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京被困时,石达开手握七万精兵为何却见死不救?

洪秀全自起事开始势如破竹,仅在短短几年内就攻下南京,改称天京,这是太平天国运动达到鼎盛。仿佛农民起义大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一个朝代推翻另一个朝代,循环往复。虽然被后人誉为什么民族革命,什么公平,我认为都是后人以此为宣传工具加以美化来推翻清王朝罢了。

可谓一语中的!!!

杨秀清主政时代,洪秀全是很少理政的,因此“天京事变”之后,太平天国的一众老兄弟都有了一个惯性,就是太平天国的问题,就必须推举一个让大家都喜欢的翼王石达开,出任左辅正军师,去代替杨秀清主政。

陈玉成李秀成在安徽枞阳召开军事会议,拟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随即,陈玉成、李秀成合力消灭了清军江北大营,暂时解决了南京的危机。

但这种“请求”,只要是懂得一点人情事故的话,你就会觉得很恶心人。反正我是读出了洪秀全满满的“恶心感”——翼王石达开如果接受了“义王”的金牌,那么按天国制度,是要举行新的“封王仪式”的,而在新的“封王仪式”上,石达开是要按照制度向天王洪秀全三跪九拜的。

翼王石达开十余日后到天京,进城会晤北王韦昌辉,责备滥杀之事,不欢而散,连夜匆忙缒城逃出城外。北王未能捉拿翼王,尽杀其家属及王府部属。翼王从安庆起兵讨伐北王,求天王杀北王以谢天下。此时在天京以外的太平军大多支持翼王,北王在势急下攻打天王府,但最终败于效忠天王的将士及东王余众,最终北王韦昌辉于11月2日被杀,其首级被函送安徽石达开营中验收,燕王秦日纲及陈承瑢不久亦被处死,天京事变告一段落。

那么问题就来了,洪秀全是否还像如原来那样的不理朝政呢?还是谁能代替杨秀清,出任“左辅正军师”,并且总理天国军政呢?因此,洪秀全和石达开的利益冲突就由此产生!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重要的军事将领,也是天平天国首义六王之一。他在太平军中的地位举足轻重,然而随着天平天国后期的内讧严重,石达开出走天京,奔往安庆。1857年天平天国的都城天京被清军包围时,石达开甚至拒绝施以援手,为此遭到不少后人的批评。为什么石达开没有去救天京之危呢?其原因大概有以下两点:

“东殿尚书体系”,并不是太平天国的官方体系,而是杨秀清建立起来的私人部署,杨秀清在世时权倾朝野,所以它也就完全代替了太平天国的行政体系。

第三,天京被困之时,石达开手里只有五六万的人马。围困天京的清军有十多万人。一方面要守住安庆,另一方面即使派遣部队解困天京,那无异于杯水车薪。

转眼石达开在贵县呆了数月,部众仅剩下2万余人,正处于众叛亲离,势穷之境地。

天京事变,发生在清朝后期的1856年,是当时太平天国领导阶层的严重内讧,地点发生在现在的南京。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以及燕王秦日纲在事件中被杀,翼王石达开因受洪秀全猜忌而出走,另有约两万人丧生。这一事件也是太平天国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所以,石达开只派了二千余人乘坐木牌沿江东下,并声明是为了援救镇江,目标不在天京。

这一主张得到洪秀全认可,后来,陈玉成、李秀成能够攻破江南、江北大营,根本原因是石达开进攻江浙,把大量清军引向自己这边。

第二,石达开离开天京时,只带走了府中士兵和家属亲信。并没有带走天国精锐部队。石达开到达安庆之后,陆续有天国士兵出走,跟随石达开。官员兄弟约有五六万人。石达开出走后,洪秀全表面希望石达开回京,实际上暗地里派蒙得恩等人暗地里连夜追杀。这种行为让石达开和两广将士彻底寒心。

永安封王时,洪秀全分封诸王,杨秀清为左辅正军师、东王,称九千岁;萧朝贵为右弼又正军师、西王,称八千岁;冯云山为前导副军师、南王,称七千岁;韦昌辉为后护又副军师、北王,称六千岁;石达开为翼王,羽翼天朝,称五千岁;以上所封各王,俱受东王节制。

从上述我们可以看出,天京事变之后,韦昌辉,洪秀全,石达开为了争夺“左辅正军师”的职位,展开了新的一轮权力争斗,最后以韦昌辉被五马分尸,石达开退出京城而结束。这三个人,谁都想建立起一个“太平天国我说了算”的制度,但却因为分裂而自取败亡。

第一,天京事变之后,洪秀全对石达开百般提防和限制,洪、石矛盾加深,并且很难调和。起初韦昌辉受洪秀全指使,处死杨秀清等亲信部下2万余人。石达开连夜出逃,自己的家人也死于那场事件。而后韦昌辉因为滥杀无辜,引起天国众人不满,为了平息众怒,韦昌辉被凌迟处死。洪秀全邀请石达开回天京主持军国大务。但却对石达开百般提防和限制,他通过加封自己的两个哥哥,来架空石达开。洪秀全一直猜忌石达开在处理杨秀清问题上的态度,两人矛盾逐渐加深,不可调和。

感谢邀请

这年七月,石达开攻打桂林,不克。

在1857年的9月,洪秀全有是请求过石达开回天京——在形势和舆论双重压力下,洪秀全罢免了他的两个哥哥“安王”和“福王”,并且派人送“义王金牌”邀石达开回京主政。

而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前,南王冯、西王萧相继战死,而后东王权倾朝野;天京事变之后,北王韦昌辉也死了,到此为止,天国的第一批王爷中,只剩下了“天王洪秀全”和“翼王石达开”。

天京事变里,石达开之所以带兵出走,完全是洪秀全的责任。

还有一点,天京事变后,洪秀全始终没有放松对石达开的警戒之心,而且多次派兵追杀。当天京被围时,再发动群臣让石达开率兵来救,其实是要把责任推给石达开,把自己摆在道义一面。

看看石达开出走后的路线就可以知道石达开为什么见死不救了。

天京一直被困,从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在此后,清军就一直在围困这座城市,只不过有时候围困比较紧,有时候比较松而已。

忠王李秀成也曾经这描述,“翼王回京,合朝同举翼王提理政务,众皆欢悦。主有不乐之心,专用安、福两王。主用二人,朝中之人皆不欢悦,此人一无才能,又无算计,一味固执,认识天情,与我天王一般之意见不差,狭制翼王,翼王与此二人结怨,被忌狭制出京,今而远征未肯之回者,由此之由也!

因此,1857年5月底,石达开被迫离开京城,毕竟洪秀全有过诛杀杨秀清的不良记录。据清廷档案中的奏折所称,“伪翼王石达开已由铜井渡江逃往江北,洪逆令蒙贼禾贼追之。”这说明,洪秀全是派兵追杀了的。

“天京事变”之后,杨秀清留下了两大政治遗产:第一个是东王府的“东殿尚书体系”;第二个是东王杨秀清的“左辅正军师”官职。

但是,安庆保卫战失利后,1862年开始,湘军开始直扑南京城下。此时,陈玉成牺牲,李秀成率大军在雨花台大战湘军,未能取胜。此后,湘军步步逼近,南京再次被包围,而且再也无法解救了,直到1864年7月,天京城失陷。

那些说石达开搞分裂主义的,可以闭嘴了。

1861年,石达开率军离开贵县,北上四川,以争下一落脚地。但是石达开失去最好的机会,因为四川的匪患已经平定,清军可以专门对付石达开的部队。而且,石达开自从离开天京后,所过城池多数不能攻克。再加上之前已有从石达开部队分化的太平军部队经过四川,四川清军被打草惊蛇,引起了清军准备。

战争,是讲究策略的!

那么从1857的7月份到10月份的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清军进逼天京之时,石达开为何见死不救呢?

综上所述,石达开在天京危急时,虽然没有直接派兵支援,但他还是心系天京,通过缜密得当的部署,有效地牵制了清军,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天京之急。

综上,不是石达开见死不救,而是没有石达开,天京早陷落了。

此时清军重整江南大营,洪秀全派人求援,石达开不理。曾国藩派人劝降,石达开亦不理睬。1858年,石达开离开抚州东进,连续在广信击败清军守将,却在衢州遭到清军强烈抵抗,遂即转入福建,经瑞金、会昌围攻清军江西南安府。同年十一月,杨辅清脱离石达开回归天京,继续西进的石达开连续攻占了桂阳,梅县等地。随后,石达开军队又发生了分化,原天地会土匪何名标与赖裕新不和,独自率部下两万人离开。

现在我们重新捊捊“天京事变”,我们来看看到底东王杨秀清、天王洪秀全、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他们到底在争什么东西?

这年四月,石达开率众回到家乡贵县,在水源街设立翼王府。

(石达开像)

1863年,石达开来到大渡河。此时大渡河对岸清军还未到来,石达开下令部署造船渡河,到了晚上已经渡过万余军队,但是后续部队尚未到达,石达开唯恐被清军各个击破,又下令过河的太平军渡回。不料,天气突变,下起了暴雨,大渡河水暴涨,而清军也遂即封锁了北岸。此时的石达开虽然主力已到,但是军队粮草严重缺乏,石达开想要退回却被当地土司堵塞了山口,想要利用山中小路脱身,怎奈山中皆是悬崖峭壁,无法攀登。4月17日,石达开大军强渡,清军以枪炮轰击,太平军战死者的浮尸遍江。石达开被围一个月,最后到了杀马而食的境地,不得已石达开代军赴死,被清军押往成都杀害!

以上便是天京城遭到围困时,石达开的行动轨迹。

石达开上奏洪秀全,主张严防安庆的同时,率大军进攻江西、浙江等地,打乱清军部署,最终缓解天京压力。

石达开用的计谋是:围魏救赵。

也就是说“东王府”才是太平天国真正的“军政中心”。东殿尚书体系等文武官员,在杨秀清的领导之下,确实成功地支撑了整个太平天国的运转。

石达开身为人杰,想让这等人回京,直接下诏让他回京师主政就行了,根本没有“改王号”的必要。洪秀全这么做,其实就是要侮辱石达开,让石达开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并且,洪秀全借此还可以向天国上下做一个表态,“不是我不想请翼王回京,而是翼王他自己不想回来。”

天京事变后,江北、江南两座大营重建,对于南京的围困开始变得严厉起来。1858年,江南、江北两座大营将南京几乎合围。南京的形势空前紧张,洪秀全被迫让李秀成突出重围,到安徽寻找陈玉成,要其回兵救援。

【欢迎评论】

定都天京后,洪秀全就已经丧失了进取心,沉迷于宗教和权力争斗,猜忌心大盛。天京事变后,他更是谁也不信,天天提防石达开。

第二呢,因为洪秀全真的很“恶心人”,换做是谁,谁都不愿意去救援洪秀全。说实在话,石达开没有“落井下石”,算是最大的仁义的了。

先来看看四川总督赵尔丰的评价:

而在太平天国里头,所谓的“东西南北”四王,只是爵位,真正能产生权力的来自于“官职”,而能让杨秀清权倾朝野的,正是“左辅正军师”一职,这一个职位,拥有管理天国军政的权力,也就能节制诸王。

后来天王重用自己的兄弟,以牵制石达开。因而石达开负气甩众十余万西去,所以说天京被围也没法救,也不可能救。

1856年,杨秀清试图弑君篡位,北王韦昌辉得知便力劝天王处死东王杨秀清,天王不肯。东王以西线紧急为由,调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赴前线督师,只剩下天王和东王留在天京。 陈承瑢后来向天王告密,谓东王有[4]弑君篡位之企图,天王密诏北王、翼王及燕王铲除东王。9月4日,北王韦昌辉率三千精兵赶回天京,当夜在城外与燕王秦日纲会合,陈承瑢开城门接应。众军在凌晨突袭东王府,东王被杀,东王府内数千男女被杀尽。其后北王以搜捕“东党”为名,大杀异己。众多东王部属在弃械后被杀,平民也不能幸免,随后血洗南京城,约2万余人被屠杀。

又说回来,虽然洪秀全也有推翻清朝的意图,为此开始西征,北伐。一开始战绩不俗,西征攻下武昌,北伐直指北京,不过洪秀全好像已经被天京的繁华和对安逸的生活所麻痹。开始贪图享乐,不理政事,以至于出现杨秀清,石达开等人的争权之乱。

回答这一问题,首先有必要了解一下当时天京事变的历史背景。

1862年,清军攻克涪陵。

一是石达开兵力有限,救天京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石达开出走天京是因为他厌倦了太平天国严重的权力争斗,因此他的出走是秘密进行的,带走的部队必然有限。根据当时的清军奏折可知,石达开出走带的兵马大概只有数千人。后来经过他的苦心经营,才发展到七万多人左右。这点兵力守安庆尚且吃力,更不要说是援救天京了。

1860年,李秀成组织了二破江南大营之战,彻底拔掉了江南大营这根钉子,南京城被包围的形势终于被打破。

但杨秀清死后,该体系被北王韦昌辉所摧毁,后来韦昌辉又被洪秀全所杀,韦昌辉对“东殿尚书体系”的文武官员的杀戮十分凶狠,这里面是否有洪秀全的怂勇、或者说是默许,已经难有定论。

1858年江北、江南大营围攻天京之时,石达开正率领人马进攻浙江,战斗进行的非常不顺利,清军四面向他进攻,他被迫率军撤往福建。

太平天国实际上都习惯了这种状态,只要清军的围困不是特别紧,他们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点都不耽误。

见死不救?这可真是天下第一大冤案了。

1859年,江南大营围攻天京之时,石达开已经率领人马进军湖南。在湖南宝庆(今邵阳市)与湘军激战,结果大败,被迫逃入广西。

当时,石达开在安庆,安庆对于天京的意义不用多说,几万兵力,守安庆都捉襟见肘,哪还有兵力去救援天京?

随后,陈玉成回师安徽,迎战湘军,取得了三河大捷。江南大营趁此时机,再次向着南京发起进攻,到1859年年底,江南大营甚至一度切断了南京的粮道,使得南京的形势变得异常严峻。

李秀成后来在投降书里说“主不信外臣”,绝非随便污蔑。

天京被困时,石达开手握七万精兵为何见死不救?

这件事,应该反过来说:没有石达开,就不会有天京解围!

1857年,石达开出走,同年八月进入江西景德镇,汇合了各地前来追随的太平军将领后遂即率军立即南下攻克了抚州。攻下抚州后,石达开打算西进,被清军击败,他的老丈人黄玉昆也命丧沙场。随后,石达开又退回了抚州。

文——千古

但石达开不像洪秀全,他的心胸更宽广一些,站在天国的大局出发,知道天京必须救,但不能像疯子一样盲目救。

(洪秀全剧照)

因此,“圣朝同举翼王提理政务,众人欢悦”。但洪秀全不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利,因此他对石达开却又存疑忌,严加防范限制:一是声明“主是朕做”、“军师也是朕做”,把军政大权收归己手;二是提拔自己的两位兄长为“安王”、“福王”,用来掣肘石达开。

第四,石达开之所以没有大军驰援天京,还是从战略上的考虑。围魏救赵。他在安庆上游,牵制住了清军的大量主力,缓解了天京的压力。另外,一方面,他将主力李秀成,陈玉成等部调往下游,保卫南京。另一方面以仅有的人马转战江西,分散清军主力,让曾国藩疲以奔命。

在这种情况下,石达开怎么可能贸然率领七八万人救援天京?如果他真去了,洪秀全也不认为是来救援的,而是夺权!

1859年,石达开围困宝庆府,损失巨大亦不能破城,撤围经东安、新宁,进入广西。

二是石达开有自己更为深远的战略部署,尽管没有直接救援天京,但他的部署却也牵制了清军。得知天京情况危急的消息后,石达开向洪秀全上书汇报有关情况,并将陈玉成、李秀成等部的军队调往长江下游布防。同时派了二千余人,乘坐木牌沿江东下,做成援军的假象迷惑清军。

陵失一重大外援,官军乃得一意围攻金陵,江南军务遂以肃清……实有裨于大局。”

总而言之,“东殿尚书体系”被彻底摧毁之后,洪秀全恢复了天国“六部尚书体系”,从此掌控朝政。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得到洪秀全的理解,洪秀全对石达开的猜忌一直未减,在石达开艰苦奋战的时候,他诱惑辅清离开石达开,从而彻底断绝了石达开最后的支援。最终导致石达开在大渡河全军覆没。

“石逆素称晓悍,金陵老巢得久负隅,全恃石逆之善布远势,牵制官军。自石逆伏诛,金

1862年,湘军开始进攻天京之时,石达开已经率领人马进入了四川,开始了在四川的转战。他的军队此时已经十分孱弱,根本就称不上是什么精兵了。经过一年多的转战,在1863年6月,石达开最终在大渡河紫打地被清军包围全歼,他本人被俘身亡。

第一呢,其实当时清军虽然进逼天京,但是情况并没有那么危急。真正危急的时候应该是1863年的冬天,那时候天京被围,弹尽粮绝,但石达开就在当年的夏天,已被清军打败,并且被处决!

个人觉得,应该就是“左辅正军师”的这个职位!

所谓的“天京被困”,指的是1857年7月份之后,清军在钦差大臣和春、总兵张国梁向天京进逼之时。而在此之前的5月份,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和洪秀全闹翻,他离开了京城来到了安庆。直到10月份,石达开拥兵数万,离开安庆,向江西方向进发。

1860年,石达开围攻广西百色,将领石镇常阵亡,不克。

注意,石达开出走天京时,是偷偷的,只带了几千人马,后来有些人陆续追随出来,才发展到七八万人,绝没有二十万之多。

此时的石达开部众多为江南各省收编的部队,看见翼王荣归故里,不思进取,入川开拓根据地的计划也是一直没有提上日程。各部渐渐自行拔队开走,各谋生存。通过上诉内容可以看出石达开出走天京后一直没有明确目的地,造成各部军心离散,虽然有杨辅清等人陆续离开,但是石达开仍然是实力尚存。但是,最大的分化遂即到来,那就是朱衣点、童容海、彭大顺、吉庆元等67名骁将的离去。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唯一一位文武双全完美英雄可惜他不遇明主没有他太平天国延续他的坚持斗争出走天京另辟天地转战多省前有追兵后无后勤保证虽败犹荣他还是有本事的

展开阅读全文

历史上互相见过面的大统一王朝开国皇帝都是谁?

上一篇

若日本二战后是由苏联进行改造的,会怎样进行?现在的发展会怎样?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天京被困时,石达开手握七万精兵为何却见死不救?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