄罗斯可就是另一个概念了——比其他欧洲国家加起来都还大的俄罗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加入北约无疑将极大改变北约内部既定的权力格局,即使当时的俄罗斯正处于苏联解体初期的改革阵痛之中,正处于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的低谷期,但就发展潜力而言却是西方国家不能漠视的。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这时的美国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推行单边外交路线,极力维持自己在全球范围内的霸权主导地位。对身为世界霸主的美国而言:最忌讳的就是区域性霸主的存在,即使身为全球霸主的美国在综合实力上强于区域性霸主,可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如果在某一地区存在区域霸主,那么这个区域霸主就能凭借天然的地缘优势阻遏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扩张,进而可能对美国的世界霸权构成挑战。俄罗斯由于其庞大的国家规模体量、强大的军事工业、丰富的资源储备使其具备一个区域霸主的实力,同时美国也需要塑造一个外部敌人来维系北约内部的一致立场,而俄罗斯恰恰适合扮演这样的角色。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于是北约方面拒绝了俄罗斯的加入。北约拒绝了俄罗斯的加入,却并没停下东扩的步伐: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前东欧阵营的国家相继加入北约,北约甚至开始插手乌克兰这种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事务,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矛盾也在这一过程中越积越深。

西方国家为什么总和俄罗斯过不去?我想首先请大家先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俄罗斯是西方国家呢?还是东方国家啊?你要说俄罗斯是东方国家的话,那么很显然俄罗斯在民族属性、人文历史、宗教信仰等各方面都和东方国家扯不上关系;可如果你要说俄罗斯是西方国家的话,那么俄罗斯却始终被排斥在西方体系之外。就俄罗斯的民族属性、人文历史而言:显然是西方基督教文明圈的成员之一,然而横跨欧亚的独特地缘格局使俄罗斯始终处于一种不欧不亚不东不西的尴尬境地。俄罗斯尽管也是广义上的西方基督教文明圈的成员之一,然而我们要知道欧洲的历史起源于地中海区域的古希腊古罗马文明,俄罗斯所在的东欧平原长期以来被排斥在欧洲主流文明体系之外。我们知道俄罗斯人属于斯拉夫族系,而在罗马帝国时代斯拉夫人与凯尔特人、日耳曼人并称三大蛮族,被排斥于文明体系之外。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日耳曼人涌入到原西罗马帝国的土地上并与当地的拉丁文明逐渐融合,由此形成了西欧的主流文化。然而俄罗斯却是一个典型的斯拉夫人为主体的国家,因此在民族属性上就同西欧国家显得格格不入。当然有人会认为波兰等国也是斯拉夫人国家,不过波兰等国同俄罗斯比起来在地理上距离西欧更近,也皈依了西欧各国普遍信奉的罗马天主教派。而俄罗斯尽管也是基督教文明的一员,但信奉的却是特立独行的东正教派。公元2世纪的托勒密将顿河作为欧洲和亚洲的分界线,这一观念一直维持到17世纪,也就算是说直到17世纪俄罗斯都还并不被视为一个欧洲国家。俄罗斯所在的东欧平原自古以来就是匈奴人、保加尔人、蒙古人等游牧民族入侵欧洲的天然地缘通道,在相当漫长的古代历史上这一地区与滨临地中海的南欧地区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文明特质。历史上俄罗斯曾被蒙古统治两百余年,因此俄罗斯在其他欧洲国家眼中是混有蒙古血统的,这导致西欧各国在心理上对俄罗斯存在隔阂。也正是由于被蒙古征服占领的两百余年使俄罗斯同西欧各国发生的大航海运动、文艺复兴等失之交臂,尽管彼得大帝通过效法西欧强国使俄罗斯得以奋起直追,但俄罗斯的在经济文化领域始终落后于西欧,甚至直到二战时期苏联强大的军工在相当程度上仍是依赖于丰富的战略资源储备和巨大的人力资源而缔造的,在技术层面仍是落后于西欧的。也正因为如此自认为文明层次更为先进的西欧各国视俄罗斯为蒙古化的蛮夷之邦。迄今为止仍有不少西方人从骨子里就有一种对俄罗斯的优越感,俄罗斯人在他们眼中是野蛮落后的“白色鞑靼”。

今天俄罗斯和欧洲、美国的矛盾,在历史上就是有纠葛了,但战斗民族俄罗斯异常的顽强,一时半会是搞不死,反而欧洲人被叙利亚难民祸害的够呛。

你如何看待俄罗斯的这种局面?

(二)西欧人害怕俄罗斯。

融入欧洲社会。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为什么西方总跟俄罗斯过不去?
0

外国的航天器,回收的时候掉在中国土地上了,收归国有不?

上一篇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谷歌曝光俄战略设施,忘了以前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为什么西方总跟俄罗斯过不去?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