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中:年羹尧千里突袭江夏镇,为何杀了全镇几千无辜群众?

首先,问题要更正一下,江夏镇的死难人数是700人!包含了刘八女家族和镇内的其他居民,以及试图前往江夏镇救援的当地千总阮必大等手下官兵。

别忘了当年他夜宿江夏镇的时候,是怎么被刘八女挖苦加讽刺的?

难怪邬思道早就断言:亮工,别看你回到京城,在四爷府循规蹈矩,出了京,又是一番光景!

从最终的结果上来看,年羹尧赌对了,顺带着还得了大笔财宝,那么,年羹尧屠灭江夏镇一事到底对不对呢?其实,这件事对年羹尧来说压根就没有对错之分,这件事处于他这个位置就只能这么干,才能成功。

而老四胤禛之所以派年羹尧去执行这个命令,也是有原因的:

刘八女和任伯安全家死光,江南的这条最大地头蛇再也不会向年羹尧选择报复!

同时,他也产生了深深地忧虑,为什么这些人不肯举荐自己,而要去举荐老八胤禩呢?

首先,我们讲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在清理刑部冤案的过程中,老八胤祀集团抛弃了任伯安。当时,任伯安担任江南巡盐道,这是一个肥缺。由于老八集团的无情,让任伯安非常生气。任伯安转而投靠了太子胤礽集团,任伯安的手里有一张王牌,在吏部工作的时候,任伯安绘制了一套百官行述,记录了100多名官员们的隐私。任伯安准备把百官行述当做见面礼,送给太子胤礽。为了获得百官行述,太子胤礽专门派遣自己的心腹黄体仁前往江夏镇。但这件事被雍亲王胤禛获知,胤禛从自己的利益考虑,命令自己的心腹年羹尧拿到百官行述。

那么,年羹尧又是怎么想的呢?

《百官行述》的重要性在“宰白鸭”一案发生后体现出来了,任伯安的弟弟任季安犯了杀人罪,于是,任伯安和刘八女连哄带骗外加威胁让老实人张五哥当了顶包的,原本说好张五哥进去待个几年就能出来,岂不知,张家在事后才知道被骗了,张五哥秋后就要被处决了,张家就张五哥一个独苗,于是,张五哥的妹妹阿兰不顾一切的进京找到十三阿哥胤祥说明了此事,胤祥在找胤禛和邬思道商议以后,连夜进宫禀明了康熙,康熙亲自赴法场救下了张五哥,由此,牵扯出了震惊朝野的“宰白鸭”一案。

以上便是年羹尧屠了江夏镇的始末原因,只是苦了太子胤礽,从此之后再无翻身之地。

因此,年羹尧接到的是一个牵扯面很大,但又必须完成的任务,年羹尧要不使用非常手段如何能完成任务呢,年羹尧接到这样的任务也难呐,但再难也得办。

年羹尧只能使用非常手段,而屠灭江夏镇也展现了他狠毒和贪财的一面

在历史大剧《雍正王朝》中有这样一幕:年羹尧官兵扮盗匪,屠灭了江夏镇,不分男女老幼统统杀光,金银财宝统统抢光,江夏镇大小良贱几百口人外加淮安营的一百多名官兵尽数葬身火海。这一幕把年羹尧的狠毒展现得淋漓尽致。

特别之处三在于:江夏镇新任庄主刘八女和其姐夫任伯安是九阿哥胤禟的门人,之所以叫刘八女是因为他父母前面生了七个姐姐,刘八女生下后怕养不活,所以才起来这么个奇葩的名字,九阿哥胤禟是“八爷党”的钱袋子,而刘八女和任伯安把控的江夏镇又是九阿哥在江南的大本营,八爷党在江夏镇存了不少银子,这也是年羹尧屠灭江夏镇的原因之一。

这就是年羹尧去江夏镇的底线,如果他能不动声色处理了刘八女,同时拿到百官行述,或许会心善,放过其他无辜的人。若是遭遇到哪怕一丝丝抵抗,他必然会奔着老四胤禛给他划定的底线去干,毕竟事后老四胤禛确实讲了:

早在邬思道单独与年羹尧闲谈之时,就透露出了年羹尧的本性:“你年羹尧除了德、能、权、谋,还有一个胆!”

比如扬州赈灾,他就能猜出老四胤禛不会走官道,而是在黄泛区等了好几天;比如德妃乌雅氏过寿的时候,不用主子交代,人家年羹尧早早就送来了礼物,且非常合老太太的心;甚至在后来,老四胤禛怀疑他的时候,他明知李卫跟小翠的事有诈,但也是笑呵呵地接受监督,以消除主子的疑心。

要想据为己有,最好,一个目击证人都没有,即使有,也把他们拉入自己的阵营,绑上贼船,一起承担风险。这也是事成之后,他给参与行动的军士每人发了一大笔钱的原因所在。

二是江夏镇里有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年羹尧当时绝对不完全是一个好人,他正想借此机会用这些金银财宝扩充队伍,飞来横财何来不拿之意。

年羹尧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是个不善之人,而且够狠,得罪过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年羹尧自幼就无赖顽皮,嫌塾师多管闲事,打跑了三个;在南京玄武湖练水军,剿水匪,血洗一个村子;西征时只是一个偏将,就敢先斩后奏,杀掉了陕西总督葛礼,原因是葛礼曾得罪过他。从年羹尧一贯的作风,血洗江夏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年羹尧去江夏镇的起因

刘八女等人吓得哆嗦,任伯安脸色一转,不慌不忙,和年羹尧口舌半会,驻防江夏镇的千总阮必大带人来了,还大喊:拿贼!这个阮必大是八爷安排保护任伯安的,年羹尧一看来了官兵,仰天大笑,接着,一把摘去蒙头黑帕,直接亮明了身份。

第二个目的,就是刚才提到的,年羹尧需要大量金钱,来维持自己的奢靡生活,以及笼络其他人。

其实他展现权力就两招,一手握胡萝卜,一手握大棒。

年羹尧与岳钟琪会集后,经过一番计议,扮成盗匪闯入江夏镇。这时候,任伯安和刘八女正开心的听戏呢,戏台下,黄体仁用手指点着桌面击节,叫道:“好!”不想有蒙面人闯了进来他们的面前,没等他们缓过神来,几个蒙面人已经倏地窜了过来,把他们揪住了,大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

正因为此,他才会在掌握权力之后,表现地那么飞扬跋扈,表现地那么贪恋权力,表现地那么用到极致。

太子在热河八大山庄被冤枉废黜后,没多久又被康熙帝复立,但是这之后的太子就变了,等到康熙帝南巡刚走,他就大肆打压报复曾经不举荐自己的人。

第一,因为这是一起秘密行动,但却惊动了淮安营,演变成了一场武装冲突。人多眼杂,只要江夏镇有一个人活着,这件事就有可能泄露出去,所以年羹尧必须杀光全镇人,才能保密。

邬思道又说道:“办这件事的,必须是一个狠角色!”狠角色?这时胤禛和胤祥异口同音说出“年羹尧”。于是,就有胤禛派年羹尧去江夏镇捉拿任伯安一档子事。

年羹尧接到任务

这是因为在康熙看来,能够威胁百官的人有一个,那就是康熙,也只能是康熙乾纲独断,所以,最后康熙升年羹尧为四川巡抚,说明康熙默认了年羹尧的行为。

第三个目的,帮老四胤禛出一口恶气,同时也将自己彻底绑到老四胤禛的战车上。日后康熙帝追究起来,老四胤禛脱离不了干系,毕竟他是奉命前来捉拿逃犯。

第一个目的,刚才也说了,他得完成主子交代的事情,捉拿刘八女,找到百官行述。其实,年羹尧不仅完成了这两项任务,还有了意外收获,那就是找到了太子胤礽跟任伯安的书信来往。

由于自己只是一个奴才,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刚刚崛起的奴才敢对江南最大的家族下死手,众人必然会认定年羹尧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那么指使的人是谁呢?大家当然会把自己的目光放到四爷党的头上,这也就意味着,江夏镇惨案发生之后,雍正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说完,分头布置,让岳钟琪先带五百兵马换成便装,先潜入江夏镇,等他进南京述职完后,再去江夏镇与他们会集。

估计刘八女当时内心肯定想说:“哎,今天你就受到了!”

刘八女家族利用土地的兼并,成为了江南地区的著名大地主之一,家族的联姻,自己的姐夫任伯安也同样成为了江南地区的盐茶道,控制地方食盐和茶叶的供应。光是任伯安一年向八爷党提供一百万两白银的孝敬,就可以推算这个大家族每年的巨额收入是多少?

当然,江夏镇虽然号称是一个镇,更被康熙皇帝赐为天下第一名镇,但到了康熙末年,这里早就不是一个小镇,而是变成了刘氏家族的庄园,这里所有的百姓都变成了刘家的庄丁,甚至当地负责安全防卫的清朝驻军,也逐渐接受收买,变成了刘氏家族的家丁!

所以,这事就得秘密的办,于是,年羹尧和岳钟琪想到了官兵扮盗匪的法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江夏镇暗中围了起来,他们二人带了几个随从进去假装抢劫,等把刘八女的家丁和驻扎在江夏镇的淮安营全部吸引集中起来,再发信号一举围歼。不得不说,年羹尧真是一把带兵好手。

在《雍正王朝》中,胤禛对年羹尧态度开始转变,就始于年羹尧突袭江夏镇一事。因为通过这件事,他看到年羹尧性格中的残暴和杀气,并意识到此人既要利用,又须小心提防。

那么,年羹尧作为四川提督要跑到安徽去呢?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样牵扯甚广的东西——《百官行述》。这份档案是任伯安在吏部任职时,利用职务之便编纂的一份私人档案,里面记录了大大小小几百名官员私下里所犯的错误,任伯安利用官员们所犯错误来挟制他们为自己办事,但凡有不从者,必然倒霉,因此,很多官员谈之色变,对任伯安是又恨又怕,任伯安使唤这些官员就像使唤下人一样。

于是,他们设计救下了郑春华,也让老十三听从太子的命令,放掉刘八女,随后再派人去江夏镇捉拿逃犯。之所以老四胤禛会下达这个命令,其实也是因为,他也想得到百官行述。

可见,连一向疾恶如仇的大侠王老十三都对年羹尧屠灭江夏镇的行为也无所谓,再来看看胤禛是如何“批评”年羹尧的:“滥杀无辜这四个字会要了你的命”,言下之意就是说,要的是你的命,可不是我的命。估计年羹尧当时的内心是这样的:你说得倒轻巧,咋不自己去办呢,事情给你办了倒落了埋怨。

屠灭江夏镇得过程很残忍,但对年羹尧来说,他办得本身就是刀口舔血得事,他在这个位置上只能这么办,如果他不全数灭口得话,那么,他们前脚刚走,后脚消息就走露了出去,惊动了太子和八爷党,那这件差事等于没有完成,甚至还给自己招来灾祸,因为《百官行述》还没有拿到手,年羹尧只能拿自己得前途赌。

这本来就是一件刀口舔血的事,年羹尧为了办这件事得赌上自己的前途,于是,他找来了副手岳钟琪商量,岳钟琪看完信后道:“我们是四川的防兵,到安徽去抓人,这于体制不合呀?四爷和十三爷怎么会下这么一道手谕?”

最后他一拍脑袋,哦,原来是因为我手里没有捏着他们的把柄啊,不行,我得想办法笼络一群大臣,哪怕他们不那么正直,哪怕他们浑身是毛病。

经一调查得知,原来任伯安在吏部任职时,广布耳目,私自建立了秘密档案,编成一本《百官行述》的书,记录300多名官员的犯错证据,任伯安就用此来威胁众人来为八阿哥办事。

有了这个底线,老四胤禛即使想说什么,也无话可说,毕竟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为什么呢?

而作为同样在江南当过官的年羹尧,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江夏镇和任伯安,更知道这个地头蛇势力之强大。所以,当他接到十三爷从京城发来的兵部手令,要他率领最精锐的亲兵从四川前往江苏江夏镇,从刘八女的家中抢走百官行述的时候,年羹尧就深深的明白,这完全是一个找死的任务!

胤禛当时也黑着脸说:“往后谁也不许提江夏镇三个字。”

太子胤礽之所以被废,是因为他自己太作死了,因此必须废掉他,而十三阿哥胤祥被圈禁表面上看是对他的惩罚,但实际上却是康熙对胤祥的一种保护措施。因为,十三阿哥胤祥性子太直,不会转弯,又疾恶如仇,康熙担心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为胤禛出头时捅出更大的篓子来,甚至搭上性命,所以,康熙才这样做,替胤禛铺路的事,他亲自做,用不着让胤祥来做。

谢邀:

最终,因为江夏镇一事和《百官行述》一事,康熙将太子废黜,将老十三圈禁,老十三算是为胤禛背了锅了,这也不是老十三第一次为胤禛背锅了,但是这个处理和年羹尧屠灭江夏镇几乎没啥关系。

听话的,给胡萝卜,不听话的给大棒子,这一招也算是屡试不爽,让他趁机其中,不能自拔。

而他在最后也做出了最理想的选择和做法!既然怎么做都有麻烦,倒不如直接选择快刀斩乱麻:一举全部杀光!

年羹尧在接到胤禛的信后,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他也很犯难,他是四川提督,胤禛却让他带着兵去安徽捉拿人犯,这很明显不合朝廷的规制,但主子交代的事情不合规制也得办,这次的任务不仅要夺回百官行述,还要把太子写给任伯安的信抢回来,既不能走漏风声,关键是还不能让太子和八阿哥抓到把柄。

胤禛接着说:“这次,我就和你十三爷把这个担子担起来了”。注意了,胤禛特意还加了十三爷,胤禛说担担子也就耍耍嘴皮子,担子还得十三爷来担。

江夏镇是刘八女的地盘,胤禛和胤祥曾经在江夏遭遇过羞辱,这个仇胤禛当然记着,胤禛知道年羹尧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办事狠、果断,从不让胤禛失望过,所以派他去执行任务。

康熙内心是赞同的,但嘴上却说道:“这与三藩之乱不同。形势不同,情节也不同。”

胤禛忙回道:“势不同而理同,情不同而心同,儿臣明白父皇心意,要借此案振肃朝纲,查奸惩佞。但国家之弊积重难返,不是一件案子就能理得顺的。儿臣左思右思,中夜推枕,要办得稳妥,既不伤皇家体面,又不搅乱朝局,只有镇之以静,徐图整顿。如此,惶惶人心自定,党争之氛不起,君臣上下相安。小人辈也无隙可乘了。”

按理说,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但年羹尧还做了最后一件事,那就是杀掉了淮安营将士以及全镇所有的人。我个人觉得,年羹尧这么做的确很残暴血腥,但也是无奈的选择。

尤其是四爷党要求他只进行抢夺,尽可能的不要伤害人命,这样的命令更是把年羹尧推到了悬崖边上,因为这个过程当中,涉及到的利害关系实在是太多了!

尽管年羹尧是雍正最有价值的奴才,可再怎么有价值,他也终究是个奴才!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四爷党不是不会考虑放弃年羹尧。而这个重要的环节,一心想抢到百官行述的雍正不会注意到,但深知利害关系的年羹尧会想得清清楚楚!如何能够完成雍正布置的任务,还能巧妙的躲避一切责任,这将是年羹尧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一个原因就是年羹尧这人业务能力强,交代的事情总是能圆满办成,其实《雍正王朝》一开篇,老四胤禛到扬州赈灾,就是年羹尧在那里早早等待,接待了他。而且,老四胤禛交代给他的找到邬思道的命令,也是圆满完成,还把自己的妹子贡献了出去。

要说任伯安也是阴险之人,自康熙二十二年在吏部当差时,已经密建一个“百官档”,上面记录大小官员所犯的错误,何年何月何时都一一祥备,大至朝廷举措失当,小至行贿,逛窑子等。后来,任伯安因故革职,支使六部各司就如使唤下人般,呼之即至,挥之即去。因为他掌握了大小官儿的“污点”,他随便的一句话就能毁掉一个人的功名前程。

后来老四胤禛离开时恨恨地说了一句:

年羹尧和岳钟琪又商讨了细节,商讨的结果就是用重金笼络一些不要命的死士,那么重金从哪里来?当然是从刘八女家里抄的,怎么抄的?当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去了,虽说有十三阿哥的刑部关防,但如果年羹尧敢明着带兵出去,还没出四川就让人知道了,更别提要进安徽了。强行闯会弄得尽人皆知,太子和八阿哥都有耳目,更别说康熙了,那样一来,事还没办倒走了风声,那年羹尧别说前途了,他主子胤禛就得把他给办喽。

可是,明目张胆地让老十三胤祥放人,也并非是太子的作为,他还需要试探一下这个十三弟。这才有了他请求老十三去除掉郑春华的举动,一方面看看这个兄弟还为不为自己所用,另一方面也算是掌握老十三一点罪状,以便更好控制他。

年羹尧这么做的原因是,早知道江夏镇富得流油,这里是八阿哥和九阿哥的小金库,存有上百万两银子。

江夏镇一事,再加上后来胤禛烧毁《百官行述》一事都被康熙知道了,但康熙为何没有斥责年羹尧,反而说他遇事果断,还升任他为四川巡抚呢?

年羹尧原想讨好一番张廷玉的,没料招来一顿教训,脸上好一阵尴尬,但却没有听进去。述职完毕后,年羹尧便赶往江夏镇会合……

年羹尧灭江夏镇

太子胤礽复位后认为正因自己以往没有培植党羽,所以,导致局面被动,如果不培植自己的党羽难以对抗“八爷党”,而任伯安被“八爷党”牺牲掉以后,心里非常不满,自己为“八爷党”卖命多年却换了个这样的下场,弟弟被斩,小舅子刘八女还关在刑部大牢,于是,任伯安想投靠新的靠山,并顺便报复“八爷党”,而起复的太子就是最佳选择,于是,任伯安以交出《百官行述》为条件,以换来自己官复原职和小舅子刘八女出狱。胤礽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他需要《百官行述》来挟制百官为自己出力,于是,二人一拍即合。

年羹尧翻了一眼岳钟琪道:“什么体制不体制!叫你来是商量一下怎么去干,不是让你说什么体制。”

康熙为何没有怪年羹尧呢?这是因为任伯安秘密建立了《百官行述》,这对康熙来说是不能容忍的,因为《百官行述》牵扯到皇权政治,所以,康熙才说年羹尧遇事果决。因为《百官行述》这种东西,威胁到皇权统治,但凡沾到皇权,其他的事对于康熙来说都是小事,别说死了几百号人,就是几千人也没事。

刘八女是钦犯,胤礽不敢直接明着放,于是,他把主意打到了老十三胤祥的头上,先是让胤祥除掉郑春华,然后再以老十三除掉郑春华为由要挟老十三放掉刘八女,算盘打的蛮好,但他忘了老十三后面还有老四和邬思道。胤祥经过和胤禛、邬思道的合计后,先让郑春华来了个假死,然后又来了个巧放人,目的是顺藤摸瓜先一步得到《百官行述》的下落。

后来的种种事实也表明,年羹尧业务能力确实强,又是自己府邸出去的,知根知底,不会出现意外。

后来,年羹尧当了大将军王,在西北天高皇帝远的,随便杀人,嚣张跋扈对待同僚态度,官员都怕被杀,人人不敢送粮草西北,只有邬思道敢自动请缨去,年羹尧对谁都没有好脸色,唯独对邬思道客客气气的。

结语

一说让他顺途来江夏镇帮胤禛办事,他就打定主意要踏平江夏镇了,然后刮走所有的钱财,运回军中支用,他怕走路风声,所以杀了所有的江夏人,包括帮他运钱的绿营兵千总阮必大他们,只留下任伯安、刘八女交给胤禛,不得不说年羹尧真够狠的。

任伯安是八爷党胤禟的门人,曾经在吏部任职。在刑部“白宰鸭”案后,任伯安从中捞到不少银子。八阿哥胤禩怕这事牵连到自己,早早就把任伯安打发到江夏镇。

再有就是,年羹尧会把握尺寸,知道主子给划定的红线在哪里。毕竟干这种事,需要果断,也需要把握界限,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但是,要想维持这种能力,有一个东西很关键,那就是金钱,没有钱,什么都办不好。所以,当他在江夏镇见识到了刘八女的财富之后,他动了心,动了心之后,就想据为己有。

年羹尧厉声喝道:“官军扮盗行劫?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从袖掏出十三阿哥的刑部关防在他们面前晃一下。年羹尧冷笑了一声,来呀!五百精兵一生叫:“在!”将阮必大和众兵士众吓傻了。

特别之处二在于:四阿哥胤禛和十三阿哥胤祥也曾到江夏镇借住过,但被庄主刘八女羞辱了一番并赶了出去,因此,此地给胤禛和胤祥留下了特别不好的印象,从胤祥的话就可以知道他有多么生气:“我老十三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其实这件事情的起因要怪太子:

在清理刑部冤案过程中,由于康熙帝的介入,胤禩只能秉公办理,任季安被投入监狱。远在江南的任伯安十分不满,他决定转投太子胤礽,并把自己当年在吏部供职时所记录的数百名官员的违法犯罪记录《百官行述》交给胤礽。而胤礽刚经历了第一次被废,也想重新找些把柄挟持百官,于是二人一拍即合。但任伯安提出一个条件,就是希望胤礽能想办法把任季安放出来,胤礽就利用郑春华之事逼迫正主管刑部的胤祥,把任季安放了出去。

这时候邬思道也拍掌叫好,说道:“要放,不是叫十三爷放,而应该是让太子的人去放,这样再去抓就顺理成章了。也只有这样,才能逼任伯安交出《百官行述》!”

可是太子万万没想到,老十三胤祥嘴上说着永远拥护太子,转身就跑动老四胤禛那里将太子给卖了!

在把任季安放出来后,胤禛联系到当时正担任四川提督的年羹尧,让他持刑部手令前往江夏镇逮捕任季安,并以此为由将《百官行述》拿到手。年羹尧与手下乔装打扮,从四川连夜赶到江南,突袭了江夏镇。而当地的淮安营被任伯安控制,持械拒捕,双方发生冲突,最后年羹尧大获全胜,拿到了赎回《百官行述》的当票。

第二,年羹尧不仅残暴,而且贪财,他看中了江夏镇的财富。而且他的手下个个骄兵悍将,他们也看中了这白花花的银子。所以他必须把江夏镇的财富拿到手,并分给手下弟兄一些,才能封住他们的口不去乱说,否则后患无穷。

令人费解的是江夏镇事件后,年羹尧非但没有受到责罚,反而升任四川巡抚。可以说,年羹尧赚得盆满钵满,不但获得了江夏镇的数百万两银子,仕途上也是一片光明。那么,年羹尧为何要跨界去江夏镇?他去江夏镇杀人越货的目的何在?他为何敢这样做?是谁给了他这样大的胆子?年羹尧是生性残忍还是迫不得已这样做?他到底是为了主子胤禛分忧还是为了一己私利?为何事后胤禛只是不痛不痒地教训了他几句?康熙为何没怪罪于他反而还升他为四川巡抚?下面就来说说这些问题。

年羹尧接到的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没有狠辣的手段根本行不通

这一次年羹尧屠了江夏镇,也实现了三个目的:

对于屠杀江夏镇这件事,对胤禛来说根本就无所谓,他想要的是《百官行述》,而且江夏镇的刘八女还曾羞辱过他,事后,胤禛只是不咸不淡地数落了年羹尧几句,实际上,胤禛怪的是年羹尧私自吞掉了几百万两银子,为此,胤祥还为年羹尧开脱过,胤祥对胤禛说:“你是没带过兵,不知道带兵的难处,你要手里没有钱的话,谁还肯去为你卖命啊。”

最终,年羹尧盘问出了《百官行述》的下落,顺带着还知道了刘八女的银库,于是,年羹尧发狠了,直接命人把江夏镇大小良贱七百余口人尽数屠灭,而在这过程中,岳钟琪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岳钟琪在动手前,先让已经放下兵器的淮安营士兵拿起武器,这些人误以为年羹尧不敢杀他们,还以为要放他们走,于是,在他们拿起武器的那一刻,岳钟琪照着自己的连猛的剌了一刀,然后,大喊一声:兄弟们,造反了,杀啊。岳钟琪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在这个位置上只能以此方式解决,日后若是朝廷问起来,他得给自己找个由头。

在突袭江夏镇的过程中,年羹尧体现了自己的另一面。这次行动中,获得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年羹尧把其中的一部分,分给了随行的官兵们。这有两个原因,第一,用银子堵住官兵们的嘴,防止官兵们乱说。第二,官兵们辛苦一趟,年羹尧不能没有任何的表示。在西北大营中,年羹尧命令几个参与打架的官兵砍掉左手,随后又每人发放3000两银子。砍掉左手是因为官兵们违反了军纪,赏赐银两则是因为官兵们是为了年羹尧的名声才参与了打架。从这个角度来说,年羹尧赏罚分明。每个人都是复杂的,年羹尧也不例外。

“出了再大的事,我给你兜着!”

—End—

因为《百官行述》牵连很大,闹不好就要牵扯出震惊朝野的大案来,这里面不光有数百名官员,还有牵扯到太子和八爷党,因此,邬思道叮嘱胤禛和胤祥:办这样的事得需要一个狠角色,而胤禛和胤祥同时想到了一个人——年羹尧,因为,年羹尧在平素办差的时候已经展露了自己的狠辣,他也是胤禛门下最得力的干将。于是,胤禛给年羹尧去了密信,要求年羹尧必须完成任务,同时还得办的滴水不漏,随信还寄出了一张刑部的关防。

所以,替主子干脏活,就必须有这样的觉悟,罪过是自己的,功劳是主子的,一旦出了事,要么主子良心发现替自己兜着,要么就将自己祭出去。

这才有了,他跟任伯安的一拍即合,他帮任伯安救下刘八女,任伯安则将百官行述交给太子。可是,要想放掉刘八女,有一个人就绕不过去,那就是此时掌管刑部的老十三胤祥。

有了这个前提,才有了年羹尧血洗江夏镇的事!

任伯安为了救刘八女,故意放出这本《百官行述》出来,太子门人黄体仁得到小道消息后,也为太子打起这本书的主意,所以去会任伯安了,但任伯安说了,想拿到这本书,前提的条件就是要放了刘八女。所以黄体仁给太子出主意,让正管着刑部十三阿哥胤祥放了刘八女,十三阿哥知道后,为了万全之策,找四阿哥和邬思道商议。

1、百官行述到底是什么?也许此时的年羹尧不知道,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的,刘氏家族和任伯安是原八爷党的成员,目前又准备向太子党靠拢,动手对他们家进行抢劫,得罪的不只是江南这条地头蛇,从八爷党到太子党,年羹尧会得罪个遍!

对于一心想在官场上出人头地的年羹尧,又怎么可能情愿做这种事?

进南京述职时,年羹尧特意给张廷玉送礼的,结果被张廷玉告诫,多一点仁心,少一点戾气。

毕竟老十三胤祥在热河时已经被太子坑过一次,这一次不敢轻易就范,而去找了四哥,听听四哥以及邬思道怎么说?

不过,这是胤祥和胤禛的连环计。

所以当江夏镇的消息传到京城,得知消息的雍正气的是火冒三丈,甚至百官行述的成功夺取也没有平息他的怒火,因为他无奈地发现,所有的责任全都归咎到他一个人头上,本以为能划清界限,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他干的!

其实,年羹尧这次行动根本就见不得光,属于秘密行动。一旦和淮安营有过多的牵扯,机密肯定会泄露。因此,年羹尧命名官兵们,斩杀了淮安营的所有驻军。同时,杀掉了任伯安、刘八女等人。这些命令没有任何的问题,年羹尧确实需要完成任务。但接下来,年羹尧命令屠杀了江夏镇几千口无辜百姓,包括老幼妇孺,这又是为什么呢?江夏镇本来就是一个大一点的镇子,年羹尧与淮安营的冲突根本就无法遮掩。全镇人肯定目睹了这次冲突,虽然百姓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一旦上级事后追查,很容易怀疑年羹尧。为了一劳永逸,年羹尧命令屠杀全镇的所有人,整个江夏镇成了一片废墟。

先来说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只有杀光所有目击证人,才能高枕无忧,即使后来老四胤禛和邬思道也觉得奇怪,偌大的江夏镇竟然没有金银入账,但也不好说什么。同时,老八胤禩一伙也很难通过证人来追查,反正江夏镇官兵造反不造反,都是年羹尧说得算,没人能给他翻盘。

岳钟琪又是一怔,问道:“我们是四川的防兵,到安徽去抓人,于体制不合适,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年羹尧:“理由是现成的。皇上刚好下南巡,人在南京,四爷已经关照吏部,通知我进南京述职后,顺途捕拿钦犯。”

可别说,年羹尧一出场就知道是个狠角儿,看他嘴角那条纹‘断杀纹’就知道了。年羹尧灭了江夏镇以后,胤禛气归气,但此时不是追究年羹尧责任的时候,毕竟年羹尧也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再说年羹尧还有利用的价值。邬思道曾慈心相劝,叫年羹尧不要玩火,但年羹尧完全不当一回事,后来平定西北后,年羹尧嚣张跋扈,雍正早对他已不满,再加众大臣上的条陈,年羹尧终于被赐死。

案发后,康熙最终把主审权交给了八阿哥胤禩,并由十三阿哥胤祥作陪,刑部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有牵连,这其中就有刑部主事肖国兴,而肖国兴又是太子的亲信,肖国兴把“宰白鸭”得来的钱全给了太子使用,因此,八阿哥胤禩为了拉太子下马,以威逼利诱的方式让肖国兴供出了太子,而付出的代价是——牺牲掉了九阿哥胤禟的门人任伯安和刘八女。

从其他人的角度来说,年羹尧闯下了滔天大祸。包括雍亲王胤禛和老十三胤祥,都感觉年羹尧杀人太多。文人出身的邬思道,因为这件事直接改变了对年羹尧的态度。但从年羹尧的位置来说,自己也有难处。不杀人的话,机密可能就会泄露。杀人过多,自己又会背负处分。情况和当年的白起很相似,白起俘虏了40多万赵国军队以后,并不是立刻就想全部坑杀,都是不得已的事情。由于年羹尧在这次行动中杀人过多,雍亲王胤禛为了处理后续的事情,花费了很大的气力。张廷玉曾经劝告年羹尧“多一点仁心,少一些杀气。”但年羹尧没有听进去,年羹尧冷酷的性格直接影响了自己的前途。

四阿哥胤禛在邬思道的潜心指点之下,决定带着十三阿哥自立门户,不想一味着依附太子胤礽,所以第一个刀锋自然指向了江夏镇任伯安。

因为,胤禛早知道康熙有此一问,所以他和邬思道在密室里反复研讨,所以说得是有节有理,既含蓄不露,又明白无误,还显着自己为国为民一片赤诚,嘴皮子功夫耍得真是到家了。

写在最后

此时,年羹尧接到四阿哥的密谕和一张刑部关防,关防手谕出自十三阿哥之手,密谕写着:到江夏镇,捉拿任伯安解送回京城!于是,年羹尧找来岳钟琪商议此程任务。

本人不是历史学家,不过是根据电视剧《雍正王朝》和一些清代历史资料的情节做出猜想,故事为主,欢迎网友吐槽! 请关注头条号:日尧居k古史!坚持原创。

或许康熙帝老爷子也知道刘八女都干了些啥事,打着自己赐匾的幌子,大行不道德的事情。他老人家自己都看不惯了,但君无戏言,已经赐匾又不能自己打自己脸拿回去。年羹尧这次直接将江夏镇从地图上除去了,等于间接也帮了自己一个忙。

或者会不会出现,当四爷党发现局面不可受控时,要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年羹尧一个人头上呢?

十三阿哥胤祥管着刑部,八阿哥派他府里的管事太监和九阿哥二人去刑部里要手谕,但刑部的所有档案都是归十三阿哥管,如果有调进调出,都必须经过他的手谕,所以十三阿哥装糊涂给拖住了。

错杀1万都不放过一个。到最后还是泄密了。

年羹尧在这个过程中做的很精明,同样在权力场上争斗的十三阿哥和背后的邬思道也不可能看不出门道,但面对惨案的发生,两个人却都不约而同的没有揭露年羹尧的本来面目,只是不断地向雍正解释年羹尧只是想抢夺钱财,借此扩大自己的私兵规模!这才相对平息到雍正的怒火,而两个人为什么没有选择说出实情?原因其实更直接:在九子夺嫡还没有分出,最后胜负的情况下,年羹尧还有着更大的用处,此时还没到牺牲他的时刻!

江夏镇己成刘氏小王国,仗着康熙封,与八子势,太子拉拢,谁都不放在眼里,是老四的障碍,叫年羹尧敎训他一下,这事要到朝里,年会有大麻烦,主子命不能不干,他就做到最大,一除了根,二叫人看到要没命令,他不敢做,把事挑明,解了自身之危,事也干了,成大事还得用他,虽然受责,无危,奸!

事实上,他是杀掉了刘八女的族人,以及围观的江夏镇村民,以及试图前来救援的当地千总阮必大及手下官兵。总数大约700多人吧,并非几千人,也并非完全无辜。

要说这个问题,得先聊聊江夏镇这个地方,在《雍正王朝》中,江夏镇是个比较特别的地方,特别之处一在于:康熙曾到此地住过,并且还钦赐给了江夏镇“德化礼仪”的匾额,说明江夏镇民风很好,给康熙留下了特别好的印象。

不许提不代表心里不记得,所以,胤禛才派狠人年羹尧去江夏镇。

而胤禛和邬思道在知道此事后,虽然暗中不动声色,让年羹尧到寺中暂避,但心里其实已经开始忌惮年羹尧。因为这是一个残暴且贪婪的家伙,一旦他掌握了更大的权力,不知道还会惹出怎样的大祸。

当时,年羹尧担任了四川提督,也就是四川省的最高军事长官。 但是江夏镇在安徽南部,让四川的官员前往安徽办案。为了完成雍亲王的任务,年羹尧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年羹尧命令500名官兵用乔装打扮的方式,分散前进,在江夏镇附近集结。随后在任伯安等人观看演出的时候,年羹尧率领官兵突袭了江夏镇,解决了护院家丁的武装。但一个意外情况出现了,万万没有想到,任伯安和驻扎在江夏镇的淮安营关系非常好。淮安营的军官率领部队赶到,要求年羹尧留下任伯安等人。虽然年羹尧是一个省的提督,但到了安徽省,淮安营的千总并没有给年羹尧面子。

年羹尧血洗江夏镇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当时年羹尧跟随四王爷胤禛、十三贝子胤祥赈灾筹款期间,曾经路过江夏镇,因为胤禛等人不想暴露身份,受到了江夏镇庄主刘八女的羞辱,所以年羹尧是为了替胤禛出气,此事对雍正的威信影响非常大,年羹尧也想利用此事讨胤禛的欢心,再进一步往上爬。

因为多年前的江南赈灾,雍正得罪了江南的势力集团,这是清朝官场上众人皆知的事情,而在江夏镇遭到羞辱,也许早就通过小道消息传播到了众多人的耳中,年羹尧跟江夏镇从来没有爆发过冲突,现在江夏镇全体军民被杀光,你雍正强调这是年羹尧单独的行为,请问谁信呢?


“以后谁也不许再提江夏镇这三个字!”

这也是胤禛为什么让年羹尧办这件事的原因,因为他知道自己吩咐的事,年羹尧定能完成,而岳钟琪明显就没有这个觉悟,在年羹尧点拨了之后,才明白此事非办不可,于是他说道:“关键是要有个理由。”

而年羹尧这些年就一直在走钢丝,包括他去四川任职,也是杀伐果断,不出一年就让那边的盗匪绝了迹。这次去江夏镇办事,也需要雷厉风行的态度,还得手里有兵,做事果断,无疑,这方面年羹尧是首选。

当然了,这也离不开,胤禛和邬思道商量后耍嘴皮子的结果,当康熙问胤禛为何敢独断专行地烧《百官行述》时,雍正回道:“万岁识穷天下,圣明独照。那任伯安一个卑污在籍小吏,在京惨淡经营数十年,密建私档,要挟群臣,纵横六部,营私舞弊,难道无一人察其奸案?谁能保在座诸王贝勒及相臣疆吏没有卷进去的?当日吴三桂等三藩乱起,父皇也曾在午门当众焚烧百官书简,稳定群臣之心。萁豆之火不燃,则兄弟相安,党争之氛不起,则朝局相安。为此,儿臣甘冒父皇重谴,查办首恶以震慑奸徒,焚卷灭据以安定上下人心。父皇以为儿臣错了,儿臣自应一身相担。”

任伯安见是年羹尧后,心知大事不好,便以官军扮盗行劫之说,让驻军在江夏镇的阮千总下了年羹尧他们的家伙。

再说,胤禛派年羹尧到江夏镇办这件事本身就值得深思,江夏镇的刘八女曾狠狠得羞辱过胤禛和胤祥,胤镇本来就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而胤禛在江夏镇受辱的事情,年羹尧也是知道的,所以,年羹尧屠灭江夏镇也有为主子报仇的意思。

年羹尧屠灭江夏镇后,康熙为何没有怪罪他反而赏他?

其次,年羹尧这人胆大心细,还特别擅长揣摩主子的心思。

最后,康熙帝确实没有追究年羹尧的责任,不仅没追究,还升了他的官。

别的人可能不会放在心上,但年羹尧是胆大心思之人,他必然会记着主子曾说过的这句话,这次去江夏镇,可想而知他得怎么替主子出气。

这样就导致,老四胤禛没办法斩草除根,也断了他杀年羹尧灭口的想法,不得不保他。

胤禛恶狠狠说:“放,先把他放了,然后再抓!”

所以,他要想出人头地,也确实挺难,即使后来他当上了抚远大将军,人家富宁安不是也瞧不上他?

年羹尧想了想道:“理由是现成的。四爷已经关照吏部,通知我进京述职,顺途捕拿钦犯,妙就妙在顺途,关键是人带少了不管用,带多了又会走漏风声,这样吧,你带五百个弟兄,都改穿便衣,分头走,等我先到南京见了皇上以后,咱们再到江夏镇会集。”

年羹尧其实是一个相当自卑的人,在历史上的他,并非雍亲王府的包衣奴才,也不是靠关系走上的官场,而是正儿八经通过科举考试进的仕途。但是在《雍正王朝》中他成了汉人,还是包衣奴才,是贫贱出身。

这时岳钟琪风急火燎地来见年羹尧,年羹尧拿起了一张关防递给岳钟琪,岳钟琪双手接过关防,关防上大概意思是:兹奉皇十三子怡贝勒胤祥钧令 ,近悉犯人任伯安窝藏在安徽江夏。得知年羹尧要进南京述职,所以命年羹尧顺途到江夏执行任务,捕拿逆犯任伯安,密勿!而且关防的日期是由他自己来定,年羹尧一下子就明白了主子的意思,这时年羹尧嘴角掠过一丝阴险得笑意:妙在“顺途”!

正因为,年羹尧有以上特点,老四胤禛才派了他去执行,因为这其中也藏着他的小心思:

2、要求年羹尧手下留情,可谁能保证刘氏家族或任伯安事后不会对他进行报复?更重要的是,越境调兵在清朝的体系中是严重违法的行为,年羹尧此举必然会受到严惩,倘若康熙皇帝进行追究,四爷党会不会替他扛下所有罪名呢?

当然,得先纠正一下,年羹尧并非杀了几千无辜群众,被杀的人,多多少少都跟刘八女有牵连。

阮必大带的这些人根本不是年羹尧带的人的对手,他带的是绿营兵,而年羹尧带的人是常年在战场厮杀过的人,年羹尧下了他们兵器,接着把任伯安和刘八女押下去之后,年羹尧命令聚在院子里的,无论男女老幼,见一个杀一个,还放火活活烧死的,有跑出来的,他便让军士补上一刀,一片惨叫声,场面狼藉不堪。

一是表忠心,二是防止泄密,三是展现魄力。

展开阅读全文

路边烟酒店的利润有多大?为何看起来生意不好,却一直不倒闭?

上一篇

呼和浩特晒一晒工资水平?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雍正王朝中:年羹尧千里突袭江夏镇,为何杀了全镇几千无辜群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