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CU接受治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img src=”https://p1.toutiaoimg.com/large/756b0008d95377d677b7.jpg”>

后来,他跟我说,当他在ICU里醒过来的那一刻,他很害怕,怕极了。同时,心里有说不出的后悔。如果真的就这样呜呼了,这一辈子,真是太不值得了。

我给您的答案,可能不是您想要的答案。因为我确实进过ICU,但我进ICU的角色是实习医生,不是患者或者患者家属。

终于熬到了晚上,来了一位很年轻的大夫,手里拿一个什么东西(好像是气管镜),对我说,“你坚持一下,我蒙上你眼睛,你不要看,我给你看一下肺部是不是有痰,如果好的话,就给你把呼吸机拿掉,你就会舒服很多……”,大夫很快看完,接着呼吸机管子什么的也都给我拿掉了。

我老公进过ICU。因为重度酒精中毒。

感谢陈大姐,是她的细心和果断,使我老公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感谢医生护士,救了我老公的命。感恩。

1、痛苦,由于在ICU的患者都是危重症患者,疾病本身就很痛苦,同时治疗也会在患者身上留置各种操作和管道,比如手术伤口,深静脉,采血等。

ICU的大门一直紧闭着。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又急又怕。灯光很暗,四周很静。不知道坐了多久,我打起盹来。

我就是一名ICU的医生,每天都在ICU中工作,对于其中的患者感受是很清楚的。

2、ICU是术后患者的恢复室:做完大手术的患者可能由于麻醉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既不能占着手术室也不能送回普通病房,因为患者还需要呼吸机,只好送到ICU,一直到患者完全清醒才会离开ICU;做完大手术的患者,由于手术的打击,可能生命体征暂时不稳定,不适合回到普通病房,也会被送到ICU,一直到患者病情稳定才能送回普通病房。

天快亮了,护士让我快走,说医生要来了。我赶紧退出来了。

老公听我凶他,没吭声。

4、渴望关心,一般ICU内的医护人员主要关心的是患者的疾病病情,很少与患者进行交流,一般也不会把病情完全告诉患者本人,交流的主要对象也是患者的家属,在这些情况下,患者都是非常渴望被关心的。

天黑了,同事们都回去了。陈经理临走时给我说,她家就在医院附近,有什么事,马上打电话通知她。说完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她家座机电话号码。

那是九五年,老公还在市外经委的纺织品进出口公司工作,负责当时市里的各个棉纺厂、针织厂、印染厂的产品出口业务。

老公没过多久,就完全恢复了健康。

但是有一些清醒的患者,还有患者病情好转,停止应用镇静药物,恢复意识和各种感觉的时候,患者这时候感受大多数是这样的。

(耳赵问答20180407)ICU是医院里重症监护室的简称,收治的都是危重症患者,这里是很多人的人生关卡,过去了就继续享受人间,过不去就撒手人寰。我进ICU多数是为了会诊,处理那里患者的鼻出血、气管切开等问题,一般不会久留。就我的印象来说,在ICU里的患者很少有意识清醒的,多数是处于昏迷状态,浑身插满各种导管。对于意识清醒的患者,为了避免其躁动影响监护及治疗,经常需要束缚(说俗一点就是捆上)。在旁观者看来,在这种环境下还是处于昏迷状态比较好,如果意识清醒,躯体的病痛加上环境的压抑对人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偶尔我的OSAS手术患者会带气管插管在ICU过度一晚,期间我去探望的时候,患者都会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我,我只能拉着他们的手说,咬咬牙,过了今晚咱就回去了。

护士动作都很粗鲁,毕竟每天都面对这样的病人或许也很压抑吧。icu里满满的这样的病人,其实无意识的昏迷还好,倘若清醒的在icu这样连续几天,人估计就要抑郁了。

ICU中收治的患者都是危重患者,一部分患者都是不清醒的,这样的患者不会有一点记忆,体验都是家属的担心和焦急,这部分患者就不说了。

只见我老公换了病号服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一只胳膊上扎着针输液,一只胳膊上缠着血压计绑带,胸口上贴着一些电线,一根手指头上还夹着一个夹子。有个护士,正拿着一根白色长布带子在捆他的腿。我问医生这是干嘛,医生说,病人似醒非醒时会特别痛苦狂躁,难免乱挣乱动,影响监护和治疗。捆绑是必要的安全措施。

可以说,这段时间是最为煎熬的时刻,能够扛过这一段时间真的不容易,但是从个人角度来说,从来没有想到过死。第二天,有两个次小护士过来查房说我的手脚没有绑起来,会不会出事,其中一个护士说,他的样子不像那种不理智的。

“快乐的小大夫”为您解答。欢喜关注

输液量很大,一瓶完了又上了一瓶,不知道上了多少瓶了。

2、恐惧和担心,当患者进入ICU后,患者一般也是知道自己的疾病很重了,对疾病是否能够好转,面对陌生的环境,还有患者知道花费巨大,都是相当恐惧担心的。

在ICU的第七八天的时候斜对面的病房一位大爷大早上就挂了,听护士谈话说,刚刚还在量体温都挺好,突然没心跳了。接着护士进去默哀……,家属拖走了。

我气喘吁吁地赶到医院急诊室时,公司同事们都在,医生正在和陈经理谈话,说我老公情况很糟糕,已出现呼吸抑制,血压降得很低,人已经休克了。陈经理都快急哭了,对医生说:“我不是他妈。这小伙子是我们单位的业务骨干,请你们快点抢救他,钱我能做主,不惜一切代价!”(当时有个小误会,陈大姐四十岁出头,但面相显老,医生搞错了,喊她“病人的妈妈”)

生不如死,在那里面的人都是全裸,如果昏迷不醒还好,反正任人摆布,但凡有了意识,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夫护士户工揭掉你身上唯一的一块布单,给你做治疗护理,再也没有什么羞耻感了,左邻右床的男男女女都是这样治疗,不做治疗的时候只好闭着眼睛躺着,手机不让看,家属不让进,唉😮‍💨

去年由于手术,在ICU十天,手术第四天拿掉的(ECMO:人工心肺),第五天醒来的。关于什么缘故进的ICU这里就暂不提了,着重讲一下ICU的感受。看其他答主基本都是医生,但是个人像从作为患者的角度来谈一下。

隔三差五会有其他患者进来,93岁高龄半身不遂肺积水的、大出血昏迷的…每一家人对待患者的方式都不一样,看到各种世态炎凉!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个93岁老人半夜呼喊着儿女救救她,带她回家!!

能转入普通病房的是极少数,icu门口几乎隔几天就一阵哭喊声,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人都吃不下饭,医生的态度也极差。

其中ICU还有很多的故事,个人暂时就谈这么多吧。只想说,作为正常人来说很多人无法体会生命的珍贵,当你ICU转一圈,你会觉得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其他的可以看淡一些,身体健康一定要珍惜。对于劫后重生的患者来说,生命不宜,且行且珍惜。或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方能感知这句话的分量!

尿管拔了,我扶他上了厕所,他重新躺下后,护士给他把针打上。我就在床头坐着。护士没有赶我。

来了一个平板车,把我老公拖走了。去了ICU(重症监护室)。

这些是所有患者在ICU内共同的感受。

“快乐的小大夫”每天为您推送健康医学知识,分享病例,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关注呦!

探望的时候,只能一个人进去,老公进去看他的妈妈,眼睛半睁半闭,其实毫无意识,一直人事不知的躺着,手腕脚脖子都是淤青。

一句话,健健康康地活着真好!好好珍惜活蹦乱跳自由自在的生活吧!等你真正躺在ICU里,完全不能自理,拉屎尿尿都做不了主的时候,忒煎熬了!

所以,请大家对ICU有一个更加理性的认识,ICU是救命的地方,不是养病的地方。你看到ICU大门紧锁,没有大夫出入,也不能时刻守着患者,但里面时时刻刻都在紧张的忙碌。深夜手打,切身感受!

你好!我是ICU住院医师一枚,从研究生开始,就从事ICU的工作,现在已经工作2年了,也算是在ICU工作近4年时间了。由于我国ICU以封闭式管理模式为主,所以很多人对ICU缺乏了解,接下来,我从医生和患者两个角度,简单讲一下“我们口中”、“你们耳中”的ICU。

ICU,也即重症医学科,是一个医院抢救危重病人最强有力的保障,有人称ICU的大夫是“离上帝最近的大夫”,不无道理,因为进ICU的病人,其结果要么是转危为安,要么是与世长辞。ICU病房中,有多种先进医疗设备,能给危重病患者最深切的治疗和生命支持,在最大限度上,争取病人“活命”的机会。

我老公当时每天都守在icu门口,白天,坐或站,晚上打地铺,icu门口都是这样的家属,有时,推出来一个人,大家默默的交头接耳,这个不行了,走了。

我说怎么醉成这样了,空腹喝酒!差一点把命喝没了!

在病床前待了几分钟,医生就让我们都出去了。说让我们进来看看,是让我们放心,这里是封闭式管理,全天候有医生护士值守的,家属和单位上的人每天定时探视一下,其余时间在外面走廊上等消息就可以了。

3、孤独无助,由于ICU基本都是封闭式的,患者见不到任何亲人,周围都是机器,陌生的医护人员,患者难受一般也没有地方释放,都是很无助的。

我婆婆脑出血进icu呆了五天,一天一万多块,婆婆人事不知,插尿管,手上留置针,鼻子里插鼻饲管,身子捆绑在床上,这五天只给探望一次。

另外一位同我一样手术的小姑娘说,如果我的幻觉经历能够拍出一部电影,那她的幻觉小故事可以拍成一部电视连续剧。我倒是觉得我们每一个能够从ICU走出来的人的经历都是一部最好的剧本。

1、ICU是危重症患者的庇护所:因为我记得我在ICU实习的时候,危重症患者总是被送进ICU。交通事故,患者复合伤,头瘪了,胸塌了,腿断了。神经外科、胸外科、骨科谁都不愿意收这样的病人,但病人病情危重,最后总是ICU会收下患者。在ICU里,骨科医生给患者打石膏、胸外科医生给患者做胸腔穿刺引流、神经外科给患者做钻孔减压。最后患者的病情是在ICU逐渐稳定住的。所以我说ICU是危重症患者的庇护所。

注:其中很有仪器个人不太懂,如果 有表述错误的地方多包涵。

在ICU里的这段经历,我们受益匪浅。眼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一闭,不睁,一辈子就完了。生命可贵,我们要珍惜,不能浪费。

这种场合我老公见惯不怪,他本身酒量不错。无奈那一天他的老搭档业务员临时有事去不了,跟他去的一个业务员小周是个新手,完全喝不了酒,老公只能硬着头皮上桌,被一众老油条轮番敬酒,左一杯又一杯地喝,终于喝倒了。

简单地说,就是已经不叫个人,就好像个物件,身上插满各种仪器,24小时吸氧、打吊瓶、各种检测,翻不了身动弹不得,每天抽血,其中1个是动脉血,我剖腹产术后第二天进的ICU,身体虚弱血管不好找,每次护士都费很大劲才能找到动脉血管,那种针管割喽肉的疼,无比酸爽,终生难忘,看到护士来抽血,肝都颤!抽到后来我四肢已经没有一个好地方!

ICU里面有好几个病床,但只有老公一个病人。里面各种仪器设施,看起来很先进。

那么还有很多清醒的患者,这部分患者有些带着呼吸机,有些脏器功能差,需要镇静镇痛,一般在镇静情况的下的患者,一般也不会有什么记忆。

几年前我因做心脏搭桥手术在lCU病房住了近四十几个小时、,因手术是全麻,所以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是在lCU病房了,因为我的嘴上插着连接呼吸机的管子,所以不能说话,医生怕我无意识的拔掉身上插着的管子,把我的手分别绑在病床两侧,医生观察到我苏醒后,轻轻的告诉我说你的手术很成功,你就好好的休息吧,能睡觉就多睡一会,手不要乱动,因为我嘴不能说话,我只能用眼晴睁一下闭一下,心里想说谢谢,大约过了几个小时医生又过来和我说,你煅练一下自已呼吸,要是你呼吸正常了,我可以给你拔掉呼吸机,听了这话我努力的配合,在术后的十几个小时后,终于拔掉了呼吸机,我可以少量的喝水吃饭了,接着又观察了二十几个小时,在lCU里真正的体会了什么叫度日如年,那种祈盼的眼神,那种求生的欲望,只有当各项指标达标后,才能从ICU病房出来转入普通病房,回想起这些,是白医天使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至今仍心怀感恩。

众人上来询问,小周口齿不清地回答说“X河粮液袁哥喝了一斤多”。“喝多了点,让他睡一会就会好的”。司机不以为意地说,没当回事。

我和陈经理、同事们都在外面走廊上等着。过了好一阵子,出来一个护士,把我和陈经理带进去。

我觉得我能告诉你,因为,我在那住了八天!

我喊他名字,拍他的脸,过了好久,他才睁开眼睛,醒了:“我在哪里?”

我跌跌撞撞地跟着冲进去,发现老公在床上挣扎,一个护士摁着他,他的腿还在乱蹬,布带子挣松了,床板蹬倒了。胸前床单上一大滩血迹,他把针拉脱了。

手术前四天个人完全处在昏迷状态,根本不了解情况,每天下午三点半我爸爸妈妈在ICU病房的探视窗口探视我。因为这几天全是在用ECMO来维持身体血液循环和血氧,倒也没出什么问题。据我爸妈说第四天早上时候医生找他们谈话,说是ECMO维持出了问题,血液、肺部有些感染,并且血管有出血倾向,ECMO不能再用了,今天看时机就要拆下来,“如果拿下ECMO后,病人心脏右心功能没能恢复,并且出现左心急性心衰,可能今天就挂了。”这大致是医生给我爸妈所交代的情况,据爸妈讲当天他们签字N多次。妈妈由于过分紧张洗手间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庆幸的是当天拿掉ECMO后,自身心脏功能已经差不多可以,并没有那么糟糕。比医生预计结果好很多。作为我个人来说,我真的无法体会父母在这几天所承受的压力,父亲告诉我说每次医生谈话,他唯一所做的就是遵照医生的说法签字,一切听医生的。至于谈的内容,真的没太多心思听下去,脑袋思维已经跟不上了。

老公转入普通病房观察了一天,情况良好,办了出院。不到两天时间,费用好几千块钱!

第五天醒来了,隐约记得醒来的时间大约在凌晨一两点的样子,我能够确定的是半夜。只觉得鼻子、嘴、胳膊全身到处插的都是管子,并且手脚都绑缚着。病房门口的小护士看到我醒来了,身体乱动就过来看我,“是不是难受,是有痰吗?”其实当时的感受来说,真的没有觉得有痰,真的只是难受,当然除了难受之外就是真的是孤独,看不到一个亲人在身边。当时自己点点头表示了回应。也许没什么目的,或许只是想让病房多点人气吧!好像护士拿跟吸管,就怎么卷一下,把我嘴里的呼吸机(应该是)管子拔出了之后,管子插了进去。吸完之后,护士说没什么痰,又把呼吸机重新插回去了。

老公为印染厂跑落实了一个出口中东50万米4060的确良印染的大单。厂长和各科室科长一起设午宴表示感谢。

3、ICU是学习医学知识的最好课堂:因为在ICU里会遇到各种各样病情的患者,对这些患者的病理生理机制、治疗的原则和方法都需要去学习,都需要掌握,所以说ICU是学习医学知识的最好课堂。

有人在用力摇我肩膀:“你是袁某家属吧?”我猛一下子清醒了。“你快跟我来。”护士跑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不是人不行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差一点喘不过气。

那阵子听到最多是在夜间一种仪器发出饿叫声“哥、哥”(好像是震动泵),似乎觉得我弟、我弟妹过来医院就在ICU外面看我。这个声音一直持续到我后来出院,都还觉得我家人就在身边一般。以至于后来都很亲切。

总经理不在。副总经理陈大姐听说了跑过来看,她有经验,也比较心细,摸了摸额头,又搭了下脉搏,觉得我老公情况很不对头,赶紧喊司机把他送医院,又让人打电话通知我。

每天都迷迷糊糊,黑白颠倒,睁着眼睛看天亮、数星星、数羊…不疼的时候无聊到极致!最闹心的是,大夫会把病情说的很严重,好像一时半会离不开ICU一样,那种无助和绝望别提了!

接下来说一下患者,因为我不是患者,我只能就观察到的事实说一下。如果是没有意识的患者,那么他在治疗过程中大概不会有什么异常的感受,后期醒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在ICU的治疗也就到了结束的时候了,这类患者通常不会对ICU有直观感受。最主要的就是有意识的患者,这类患者在ICU治疗期间,通常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恐惧、无助的感受。举个例子,比如一个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发作并发呼吸衰竭,喘憋严重,咳痰不能,血氧分压难以维持,这时候要给病人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有时候需要建立中心静脉输液通道,留置尿管、胃管、约束带束缚等等。气管插管是很难受的,此时一般要给病人充分镇静镇痛,尽量降低病人的不适感,但是,病情评估或者其他一些情况,需要浅镇静的时候,病人有意识,自己没法说话、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身上带着好多管子,不分白天黑夜(ICU24小时照明),又见不到家人守在身边(ICU有严格的探视制度),自己内心肯定是恐惧的,有时候甚至会出现谵妄的情况。有意识的患者住ICU,出现不同程度谵妄,不在少数!这大概就是病人的感受。

在icu的人是毫无尊严的,身上插满管子,绑在床上,毫无意识

那天下午快四点钟,厂里派车把老公送回了公司办公室。他是被小周和司机架进来的。他一头栽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我算比较幸运的,恢复的很快,比预想中快离开了ICU,可能很多人余下的日子都要在那间屋子里度过了!!

我进ICU有如下一些感受:

作为ICU医生,我工作了近4年时间,ICU给我的感受是什么?一言难尽!每次上班,从踏入病房那一步开始,心就像是“紧缩”起来一样,病房里的病人,病情极其危重,大多数患者生命体征都不平稳,各种药物的应用、各种设备参数监测与调整、病人情况的不断评估是每天都要不断进行的,除了这些,病人吃了么(营养支持)、拉了么、尿了么都要去看,工作量很大。我一直都不敢说自己是什么白衣天使,因为有时候在疾病面前,尤其是危重病患者面前,自己就像是如履薄冰,我们是在跟人命“打交道”。对于病人的治疗,都要反复讨论方案,小到住院医师(对,就是我),大到科室主任,都要参与进来,方方面面的总结,才不会遗漏什么,才能给病人最优化的方案。想想你当年高考时候的心情,差不多能了解ICU大夫的感受(最起码我是这种感受)。有些人在网上说一些ICU过度医疗等论断,我想说的是,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没有人逼你进ICU,也没有人逼你在ICU治疗,我也想每天病人少一些,自己能轻松一点(有点偷懒的嫌疑了吗?…),所以,我们用心去做,你们用心去理解。不求患者和家属感恩戴德,只求一颗理解的心。

4、ICU是人人平等的地方,无论患者是什么职位,无论是穷人还是有钱人,进到ICU之后都只有病号服,都是患者。所有的一切荣华富贵都没有任何意义。生命在这里完全平等,每一个患者都会接受平等的治疗。

关注ICU张医生,健康咨询,随时恭候。

老公的情况,眼看着在恢复,人也越来越清醒。“我饿。我没有吃早饭就去厂子里了。中饭也没吃什么东西,光喝酒了。”

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醒了,就好办了。

ICU也就是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ntensive Care Unit),我们俗称的重症监护室。很多人对于ICU可能很陌生,也许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会跟ICU打交道。但是对于曾经进ICU的朋友来说,想必这辈子也忘不了。可以说那里是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

我们三个人一起使劲,才把他按住……

所有的人都去吃晚饭了。我吃不下,也不想吃,就在走廊上坐着,等着。

这也是最难受的两天,白天大夫查房时候过来对我说“你的ECMO昨天已经给拔掉了,生理指标都挺好,你再坚持一下,如果顺利,晚上把你的呼吸机给拿掉,你就舒服一些了。”我下意识的点点头,而后主任大夫接着说好像是在对学生讲“关于针对……手术拔ECMO的时机,国际目前有一篇报道,前天咱们在群里讨论他的病情,状况还是不能拔掉ECMO……”说了很多,最后主任只是让我坚持说小伙子很棒。

后来我爸妈证实,那阵子我只是出了很多幻觉,我所给他们提到的那些事实际现实中都没有发生过。

好在第六天转入普通病房,婆婆清醒了,又连续住了十天出院回家,但是偏瘫了,后来过了八年,又一次脑出血,没抢救过来,人就走了。

这五天费用五万多,还好有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报销了55%,也算省点钱,如果没有保险,婆婆这个一年住几次院的老病号,压力是真的太大了。

展开阅读全文

为什么高通胀,却以现金为王?

上一篇

炒股太痛苦了,跌了4个多月把积蓄亏光,37岁了,好痛苦,之后日子如何是好?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在ICU接受治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