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一同事抑郁症跳楼,难道有抑郁症的人对死亡真没有恐惧感吗?

我一个男同事几年前就是因为抑郁症跳黄河的,他走的义无反顾,一点犹豫都没有。

医院离我们很近,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我看着同事被抬上了救护车,有同事一起陪同去了。

直到有一天发现她抽烟而且手腕上有血,才看到她手腕上已经有长长短短数十条疤,才知道事情有点严重去医院检查已经是重度抑郁了,直接留院住下了,有次去医院看她才真正对抑郁了解一些了,一层楼十几个房间,每个房间3-4个人,有几岁的小朋友,有6.70岁的老年人,还有青少年,中年男女真是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诱因不同但都是抑郁病人。他们很敏感很脆弱。

后来,听那女孩的妈妈说,每年寒暑假都要去治疗。为了她能够更好的康复,她妈妈一直在身边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吃过晚饭,我老公带着女儿去了趟超市。父女俩回来后,女儿跟我说:“妈妈,顶楼好像也有人在,有个人影在走廊走来走去,有点吓人……”

受不良磁场操控情绪,失去自我,所以不恐惧,

我老公也说是。我们正聊着天,却突然听见“咚”的一声巨响。一楼的一户同事最先发现动静,夫妻俩赶紧出去看。他们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看,想要找到始作俑者,可是什么也没看见。

当一个人活着特别痛苦时,他们对死亡是没有恐惧的。

抑郁症真的好可怕,它让人对美好的人生毫无留恋,走的义无反顾!这种病一定要去接受正规治疗,家里人要给予足够的关心、关爱、耐心和陪伴,也许很小的一件事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酿成惨剧。

以前总以为抑郁症就是心里想不开,调节一下想开了就好了。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需要我,在乎我,关心我,我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那个时候我唯一的精神支柱是,每个周末我都可以走几里山路,去我的外公外婆家,在那里,我才感觉我是被爱的,我才感觉我是一个有人关心有人在乎的孩子。

下半夜是什么时间睡着的?不知道,反正是折腾的很累很累了,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这也养成了我许多年来蒙着头睡觉的习惯,虽然我知道这个习惯不好,但这样才让我有安全感,才能睡得着。

我听着女孩的母亲说:“没有,她没有什么异常。我们两个还分吃了一个苹果,她还笑着和我聊天。结果,我上个厕所的功夫,她就……”我听见那个母亲的语气慌乱而绝望!

前几天我签了遗体捐献协议,五一儿子放假回来,我准备找个机会和他谈谈这个事,希望他能接受并支持我的决定。

我这个跳楼的同事,她是有抑郁症的。而且是很严重的抑郁症。

所以从小到大,我从来不觉得活着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死亡也不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情,说实话,我能活到现在,我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

这个同事,就是从我们住的那栋楼跳下来的。至今,我依然记得她坠落的大致位置,每次从那路过时,周身总是有些发毛,感觉心里有些发颤。

抑郁症的人,认为活着比死亡更令人恐惧。所以才会如此决绝。

这是我身边那个患抑郁症跳楼的同事的真实故事。我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她选择了最后那条路,但我却清楚的感受到了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是多么绝望!

小时候的我就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脆弱,悲观,消极,不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内心最渴望的是拥有一个洋娃娃,如果我有一个洋娃娃多好啊!我可以对她诉说我的心事,把她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会把她当成一个孩子,细心照顾她,就像我内心渴望的妈妈对我的方式。


有时,我们晚上回来时,如果是一个人经过那个空坪心里还是很发怵。虽然过去5年了,但依旧会害怕。她生前住过的房间,一直空置着……

难道抑郁症的人对死亡真的没有恐惧吗?

生命,对于每个人还说只有一次。要努力的活!你可能不害怕死亡,但你会给身边的人带来恐惧。就像我那个同事!我们经过那个路口时,依然毛骨悚然……

抑郁症的人应该是不怕死的,他们更怕的是不被理解。

楼下的男同事,让阿姨赶紧上楼给女儿拿衣服。我老公这时也已经下去帮忙了。我领着8岁的姑娘,站在走廊。我看见同事们忙乱起来,打电话叫救护车……。我老公上来了一趟,拿了一把雨伞,又步履匆匆下去了。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先来,所以,在来得及的时候,善待身边每一个朋友和亲人,毕竟下辈子不一定能遇到,何况有的人,根本就不想有下辈子!

就像一个人患了癌症,你对他说:“用你的意念控制你的癌细胞吧,不要让它继续扩散了”,你会说这样无脑的话吗?

写在后面:

现在回头去看,也许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抑郁症已经是我的朋友了吧,它知道我的孤单和无助,它知道我每一个夜里,都是把头埋在被子里捂的满头大汗,却不敢伸出头透气,因为我怕黑,我总觉得黑漆漆的房间里随时都有妖怪跳出来。

抑郁症病人对死亡真的没有恐惧吗?抑郁症发作的时候,对病人来说,最大的感受是生不如死,死亡意味着一切痛苦的结束,就像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约会,没有恐惧,只有解脱!

现在的我,还是在吃抗抑郁症的药,偶尔内心还是会溃不成军,但我已经多了与消极念头对抗的砝码了,日渐年迈的妈妈,羽翼未丰的儿子,相濡以沫的爱人,他们是我的铠甲,也是我的软肋!

很不幸我身边就有这么一个抑郁患者,也曾经割腕过,喝农药过。我的小侄女去年17岁花一样无忧无虑的年龄,应该是人生中最开心的时间可没想到有一天她跟她妈妈讲她可能抑郁了,她说很多时候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绪,很容易就上火发怒,晚上睡不好,白天整天睡,对所有事情提不起劲,因为在这之前身边都有过这样的人,只偶尔在新闻里看到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引导,怎么应对,只发现她晚上睡不着,然后大白天整天不起,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没得到就发火。一开始都觉得她是好吃懒做,自私自利,拿自已身体来威胁家人不懂事。

第二天一大早,楼下就传来了狗凄厉的呜鸣声,特别凄楚瘆人。我们出去看时,正看见在楼下出事的地方,用黑狗血淋了一个很大的圈。特别吓人!她活着的时候,人畜无害。但她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大家都是怕她的。

我们也站在走廊,想一探究竟。就见楼下阿姨慌乱的把自己的女儿往怀里揽,我赶紧叫住了她:“阿姨,不要抱她,不要动她。怕有内伤,会造成二次伤害。”

有两个月时间,我脑海里,总是出现自己坠楼的画面。不是害怕的,反而觉得是一种释然,解脱痛苦的释然。我总是努力让自己不要靠近高处。因为怕控制不住自己!

这时,我女儿一直问:“妈妈,阿姨为什么要跳楼?”我心里很害怕,就敷衍女儿不要再问了。

这时,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喊声从楼梯口往下传来,然后是惊慌失措的下楼声,声音很大。踉踉跄跄!

每次都要等到爸爸的房间传来咳嗽声,我才敢飞快地掀开被子透一口气,然后立马再躲进被子里,捂的严严实实的,仿佛这样自己才是安全的。

我这个同事人很老实,话不多,工作认真负责,是部队转业的营级干部,单位的会计。那年,大年初七上班的第一天,他还到各个办公室给大家拜年呢!到我办公室也来了,穿着一件暗红色的休闲西装,理着短短的寸头,看着很精神、很整洁、很开心的样子。我们握了握手,互相拜了年,寒暄了几句,做梦都没想到他正月十五竟然跳河了。

她是和我们同一年出来的,她刚分出来时,和我们一个同事分在同一个房间。据那个同事说,那个姑娘有些奇怪。

抑郁症是病,是一种让心理和身体饱受双重折磨的病,疾病不分你的身份地位高低贵贱,任何人都有患病的可能,不嘲笑,不歧视,不排斥抑郁症患者,这对抑郁症病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善意!

那一晚,我们没有关灯。但我依旧没敢合眼,害怕!第一次这么害怕!这么真实的目睹过一个熟悉的年轻姑娘的生命流失。

有的人觉得抑郁症就是一种矫情,就是心眼小,可是你知道吗?你的一句“想开点”,却是让抑郁症病人最受伤的话。

几年前在南京脑科医院确诊是重度抑郁之后,我才真正的懂了我为什么一点也不惧怕死亡,对于一个抑郁症病人来说,死亡更多的是一种解脱吧!

我曾经得过抑郁症,很痛苦的2年时期,严重失眠,大脑天天是跑马场一样不停的想东西,只能靠安眠药睡觉几小时,后来都是加倍安眠药,脱发,消化功能紊乱,拉肚子,人暴瘦,吃不了东西,开车精神恍惚常常走错路,到高楼阳台心里总是一阵声音说:跳吧!什么痛苦都没有!自杀的念头会一直出来,我自己发现自己出问题开始找医生吃药,那个药是抑制大脑皮层细胞活跃的,吃完人容易发呆,朋友也一直找我散步聊天,我是反反复复一阵子好一阵子坏,那时候孩子小,每天要接送孩子上下学,活动,时间也都忙碌着,后来我发现做义工去接触人会改变自己,我一直坚持做义工,忙碌着,当你忙碌着没有时间想其他东西的时候,你会慢慢忘记其他的。现在回首往事,人有时候就是一个坎,迈过去了就海阔天空,如果没有跨过就万劫不复!如果发现🈶️朋友这种,朋友亲人的关怀和医生治疗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常接到一些电话,我都会耐心听她们抱怨,也许抱怨完她们心情就好了

我村在大山脚下,解放前不到十户人家,有个张三爷冬天出去拾烧炕的牛粪,在地边休息晒太阳犯迷糊,看到树上有一个美女绳子吊在脖子上向他招手,他心生欢喜看着好的很,把自己的背斗上的绳子解下来邦到树上刚要套脖子对山打猎的枪响了把人吓醒了,吓的敢紧跑回家,几天没敢出门,一般人出事时头脑和意识都是一片空白,身边的亲人朋友多关心也是良方,

还有一次,傍晚时分我到大伯的小店里买了老鼠药,那个时候农村买老鼠药是很正常的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买药时的异样引起了大伯的注意,我刚把药买回来藏到枕头下,就听见大姐在外面和我妈妈说话的声音。

抑郁症到了一定程度,死是最好的解脱!我原单位的同事大姐,家里特意安排人看着,都没看住,一眨眼就跑出去了,楼梯间踩着板凳跳下去了!就跟闹着玩一样!

说完这句话时,一回头才发现身后有一个大人,是我们一个村的,当时的我大概九岁左右吧,性格内向胆小自卑,特别担心人家把我的话在村上说出去,又害怕人家说我不正常,这种顾虑困扰了我很久很久,所以这个场景直到现在依旧历历在目。

因为对抑郁症的人来讲,活着太痛苦了,无论身心。

我眼见我妈妈抑郁的时候,头眩晕得无法行走,双腿特别无力,抓心挠肝地坐立不安,严重失眠,没有一丁点笑模样,勉强吃饭,每天几乎很少说话。只要说话,就是念叨受不了了啊,没啥意思。。

那天是周末,很多同事都回去了。我那时刚生完二胎,所以不愿意来回折腾,正好没回去。如果知道会目睹这样一件事的发生,我宁愿那天没有在!

临出发时,我听见有阿姨问那女孩的妈妈:“为什么会跳下来?你们吵架了?

他失踪以后,单位报了案,最终查了监控,发现他在河滨路的一个地方过了马路,径直往河边走去,没查到他回来的监控,据此判断他可能跳河了。当时,单位派了很多人沿河寻找,也到下游的一个小水库去找,跳河轻生的人往往在那能找到。大约一个月以后,才在那个水库找到了。当时,他身体被水泡的肿胀不堪,只有脸上能依稀可见原来的模样。去的同事都流下了心酸的泪水,一个老老实实的人,一个工作认认真真的人,一个朝夕相处的人,一个刚过了不惑之年的人,却以这种方式结束了人世间的一切,大家一时都接受不了,单位愁云惨淡了好一阵子。

虽然憋得出不了气很难受,但我永远只有等爸爸再咳嗽的时候,才能再掀开被子透一口气…这也造成了我失眠的顽疾,上半夜不敢睡,不能睡,闷在被子里睡不着,等着爸爸的咳嗽声。

当晚,很多同事都急匆匆开车回家了。我们的孩子还小,又是晚上,所以只得留在宿舍。

所以在抑郁症病人那里,承受着身心双重的折磨,如果不治疗,不对症下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生不如死。当然就对死亡无恐惧,或者就是🈶恐惧,他们也会觉得比起活着,恐惧就是一瞬间的事。

那么小的孩子就向往死亡,没有丝毫恐惧,对我来说,那反而是一种解脱,但我又是很怯懦的,不希望我死了还被人议论,不希望别人因为这个评价我的父母,所以,我的内心是想有一场意外,让我的离开“名正言顺”!

我并没有觉得这个事情多么高尚或者伟大,反正最后都是一把灰,若是有幸能帮助到热爱生命的人,延续他们的生命,或者帮助失明的人看到这个世界,这于我,也许是一种成全吧,成全我不曾对这世界有过的热情!

我有个女同事,身材高挑,皮肤白净,说话时温温柔柔的,脸上总是有一抹浅浅的笑意。生命终止在29岁,走得特别决绝!

救护车飞驰而去,老公就回来了。我让他别把雨伞带回家,丢去了垃圾桶。然后去换衣服洗澡,不要靠近孩子。我小的孩子那时还在襁褓中。

父母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弟弟身上,因为他是男孩子,因为农村传统的风俗,因为爸爸骨子里的重男轻女,在这个家里,我永远觉得我像一个外人。

电话打完后,同事们把那女孩围在中间,我老公替她撑着雨伞,一起等救护车。


这时,楼下的有人在叫我老公。是后栋的一个阿姨,煮了白水蛋,叫那几个到过现场的同事过去吃,去去晦气。

出事后,才听单位的同事说,那时他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了,幻听、妄想,好几次跑到派出所去报案,说有人跟踪他,要害他。警察就联系她老婆,让去接人,一开始她老婆还去接,后来就不愿去了,很不耐烦地对警察说:“别理他,他就是个神经病!”,有几次还是一个跟他关系要好的同事去接的。在这个同事的劝说下,家里人带他去医院看了几次,开了些药,没有住院治疗。直到去世前,他都一直在正常上班,虽说话不多,但见人总是笑眯眯的,一点也看不出得了抑郁症,单位也很少有人知道他得了这种病。可能夫妻感情不太好,孩子又小,他又是外省人,这面没有亲戚,他的病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也没有得到来自家庭亲人的关爱和陪伴,最终酿成了悲剧。

那个时候周六上午还要上半天课,所以每个星期盼望周六早点到来,这样放学后我就可以去外公外婆家了,就像缺氧的人,渴望氧气一样,如果我心里没有外公外婆的爱在支撑我,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妈妈来到房间问我:“你是不是买老鼠药了?拿来给我”,我只有从枕头下摸出老鼠药,递给妈妈,妈妈拿着药就走了,没有问我什么,其实我是准备那天晚上,等爸爸妈妈睡着以后,在他们的房门口磕个头,就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不能说我的父母是不爱我的,只是当时小小年纪的我,真的好羡慕别的孩子可以跟妈妈撒娇,而我,只能想想而已。

今年,我家发生了巨大的变故。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有轻生的念头。当我站在天台时,我看着楼下,突然就会发笑。会想:“如果跳下去,我就解脱了。”

同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眼看向不远处。那边正静静躺着一个女孩。这边的动静很快惊动了还没有回去的同事,大家都闻声而出。

那个姑娘喜欢半下午开始睡觉,晚上11点多就起来,吃东西玩电脑。而且声音会开得很大,会突然自己发笑,经常这样枯坐到天亮。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拿着绳子,在房间里到处寻找可以悬挂的地方,那个没有任何悲欢,渴望离开,心怀执念的小女孩的身影,现在仿佛还在我眼前。

还记得念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和同学走在上学的路上,不知道两个人怎么谈到死亡的话题,我对她说:“如果走在路上被车撞死就好了,这样人家还能赔我爸爸妈妈一笔钱”!

对死亡还毫无概念的女儿,还在追问:“妈妈,阿姨怎么死了?她为什么会死?”我告诉她:“阿姨,以后都不会回来了。她去了另一个世界……”

她经常会头痛,需要她妈妈给她按摩。后来,听另一个同事说:“患有抑郁症的人,是会产生幻觉的。所以,他们在自杀时,可能自己也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是不会害怕的!”

时间回转,拉近那天的镜头……

她在电话里说:“那个同事,没有抢救过来。已经走了。”知道结果后,我们没有多聊,因为大家都心情沉重。

老公洗完澡后,我问他:“还活着吗?”我老公说:“还有气息,眼皮还会动。”我们这边正聊着,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一关系不错的女同事,她老公是医生也参与了这次抢救。

我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是秋天,天气有些微凉,天上下着毛毛细雨。

你们身边有患抑郁症的人吗?他们平时有什么异常吗?

因为活得太痛苦,累,死了对抑郁患者来说倒是种解脱,大多抑郁患者都不能好好睡觉,好多人活着也是因为有责任,也不想亲人痛苦。如果可以放下一切,轻生的可能更多,笑得有多火,活得就有多折磨。

正常人是无法理解抑郁症病人的痛苦,想不通好端端一个人怎么老是想着死呢?我亲戚就是抑郁症,现在我理解了,是因为他们发作起来太难受了,晚上睡不着,吃安眠药都不管用,白天脑袋跟脱缰的野马,控制不住胡思乱想,脑袋胀得跟爆炸般。身上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换作正常人难得几天还能撑,几年几十年谁吃得消

展开阅读全文

为什么历史上会有“脏唐臭汉”之说?

上一篇

一个刚毕业的会计专业的在上海工资都一万到两万了,有这么高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前天一同事抑郁症跳楼,难道有抑郁症的人对死亡真没有恐惧感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