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梦》中,整天慈眉善目,喜笑颜开的贾母,做过哪些坏事?

最明显的一件,贾母是逼尤二姐走上绝路的重要幕后推手。

在婚姻问题上,贾母更严格遵循封建纲常的信条。贾琏似的偷鸡摸狗,她可以容忍;妻妾成群、老而好色的儿子贾赦要娶小老婆,她可以出钱替他再买一个。然而, 真正的爰情,她是绝对不允许的。她在听鼓词《凤求鸾》时,大骂要求婚姻自由的姑娘“鬼不成鬼,贼不成贼,哪一点个佳人,就是满腹文章,做出这种事来,也算不得佳人了”!

贾琏虽然没有钱,王熙凤也不给,幸亏平儿偷偷给了他200两银子置办丧事,他觉得远远不够,光是棺材板就去亲自挑选“价银五百两赊着”,又命人连夜赶造,安排人口穿孝守灵,晚上亲自伴宿,七天七夜都不带进家门的。

古代二房地位虽低,但尤二姐可是宁国府内当家尤氏的妹妹,又是宁国府当家贾珍做媒,明媒正娶的二房,同小妾还是有区别的。

贾母是爱林黛玉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当林黛玉遭遇到贾母的自尊和贾母的利益,林黛玉的重量就不足重了。

凡是大宅门儿里走出的女人,即使表面上再光风霁月,那骨子里也是黑的。贾母能够从重孙媳妇儿做起,一直做到老祖母,没有一定的手段和城府,就简直是痴人说梦。

在《红楼梦》中,整天慈眉善目喜笑颜开的贾母,做过哪些坏事?

贾母可以容忍男子纳妾,也可以容得下庶出的孙子孙女,但是她作为正室主母打心底里瞧不起做妾的女人,认为她们都是“贱骨头”,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就更加轻浮善妒,就连死了也没有进祖坟的资格。

贾母给宝玉的赏赐不断。从吃食、玩意儿,到极度奢华的雀金裘。

探春协理大观园,努力的做各种改革,不过是两年能为荣国府省下八百两银子。

三姐妹的月钱、分例、用度、衣服、首饰……都是一模一样,不分高低。

比如赵姨娘为什么在贾府中地位如此低下?

只粗略的统计一下,贾母每月支付给仆人的月钱就得二十两银子。

尤二姐明理暗里被凤姐手下人和秋桐两下夹击,受了数不尽的委屈和闲气,贾琏也对她不再宠爱,她无人可以告诉,开始还能背地里哭一哭。

这正是夫权社会歧视妇女,只准妇女作男子的泄欲工具,不准其有正当爰情要求的封建伦理观念在贾母头脑中的反映。贾母的思想深深地打上封建伦理的烙印,毫不含糊地维护封建秩序。

尤二姐自杀后,王熙凤说她是病死的,贾母也就相信了。

贾母不可能真的糊涂到不明是非,不知道尤二姐委屈的地步,也当然可以看清秋桐的小人嘴脸,但是她从一开始就看不起尤二姐,所以她说了这样一番话:

如果说宁国府管不了,但贾赦、王夫人、王熙凤一伙还是可以由贾母管的。

贾母所做的坏事,曹雪芹在《红楼梦》的前80回里全部隐藏着,比如《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向贾雨村演说荣国府时,为贾母树了一杆正义的旗帜“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然而事实呢?

当然贾母做的坏事、错事并不是只有这一件,比如只知道安逸享乐,不知道教导儿孙;只知道宠溺宝玉,纵的他文不成,武不就;虽然疼爱黛玉,但没有为黛玉主张婚事;眼看着亲孙女贾迎春跳入火坑也不闻不问等等……

所以贾母应该早就知道凤姐的算盘,但是贾母本人是正室,况她又宠爱凤姐,自然要配合凤姐来收拾尤二姐了。

贾母可不简单,她是荣国府和宁国府最大的一个人物。

贾母一反常态对赵姨娘进行了相当恶毒的辱骂:“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怎么见得不中用了?你愿意他死了,有什么好处?你别作梦!他死了,我只合你们要命!都是你们素日调唆着, 逼他念书写字,把胆子唬破了,见了他老子就像个避猫鼠儿一样。都不是你们这起 娼妇调唆的?这会子逼死了他,你们就随了心了!——我饶那一个?”

古人讲究“娶妻娶贤,娶妾娶美”,凤姐前面问“比我俊不俊?”贾母就顺着她回答“更是个齐全孩子,我看比你俊些”,这两句话就彻底定准了尤二姐“妾”的身份,等于昭告贾府众人尤二姐是给贾琏赏玩娱乐的美色小妾,仅此而已。

书中写到:因未曾娶妻,贾赦见是世交子侄,且人品家当 都相称合,遂择为东床娇婿。亦曾回明贾母,贾母心中却不大愿意,但想儿女之事, 自有天意,况且他亲父主张,何必出头多事?因此只说“知道了”三字,馀不多及。 贾政又深恶孙家,虽是世交,不过是他祖父当日希慕宁荣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挽 拜在门下的,并非诗礼名族之裔。因此,倒劝谏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也只得罢了。

这可比娶尤二姐之前,贾蓉说的那些“只等只等凤姐一死,便接了二姨进去做正室”的话差了十万八千里了,整个性质都变了。

曹雪芹,用老道士替身骂老祖宗,贾母皇親国戚。用一老兵骂榮国府男女老小,写出恨来。用宝玉作小替身淫乱少女少妇互应雪耻,用刘姥姥孙子骂,后来的晚辈少女。雪地归道,老道小道同曹,曹贾一划不少,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堂者高堂曹母也,白玉无瑕。金作马,马曹父也,为官效力比金子般发光经得起捡验。先洗清白,后骂人。既雪耻又雪恨。

贾母虽然没文化,但自重身份是极少骂人的。但做一个混账老婆,又一个娼妇,就没把赵姨娘当人看。

可能年轻时把精力放到了“宫斗”上,大儿子贪得无厌,好色无行;小儿子愚腐无才;对孙子宝玉过度溺爱,使他一事无成。

另外,贾府的破败同贾母也有很大关系。

如果是贾母出手造成的这个结果,那她手上肯定就沾上了血。

就这样,尤二姐终于被逼得吞金而逝,死后,贾母还一再吩咐贾琏不许送往家庙中,要他一烧了事在乱葬地上埋了完事。在第七十三回,作者又揭露了贾母的滥施权威。本来是宝玉为了逃避贾政查问功课装病受惊,结果老太太大发雷霆,殃及池鱼,使主仆不宁,受了处罚。这又是更母的可憎面目的大暴露。

《红楼梦》里的人物有许多是很难确定是正面人物或反面人物,简单地给贴上个标签是不能令人折服的。这是一位封建贵族家庭太上家长的典型,是贾府中封建宗法制的最高统治者,是养尊处优、善于自乐、颐指气使、富贵寿考的享乐主义者,是惜老怜贫、雍容宽厚、风趣幽默、不摆架子的祖母形象,但在某些时刻也有一些“坏人”的成分。

1、生活奢侈

可以说,只要贾母愿意管,他对荣国府和宁国府都有最后的决定权,尤其在荣国府是彻底掌握生杀大权。

贾母的丈夫贾代善是第二代荣国公,他可不是出兵征战,九死一生,挣下家业的富一代。

尤其是贾母一直是“宝黛爱情”的守护者,所以红迷们对贾母的态度一直是肯定的,赞美的。也愿意相信这样慈眉善目的贾母,根本没做过什么坏事……因为中国人最信仰善有善报,而老太太的福报深厚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熙凤表面上厉害,其实也是百般讨好贾母才得到一些权力。

3、冷酷无情

另外,林黛玉的死亡,同贾母也有很大关系。

尤二姐但凡是个有脑子的,这时候也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顺势出去就得了。贾珍是不可能真的让她嫁给张华的,或者就算她跟了张华走了,如王熙凤所想的,贾琏必然也舍不得她,“回来再花几个钱包占住”,虽然不雅,但也算逃出贾府这个火坑,保住小命了呀!

贾母却要将尤二姐火化撒掉,或者埋葬乱葬岗上,这就属于太过分了。古人如果这样安葬,死了灵魂也无法投胎。说难听的,贾母都不让人好死。

有好多奶奶一看见儿媳妇生了女儿就指桑骂槐摔锅打碗儿,这样的奶奶其实也不难对付,儿媳妇和孙女都会变得独立自强,也有了防备之心。最可怕的是贾母这样的奶奶,嘴上口口声声的疼爱孙女,养大之后为了家族的利益作为工具把孙女嫁出去了。根本不顾孙女的死活。因为作者对元春在宫中的生活没有描写,致使读者朋友完全感受不到元春与王夫人的痛苦。

她更喜欢年方十四五岁的丫头傻大姐,遇有错失,也不苛责,就是因为“他生得体肥面阔,两只大脚作粗活简捷爽利,且心性愚顽。一无知识,行事出言,常在规矩之外”,自己“常闷来便引他取笑一回”。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这样姐妹之间就会永远相互扶持,这才是兴旺之家应该给子女树立的一种品行!

但贾母竟然不愿意尤二姐正经安葬,还说了很难听的话:“信他胡说!谁家痨病死的孩子不烧 了?也认真开丧破土起来!既是二房一场,也是夫妻情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 烧,或乱葬埂上埋了完事。”话说贾琏自在梨香院伴宿七日夜,天天僧道不断做佛事。贾母唤了他去,吩咐 不许送往祖坟中,贾琏无法,只得又和时觉说了,就在尤三姐之上,点了一个穴, 破土埋葬。

如今我老了,哪里还巧什么,当日我像凤哥这么大年纪,比他还来的呢。她如今虽说不如我们,也就算好了,比你姨娘(王夫人)强远了,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

至于贾母的前半生,首先贾母出自四大家族之一史家,嫁进贾府又是尊贵的身份,所以若说贾母做什么坏事,几乎没什么可能。

一.贾母房里的庶子哪去了?

整部书并没有能找到贾母干了什么坏事的记述,反而写了她干了好多面上的好事,比如:善待挨了王熙凤打的小道士,热情接待了刘姥姥,常给黛玉送钱等等,都是一些小善,沒有解决什么实质问题。

贾母骂尤二姐“贱骨头”,墙倒众人推把尤二姐逼上了绝路

就是因为贾母放任不管,这些人才穷凶极恶,搞得臭名昭著,最终导致贾府垮台。

贾琏亲自操办尤二姐的丧事,比当初操办两人的婚礼还要尽心尽力:

一个是水葱似的绝色人物贾母欢喜非常,连园中也不命住,晚上跟着贾母一处安寝”,把最珍贵的凫裘送给穿,意在为宝玉选作妻子。她喜欢族亲中的孙女儿喜鸾和四姐儿,也是以貌取人,因为她们长得漂亮。她对刘姥姥发生兴趣,不过是因为贵族式的生活过腻了,闭得无聊,想找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儿”,把乡下的“新闻故事儿”说给她解闷儿。

贾母是个非常精明之人,加上年老,对于身边各种人都有看的很准确。

综上所述,将尤二姐逼上绝路是《红楼梦》中看似慈祥和善的贾母做的最明显的一件错事。

贾母对于一些晚辈小孩、老年人,尤其是陌生没有利害关系的人,倒是表现出一些仁爱,对于家人却并没有太多仁慈可言。

另外,王夫人之所以对李纨和贾兰都不太喜欢,还有个竞争关系。贾兰虽然是王夫人的孙子,但将来如果做官继承了家业,显然就应该是李纨当家,轮不到身为奶奶的王夫人。所以,王夫人为了宠爱儿子贾宝玉,认为打击李纨母子。很多聚会,贾兰作为贾政长孙,竟然都没有出现。而王夫人此举,也是贾母的意思,因为贾母最喜欢贾宝玉,对贾兰并没有特殊感情。只是贾母还算凑合,给了李纨一些补充,也就是拿最多的津贴。

而王熙凤的这些手段,极有可能就是贾母玩剩下的!

(第二十九回)芦雪庵赏雪联诗,本是李纨为首的年轻姊妹外加一个“渔翁”宝玉的联欢活动,贾母也不失时机地来凑个趣儿,不怕冷不怕倦,瞒着王夫人和凤姐来了,贾母对晚辈们笑着说:“好俊梅花!你们也会乐,我来着了。”

再加上贾母的品性和为人,既会管家又会用人还会调教人,从鸳鸯,晴雯,袭人,紫娟……只要在贾母屋里待过的,用贾府里的人说的话,便是老祖宗屋里待过的猫啊狗啊,都轻易伤害不得!

贾母初见尤二姐,看手看脚看肉皮,明夸暗贬定准了尤二姐“妾”的低下地位

小说《红楼梦》中每一个人物形象都鲜活而生动,任何人的身上都有对与错,是与非,没有任何一个人是高大上和假大空!

袭人和鸳鸯,贾母看重的丫环,这两个奴才服侍贾府主子们竭力尽忠、克尽职任。袭人是“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鸳鸯是“老太太在一日,我一日不离这里”,贾母认为她比探春、李纨等还好还能干。可是当袭人热孝在身,不便前来参加元霄佳节之热闹,老太太竟不满地发了一通议论:“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明知鸳鸯的父母先后死在南京,“也没叫她家去走走守孝”。贾府的主子们就是这样,一面大讲孝道,一面却不准奴婢们行孝。

贾母非常疼爱林黛玉,这一点儿是人人知道的,但是贾母在疼爱林黛玉的背后,并不是没有一点儿算计。

《红楼梦》中嫡庶之间的争斗其实从未停止,只不过写的非常隐晦,尤其是老一辈人的往事。但是通过贾母对尤二姐的态度,我们可以窥见一二,这就是贾母对待妾室的态度。

01、贾母所做的第一件坏事是送元春进宫

另外,尤二姐的死亡,同贾母也有一定关系。

这样一个王夫人,却在贾母面见变成了没嘴的葫芦,可见贾母的厉害。

但是请安的时候就难免被贾母看见,贾母问她,她自然不敢说,但是秋桐可逮住了好几回,趁机向贾母调唆了一顿,说尤二姐不安分守己。

这些差事的油水都非常大,足见贾母对贾琏的信任。

贾母一开始让贾宝玉和林黛玉住在一起,想把贾宝玉和林黛玉搓成堆,如果贾母能够保障宝黛感情如果水到渠成了,她可以做主,这本身也不算什么。可是贾母并没有那一个能力。

但是说到底,贾母不过是封建社会大家族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而已,她虽然辈分又权威,但也不是无所不能、十全十美的,她有她自己的立场罢了。

贾母其实是个很冷漠的人,只关心自己喜欢的少数几个人,对于其他人哪怕是整天看到的人,并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小说《红楼梦》中,对王熙凤是如何打掉尤二姐的孩子有详细的描写。

迎春的婚事再一次让贾母露了一下狰狞的嘴脸,但作者还在为她敷粉:

但贾母也知道两人感情很高,林黛玉身体又弱,拆散了他们林黛玉活不下去,不是病死就是自杀,还是这么做了。

贾母从见到尤二姐那一刻起,到尤二姐死后入土,贾母对她都十分的轻视、冷血、残酷无情。

相反,王夫人虽然够狠,毕竟同迎春相处多年。看到迎春嫁过去以后被殴打虐待,王夫人也忍不住流泪,尚且有几分同情。

鼎盛时期的荣国府,也许可以负担贾母这样的消费。

他狠狠哭了几场,自己收拾了尤二姐的衣物亲自提着包袱去烧;

兄弟二人的怨恨从小就结下。

林黛玉带来的财产就是贾敏的,贾敏的就是她贾母的,贾母的财产只留给贾宝玉一人,贾母的思路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林黛玉过了15岁生日,他带的财产已经被贾母“半哄半赚”的给弄没了。所以林黛向宝钗诉苦说:

贾母生的有名有姓的孩子就有贾赦、贾政、贾敏。这足以说明贾母的丈夫有生育能力。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贾代善沒有庶子呢?

凤姐儿是个大管事奶奶,那么她是身后的大管事,必然是她的丈夫贾琏。

为啥?因为王熙凤知道贾母作践赵姨娘,贾政也不敢怎么样,所以狗仗人势。

贾母一看,嚯,既然你这么想留下,那就让凤姐全权去处理好了。自此贾母对尤二姐可以说是非常冷漠。

贾母虽然认可了尤二姐进门给贾琏做妾,算是过了明路,但是实质上但只是个“预备”人选。因为国孝家孝的原因,贾母着重叮嘱王熙凤,务必让尤二姐和贾琏一年后才能圆房。

可贾母这位一贯慈眉善目,惜老怜贫之人,对于失掉自己的重孙,毫无反应。

荣国府中很多事情,其实都是贾母的布局。贾母是个相当自私的人,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百般保护,哪怕他作奸犯科,不是好东西;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贾母毫不留情,甚至下死手恶整,但还不至于要人性命的地步,多少有些底线。

连贾政都知道孙绍祖是个人渣混蛋,贾母能不知道?她最会砍人。

照常理来说,李纨是王夫人大儿媳妇,又有一定才干,即便守寡也应该是她来帮助王夫人当家。

可贾母长期偏心,贾环心怀不满,也是造成他品行不端的重要因素。

如果说贾母是纵容王熙凤将尤二姐弄死,但主要责任是王熙凤的,最后安葬的事情就很过分了。

贾母这种无节制的享福和行乐,促进了贾家的迅速崩溃,对贾府的老爷、少爷们的腐化堕落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贾母是罪魁祸首。要知道,贾母和一切主子们的穷奢极欲,铺张浪费,正是建筑在多少劳动人民倾家荡产、离乡背井的基础之上,真正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导致了整个家族安富尊荣者多,为家族兴旺发展而殚精竭虑之人几乎没有!

她是贾府中钟鸣鼎食、颐指气使的最高当权派,是一座至尊无上的偶象。表面上她落得事事不管,实际上她操纵一切指挥一切,她是精精领袖。贾府里的许多事情特别是重大事情,处理起来大半都是唯贾母之命是听的,正象王熙凤所说的“凡百大小事仍是照着老祖宗手里的规矩。”

对于一个百年望族的发展,打击是巨大的!当然贾母的个人行为,对家族的伤害还不止这些……

林黛玉为什么会想起来贾府会后手不接?

五,对鸳鸯的态度。

贾宝玉是贾母的宝贝,是荣国府的凤凰。

对于尤二姐失去了腹中的孩子,贾琏是捶胸顿足,懊恼非常。

正是贾琏对尤二姐的这一份死后的真情,有一次触怒了贾母。贾母这下子无比清楚,尤二姐和贾琏早就有故事了,要是真像凤姐说的还没圆房,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恩情?

当然,红楼梦里贾母出场时,已经是德高望重的老太太,除了“元妃省亲”环节,看到老太太恪守礼节,其他场景里的贾母都是最高权威的代表,没人敢违逆她,也没人敢忽略她的存在。

原文:这里邢夫人王夫人也说凤姐儿。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说的众人都笑了。〔第四十四回〕

凤姐打定了主意摆布鱼肉尤二姐,暗地里去让家奴去调唆张华状告,要求索回尤二姐;明面上带尤二姐进荣禧堂拜见太婆婆贾母。

又没圆房,没的强占人家有夫之人,名声也不好,不如送给他去。那里寻不出好人来。

此时的贾母在荣国府已经有着俾睨众生的地位,她办事和整人的手段已经炉火纯青,她有着足够的资本,让荣国府的任何一个人对她心生敬意。

她身边,每月一两银子月钱的大丫鬟就有八个。这还没算上二等丫鬟、小丫鬟和老妈妈。

老子打儿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别说儿子害死了人命,就算打死也是活该。

总之,贾府的多年繁荣,跟贾母的运筹帷幄和智慧持家是分不开的,但是贾府的最终命运也不是贾母一个人能决定和扭转的,所以贾府被抄家破败时贾母也病危仙逝,可以说贾母就是贾府的那根擎天柱,贾母一倒,整个贾府也就猢狲散了……

可见贾母对于庶子,一贯不放在心上的态度!因为她自己就不容妾侍生下庶子的主母,所以对于其孙的妾侍被算计失子,她也毫不在乎。

为什么会这样?

从小的富贵与奢侈,让他们也难以忍受十年寒窗苦。就是考上了也不过是做一个穷官,也让他们毫无积极向上的动力。

薛蟠说,上次因为贾宝玉在宁国府出了什么事,贾母就把贾珍喊来骂了一通。

本来王夫人是个非常干练爽快的人,快人快语,在贾母身边几十年以后竟然成为闷嘴葫芦。

虽然爵位是嫡长子继承制,可在财产的继承方面却是每个儿子平均分配。

在一个豪门公府内,任何一个富二代男子都不可能守着一夫一妻过日子!

话说《红楼梦》中第六十七回,凤姐拷问旺儿和兴儿,得知了贾琏偷娶尤二姐的前因后果,虽然气的不行,但仍旧保持了一定智商,她用计谋和演技轻易就把尤二姐骗进了大观园,摆在了自己眼皮子底下。

贾母喜爰晚辈及外人的标准,除了有他正确的一面外,也有自私、腐朽的一面。或因容貌过人,以貌取人,或因能为自己开心取乐,或因有特殊本事,专心侍奉自己,总之是为了满足个人的享乐和寄生生活的目的。她喜欢秦钟、宝琴,是因为他俩一个是“形容标致,举止温柔,堪陪宝玉读书”,因此贾母心中十分欢喜,与自己的重孙一般疼爰。

以上是我的一点直觉,希望引发条友讨论,更多内容请关注,每天有更新。

所以当凤姐来汇报贾琏为尤二姐大办丧仪的时候,贾母果断出手了,她说:

上行下效!

贾母不许尤二姐进祖坟,彻底否定了尤二姐的人生的价值

贾母骨子里也有反叛,也不拘泥并且懂得享受人生,有一定的冒险精神。若说贾母做过啥坏事,肯定也不会是,杀人放火坑蒙拐骗那一类的坏事。

就当年的道德观来说,这也是极为过分的。

贾母并非良善之辈,更重要的她并不是年老糊涂之人,自始至终都很庆幸,一点也不糊涂。

贾琏这才没了办法,只得听贾母的话,与尤氏婆媳和几个关系好的族人草草送殡,在尤三姐的坟茔旁边埋葬了尤二姐。

她心情好时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如对刘姥姥一口一个“刘亲家”,还把把年深日久的王熙凤也不认识的快要糟烂化灰的青纱送给她;清虚观打醮王熙凤打了小道士,贾母反说“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好像富二代官二代的子弟不娇生惯养似的),又是安抚又是给钱,完全大善人一个。

萨沙第9781条回答。

我们知道贾母的丈夫贾代善有六个小妾,而这六个小妾只有三个女儿,而没有一个儿子。这种情况很让人奇怪。要说贾代善的生育能力差,贾母生了二子一女,要说贾在干的生育能力不差,可是六个小妾知生了三个女儿,难道说这六个小妾的生育能力竟然比不上贾母吗?难道这六个小妾只生女儿不生儿子?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正常来说,就算贾母认为她没资格埋入祖坟,也应该任由贾琏好好安葬。

萨沙听过一句话,一个单位、一个机关作风如何,只要看看他们的一把手是什么人,大体就知道了。

在古代,妾是没有人权的,就相当于主人家里的一件物品。所以当凤姐背后调停的张华案子事发之后,贾母就说:

贾母把贾宝玉放到身边,从小养大。给了他最多的关怀与疼爱。

够刘姥姥那样的庄户人家,过一年的。

后来尤二姐在梨香园停灵七日之后,贾母亲自叫了贾琏过去吩咐“不许送往家庙中”。

贾母做的第四件坏事是吞掉了林黛玉带过来的财产。大家别看林黛玉刚进贾府时,贾母又是送丫头,又是派教引嬷嬷,还有什么洒扫使役一大群,这些只拿工资不干活的闲人的吃穿用度全部是林黛玉自己负担。

可是当换到兄弟之间时,这样的团结与和睦完全不存在。

然而王熙凤竟然敢堵着赵姨娘的门对其臭骂,王夫人更是多次大骂赵姨娘,甚至在她身边安排卧底小丫头,观察赵姨娘的一举一动,甚至小丫鬟芳官一伙都敢同赵姨娘撕打。

除了赵姨娘以外,贾兰和李纨母子,也过得不怎么样。

但尤二姐十分想要一个名分,十分想留在贾府做贾琏名正言顺的小老婆,所以她上前亲口岁贾母分辨了一通,说她娘活着的时候的确已经退亲了。

就这样,贾母人为地造成了嫡庶兄弟间的巨大隔膜。

元春在她身边长大给送到宫里去了,因为“贤孝才德”,说白了就是听话愚昧可以让人随便欺负,断送了元春一生的幸福,把王夫人气的吃斋念佛去了,直接变成了木头人。

也就是说妾室生下儿子,对主母的影响巨大!

尤二姐但凡聪明些,此时就应该知道贾母和王熙凤对她的态度了,也该知道贾琏骗了她,按照贾母对她的轻蔑,就算凤姐真的去世了,她也是不可能被扶正的。

两边搭棚,安坛场,七天僧道不断做佛事;

如果她们全都没有生下儿子,那一定有问题。

若是平时尤氏带着未婚的尤二姐来玩,贾母出于礼数一定会像对宝琴、岫烟一般对待她,可是现在尤二姐自甘降低身份来给贾琏做妾,贾母就格外看不上她了,丝毫不给她留一点体面和尊严。

贾环向贾政进谗言造成宝玉挨打,固然是因为贾环品行不端。

说起来,贾母其实比儿子贾政要聪明干练得多。

现在贾母明知道软弱的迎春嫁过去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却袖手旁观,只说“知道了”三个字。

以贾母的老辣,自然知道两人感情深厚,却从没有任何成亲的表示。要知道,贾母多年前将晴雯放在贾宝玉身边,就是准备让她做妾的。而贾宝玉结婚如此大事,贾母肯定早已考虑了,不是林黛玉。

无论是见人拜客之时,还是红楼梦的大宴小宴,贾母完全地忽视了贾环。

荣国府亲兄弟之间也彼此仇恨,这一切贾母难脱干系。

小说中没有过多地表现贾琏同贾母的亲密。那是因为贾琏已经成年,贾母没有理由把成年的孙子放在自己身边解闷的理由。

这八百两银子,不够贾母过一次生日的花销!

在这里,贾母一再指斥“佳人”不“佳”,且还用了个比喻“比如男子做了贼”。她把女子对纯真爰情的要求,看成是象男子做贼一样,是人人唾弃的可耻行为。奇怪的是,她只批“佳人”女性,从不指责“才子”男性。对贾琏的无耻乱淫,她毫无指责。因为在她看来“从小都打这么过”,是很正常的。对贾赦这样一个连孙子都有了的老色鬼,还买个十七岁的姑娘来蹂躏,她也是认可的。

全书中,赵姨娘其实就是一个大傻帽,也没有见到有什么恶行(所以用妖术诅咒王熙凤和贾宝玉都是无稽之谈),仅仅是因为生了贾环就被他们排挤成这样。

长期的被打压和不受重视,造成了贾环的心理扭曲。见不得宝玉好,更是以整治宝玉为乐。

贾琏辈分虽不高,却掌握了荣国府的核心权力。

2、自私、腐朽

可怜尤二姐,活着的时候在贾府过的生不如死,被贾琏丢在脑后,如今死了反而又挽回了贾琏这个浪子的三分真心。

贾母不但自己行为奢侈,也没有给子孙灌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道理。

然而,她的智商实在捉急,不但没有明白,反而以为自己见了天日,大概她从内心里就认定自己做个妾就满足了吧。

贾琏掌握着荣国府工程的承包权,他还掌握着所有包工头的任命权。

贾琏的弟弟贾琮呢?

贾代善一定有妾,而且妾不止一个。

02、贾母做的第二件坏事是“独宠”宝玉

根据礼法,贾政同迎春是不能随便接触的,同迎春应该并没有什么感情,毕竟见都很少见。

那是因为贾母会经常跟她算账,告诉她你带来的钱怎么怎么花掉的,已经花完了等等。

可见,贾母就算疼爱林黛玉,却也是首先考虑贾宝玉的,必要时候可以牺牲外孙女。

于是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这件事情,贾母从中使了某些手段。

祖母不过问、爹不亲、娘不爱、哥哥不理。他在荣国府生活的就如同一个小透明。

所以这是在红楼里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个不简单的老太太,她的一生肯定是一部传奇,里面肯定有好故事也有可能有坏的一面,但是瑕不掩瑜,贾母的正面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说实话,红楼里情商最高的两个老太太,一是贾母,一是刘姥姥。若问贾母是否做过坏事,回答是应该没有。

慈不掌兵,贾母能成为实际的一家之主,在过程中肯定是充满血腥,不乏杀人立威之举。

长辈们一定会以各种理由,往他的房里塞妾侍。

倘或贾代善没有庶子,那么受益最大的就是贾母。

而贾母只重嫡岀的态度,更是动摇了荣国府发展的根基……

现在的荣国府早已经衰败,贾母作为大boss都没有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意思,底下的探春再怎么省钱,也不过就是小打小闹,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中国府的这些公子哥儿,从小就在富贵温柔乡中长大。哪里还有开创新局面的魄力!

为什么这么选?贾母说的也很清楚“看林黛玉这样,不像是长寿的”,怕孙子贾宝玉很快丧妻。

三,在成为老祖宗之后,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她的地位,她开始享受人生,讲吃讲排场,对日益严重衰败的家境莫不关心。秦可卿还托梦给王熙凤,让她留后手。贾母难道看不到这一步吗?

其实贾母根本就没有准备将林黛玉许配给贾宝玉,哪怕王熙凤都认为他们是绝佳的一对。

贾宝玉重病时,不着调的赵姨娘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触怒了贾母。

贾琏不顾体统,贾母不能不顾,一旦贾琏和尤二姐的事情发作出来,让人揪住把柄,贾府是脱不了干系的。

将来元春死后贾母归西,宝玉没有能力也没有亲人,只有出家(死亡)一条路。

“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她们家的姑娘一样……”

刘姥姥曾经说过王夫人是一个响快人,但贾母却认为王夫人不大会说话,在公婆面前显得不大好,是一个呆木头:

贾母态度如此,荣国府的人才会这么作践赵姨娘。就拿王熙凤来说,她只是贾琏的老婆,贾琏比贾政低一辈。赵姨娘是贾政爱妾,也轮不到晚一辈的王熙凤来臭骂。况且打狗还看出人,王熙凤此举等于根本没有给贾政面子。

贾母终日慈眉善目,喜笑颜开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个菩萨心肠,有时候笑面虎比起王熙凤那样的张狂的人更让人害怕。贾母手中一定是有人命的。

贾母教育出这样的子孙,荣国府岂能不败!

相反,不管怎么说,迎春是贾母看着长大的。

宝玉断言:史太君年轻未出嫁前,也是一颗宝珠。史太君老了之后,变的不是珠子,竟是死鱼眼睛了。被宝玉视为死鱼眼睛的史太君,怎么可能不干坏事呢?若史太君不干一些坏事,能被称为老祖宗、史太君吗?贾宝玉还能衔玉而生吗?说不定,衔玉而生的人已变成贾家“玉”字辈的其他人了。

而这一切,贾环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三.行为奢侈,必然形成不良家风

《红楼梦》中的贾母是荣国府的最高统治者。贾母这位史家的姑奶奶,从进荣国府的门,做重孙子媳妇起,直到成为荣国府地位最高的人,她一定有着非凡的手段和能力。

贾政听说贾宝玉强奸未遂搞出人命,还勾搭男妓得罪了实力强大的忠顺王爷,将儿子一顿毒打。

四,对子女教育的失败。

4、独断、专制

倘或妾室生下儿子,对主母的儿子在财产继承方面会有足够大的影响。

就说贾母大儿子贾赦,非要强娶鸳鸯做姨娘时,被贾母知道了,贾母发怒后贾赦也回避了好多天,不敢再去贾母面前造次,可见贾母的威严还是很厉害的。

尤二姐此时“要死不能,要生不得”,她此时才算看清了贾府豪门吃人的本质,可惜后悔已经晚了。

南山橘暖 / 文

二.偏心严重,造成兄弟失和

贾母就是这样的人,害了你还得让你再夸她一声。林黛玉早早的就看出王熙凤做人惯“打花胡哨”,和宝钗结为好朋友时,她已清楚的知道她的亲外婆花胡哨打的比王熙凤漂亮多了。你说林黛玉的内心有多悲哀!

是谁让王夫人从一个响快人变成了一个木头人呢?当然是贾母。因为在后宅争斗中,贾母是荣国府中的老大,如何让王夫人顺从自己,贾母有的是办法。而王夫人也确实被贾母训练出来了,无论贾母说什么,王夫人都无条件的从着。而这一点儿,从贾母借贾赦强纳鸳鸯一事,迁怒王夫人,而王夫人并不反抗可以看得出来。

宝黛爱情的悲剧也有贾母的影子。

贾母只重视嫡子,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贾母对荣国府的姑娘们,能够做到一视同仁。她给了迎春、探春、惜春,三个姐妹同样的教养。

这样才是良好的家风。

奇怪的是,王夫人却选择王熙凤当家。究其根本,还是贾母更喜欢会拍马屁的王熙凤,不喜欢李纨。

她整日周旋于摆宴席、祝生日、观花卉、赏明月、听戏曲、猜谜语、打牌、行令、说笑话。清虚观打醮,主子们都懒怠去,连年纪轻轻的宝钗都辞退了凤姐的邀请,贾母却不嫌热不嫌累,要同凤姐一起去,并亲自动员了宝钗母女,还带了一大堆丫环去游逛,贾母对此排场越发喜欢得不得了。

贾母只疼爱嫡子贾琏与贾宝玉!

贾母不是一个明目张胆做坏事的人,她是一个讲究封建礼体满口仁义道德的人。

锦缎衾褥铺盖将二姐抬上软榻,八个小厮和几个媳妇围随;

但贾母对此并不关心,从她见面就看尤二姐的皮肉,她根本没有把这个小妾当人,似乎是看一件物品,一个宠物。试问王熙凤、王夫人当年嫁进来,贾母能这样摸来摸去的看?

但是对于贴心人鸳鸯,伺候了自己这么久,贾母并没有做出妥善安排,造成鸳鸯的自杀。

当尤二姐芳魂悠悠魂归太虚幻境的时候,贾府已经热热闹闹的准备过春节了,又是说不尽的繁花喜庆,到了第二年尤二姐周年的时候,贾琏都想不起来了,又有谁还会把她放在心里。

贾琏仅有的良知被二姐用生命唤醒了,他非常痛苦,后悔又惭愧,想起了尤二姐曾经的美貌如花,柔情似水,种种恩爱,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尤二姐。所以他想尽自己所能,给尤二姐最体面的丧事。

我是南山橘暖,爱读书,爱读红楼梦。红楼梦解读见仁见智,如有歧误,敬请雅正。

古人讲究以老人为尊,而荣国府的贾政、贾赦都是贾母儿子,自然事事都要遵从贾母。

而宝玉同贾环之间的怨恨更深!

明知贾赦不靠谱孙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家,明知贾赦也听她的话,但他就是不想“出头多事”,事关迎春的终身大事,生死攸关,只冷漠的“知道了”三个字而已;贾赦要向他讨要鸳鸯时,竟气的“浑身乱颤”,口不择言,不管贾赦邢夫人在不在场,对着王夫人就是一通乱骂,这样疼爱孙女的奶奶实在莫名其妙阴险毒辣!

因为贾母晚年“怜贫惜老”,也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从她对刘姥姥的态度也可看出,她年轻时也是个风趣的懂生活的人,只不过她身在显赫家庭,受礼教束缚,无法像刘姥姥那样自由自在……

贾代善的妾侍也一定不会少!而贾母对于长辈塞进来的妾侍也只能收着,不然就是目无尊长、有损妇德、就是善妒,这大帽子一扣贾母根本担不起。

“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尤二姐很快在真正的“风刀霜剑”中被逼上了绝路,她堕下胎儿,身体也垮了,万念俱灰,吞金自杀。

贾母的吃穿用度根本没有上线。随便一个牛乳蒸羊羔就花费巨大。

所以当凤姐引着尤二姐前来拜见的时候,贾母专门戴上了眼镜,明确表示要“看看肉皮”,从上到下“细瞧了一遍”,又看了手,鸳鸯还撩起了尤二姐的裙子,让贾母看到了尤二姐的三寸金莲。

此时的贾母,已经不屑用雷霆的手段和暴风骤雨般的震怒去立威。

贾代善在荣国府已经属于富二代。

宝玉的丫鬟配置,比其他的姐妹足足高了一倍。

因为贾母一直慈眉善目,整天喜笑颜开,是位双商在线心态很好的人,从她持家和对待儿孙的态度,以及为人处世的方式都可见一斑。所以才收服人心,所以在贾府上上下下才赢得一片赞誉声……

然而贾母却来将贾政大骂一场,吓得贾政下跪求饶。

以贾母的老辣,不可能看不出王熙凤的假仁假义,准备将尤二姐搞到府内弄死。

再说,迎春的婚事虽然是禽兽老子贾赦的问题,但贾母有最终决策权。

善恶可能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宝玉屋子里的顽器与摆设,更是荣国府的顶级奢华之物。

……

所以说,尤二姐从进贾府的那一刻,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坟墓,注定是个悲剧。

王夫人可不简单,两三句话就让金钏儿跳井自杀,让晴雯送掉性命,拿捏的赵姨娘一句抱怨不敢说,轻松剥夺大儿媳妇的权力地位,王熙凤见到她也要下跪,贾政也很怕老婆。

再说邢夫人也是干练老辣的女人,做事圆滑,懂得见风使舵,却也很畏惧贾母。

需知贾府众人,尤其是下人奴仆,都是一等一的势利眼,眼见贾母这个老祖宗都嫌弃了尤二姐,墙倒众人推,个个都恨不得去争相践踏尤二姐。

那么这时候问题就来了。

但这几个人做了很多坏事,贾赦为了几把扇子逼死石呆子,王夫人搞出好几条人命,王熙凤不但拿公款放高利贷、贪污受贿,甚至为了赚钱不惜害人性命,更别说弄死尤二姐和腹中胎儿。

在全小说描写贾母的篇幅中,相当部分是暴露她过着珠围翠绕、佳肴美酒的奢侈生活。安富尊荣是她的生活目的,自觉地享福和行乐是她的唯一要求。她吃的是高级营养品牛乳蒸羊羔和茄夹,连螃蟹馅小饺儿都嫌油腻腻的;穿的是品服大妆,坐的是八抬大轿,住的是高屋大房,“配上大箱大柜大桌子大床,果然威武。”(刘姥姥语)那柜子比刘姥姥家的一间房子还大还高。高兴时则摆酒赏玩一下爱如珍宝的“慧绣”。

这个就很诡异了,按道理贾宝玉的爷爷那辈儿,正是热火浇油的旺时,肯定是姬妾成群,子嗣众多。可是我们看不到,只有贾母一枝独秀,二子一女。有人说贾赦是庶出,如果是那样,赦老爷就不敢明里暗里的说贾母偏心小儿子了。正是一母同胞,才会有此一说。

林黛玉进贾府进的就是一个虎狼窝。贾府的男人们不把女人当人看,贾母为了巴结讨好男人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早已经把自己变成了男人,也不会真心疼爱林黛玉的。

贾母对尤二姐之死的态度,也够冷酷无情的了。固然凤姐善于施展阴谋诡计,借刀杀人,罪恶昭昭,然而贾母任由凤姐摆弄,上当受骗,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更可恨的是她轻信秋桐的调唆告密,书中这样写道:“秋桐悄悄的告诉贾母王夫人等说:’专会作死,好好的成天家号丧,背地里咒二奶奶和我早死了,他好和二爷一心一计的过。’贾母听了便说:’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嫉妒。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锋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因此渐次便不大欢喜。众人见贾母不喜,不免又往下踏践起来,弄得这尤二姐要死不能,要生不得。”

又嫌后门出灵不够体面,对着梨香院的正墙上通街现开了一个大门;

贾母的影响力,还不仅仅是在荣国府。宁国府的贾敬也是贾母的晚辈,更别说贾珍。

贾母这样对待尤二姐,也与尤二姐本身的身份不符。尤二姐的姐姐是东府主母尤氏,母亲也是尤氏安人,尤二姐的继父最少也是和贾政一样的六品官,尤二姐算是一位官宦人家千金。

贾母能成为荣国府的大boss,说明她有宅斗的心机与手段。但是她真的极度缺乏一个领导者,所应该具有的眼界与发展观。

二,贾母处理了老公的侍妾,贾府也沒留下一个庶出的子女。

03、贾母做的第三件坏事是毁了林黛玉

等到贾琮慢慢长大,他一定会对他的哥哥心生不满或怨恨,甚至是嫉妒!

由于荣国府的上层都不待见他,照顾他的嬷嬷对他也心生怠慢,任由他黑眉污嘴也不帮他收拾一下。

可以说,背后真正的操盘者就是贾母。

贾母对宝玉的溺爱,致使贾宝玉是非不分一身毛病还软弱无力,而且为宝玉树立了太多的仇人,比如赵姨娘贾环因为嫉妒就想让贾宝玉死,买通马道婆谋害贾宝玉;亲侄子贾兰不与他亲近:贾宝玉与秦钟去学堂上学时,一次老师不在,贾府的子弟亲戚们干起仗来,贾菌要帮宝玉秦钟,被贾兰揽下,“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实在太萌!

贾母心中却不十分称意,想来阻拦亦恐不听,儿女之事自有天意前因,况且他是亲父主张,何必出头多事,为此只说“知道了”三字,馀不多及。

贾母的所谓慈眉善目和喜笑颜开,更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贾母如此对待刘姥姥和傻大姐,这是—种蔑视人权、专供自己取乐的封建贵族的人生观的表现。正因此,他才在处理凤、琏、平三人混打的事件中,竟说出了有失体统的话。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世人都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这是什么话?竟是为贾琏的淫荡行为开脱罪责。

当时贾母房中还有一群园中姊妹们,也就是三春和黛玉等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被看,其实对于尤二姐来说是非常尴尬的,明显她就没有被贾母当人看,好像是买宠物一样。

贾母,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后来嫁到贾府做了荣国公长子贾代善的夫人,在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中应当说是身兼两个家族权势的人物。

曹雪芹的笔锋,虽然主要是肯定与歌颂了贾母的慈祥、人道的精神,但也揭露了她的不慈祥不人道的一面。贾母的慈爰,也是有一定限度的,受她的阶级属性所制约。作者不仅写出了她作为一个老妇人的慈祥的一面,也写出了她作为一个封建贵族统治者的严酷的一面。

史太君定做过不少坏事,否则,不可能在贾代善满屋的众妻妾中脱颖而出,成为独霸贾家的老祖宗。史太君嫁给贾代善最初几年,未必是贾代善的正室夫人。这个问题,不用质疑!娇杏嫁给贾雨村的头一年,只是小妾,生了儿子后才被扶册为正室夫人。邢夫人、尤氏等,也是后来才被扶正。鲍二媳妇还咒王熙凤早点死去,还琏爷提出建议,王熙凤死之后,把平儿扶正。

原文:这痴丫头原不认得是春意,便心下盘算:“敢是两个妖精打架?不然必是两口子相打。”左右猜解不来,正要拿去与人瞧看,是以笑嘻嘻的一壁看,一壁走,忽见邢夫人如此说,便笑道:“太太真个说的巧,真是狗不识呢。〔庚辰夹批:妙!寓言也,大凡知此交媾之情者真狗畜之说耳,非肆言恶詈凡识此事者即狗矣。然则云先与贾母看,则先骂贾母矣。此处邢夫人亦看,然则又骂邢夫人乎?故作者又难。〕太太请瞧一瞧。”〔第七十三回〕

作为贾政的爱妾,赵姨娘又生育了贾环和探春两个孩子,正常来说地位仅仅比王夫人差一些。

命停灵七日,等到外头,还放五七,做大道场才掩灵。明年往南去下葬

究其根本,就是贾母对赵姨娘极为厌恶,百般作践。

一,从贾母处理下人夜里赌博一事可以看出,贾母雷霆之怒,杀伐绝断,并不次于王熙凤。

从贾母也参加孙儿孙女们的喝酒,击鼓传花等节目,还会猜谜说书等,可见贾母也是非常有内涵有一定学问的人!

贾母让宝黛发展情感,只是在冒险,她只负责让他们建立感情,却不负责结果,让宝黛爱情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种种阻力。特别是林黛玉,更是\”一年三百六十日,刀剑霜刀严相逼\”,最后蹉跎了好多年,也没有修成正果,还为此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但贾母给了贾琏极大的权力。由于作者把更多的笔墨给了王熙凤,所以更多的读者注意到的是赫赫扬扬的大管事奶奶凤姐。

可见大伙儿对贾母,那是又敬又爱。而贾母的高智商高情商使得她在贾府三代,上下都能和睦共处繁华多年,从她喜欢凤姐和宝玉也可看出。

那么贾母做过坏事吗?她当然会做过!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靠着慈悲与善良,成为一个豪门公府的顶级大boss。

唯一解释是,王夫人其实是被贾母打压住了,不敢越雷池一步,甚至不敢乱说话。

他命人去开了梨香院的门,收拾出正房来停灵;

贾母道:“信他胡说,谁家痨病死的孩子不烧了一撒,也认真的开丧破土起来。既是二房一场,也是夫妻之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烧或乱葬地上埋了完事。”

贾母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给自己制定了极为奢华的生活标准。

焦大醉骂的养小叔子的人就是史太君。史太君在贾府的身份地位,可能与养小叔子有关,可能与干过别的坏事有关。

读一以下原文和批语即可知史太君是否干过一些对不起贾代善的事。

因而,争取这种现象我们可以合理推测,贾母是对这些小妾的子女动过手脚的。这些小妾的孩子生下来以后,如果是女孩儿,长大以后也不过是一副嫁妆,而且有可能利用他们的婚姻,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子女铺路石,所以女孩们都活了下来,而男孩子则不一样,按照法律,男孩子可以和嫡次子一样分家产的,因而男孩子只可能成为嫡子成长路上的绊脚石(这个道理可以参考贾环和贾宝玉的关系),所以贾代善的所有庶子都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消失了。而他们的消失,自然都是贾母的手笔。因为贾代善不会害自己的儿子。

王夫人由\”响快人\”变成\”木头人\”也有贾母的功劳。

鸳鸯哭诉贾赦的逼娶之事,贾母首先想到的“这是算计我,弄走了她,好摆布我。”

贾母是什么人呢?凤姐大张旗鼓的把尤二姐安排在大观园里,“大观园中十停人已有九停人知道了”还引起了很多人来看来问,这么大动静,贾母要是不知道也白在贾府混成老封君了。

贾母听了王熙凤的谗言,说尤二姐是贱货,也就彻底宣布了尤二姐的死刑。

欢迎关注十点书妆,为你揭秘一个最真实的《红楼梦》!

表面上或是为了服侍,或是为了开枝散叶。而内里可能是各种算计,比如用亲情去裹挟;或者是安插一个耳目与眼线!

所以在荣国府也看到了难得一见的景象,三个姐妹很团结。姐妹之间从未出现过宅斗和互相争宠的现象。

贾赦只是想要娶鸳鸯,被贾母一顿骂,吓得提都不敢提,甚至不敢见面。

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 刀 。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锋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

惜春比林黛玉还小都能独立生活,林黛玉进贾府时,贾母竟没有提前为她安排住宿,因为贾宝玉的无理要求,致使林黛玉与他同吃同住,太过亲密。贾母为了讨好贾宝玉,竟置亲外孙女的名誉不顾,实在阴险又狠心。

因为荣国府中贾母最大,贾母都鄙视的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人人都会来作践。那么,就算贾琏拼命保护,尤二姐恐怕也要没命,更别说贾琏是个不称职的丈夫。

贾母从未把庶出的贾环放在眼里过。尽管贾环也是她的亲孙子。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贾府的衰败有着必然的因素。但作为最高统治者的贾母,她没有为荣国府树立起端正的家风,也是让贾家这样一个百年望族,那么快就树倒猢狲散的原因之一。

展开阅读全文

海兰珠的历史原型是什么样的?

上一篇

清朝名将傅恒是怎样的一个人?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在《红楼梦》中,整天慈眉善目,喜笑颜开的贾母,做过哪些坏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