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瑞为什么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想和凤姐“云雨”的男性不少,比如贾芹、贾芸、贾蓉、贾蔷、贾瑞等,既有身份高贵的宁国府大少爷,又有相对龌蹉的“偏房之子”,但敢于借此上位的也仅有贾瑞一人。

可见,贾瑞的地位并不差,属于还不错的贾家人。

或鉴于此,如上诸男们虽对凤姐有非分之想,亦不敢越雷池半步: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用来形容贾瑞对王熙凤的觊觎,再贴切不过。最后贾瑞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还搭上了一条命,只能用一句广东话形容:人蠢无药医。

像王熙凤这样的美女,在当年是很难找的,也难怪还没娶妻的少年贾瑞如此着迷。

不得不说,这是凤姐误导于他。凤姐假意周旋使得贾瑞这无知蠢物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凤姐,是在戏耍他,报复他,可是在贾瑞,竟然真信了凤姐与他的“邀约”。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入夜后钻入荣府穿堂的贾瑞,没有等到凤姐,却是在寒冬腊月的寒风凛冽中苦等一夜,“几乎不曾冻死”。这还不算,因为夜不归宿,贾瑞被贾代儒痛打三四十板子,又罚跪,罚功课,不许吃饭,真是“其苦万状”。

很多人认为,这是王熙凤和贾蓉有不正当性关系的一种暗写。

最后便是在处理贾瑞一事上亦有体现(稍后详述)。

贾瑞为什么敢调戏王熙凤?一个字,蠢呗。

于是,凤姐再约贾瑞:“今日晚上,你别在那里了。你在我这房后小过道子里那间空屋里等我,可别冒撞了。

二十余岁尚未娶亲的贾瑞,没见过什么世面,平日里被爷爷管教得严,没机会见到青年女子。见了美艳的凤姐,难免动了垂涎之意。孔子曰:“食色,性也”,“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这是人性。

至于贾代儒,在贾氏家族的地位并不低。

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不是我是谁!

从行动上来说,贾瑞第一次被凤姐放了鸽子,应该想想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可是,欲望蒙蔽了他的双眼,不跳进黄河他心不死。他仍旧要第二赴约,即使是被贾蓉贾蔷等泼了粪水,仍旧不死心。

这些主子也就算了,就连地下的下人也都是如此,多姑娘在跟贾琏发生关系之前,已经跟贾府中多个下人发生关系,只要钱到位就可以;宝玉的下人茗烟也会趁着府中搞活动,比较杂乱的时候,拉着丫鬟万儿随便找个房子就开始“云雨”,这些种种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男女关系混乱是贾府的常态!

(网图、侵删)

怨不得你哥哥时常提你,说你很好。今日见了,听你说这几句话,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这会子我要到太太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罢。

第四,贾瑞中了王熙凤的套。

哎呀,这是有门啊!贾瑞一听兴奋坏了,“心内以为得手”,遂在夜里“摸入荣府,趁掩门时,钻入穿堂”,却不料不仅没见到凤姐,自己还被冻得不轻。

贾瑞是贾代儒的孙子。

而王熙凤是谁?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女儿,四大家族之一贾家的孙媳妇,荣国府家务的实际掌管者,平时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万贯家财经手只当寻常事。贾瑞和她的距离,就是前台服务生和集团女老板的差距啊。这样的人,贾瑞私下里发梦想想也就罢了,居然敢斗胆调戏,这难道不是对凤姐的侮辱?这样的蠢人,凤姐不灭他灭谁?

贾瑞敢调戏王熙凤小的方面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想见而总不得见,你说凤姐是真有事,还是特意躲着贾瑞?可能我们大家都以为凤姐是在躲着贾瑞。如果是这种情况,一般男性可能就知趣而退了。可贾瑞偏不,还是一如继往来“请凤姐的安”。直到凤姐因此而恼怒:“这畜生合该作死,看他来了怎么样!……等他来了,我自有道理。”看来凤姐已经在想办法对付贾瑞了。

除却外表行为,凤姐在言语上也对贾瑞多有误导。

三、贾母并不是真心疼爱王熙凤。

凤姐在这一段话中传达给了贾瑞两个可以来找她的信息,第一个就是等闲了我们还可以再聊,第二个是贾瑞表明想去她家里,凤姐的回话是可以。这会让贾瑞认为,凤姐给了他机会,也就有了他后来的大胆,直接上门。

第一,没有自知之明。

之后,贾瑞就倒了大霉了,先是被蓉蔷二人各讹了50两银子,又被浇了“一净桶尿粪”,“满头满脸浑身皆是尿屎,冰冷打战”才算做罢。

对于贾瑞这样的大龄未婚男来说,凤姐好好跟他说两句话,他就难免以为凤姐对他有意。可是凤姐的假笑背后却是这样的内心独白:“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又这样禽兽的人呢。他如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

贾瑞是谁?贾府老塾师贾代儒的孙子,父母早逝,家境不宽裕。好在和宁国公荣国公系出一门,贾代儒承蒙贾府照顾,得到一份管理家塾的工作,也算旱涝保收生活有保障。他时不时让贾瑞代管家塾,贾瑞就趁机假公济私,通过收取“好处费”的方式放纵塾中子弟胡来。总之,这样的一个人,出身和人品都不怎么样,若不是挂着贾府族人的名头,实际上就跟底层屌丝没啥区别的。

如果说芹芸二人均属外房,关系稍远,只敢走“正常途径”的话,那么宁国府大少爷贾蓉贾蔷兄弟(特别是贾蓉),存在一些“非份之想”就是情有可源的了。这里且以贾蓉为例稍做说明。

贾琏是个好色之徒,先后与贾迎春之母、多姑娘、鲍二媳妇、尤二姐等女性有染。摊上这么个老公,你说凤姐应该怎么处理?无非是将自己打扮得“凤骚”些,以期贾琏能花更多时间在自己身上;又或者是尝试与某些男性保持特别关系,给贾琏的心理上搞点“绿色”压力。

第二,贾瑞的情源于一个“痴”字

“后街上住的贾芹之母周氏”,为了给儿子谋一个大小事务,“也好弄些银钱使”,便主动坐了轿子来求凤姐。凤姐让他当上了水月庵的小主管(第23回)。贾芹虽未获得凤姐的芳心,但这并不妨碍他获得水月庵小尼姑们的“投怀送抱”,又有钱拿又有女人,这实在是个“肥缺”。

第二,没有知人之明。

第三,凤姐给了他“机会”

可贾瑞不一样,人家是当了真,还以为凤姐对他是有意思的呢!于是后面又专门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遇见凤姐往宁府去了

凤姐正面形像人能干,长的漂亮,才十八岁的她就能管理好贾府上下三百号人的大家,凤姐这号人物平时大家在背后肯定也多有评说,贾瑞自然也听说过有关凤姐的一些事情。他对凤姐早就起了图谋之心。就如他和凤姐的第一次巧遇,那也是他故意来巧遇的,这一天是宁府为贾敬筹办寿宴,荣国府这边的大多数人也都过来了宁国府,凤姐自然也来了,贾瑞这一天也来到了宁国府,他知道,这么重要的日子,凤姐肯定会来。凤姐她和容儿媳妇是要好的知己,她生病了,凤姐来了自然会去看望她。在看完秦可卿返回园子途中,就恰巧遇见了贾瑞。

后来看贾政、贾珍等人对贾代儒的态度,都是很尊敬的。

我在成年以后,尤其是在过了一定的年龄以后再来看这一段,其实内心里充满了对贾瑞的同情。他早已陷入欲望之中不能自拨,却没有人能够把他从这种如泥淖般的欲望中救出来。这样的经历,即使是放在现今也有着太多的借鉴意义吧,有多少人因为自己的欲望最终走向了毁灭之路呢?去问问那些身陷囹圄的人大概就知道了,很多人曾经友权倾一时,位高权重,最后却走到了那见不得人的地方,不就是因为没有把自己那只欲望的老虎关进笼子里吗?

说实话,凤姐上面所言大多就是客套话、场面话而已,没必要当真。人家说“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你还真以为是“一家子骨肉”?这话要是被芹芸之流听到,可能也没什么,放在心里一会儿就过去了,当不得真。

如果当时王熙凤大骂他一顿,贾瑞可能由此老实,不再招惹王熙凤。

主子和下人通奸被视为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在这个心理条件下,贾瑞觉得自己可以尝试着调戏下王熙凤试一试,但他没有料到王熙凤却是一个正经人,而且心狠手辣,看见贾瑞对自己起邪念,当即“毒设相思局”,一边勾引他,一边想办法整他,最终贾瑞大病一场,加上“风月宝鉴”的推波助澜,最终一命呜呼。

和凤姐的这次巧遇是贾瑞自己的有意安排,连凤姐自己都疑惑,“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贾瑞打听到凤姐去看秦可聊,知道在返回时必要经过这个园子,所以自己就偷出了席,本来就是在吃饭的,饭还没吃完,他就偷偷的溜出席,来到园子和凤姐巧遇,贾瑞应该是已经仰望了凤姐很久,只是这一次才抓到机会。

第三,王熙凤太美

大家以为然否?

其一是凤姐的“错误暗示”。

鲍二家的吊死以后贾琏陪了鲍二二百两银子,那二百两银子是贾琏求林之孝“入在流年帐上,分别添补开销过去”。表明贾琏手里连二百两银子都没有,过的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

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那时的社会,世家贵妇,表面风光、实则寂寞的人确实不少,但绝不包括凤姐。彼时凤姐和贾琏正是恩爱,如胶似漆,歇个中觉尚有鱼水之欢;平时更要管理荣国府上下,大权在握。正是有爱情有事业,充实的不能再充实了。贾瑞对此毫不知情,就贸然行事,可见其愚蠢糊涂。

可凤姐已然是贾琏之妻,须守妇道,且她还是个手腕极其高明的人,你想占她的便宜谈何容易呢?

遇见王熙凤之前一直活的窝窝囊囊,大概王熙凤这样张扬怒放的人物正是他所缺乏的吧,一见到便喜欢上了,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好比苍蝇盯上了臭鸡蛋。是那种出自于生命本能的渴望和肉欲。

凤姐儿正自看园中的景致,一步步行来正赞赏时,猛然从假山石后走过一个人来,向前对凤姐儿说道:“请嫂子安。”凤姐儿猛然见了,将身子往后一退,说道:“这是瑞大爷不是?”贾瑞道:“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不是我是谁!“凤姐道:”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贾瑞道:”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不住的觑着凤姐儿。

事已至此,凤姐见他“自投罗网”,便设下圈套,最终贾瑞丧命。

二则是凤姐给了他希望。试想若是贾瑞初露端倪,王熙凤便严词教训或是冷淡处置,绝了念想,以二人地位、身份之悬殊,贾瑞就算有一万个色心,也再不能有所行动了。可惜这位凤辣子一开始便起了杀心,不但不诫,反而虚与委蛇,诱其深入。

凤姐又假笑道: “一家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贾瑞听了这话,心中暗喜,因想道:“再不 想今日得此奇遇!”那情景越发难堪了。凤姐儿说道:“你快去入席去罢。看他们拿住了,罚你的酒。”

贾瑞听了,喜的抓耳挠腮,又道:“嫂子天天也闷的很。”凤姐道:“正是呢,只盼个人来说话解解闷儿。”贾瑞笑道:“我倒是天天闲着,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闷可好不好?”凤姐笑道:“你哄我呢,你哪里肯往我这里来。”贾瑞道:“我在嫂子跟前,若有一点谎话,天打雷劈!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利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吓住了我。如今见嫂子最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愿意。”

得,这没事也被凤姐招惹出事来了。

比如第六回,王熙凤在会假亲戚刘姥姥,贾蓉过来借东西。按辈分贾蓉应该叫王熙凤婶子,凤姐儿是长辈。可是贾蓉“笑嘻嘻的在炕沿上下个半跪,”谈话非常随便,甚至有调笑的意思,毫无长幼规矩可言。贾蓉走了,凤姐儿又传话让他回来,“贾蓉忙回来,满脸笑容地瞅着凤姐儿,听何指示。那凤姐儿只管慢慢吃茶,出了半日神,忽然把脸一红,笑道:‘罢了,你先去吧。晚饭后你来再说吧。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答应个是,抿着嘴儿一笑,方慢慢退去。”

但这位贾天祥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深想,面对凤姐的二次邀约表示死也要来,看见凤姐在镜子中对他招手就毫不犹豫的进了去。个人始终觉得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是知道的,凤姐对他的示好,从头到尾就像一个巨大而美丽的泡沫,五彩斑斓却经不得一丝探究,轻轻一碰就会破灭。但他不能承认,也不敢承认,为了他那无处安放的欲望,他情愿相信凤姐对他是真的。一二再,再而三,饮鸩止渴……因此贾瑞必死,死于他那一路狂奔的欲望。

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

贾瑞,一个典型的大龄未婚男青年,贾府旁系子孙,别说貌比潘安,才过子建了,连人品都不及格,智商捉急,情商也不在线,他竟然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只可惜家规虽严,也没能把贾瑞调教出来,竟成了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

而贾代儒虽只是贾家私塾的老师,毕竟是代一级的长辈。

总得来看,如上贾府诸男的行为尚在情理之中,但到贾瑞这里,味道就有点不对了。

贾瑞已过弱冠之年,却还没有娶亲。这在古代算是大龄男青年了,比如贾蓉年纪应该比贾瑞还小,可是却已娶了亲。

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

那么,贾瑞和贾宝玉和贾琏也是同一代。

其实,王熙凤和贾蓉没有实质性的关系。仅仅王熙凤对贾蓉这种美少年有好感,加上强烈的控制欲而已。

什么叫做“晚饭后你来再说吧,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大家不妨细细体会一下这里的字眼“晚饭后”“没精神”。

而贾瑞之所以敢对王熙凤动邪念,也是因为贾府的风气就是一直都是如此,就像焦大所说的“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很多读者会以为焦大这里的辱骂只是针对贾珍和秦可卿的“公媳恋”开展的,实则是以小见大。比如我们看后来贾琏跟家里下人的老婆多姑娘、鲍二家的相继通奸,贾蓉连自己的二姨、三姨(即尤二姐和尤三姐)都不放过,找到机会就调戏,贾珍更是趁着贾琏不在家,偷偷来尤二姐处“喝酒”。

有人认为这里的“养小叔子”一句,即暗指凤蓉之间或有奸情。

眼见贾芹从凤姐那里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贾芸坐不住了,也想着去求求凤姐,找个差事做,遂在“大香铺里买了冰麝”孝敬凤姐,这才得了大观园里的一些土木工程来做(第24回)。

传说中的猫戏老鼠也就如此吧。万万没想到妄念也有要成真的一天,贾瑞怎能不欣喜若狂,从此一头栽了进去,几撞南墙都执迷不悔。

贾琏和王熙凤在荣国府里操心出力累到吐血,每月才三五两银子的月钱,王熙凤如果不放高利贷就只剩下卖嫁妆了。也就是说,自从元春进宫之后,相比贾宝玉而言,贾琏王熙凤就过得如乞丐一般。这一点贾瑞是很清楚的,调戏一下王熙凤,贾母不会把他贾瑞怎么样;因为对贾母来说,没有了王熙凤她可以提升平儿让平儿管家是一样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贾瑞,终究只是个糊涂昏聩的可怜人罢了。

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迩来想着凤姐,未免有那指头告了消乏等事;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一病: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一年就添全了。

看了这么多答案,始终没有看到一个我心中的的答案。

其实,凤姐虽然狠毒,但是并没有对贾瑞赶尽杀绝。细观这个相思局,贾瑞若是迷途知返,至少有两次机会可以回头。第一次,相约穿堂被冻了一宿,换做一般人此时早应该明白是被耍了,从此远离凤姐,也就相安无事。第二次,拿着《风月宝鉴》的贾瑞虽已病入膏肓,但若不照正面,或是不到镜中去,应该也不至于死。

就这样,东窗事发,贾瑞落到了贾蓉以及稍后赶到的贾蔷手里。

谢谢邀请。

王熙凤是谁?四大家族王家的嫡女,贾府管家的二奶奶。生的是“恍若神妃仙子”一般的美貌,才干是“脂粉堆里的英雄”,论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说不过她”,赌心机,“少说有十万个心眼子”……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此时的贾瑞已经丧失了为人最基本的判断力,他没了理智。倒不是说他天生愚笨不堪,而是被情色所障,他已经沉迷。

二、贾母为了巴结男人非常的纵“黄”。

过了两日,贾瑞得空,就又来给凤姐请安了。

于是,一场信息、资源、实力都是一面倒的较量开始了,贾瑞注定要一败涂地。

大概贾瑞一辈子也没见过几个齐整女性,求爱的过程实在是粗俗不堪。先是埋伏在会芳园假山石旁,吓了凤姐一跳;然后“拿眼睛不住的观看凤姐”,如此光景,人精凤姐一下子就猜到了八九分。可以想象,凤姐肯定是当下就心生厌恶的。偏偏贾瑞蠢得要死,见凤姐假意敷衍他,“那情景越发难堪了。“走的时候,“身上已木了半边,慢慢的走着,一面回过头来看。”——如此丑态,就是读者读到这里都觉得恶心,更难怪凤姐当下心里就发狠,要给这不知好歹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了。

在那个女子是弱者的时代,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女人是男人们践踏的对象,而女人自己也明白自己的“无用”,也会自觉地遵守这一社会法则。比如袭人她就很理解父母兄长把她卖掉这一做法,卖掉自己给家里换几两银子让家里人可以活下去是女孩子既明智又无奈的唯一的选择。

养小叔子,说白了就是和小叔子通奸。

其实,纵观贾瑞殒命的全过程,大家可以发现,虽然贾瑞社会地位低下、情商偏低,又太过执着,凤姐也是难辞其咎,她明明可以早点对贾瑞表明立场却偏偏逢场作戏,非要让贾瑞往“套”里钻,而且还“一套未成又生一套”,其人性之恶,实在令人胆寒!

对此,凤姐儿假意笑道:“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

(第12回)这屋内又是过门风,空落落;现是腊月天气,夜又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几乎不曾冻死。

二、凤姐的假意周旋

以上是头条号“海阔天空诗酒花”的回答。欢迎在今日头条APP关注“海阔天空诗酒花”,图文、问答、视频,海阔天空随便聊。

全书中,似乎只有尤二姐的姿色强于王熙凤。

在宁府庆贾敬寿宴时碰上凤姐,贾瑞立即出言勾引。

说起来荣宁二府中有姿有色的女性不在少数(比如林黛玉、秦可卿之流),但唯一的集美貌、财权、事权于一身的也就凤姐一人。毫不客气地讲,对于上述的这些男人而言,谁能得到凤姐的芳心,少奋斗30年还是有的

王熙凤却恰恰相反,若是贾蓉这样根红苗正,外表俊朗的贵族子弟对他有想法,没准儿她会有一丝虚荣的满足。但这么个窝囊废追求他,我们的凤大总管大概只有被冒犯的愤怒了。凤姐想整人,方法自然多得是,遑论这回她还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

回到家后,还被祖父贾代儒打了三四十闷棍,这可真是“倒霉回家”了。

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和分享!

对贾瑞来说王熙凤就是一个“玩意儿”而已,但他没想到的是王熙凤是一个倔强精明的“玩意儿”。贾瑞调戏有夫之妇渣得不能再渣;死于调戏女人,low得不能再low,害人害己这个词用在贾瑞身上一点儿都不错。

贾瑞无父无母,爷爷贾代儒对他管教得极其严格,却不曾给他张罗婚事。贾代儒是贾府家学的先生,虽是个宿儒,可是一生并无功名,在贾府这样的王侯公府,算得上清贫。

贾瑞从小父母双亡,跟着祖父长大,他的祖父在贾府的学堂里教书,虽然家贫,但跟贾府还能牵扯上一点关系,于辈份贾瑞和贾链是同辈,贾瑞应该称呼凤姐为堂嫂。贾瑞十多岁,正是情欲一发不可收拾的年龄,虽然他和凤姐在层次上相差甚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这些阻止不了他,还是疯狂的爱上了凤姐,并且迅速的付出了行动。可凤姐是什么人物儿呢?贾链的正妻、贾府能干的孙媳妇、正儿八经的少奶奶、王家的大小姐,这里面随便挑一个身份都是贾瑞所不能及的。身份悬殊可贾瑞为什么敢打凤姐的主意呢?

《红楼梦》成书的过程中,曾经取名为《风月宝鉴》,这柄“风月宝鉴”是用来照见人世间的欲望的。作者想要告诉我们,很多时候我们的一生都会被欲望牵着鼻子走,明知前面是万丈深渊,也要往里面跳。欲望是个害人的东西,我们却拿它没办法。

书中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里,焦大因不满安排其护送秦钟的任务时骂道:

按理说,以贾代儒的身份,应该能把孙子贾瑞管得很好,可是,事与愿违,贾瑞在作者的笔下,就是那最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也就是说是一个缺乏德行的人。

贾瑞所言话里有话,看得人直起鸡皮疙蛋,而他还不安份,竟又“拿眼睛不住地觑着凤姐”。这要是搁到一般女性身上,要么就直接走开,要么就生气埋怨几句“不够尊重”的话也就是了,可凤姐何许人?只见她“假意含笑道”:

焦大口中的养小叔子,一说是秦可卿养贾蔷,而比较可靠的就是王熙凤养贾蓉或者贾宝玉。

这一天,贾瑞又来了,且把凤姐“堵”在了家里。对此,凤姐正好就坡下驴、将计就计,遂“假意殷勤,让茶让坐”。贾瑞见状,“亦发酥倒”。于是凤姐便陪贾瑞闲聊,且说好话哄他。最后,凤姐悄悄对他讲:

表面上看,贾瑞敢于将他对凤姐的肖想宣之于口,无非两个原因:一则是想当然。他认为贾琏为人风流,凤姐应该很寂寞,可能会容易得手。

贾瑞见凤姐如此打扮,越发酥倒,因饧了眼问道:“二哥哥怎么还不回 来?”凤姐道:“不知什么缘故。”贾瑞笑道:“别是路上有人绊住了脚,舍不得回来了罢?”凤姐道:“可知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贾瑞笑道:“嫂子这话错了,我就不是这样人。”凤姐笑道:“像你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呢,十个里也 挑不出一个来!”贾瑞听了,喜的抓耳挠腮,又道:“嫂子天天也闷的很。”

第一,情欲难控,爱的魔力召唤,贾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冷不丁地冒出个人来,凤姐有点紧张,“将身子往后一退”:“这是瑞大爷不是?

四、贾琏就是一个多浑虫一样的泥猪癞狗,并不珍惜王熙凤和巧姐

事后,贾瑞终于醒悟,“心下方想到是凤姐玩他”。贾瑞这情商也真的是太低了。

初遇凤姐,贾瑞就行动猥琐,言语不堪。面对突然出现的贾瑞,凤姐先是以礼相待,称“瑞大爷”,贾瑞语言轻浮,“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也是合该我和嫂子有缘……”凤姐假以辞色,甚至“假意笑道”,使得贾瑞想入非非。

一、贾瑞的成长环境

贾瑞并不是没有痊愈的机会,跛足道人都把风月宝鉴给他了。他只要老老实实遵照“医嘱”使用,三天后就可以痊愈。可是他偏不听。这也罢了,最狗血的是,从镜子里看见了凤姐,正常人此时都会又气又恨的吧,毕竟是凤姐把他害得命悬一线的。可是贾瑞竟然“心中一喜”,几次三番入镜与凤姐云雨。作践自己到这个份上,还能怎样?自作孽,不可活咯。

凤姐厉害,人尽皆知,贾瑞平素也有耳闻。但是他只顾贪恋凤姐美色,丝毫没有察觉凤姐给他下的套,只能说真的蠢到家了。

作者:杜若。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结局大家都知道,无甚稀奇。我们不明白的是这样一个落魄没志气的贫家子弟,怎么就敢追求出身豪门,掌家专权的王熙凤呢?难道只是像平儿所说的,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么简单吗?也是也不是。

就是这么一个人,当她看到王熙凤的时候,他的魂丢了。当一个人被无尽的欲望牵扯着的时候,我们没办法理解他所有的行为。

如果贾瑞就此放手休养,可能也没什么事了,奈何他还是执念于凤姐:

此外,贾瑞敢打凤姐的主意,自不量力,恐怕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封建时期,男权社会的体制下,男性本身就有一种因为性别而自带的“优越感”。贾瑞怕是也不例外,所以对凤姐的假意周旋便理所应当地当了真。

大天白日,人来人往,你就在这里也不方便。你且去,等着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的在西边穿堂儿等我……你只放心。我把上夜的小厮们都放了假,两边关 一关,再没别人了。

其余包括林黛玉、薛宝钗在内,姿色顶多和王熙凤差不多。

贾瑞虽然姓贾,但其自幼父母早亡,相依为命的爷爷贾代儒是个屡试不第的老秀才,一家人依靠爷爷在贾氏义学教书谋生 ,是个妥妥的寒门子弟。人道寒门出贵子,贾瑞本身却是文不成武不就,平日里偶尔帮爷爷代课,还因爱贪小便宜被学生们瞧不起。

在那个男尊女卑的罪恶的社会里,女孩子一出生就是被人看不起。元春作为贾政的长女理应说已经很尊贵了,愣是被贾母给送进了“不得见人”的皇宫。元春在宫里的生活没有细节描写,但在元春省亲的那几个小时里动辄即哭可以猜测他在皇宫里生活的很苦。也就是说贾母牺牲了元春换得了他和贾府的荣华富贵。

贾瑞其人,可恨可怜!

贾瑞之所以敢打王熙凤的主意,应该是错听了别人的谣言。

说白了,王熙凤认为可以将贾蓉这个美少年玩弄于鼓掌。因为贾蓉并不贾宝玉,他非常精明,玩弄他并不容易。

再者,书中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刘姥姥进到荣国府“打秋风”,王熙凤亲自接待,期间贾蓉来借屏风,遂有一段意味深长的描述:

贾瑞,是贾氏宗族玉字辈中的一个,家中寒酸,父母早亡,跟着爷爷奶奶过活,爷爷贾代儒是贾氏宗族学堂的掌管,能够拥有这样的身份,这贾代儒应该是既有才又有德之人,否则,贾家也不可能让他来掌管贾氏学堂,要知道那么多贾氏子弟能否学好,全靠他了。

大家别看贾琏在尤老娘尤二尤三姐眼里是光鲜亮丽的翩翩佳公子,那都是表象;从内在看,他和多浑虫是一样的人,多浑虫贪的是酒贾琏贪的是女人,贾瑞都是看在眼里的。贾琏并不珍惜王熙凤,这给了贾瑞很强大的心理支撑,一个连老公和老公的家人都不珍惜的女人,对贾瑞来说调戏一下也就没有什么妨碍了。

本来,他的人生还有一次机会,跛足道人的“风月宝鉴”原本是渡化他之物,嘱咐他只可照反面不可照正面,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偏偏要照正面。

贾瑞之所以敢调戏王熙凤从大的方面来找原因是社会大环境造成的。

而王熙凤假意与他周旋,贾瑞社会经验不足,竟然看不出,被迷惑。

最后,贾瑞被王熙凤活活玩死。

因此,从社会地位上看,贾瑞与芹芸二人相当——可能也就是辈分上高他们一级,其属于贾府“玉”字辈,和贾琏是一个辈分,但较蓉蔷这样的“宁府之正派玄孙”还是要低很多。

是的,没错,贾瑞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就算后来跛足道人拿来“风月宝鉴”救他,也没能挽救他的性命……

我们知道贾代儒是个贾族私塾的授业老师,执掌贾家众多子弟的学业,以贾家这样的百年旺族的声望与势力,所选老师绝对不可能是等闲之辈,用现代的话讲,不是院士水准,起码也得是知名老教授。书中说的也很清楚:“又知贾家塾中现今司塾的是贾代儒,乃当今之老儒”,所以对于贾代儒的学问我们毋庸怀疑。

可能正是因为家计艰难,眼光又高,所以导致贾瑞的婚事高不成低不就。

贾瑞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他如何不想也分一杯羹?实事求是地说,只要是个人,被置身在这种环境中,都会妄动邪念的,因为人都是肉体凡胎,都会分泌荷尔蒙,加上大环境这样,改变一个人很轻易。

就前者而言,凤姐平时的打扮已经算是风骚,比如林黛玉刚进荣国府时,就见凤姐的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珮……—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稍眉,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从道理上来说,王熙凤是贾瑞的嫂子,按理说叔嫂之间要避嫌。可是,王熙凤在宁府“巧”遇贾瑞那一回,怎么看都像是贾瑞候了半天才等来的结果。贾瑞不仅没有避嫌,而是直接迎了上去。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

也许贾瑞听说了类似的谣言,认为王熙凤是个淫妇。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吃了这个亏,怕是也要反省一番了。可是为何贾瑞两日后又去找凤姐?我的理解是,执念成魔。

是以,凤姐如此打扮,又怎能逃得过男人的关注与遐想呢?

三、贾瑞的执念深重

书中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中,凤姐参加宁府家宴途中却“偶遇”到了贾瑞。当时,“凤姐正自看园中的景致,一步步来赞赏时,猛然从假山后走过来一个人来,向前对凤姐儿说道”:

从表面上看,贾母和王熙凤一对搞笑CP关系热络,实际上那都是王熙凤一厢情愿巴结讨好贾母剃头挑子一头热。自从元春进宫贾母抛弃了大房把她所有的“热情”和“爱”都转给了贾宝玉以及贾宝玉身边的人,原来的琏二爷凤奶奶就彻底沦为打工一族,成为“破落户”,靠着给叔叔一家管家办事搞点儿零碎银子花花。

贾瑞毕竟年轻,不是王熙凤的对手。

既然是淫妇,往往饥不择食,贾瑞就有机会。

这让我想起心经里的一句话: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贾瑞死了,死于颠倒梦想。而世人皆有梦想,谁能保证自己永远都不会犯和贾瑞一样的错误呢?观贾瑞以自省,这也许正是作者创作的一番苦心吧。

俗话说“食色性也”人之常情,“欲望”使然,男欢女爱正常现象。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才有了人间的婚姻、夫妻,人类才能正常繁延下来。为什么说“色胆包天”,“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在特定环境条件下,有些人的理智往往成为欲望的俘虏,反常现象、作为,就有可能变成主导的位置。贾瑞虽是贾氐后代,年轻未婚,难免对异性想入非非。论血缘关系与贾府早已在五世之外,因与“宁、荣”二府关系己远,平時早就听说王熙凤貌美如花,而且与侄子辈关系也有些暧昧,难免,一旦時机成熟,总想讨王熙凤占点便宜,捞点好处。这是主观原因。

如果贾瑞有点脑子,去宁府找了凤姐几次都找不到,就应该知道凤姐这样的人物不可能真的对他上心。 偏偏他要一条道走到黑,终于惹得凤姐真的出手了。本来第一次凤姐爽约,只是让他吹了一夜北风,并没打算真的害他,正常人经过这次教训也该明白了。可贾瑞蠢啊,都这样了,还不知道是凤姐捉弄他,于是就有了第二次更厉害的惩罚,不但被淋了屎尿,给贾蓉和贾蔷分别写了欠条,还一病不起,拖延经年。

王熙凤尽管是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大小姐,但也是一个女孩儿,贾瑞知道凡是女孩家族都不会保护的,所以他才敢调戏王熙凤。

俗话说“家风”好坏,极能说明问题,贾府老仆焦大,为什么酒后敢骂“养小叔的养小叔子,扒灰的扒灰”,绝不是空穴来风,事实也证明,除了贾府门前的那对石头狮子尚干净外,其他干净的地方还能有几处?。宁府的贾珍与儿媳秦可卿的不清不白,又岂能仅仅以“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单独归罪于秦可卿。更应看到“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因贾敬颓废家教,放任子女的胡作非为,养了个不肖之子贾珍,而贾珍又是在天香楼乱伦与儿媳私通的“衣冠禽兽”,这样的家庭,这样家风,岂不又是贾瑞敢打王熙凤主意的客观因素。

贾瑞蠢在哪里?

其实,贾瑞为什么要调戏凤姐,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安排这么一个人做这么一件事,这样才能引出风月宝鉴,引出读者对“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思考。《红楼梦》伏笔处处,很多情节的安排,都是饶有深意的。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那你说贾瑞还会“上钩”吗?

贾母为了讨好贾宝玉,从贾宝玉很小的时候就安排了一众小老婆;贾赦屋里有大批年轻的丫鬟姬妾,这个“好习惯”就是贾母给培养出来的;贾琏腥的臭的都往屋里拉贾母也并没有认真计较;多姑娘像一块臭肉一样“考试”了贾府里多半的男人,贾母为什么不打40大板然后给撵出去?因为多姑娘是男人的开心果所以贾母从内心里是欢迎多姑娘的。

这里凤姐忽然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儿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得吃茶,出了半日神,方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听了,方慢慢退去。

参考:《红楼梦》

或有如下两端:

会!人家还真得如约而至了,而且就在这个“空屋里”,还真进来一个人。贾瑞不废话,抱住就啃,“满口里亲爹亲娘地乱叫起来”,可啃了半天才发现竟然是贾蓉!骚得他直想找个地洞钻。

迎春被贾赦五千两银子卖给了孙绍祖,探春也会以“和亲”的方式被家族利用掉,然后换来她和贾宝玉的精致生活。贾母这是把她的孙女们都当成了性工作者呀,她在吃那些没见过天日的小羊羔的时候,怎么没把她噎死!!

谢谢邀请!

在这里凤姐一步一步的把贾瑞引向深渊,贾瑞认为凤姐也很喜欢他,胆子也就越发的大了。凤姐更是在后面直接和贾瑞约了地点,而贾瑞信以为真,贾瑞敢打凤姐主意,是因为凤姐给了贾瑞机会,一步一步的引诱他,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子,本就情欲难控又怎经得起凤姐的引诱。

贾瑞第二次见凤姐,是被凤姐撩的团团转,他真的来到凤姐家里。

一、四大家族正在走向衰败走向没落。薛家关起了大门儿寄居在贾府小小的梨香院里,薛姨妈薛宝钗率先过起了减省节约的生活;史家也裁掉了许多下人自己能动手做的就自己做了,连史湘云这样的大小姐在家里也得做针线活;贾家的衰败贾瑞作为身边人看的最真。

但王熙凤心肠狠毒,不愿意放过冒犯自己的贾瑞,一定要给他厉害。

贾瑞为什么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其二是贾瑞的低情商以及过于执著。

第一,贾瑞认为王熙凤是个淫妇。

请嫂子安。

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凤姐说这些客套话做什么呢?你既然已经看出贾瑞的意图,又何必顺着他的话往下说?现在好了,贾瑞是真的误会了,还以为凤姐对他“有意”,于是“身上已木了半边”,“那神情光景越发难堪了”

这样平庸的他,怎敢打琏二奶奶的主意?细细分析了一番,我觉得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二,贾瑞的地位其实也不低。

我要到嫂子家里去请安,又恐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

其实,王熙凤就男女关系上,是很正的。不过,她这人自以为是,也有玩弄男人心理的欲望,所以一些行为表现的比较暧昧。

所以环境的影响是造成贾瑞敢打王熙凤主意的直接原因!

正所谓“德不匹位,必有灾秧”,对于咱普通百姓而言,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好,否则岂知不会有如贾瑞之下场哉?[捂脸]

贾府的贾代化、贾代善,也就是贾宝玉的爷爷,和贾代儒是同一代。

如果只能用一句话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那必须得是柳湘莲的那句:“你们东府只有门口的那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这句话点名了贾府内部的肮脏与龌龊。

事已至此,大家都能看得出来,这就是凤姐做的一个局,想着借此整整贾瑞,使他能够知难而退。如果贾瑞能够想明白这一点,也就应该死心了,可人家偏不,“前心犹是未改,再想不到凤姐捉弄他”。

贾瑞当然是没那么大胆的敢去打凤姐的主意,凤姐的身份地位是会让他怯弱的,他也只是试探性的去打探凤姐的底线。第一次见凤姐,她就猜透了贾瑞的心,可她并没有阻止贾瑞,而是明里暗里的给了他机会,这让贾瑞觉得自己有了机会,也就更加的大胆。而凤姐心里却另有她的算盘。第一次巧遇,贾瑞说要去凤姐家请安,凤姐没有拒绝。

原因大体4个:

你说都已经这样了,凤姐也该表明立场了,不想就不想就不要忽悠人家贾瑞了吧?不,偏不,凤姐来了个“恶人先告状”,竟“故意抱怨他失信”,急得贾瑞“赌身发誓”——这是要把贾瑞往死里整的节奏啊!

”这会子我要到太太们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罢,“贾瑞道:“我要到嫂子家里去请安,又恐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凤姐儿假意笑道:“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

贾瑞于是满怀希望地去王熙凤处“请安”。如果凤姐避而不见,或见了正襟危坐,不与之交接,那么他去几次也许就断了念想。可是凤姐却假意殷勤,让茶让座,笑语晏晏,贾瑞越发认为凤姐有意与他。

于后者而言,笔者上边已经提及凤姐与贾蓉“暧昧”之事,此处不再赘言。

仔细想想,对凤姐而言,捉奸实在算不得是件光彩事,要十分隐晦地进行,也不便对外界透露些许,而凤姐竟然将其交给贾蓉来处理,这似乎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二人关系的不一般。那么贾蔷呢?他怎么也在这里?原来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所以,贾蔷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

这样看来,如若贾瑞想从贾府讨些便宜、谋些营生的话,那他就应该采用芹芸二人的方式较为妥当,想必也会有个不错的结果。可他偏不,非要走捷径,竟想要把凤姐给“开心”了,这就很值得玩味了,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呢?

在贾瑞那个年纪,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去追逐,这是他在情字上的无法把控,凤姐已为人妻,不适合他贾瑞,论身份、地位、家境这些贾瑞也没有一样能配得上凤姐,这些贾瑞他都是知道的,他明白凤姐是什么样的人物儿,凤姐也不可能看上他,凤姐身上有吸引他的魔力,可还有另一面厉害的嘴脸那是贾瑞所看不到的,他的心里只看到了外表美丽的凤姐,可在外表裹挟下的另一张真实的面孔贾瑞到死也没能看明白。正源于贾瑞对情字的“痴”他才敢不顾一切的去爱。他连着三次被凤姐戏耍,他一次一次的选择相信,正是这样的一种“痴”才能让凤姐有机会把他害死,从这一点上看贾瑞真的是可怜的,如果他第一次被骗就懂得反省,也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

从身份上来说,王熙凤高了他不知道多少等。虽然都是贾氏家族中的同辈人,但是凤姐是正宗嫡派的孙媳妇,掌管着荣国府的内政,手里大权在握,而贾瑞却不知道是多少代的旁支,口袋里穷得叮噹响。

贾瑞表面上看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但其实只是欲望的奴隶。

贾瑞是贾府义学老儒贾代儒之孙,父母早亡,自小便受到贾代儒的严格管教:“那代儒素日教训最严,不许贾瑞多走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

第三回里,林黛玉初次见到的王熙凤是这样的:“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看她的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仙妃子。”在第六回周瑞家的向刘姥姥描绘凤姐的模样时是这么说的:“这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儿却比是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儿似的……”

说起来贾瑞只是自身条件不好,所以这样的求爱显得丑态毕露,惹恼凤姐。但这也确实不算什么大奸大恶,王熙凤对他的惩罚确实是太狠了些,只能说贾瑞完全不知道凤姐可以狠心到这种地步,这就是没有识人之明的下场。

为什么这里出现的会是贾蓉贾蔷?

贾瑞之所以敢打凤姐的主意,一是源于自己难以控制的情欲,和情窦初开的吸引力,二是痴情加上凤姐的引诱,他认为凤姐和他情投意合,自然就没有了其他的后顾之忧。

至于说园子里,假山后贾瑞王熙凤的“有意”邂逅,只不过是个环境条件。如果不存在上述主观原因和客观因素,也就不可能会出現贾瑞想打王熙凤的主意,而舍命也要想去占其便宜,足见“色胆包天”确能将人置于死地。应该说贾瑞对王熙凤行为,确应受到遣责甚至鞭笞,但仅是道德问题,罪不致死。“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轮番数次要将贾瑞置于死地,足以说明王熙凤阴险毒辣,宁让他负我,我绝不负于他人,就并是个简单的口蜜腹剑,心狠手辣的问题了。只能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别忘了苏东坡《洗儿》“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阴险毒辣又过于聪明,也只能“哭向金陵事更哀”了

展开阅读全文

梁山有三怪,指的是谁?

上一篇

桑葚酒的危害有哪些?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贾瑞为什么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