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白发人送黑发人,真的是一辈子不能忘的事吗?

97年,我的表弟还在念大学,有一天我姨父姨妈接到公安局电话,让他们去一座山头去认尸,从此开启了他们二老的噩梦。

她长得很秀气,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而小时候的我却和她截然相反,我又黑又瘦,小眼睛,还是单眼皮。因为我们俩年龄相仿,每次去姥姥家,大家都会拿我和她做对比,虽然那时候年纪还小,但我还是有些又羞又恼。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上都不容易,有的人被生活逼迫的产生过无数次轻生的念头,可一想到孩子,他们身上就又充满了力量,对生活又燃起了新的希望。他们之所以那么努力地活着,为的不过就是想让孩子可以生活得更好一点。孩子的一个笑容,一声爸妈,就可以冲散他们身上所有的疲惫。

而我爸却要一日喝三次,一次就一碗,真的喝到人反胃。到后来,我爸就不愿意再喝中药了。奶奶为了让爸爸喝完中药,每次都是软硬兼施,最后妥协的,总会我爸。

也想趁此机会陪陪我爸,毕竟从我哥离家上学后,父子间根本就没有好好地相处过。

可能是我爸不忍让我奶奶这把年纪还为他操心,也或许是这段相伴的时光太珍贵,我爸像是不舍得让我奶难过似的,再苦的药,只要是我奶让他喝,他再不愿意也会喝完。

大家都说舅妈心狠,那次好像唤醒了舅妈身上的母爱,从那之后,她对表妹就没有之前那么严厉了。可表妹还是很怕她,她的一个眼神就能吓得表妹不敢说话。

可哪怕这样,也没能留住我爸。我爸还是在两个多月后走了。

每每有人不小心在表叔和表婶面前谈到表哥,两个人花白的头发下熬到通红的双眼都是眼含泪水,不发一言,但谁都知道他们心里还在痛苦,还在想着自己的孩子。

待我妈稳定了一会情绪,我们一起去了舅舅家。除了二舅,其余几个舅舅都在,二舅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舅妈躺在床上,手里捧着表妹的照片,一边眼里流着泪,一边嘴里胡言乱语地说着什么。那时候,她已经有些精神失常了。

可是我们都知道,这只是我们的祈祷而已,它永远也不会成真。

有一次她在院子里烧水,水开了,她让表妹去屋子里拿暖瓶,就因为她喊了好几声表妹都没有听见,不知她是故意还是无意,往暖瓶里装水的时候把开水洒到了表妹的腿上。表妹的腿被烫得厉害,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后来,表叔说我表哥回来托梦,让家里人都好好生活,让嫂子再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对象,找个好人嫁了。表嫂就直接带着孩子到我表哥墓前哭了整整三天,不肯走,也说不管怎么样都会把孩子带大,不会让她们改姓。

除了舅妈,我们其余人一起去了殡仪馆,表妹被推进去的那一刻,二舅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胸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爸爸的病,对身为子女的我们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对奶奶这个母亲何尝不是重大的打击。

舅舅那两年在外面跑长途运输,要年三十才能回来,等年初四左右就又走了。

我爸走的时候,我奶奶几天都不吃不喝也不睡觉,差一点就要进医院。最后还是叔叔看不下去了,强行让村里的医生帮奶奶输液。那时候大家都很悲痛,痛失父亲的我们也沉浸在哀痛中,也无暇顾及到奶奶。后来,奶奶大病了一场。

夜很黑,也很静,但是她一点都不害怕,她不知道该去哪儿找表妹,于是就去了他们村外的田地,顺着田地往南走。她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顺着这个方向,一定能找到表妹。

堂弟拿到中山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们全家人都欢欣雀跃,叔叔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可是几天后医院体检的一纸化验单,却把一家人推进了黑暗的深渊。

爸爸走后,奶奶反而显得很平静。只是偶尔会喃喃自语说:我这是作了什么孽,老天爷为什么带走他?他都苦了一辈子了,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到现在过去20几年了,姨娘姨夫二人的身体每况愈下,身边又没人照顾,经常住院,都是亲戚们相互帮衬,如果没有亲戚们,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办?可怜啊~

傲儿,妈妈知道一切都是那么身不由己!如果可以,妈妈愿意用余生去努力,希望我的宝贝我们还能继续母子情深,妈妈不强求你,只要你快乐,妈妈不勉强我儿,只希望你永远幸福下去……

记得拿到检验报告时,我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更不敢告诉我爸他本人。后经过再次确诊后,才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舅妈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再也无法入睡,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干脆起身穿上衣服下了床,拿着手电筒出了门。这次她没有骑自行车,而是走着。

我是看着堂弟长大的,他是一个聪明好学乖巧听话的孩子,唯一不足的是身体比较弱,经常感冒。婶婶在他身上花了不少的功夫。不是给他补营养品,就是炖汤给他喝。

几次化疗之后,堂弟头发掉光了,有时大半夜疼得呜呜地哭,婶婶就在一边垂泪。好不容易把病情控制住,医生说如果要妥当,最好上北京医院换骨髓。

我表哥和我同年,我二舅的儿子,比我大月份,2011年的时候他20多岁,一直在深圳这边上班,有个女儿两岁左右也在深圳我舅妈带着,后来他老婆怀了二胎就说送回家养胎女儿也带回去带,然后那天他们一家人去了我小舅家吃中饭,还打电话叫我爸妈也过去,吃完中饭,他丈母娘打电话催他们快回来,那时候是夏天,很热,他们吃完饭就要走,我妈他们说,那么大太阳,休息下再去,他们还是执意要走,后来出了家门口那个马路转弯那里和一个货车撞上,被撞的很惨烈,基本面目全非,一家加肚子里的那个四口,全部当场死亡,他们骑的摩托车,那个路口出了好几次事故了,我父母在小舅那里休息了会也准备回去,出来看到个路口围了好多人,我妈当时就心慌了,越走进,就知道是他们了,很惨,我二舅妈他们马上从深圳赶回来,哭的死去活来的,几天几夜不睡觉不吃东西,自从他们走了之后,真的这么多年看不到他们脸上的笑容,小时候拜年去他们家那种笑容这些年没看到过了!现在他们走了九年了,感觉时间还是抚平不了的!多年过后,我妈说起,我表哥从来不会说叫我妈他们去吃饭,偏偏那次还叫了,难道命运就是这样!

可堂弟的病情却一再恶化,在那年的五月份,堂弟终于没能等到匹配的骨髓,撒手人寰。五月底,叔叔婶婶从北京回来了,抱着堂弟的骨灰盒,两人仿佛老了十岁。

人的记忆是有时间的,但有些人的记忆大概是真的无法忘记的,表哥走了,表叔和表婶一家都安静了下来,每天照顾好孩子就是忙着赚钱,两个孩子现在才4岁,什么都不知道,而他们两人已经是50几岁了,还能陪伴孩子几年?就只能多赚钱给孩子存着,让她们以后有个依靠。

舅妈拍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的钱还是留着给自己买两件新衣服吧,洗衣机让你爸给买。”

再说,作为一个母亲,我奶有权力知道这件事。

我们找到那个男子,男子说他们两个因为不合适,已经分开有一段时间了。那天是表妹打电话叫他过去的,说两个人一起再吃最后一次饭,以后就互不相欠、互不打扰。男子在吃完饭后就离开了,他也不知表妹为何会死在离家那么远的麦子地里。

下午两点左右,我从奶奶家回来,到了我家门口,故意敲了几下我家的大门,我经常这样和爸妈开玩笑。我家的狗汪汪叫了几声,而我爸也赶紧从堂屋里走了出来,他看到是我后,没有和以前一样嗔怪着说我调皮,而是一脸凝重的给我说:“丹丹(表妹的小名)死了。”

“你在开玩笑吧?”

其实,喝中药也许只是我们的心理安慰,对我爸的病并没有作用。反而因此引起了肝腹水,为了把肚子里的水排出来,我爸前后住院了两次。

而我们和奶奶,失去了共同的亲人,经历了同样的痛苦。

我有个表哥,年岁24,已婚有对双胞胎女儿,还没等到孩子会说话,人就因为一场意外车祸走了。

她学习成绩不好,读完初中就不再读了,跟着舅舅和舅妈种了几年的地,后来去了我们镇上一家商场做收银员。

生命是脆弱的,也是无常的,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和父母、和子女在一起的每一天,没有什么比在一起更重要。

那年,我们怀着异常悲痛的心情过了新年,而对于舅舅和舅妈来说,以后的每一个春节都无异是在提醒他们曾痛失过一个孩子。他们家在那之后再无春节。

表哥是个大学生毕业,和我表嫂是同学,两个人属于先上车后补票,有了孩子才结婚的,结婚后就去了表嫂家里的厂子上班。(表嫂家比较有钱,爸爸是开工厂的)出事的那天,一切都很普通,一切都很平凡,但孩子哭闹不停。

宝贝,你走了27天了!妈妈想你了这么多天,每天妈妈都痛不欲生,你的一撇一笑深深的留在妈妈的心里,妈妈不会忘记我的傲儿,我最爱的宝贝~妈妈永远都爱你!

之后每年都由我们负责去给表弟上坟,姨夫姨娘是不去的,每到那个时候他们都伤心欲绝。姨夫本来好好的人,也给折磨的精神有点问题了,每月的工资都用来打麻将,不输精光不罢休,刚开始我们还劝一劝,可是他说不打的话,脑子里就会胡思乱想,还不如让他打算了,我们也只能想成是花钱消灾吧!

因为表妹太小,按我们那边的乡俗,不能给立碑,就在舅舅家的田地里挖了个坑,把她的骨灰埋在了里面。

表妹成了舅舅和舅妈心里永远的痛

妈妈没能保护好你,儿子,妈妈对不住你!妈妈好想你~一想到再也抱不了你,再也拉不了你的小手,再也照顾不了你……妈妈的心好痛好痛!

不要说身为父母了,如我们表姐弟都不能接受,何况他们呢?

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痛到极致是无声的。

叔叔婶婶没有考虑,借了钱就带着堂弟上了北京。可是祸不单行,02年的11月份,一场非典席卷了半个中国。03年3月份,非典蔓延到北京,后来听叔叔说在北京的那段日子,他们是苦到了极点,由于当时医院里病床紧张,他们经常被安排在走廊的床位上。

“大过年的谁拿这种事开玩笑,你妈正在屋里哭呢。”

回到家后,舅妈越想越生气,气表妹不回家也不知道打电话知会她一声,她心想,等表妹回来后,她一定要狠狠地训她一顿。

儿子,你走了,妈妈想过无数次如果妈妈在事发现场如何救你~可是……宝贝,你还是被无情的夺走了,我恨天恨地……你终究不能回来!妈妈好心疼我的宝贝,你现在去了哪里?那里有没有人照顾你?妈妈希望我的宝贝不管身在何处,都可以无灾无难,健康快乐……

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舅妈那天在家忙活了一天,蒸了很多馒头,还炸了丸子和酥肉,晚上她没有炒菜,只烧了一点粥,打算表妹回来后,让她喝点粥、吃点炸货就行了。可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八点多。

两个月后,叔叔终于觉得不能再怎么样痛下去,于是他们到市区租了房子。每个周末他们回来看一下,每次都痛到说不出话来。每年过年他们宁愿在外自己过,也不愿回到家乡。

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得知28号的下午,表妹下班后,是跟着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走的。那个男子是她的同学,也是她的男朋友。

有些痛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体会,有些人只有藏在心底,而最痛最不能忘的就是白发人黑发人

她安慰舅妈说表妹可能是去别的朋友家了。舅妈又去了表妹上班的地方,可商场已经关了门,舅妈只得又回了家。

农闲的时候,她经常来我们家一住就是几十天,我对她的态度很不好,经常凶她,嫌她嘴馋、脚臭、睡觉磨牙。可不论我怎么凶她,她还是像尾巴一样跟在我的身后,我去哪她就跟到哪,一口一句地叫着姐姐,可我自始至终却从未叫过她一声妹妹。

表妹脾气倔强,自尊心强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一种无法体会、无法言说、撕心裂肺的痛,一辈子都不能忘,因为根本就掉不掉。

其实,也是我们做儿女的太过疏忽了,最后那一两年,爸爸明显就瘦得厉害,而却没引起我们的注意,总是以忙为借口,连过年也不回家。

朋友因为车祸去世,他的母亲一夜白了头,邻居癌症去世后,他的母亲哭瞎了双眼,三舅因病去世,我那将近九十岁的姥爷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白血病,不可能!堂弟怎么可能得白血病呢?我不信!”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对着妈妈吼道。可白纸黑字分明写着:本次骨髓考虑急性白血病可能性较大,诊断请结合临床考虑。

是啊,家里没有一张照是我爸的。

那天晚上她果真没有回家,第二天,也就是腊月28的早上,舅妈给她打电话,问要不要回家吃早饭,她说在燕子家吃过了,她没有回家就直接去上班了。

表妹一直没有回家,舅妈既担心又生气

天都完全黑透了表妹还没有回来。那天她是白班,按理说五点多就该下班了,舅妈给她打电话,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当时,爸爸的话我们不但瞒着爸爸本人也瞒着奶奶,哥哥对奶奶说是爸爸在深圳水土不服才回来的。

奶奶偷偷拦住哥哥说:孩子,你给我一句准话,你爸到底怎么了?

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就把我们吓着了:肝癌中晚期。

现在堂弟已经离开17年了,如果他在人世应该结婚生子,叔叔婶婶也能抱孙子了。可如今叔叔婶婶两人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孤单而清冷。

那一年,还没过60岁的父亲被查出得了肝癌。我们从没想过,“癌”这个字有一天降临到自已最亲的亲人身上。总觉得它是一件遥远的、听说的事。可它却让我们措手不及,也让我们痛失了这世最亲爱的父亲。

舅妈等得越来越心急。

燕子和表妹是初中同学,两家离得不远,两个村子之间就隔了一条河,燕子经常去他们家,舅妈对她很熟,所以就直接应下了。

虽然这里面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但因为没有证据,只能不了了之。

还说:怎么没想着给你爸照个相呢?

不敢想,也不敢回想,2019年4月9日,我人生的噩梦开始了,早上送我儿子上幼儿园,孩子却不对劲,走路往一边倒,口水直流,眼神呆滞,一副痴呆相,当时的我已经吓哭了,赶紧喊上孩子的父亲带着孩子上我们县医院检查,需要做核磁共振检查大脑,孩子却一点也不配合,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写不下去了,算了,马上我们又赶紧去了离我们最近的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给孩子静脉注射镇静剂,打了个脑部ct. 发现孩子脑干上长了肿瘤,医生给了我一点希望,他说,也许是囊肿呢,我们又连夜赶去重庆儿童医院,在这里,医生直接给我们说了,天师都无法,我瞬间就睡地上了,全身无力,心如刀绞,我疼啊!我儿子怎么就那么短命啊!4月11号,还不死心的我们又带孩子去了北京的天坛医院,在这里,直接宣判了我孩子的死刑,手术做不了,做了好的结果也是植物人,而且百分百复发,我不想我的孩子受罪了,只能带着孩子回家,回家之后,把孩子带回我的父母那里,一直是我的父母帮助我,陪伴着我的孩子,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刻一直是我父母陪着我,我父亲给孩子问中药,给孩子找算命的打整,能想到的都给孩子做了,唉!又不想写了!心里难过!不敢太过悲伤,孩子5月29那天在医院离开我的,孩子的身后事也是我父亲和朋友们弄的,连孩子的小坟地也是我父亲给选的 ,自己的山地,当时问过孩子的父亲,孩子已经五岁多了,实在不行得送回老家去,孩子父亲却不同意,算了,孩子本身也不喜欢回老家,孩子病了,也跟我们说,不要他爸爸来接他,不会跟他爸爸回老家的,也好!如我儿子的愿!之前我一直不知道我儿子埋在哪里,也是前几个月我朋友带我去看的,我家里人都不跟我说我儿子埋在哪里!我知道以后也是悄悄的一个人去看他,背着我的父母,孩子走后,我八月份就起诉孩子父亲离婚了,要求二娃归我,大儿子病的时候二娃才四个月,我也还在产假期间!差点抑郁,幸好我的父母一直陪伴着我!

爸爸迅速爆瘦就是一个严重的信号了,只是我们错过了。

我跑进堂屋里,我妈正在抹眼泪,我的心里一酸,眼泪也瞬间涌了出来。

非典的来袭,使得医疗资源十分缺乏。不少医务人员都忙着去抗击非典。堂弟的病情就一再被拖延下来。到了03年7月份,非典控制住了。

也许这半年时间是奶奶在念叨她的儿子,同时也是在抚平她的丧子之痛。经过半年,奶奶才从这丧子之痛中恢复平静。

其实,在我们老家,一般家里去世的人,他生前的衣服鞋袜,包括被褥,都会丢掉或烧掉。他睡过的床则会被扔到水塘里。

那时候我和她也就是刚八九岁,舅舅家距离我们家十多里路,前两天刚下过大雪,路上还有很多积雪,她一个人走回了家。爸妈回来后,来不及训斥我,立马骑上自行车去追她,一路上也没见到她的身影,爸妈吓坏了,到了舅舅家知道她已经到家后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才到深圳半个月,我妈交待我哥说:你爸太瘦了,你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看看,为什么这么瘦?

有些痛,外人再怎么安慰都没有用。

出事后,我听我爸妈说,我表叔家里已经都崩溃了,表叔和表婶哭到晕过去了,嫂子更是抱着孩子哭到不出气,心如死灰。

那次我被爸妈狠揍了一顿。

爸爸出殡时,奶奶再一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许奶奶和我们一样,只要没有亲眼目睹,就能假装我爸还在,假装一切都没有变。

爸爸走后,奶奶的精气神像被抽走了。她又回到叔叔家,走之前要走了爸爸的一套衣服,说:这是我儿穿过的,他在世时,我没为他做过什么,他走了拿件他的衣服,也当是我的一点念想吧。

可是,没抑郁的我却心肌梗死了,医生说悲伤过度导致的,唉!不想了!现在的我确实是不敢死,死了之后我的孩子,我的父母怎么办?完成使命那天,我会好好的去陪伴我的大宝的,对他亏欠!愧疚一辈子!想你,我儿!

村和村之间的田地一块接着一块,舅妈走了很长时间,直到天都大亮了,太阳都出来了,她还在一直往前走,一开始经过的村子她还能叫出名来,后来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了哪。

其实,奶奶一直跟着小叔叔一起生活。现在,却为了陪她的大儿子度过最后一段时光才想着和我们一起生活。

看着自己的儿子被病魔折磨,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出乎意料的是,家里其他人并没有指责我,反倒都去指责她,说她脾气倔,自尊心强。而她的悲剧可能正是源于她的性格。

表妹孝顺、乖巧、懂事

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能以命换命,医院的天台上站满了排队的父母。每次读到这句话都忍不住湿了眼眶,孩子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全部,没了孩子,就没了希望,我们的人生也没了意义。余生只有痛苦和绝望,直到生命的尽头。

那还是我爸第一次离开老家,也是他到过最远的一个地方。本来还想着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爸爸,终于可以享享福了。

我奶听了我哥的话后,好半天都回不过神,只喃喃自语地说:怎么就得了这样的怪病?

表妹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就走了。舅妈没有想到的是,这几句话竟然成了她们面对面的、最后的对话。

腊月27的早上,她临去上班之前给舅妈说晚上下班后不回家了,她的朋友燕子过生日,吃完饭大家要一起去唱歌,还不知道玩到几点,晚上就直接住在燕子家了。

这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爸爸在哥哥才半个月就结束了这段他期盼已久并向往着的生活。因为医生说:爸爸太瘦了,而且两个肝都硬化了,已经没有化疗的必要了。

一切他在世时的个人物品都会随着他的消失而慢慢消失。

奶奶的到来,让我们看到了爸爸的另一面。爸爸就像个孩子一样,也会在奶奶面前“撒娇”。因为爸爸的病,我们只要听说哪有偏方就往哪跑,也带回了好多中药。

记得我当时回家看到我姨娘满眼泪痕躺在床上,一直在喃喃自语说为什么,人就处于半昏迷状态,让人看了真的好难受😖

她远远地看到前面的麦子地里围了一群人,她的心里一沉,本来累得就有些挪不动的双腿瞬间软了,她一下瘫坐在了地上,而后使了好几次力气才重新站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向人群跑去。

看着堂弟活泼地成长,大家都很欣慰,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叔叔婶婶都是教师,所以堂弟的学习成绩向来都是优异的。02年考上中山大学,完全在我们意料之中。

表弟不知道什么原因,选择了跳崖自杀,一直到现在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自杀?家里条件不差,姨夫是工商所长,就他一个孩子,从小就不愁吃喝,身体也没任何毛病,亲戚们暗自猜测可能是在大学谈对象受挫了吧,不然找不出其它理由了。。。

舅妈精神失常了好几年,经常拿着表妹的照片自言自语,那几年我都不敢去他们家,因为舅妈一看到我病情就会加重,总会把我错认成表妹,抱着我又哭又叫。然后舅舅就在一旁抱住她,通红着眼恶狠狠地说:“她都不要咱了,咱还想着她干吗,以后咱不想她了……”

这之后,奶奶就大病了一场,休养了半年才算慢慢恢复过来,才能下床。

过了好几年舅妈才慢慢好了起来,那时候表哥已经结了婚,还有了孩子,舅舅和舅妈经过商量,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再生一个孩子。

舅妈带着一肚子气上了床,睡醒一觉后看了一眼时间,手机上显示凌晨两点多,表妹还是没有回来。

舅妈在麦子地里找到了表妹

那天,奶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交待我们说别打扰她,让她静一静。

二舅回来了。他不停地薅头发,哭得撕心裂肺,浑身一直在打哆嗦。

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的,因为我两个姑姑都大老远回来探望我爸。这让我奶臭出一点不寻常,也或许是一个母亲的本能吧,她觉得这里面肯定还有她不知道的事。

我心头一沉,根本就无法置信。

09年的腊月二十九,19岁的表妹死在了村外的一块麦子地里。从此,舅舅和舅妈开始了他们悲惨的余生。

一见面两人都哭得稀里哗啦,回到家里,婶婶始终无法接受堂弟离去的现实,终日坐在家里以泪洗脸,精神有些恍惚,有几次哭着哭着,甚至晕倒了,有好几次婶婶都想随堂弟离去,是叔叔硬拦下来。

慢慢懂事之后,我对表妹和善了很多,但在心底里,我还是隐隐有些不喜欢她,总觉得她的话太多、笑太假。

孩子是我们的希望和精神支柱。为了孩子,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甚至让我们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

第二天,已经80岁出头的奶奶仿佛更苍老了,脸上没有一点的精气神。她向我们宣布说要跟我们一起住,一起照顾爸爸。

而我奶,总会在我爸喝完药后,背着我爸偷偷抹眼泪。

之后,我们总能看见奶奶偷偷抚摸那身我爸穿过的旧衣服。

表妹比我小一岁,是我二舅的女儿,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她小时候的模样。

那时候我哥嫂都在上班,而嫂子怀孕没办法再自己去买菜,就让我爸出来帮忙买菜做饭。也是我哥想借此机会,让我爸看看他大儿子在外面的生活。

每个月的工资她都交给舅妈,自己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然后把钱悄悄攒起来,等攒多了就给舅舅、舅妈买衣服、买鞋或是给家里置换家具。

舅妈和表妹最后的对话

现在,小表妹刚开始读小学,舅舅和舅妈说希望他们能活得久一点,能亲眼看着小表妹嫁人,那样,他们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最后时刻,是奶奶陪着爸爸的。奶奶拉着爸爸的手,哭着说:你是个好孩子,老天爷为什么不把我带走,让你留下呢?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辈子怎么可能忘记呢?这是他们的心血啊!!!太痛心了!

所以,我们把爸爸接回老家保守治疗。

都说:人生有三不幸,其中之一就是:老年丧子。

表妹静静地躺在麦子地里,她的旁边有一个空的农yao瓶,还有一个空的白酒瓶,她的身体早已经凉透了。

舅妈痛不欲生

当时大家都反对,表哥反对得尤为厉害,可舅妈还是在她48岁那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自那之后,舅妈和舅舅的眼里又重新有了神采。

那时候舅妈正在洗衣服,表妹趴在她的后背上说:“过了年就快到你生日了,到时候我给咱家买个洗衣机,就当是送你的生日礼物,以后你就不用再手洗衣服了。”

亲戚朋友帮忙一起处理了表弟的后事,那几天舅妈夫妻不吃不喝,目光呆滞,尤其是舅妈,几乎是一夜白头,那个远方舅舅也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大家很担心舅妈的精神会出什么问题,于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舅妈哭出来,最后舅妈哭的稀里哗啦,放声大哭到声音沙哑。

美好还没开始就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那时叔叔婶婶一夜间愁白了头发。从那时起,叔叔和婶婶跟单位请了假,陪着孩子到广州进行治疗,他们夫妻俩轮流照顾着堂弟。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一种苦只有当事人才能够深切体会,逝去的人已经解脱,留下的那个人才是最痛苦的!若问天下父母谁最苦,失独的父母心最痛!😭😭😭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人再提表妹,舅舅和舅妈也不再提,但我们知道,表妹会是他们心里永远的痛,直到现在,每年过年前后,舅舅和舅妈都连续好几天不出门。他们忘不掉表妹,换成任何一对父母都不可能忘的。

写在最后

我奶就经历了她人生最不幸的事,也是我们最不幸的事。

眼看着马上就要九点了,舅妈戴上头灯,骑着自行车出了家门。她先去了燕子家,燕子说表妹确实是从她家吃了早饭走的,之后两个人就没再联系。舅妈让她给表妹打了个电话,表妹还是没有接。

舅妈性格比较强势,在他们家说一不二,对表妹的要求很严格,她让表妹去做什么就得立马去做,不让做的事坚决不能做,表妹对她又敬又怕。

我们上了小学后,她来我家没那么频繁了,但每年的寒暑假还是会来我家住上几天。那时候穷,只有农忙或是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肉,而舅舅家的条件还不如我家。记得有一年冬天她来我家,我妈专门去割了点肉,回来放上白菜、豆腐、粉条,炖了满满一大海碗。

熬中药的事就落到了奶奶的身上,每次奶奶都要看着爸爸喝完才算数。可,大人喝中药哪有什么冰糖、白糖,都是原汁原味,我们看着都觉得苦。

吃饭的时候她光挑肉吃,我心里的火气腾腾地往上窜,可在爸妈面前又不敢冲她发脾气,只得憋着气埋头扒饭。吃完饭,爸妈有事去了邻居家,他们一走我就冲她发起了火,那次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她被气得不停地抹眼泪,然后一个人走了。

这也是他们彼此陪伴的最后的时光了。

傲儿,我的儿子你去哪里了?你才2岁5个月,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全,宝贝妈妈现在教教你:你叫武子傲(农历2016年10月29日11:21)你爸爸叫武涛,妈妈叫贾朝霞,儿子,你要记得清楚!

好在没过多久儿媳妇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并且决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舅舅和舅妈才算是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精心的照顾媳妇直到生产,好在媳妇顺利生下了一个男孩,现在已经半岁了。舅妈和舅舅现在一门心思的养着这个孙子。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一辈子都不能忘的事。

叔叔说:孩子走了,我们的年也就没有了,现在就等着生命结束,可以跟他到九泉之下相见。叔叔说堂弟走后,有一年他中考监考的时候,看到一个长的很像堂弟的男孩子,那一刻他抑制不住当场眼泪就流出来。

我哥才无奈地告诉了我奶实情,他也希望我奶有点时间缓冲一下,不然到最后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那才是最大的打击。

18年夏天的时候,刚刚新婚不久的表弟突然出了车祸,当场人就没有了,听见这个消息的远方舅妈当场就昏死过去了,被人掐住人中救醒之后,目光呆滞半天,就哭出一句“我的儿”,然后又昏死过去了,这次掐了人中也不顶用,只好拨打了120电话去了医院。

叔叔强忍着痛宽慰婶婶,可是两人说着说着又抱头痛哭。他们始终无法走出堂弟离开的阴影,堂弟的房间所有东西都像往常一样摆着,书桌上还留着他喜欢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

如果上天垂怜,请保佑我儿武子傲从此无灾无难,佛祖保佑,菩萨慈悲留我儿有个好的去处……阿弥陀佛!

我父亲去世时候是18年,我爷爷已经80多了。我父亲肺癌,一直没敢叫我爷爷知道,怕我爷爷身体来不了,那天下午父亲已经不好了,才叫爷爷去的医院,结果晚上父亲就过世了。我姑姑说,半夜起来时,会看见我爷爷屋里的灯亮,早上的时候问我爷爷,我爷爷就说,梦见我父亲了,我姑还说那段时间我爷爷经常看我爸的照片留眼泪,但是我爷爷只要有人去他屋里,他就立马把东西收起来。然后有一次,他给我爸的手机视频,我们都没看见,事后,我问他,你怎么给我爸手机发视频啊,我爷就说,摁错了。可是怎么叫我们相信啊,平时给我们视频,都仔细看,才会找到我们给我们视频,怎么可能会摁错。我姑说,如果有邻居说我爸的事,我爷回家就在床边坐着,也不玩手机,也不看电视,就呆呆的坐着,事后会跟我姑说,谁谁又说我父亲了……

展开阅读全文

中餐在欧美受欢迎吗?

上一篇

同事定了外卖却唯独没分我,怎样做才不显得尴尬?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都说白发人送黑发人,真的是一辈子不能忘的事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