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秦可卿为什么不反抗贾珍?

贾珍发生过“云雨”的女性不少,比如尤氏(妻)、尤二姐、尤三姐、儿媳秦可卿等,基本上均是大家闺秀,且和其有着某种“亲人”关系,真正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至于为什么秦可卿不奋起反抗公公贾珍,我们不妨从贾珍与尤氏姐妹的关系说开去。

当秦可卿长成时,贾府需要给一个身份给她时,贾珍早就已经成婚了不合适,只有贾蓉尚未婚配。

从贾珍的“云雨”对象来看,尤氏姐妹均为妻子尤氏的“同父异母妹”,而秦可卿是儿子贾蓉之妻,都不是外人,都有着很近的“亲人”关系。

(网图、侵删)

。这首诗中‘’必主淫‘’,‘’不肖皆荣出‘’,且不说,‘’造衅开端‘’,就十分明显了(在宁府)。是贾珍对秦可卿情欲的寻衅,胁迫,秦可卿在无可奈何之下,被公公欺辱,造成终身丑事,故在天香阁自缢而死,经传出小蓉大奶奶作故,全府惊罕,在丧事中大加排场,还给贾容向朝廷捐了个龙禁卫的头衔,泰可卿以朝廷一品夫人的丧礼出殡,秦可卿娘家也是小户人家对丑事耳有风闻,事已到此,也无话可说了,事后还将寄读在家学秦忠的学费都给兔了。

最后,与贾珍“云雨”,也可能是秦可卿主动投怀送报。

第三,贾珍承袭了宁国府的爵位,身份显赫,地位尊贵,却并不会肆意用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去惮压女人。

“这病可治不可治?求告知,以便家父母放心。”

偌大的宁国府,是贾珍一个人的天下。大事小情,他一个人说了算。尤氏、贾蓉,都不敢置喙。尤氏的两个妹子,尤二姐和尤三姐都被无耻的贾珍染指,也没见尤氏说什么。

无论是《红楼梦》小说里,她忧郁病终;还是电视剧87版红楼梦里,她上吊自尽。都是因为她和贾珍不可告人的私情,被丫鬟发现了。

作为一个政治用具养在贾府,秦可卿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很清楚自己的命运。所以她心思极重,忧思郁结,生病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的心病。

贾珍因想着贾蓉不过是个黉门监,灵幡经榜上写时不好看,便是执事也不多,因此心下甚不自在。

可能有朋友就好奇了,秦可卿就那么情愿吗?

然而秦可卿之死,又让我们看到了贾珍的第四个优点。无论他对别的女人如何浪荡滥情,对于她却确是一片真心。

王熙凤是脂粉堆里的英雄,却远不及秦可卿的见识。而贾府上下都没有秦可卿这样高明政治远见的人。

3.贾府众人眼中的秦可卿

红楼梦里秦可卿为什么不反抗贾珍?

当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放低姿态,用权力为自己喜欢的女人保驾护航的时候,女人很难抵挡得住这份魅力。正如《蜗居》里的市长秘书宋思明,一个已婚男人,却让小姑娘海藻忍不住飞蛾扑火一样。

薛蟠拿来一副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万年不坏的樯木做棺木,价值千两,还是原来坏了事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照理是应该避讳的。

这样一个脆弱的女子,如果一个对她极好的男人是很容易沦陷的。

所以,秦可卿能进入贾府成为大少奶奶,我们就放下丰富的想象力,姑且相信那是秦家和贾家有“瓜葛”(利益关系),正好秦可卿生得风流妩媚以及处事圆融的缘故吧。

他(秦可卿)父亲秦邦业现任营缮司郎中,年近七旬,夫人早亡,因年至五旬时尚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下个女儿,小名叫做可儿,又起了个官名叫做兼美。长大时,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第8回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

秦可卿能摆脱贾珍的骚扰吗?答案是不能!

6.更衣时,睡在床上的宝玉看到了,通过梳妆台的铜镜子,秦可卿也发现了宝玉在偷看她。

《红楼梦》里秦可卿为什么不反抗贾珍?

至此,贾琏如梦初醒。他原以为只有自己想尤二姐的帐,未成想,贾珍也在想自己的帐,趁机出来沾三姐的便宜。说白了,贾链是被贾珍耍了!

所有的身份,包括秦业的养父身份,以及贾蓉的丈夫身份,都只是一个掩护。文本中,也可以得知,她与贾蓉并不是住在一起的。

所以,被暗示与杨贵妃有相通之处的秦可卿,与公公贾珍,必是两情相悦的。正如其判词所言:

道德方面是秦可卿乃贾珍弟媳妇,如此灭绝人伦,不似人情练达、稳妥持重的秦可卿所为。

贾珍最致命的缺点就是他和秦可卿的关系——他们是公媳。

秦可卿为何不反抗贾珍?作者已通过两件东西暗示我们,他们是真爱。

先是墙上挂着的《海棠春睡图》,余者还有:

第5回写到了贾府老祖宗贾母眼中的秦可卿,是第一个喜欢的重孙媳。

贾母素知秦氏是极妥当的人,因他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这种高贵的气质与见识除了皇族没有其他原因可以解释。

不过,最大的风流还是得要睡一觉才算——于是宝玉朦胧睡去……不一会儿,便抵达警幻仙姑的太虚幻境,好一阵闲逛之后,与她妹妹——“乳名兼美字可卿者”云雨一番:

而贾宝玉就体会过这种风流。

问题是,贾珍怎么就能获取秦可卿的芳心呢?秦可卿怎么就接受了公公贾珍呢?

一、缺失关爱,寻求心理安全感

除了秦可卿是皇族之人,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她,都不敢轻视她。

第二,秦可卿的卧室陈设和秦可卿死后所用的棺木皆不一般。

作者如此设譬调侃,不仅是为了渲染秦可卿奢靡的生活,也不仅是为了让贾宝玉神游太虚做铺垫,更在其中悄悄埋下了秦可卿委身贾珍的真相。那就是《海棠春睡图》和那一个木瓜。

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贾珍哭的泪人一般,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

反而是贾珍,作为一位公公,即便再关心儿媳妇,也该懂得避嫌,通过尤氏代为关心即可。可他倒好,连儿媳妇一天换几次衣裳都要心疼,逢人便哭诉,那后来为秦可卿看病的张友士,就是冯紫英听他哭诉后给他推荐的。

这段话很长,但却透露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情既相逢必主淫。

这正说中了秦可卿的心病,秦可卿的病情遂加重。

(第64回)却说贾链既闻尤氏姐妹之名,恨无缘得见。近因贾敬停灵在家,每日与二姐三姐相认已熟,不禁动了垂涎之意。况知贾珍贾蓉等素有聚峳(指聚众淫乱)之诮,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那三姐却只是淡淡相对,只有二姐也十分有意。

寻找被保护的温情,寻找安全感,这个精神需求对于秦可卿来说,算是软肋。

二、心理成熟,幼弱的丈夫贾蓉各方面都与秦可卿相差甚远

当然,人们更熟知的,还有杨贵妃与唐玄宗原本是公媳关系。杨贵妃本是寿王李瑁的妃子,后来被公公唐玄宗看上,设计将其收进了宫中,此后两人恩爱不绝。

在古代大家族中,祭拜所用的会有一些锡制品,锡制品是值钱的,所以有人会在灰堆中找没有烧尽的锡去卖,名为爬灰,实为偷锡,锡通媳,偷锡就是偷媳。

从贾蓉十七八岁猜测,贾珍当时三十几岁的年龄。

秦可卿出生在贫寒之家,决定了她的性格相对柔弱。而她又很美貌,天天面好色的、打自己主意的公爹,而丈夫贾蓉又没有话语权,她在宁国府生活得小心翼翼、胆颤心惊。她在忧虑中又无法诉说,逐渐成病。

4.对自己的儿子也可以随便大口啐

其一,如果是钦犯后人,就算贾家脑子烧包想借此更加发达,那么在秦可卿去世后,他们也不敢如此大张旗鼓。那排山倒海的送殡官僚也不会自讨苦吃;

于情于理,俩人都应该各守本分。然而他俩还是互相吸引,情不自禁地越过了雷池,偷吃了禁果。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决定了两人永远只能暗通款曲,私下诉情。

秦可卿的死,只是担心私情败露。

第一是贾珍会算计,懂得节约成本。

3.他老婆尤氏在家里只是应景,没有事物的决断权

5.甄宝玉睡在了秦可卿的卧室,秦可卿原本要出去继续陪荣国府的人,结果簪不见了,又返回来取。为什么呢?迎春的仆人私自当掉了她的簪子,那一段说明簪子的珍贵和重要意义。没有簪子不能参加活动的。

从上面贾珍盘算贾琏尤二姐一事上,也能看出这一点。

这当然是曹公调侃之语,但其所牵涉的武则天杨贵妃诸女是何为人?曹公是何用意?也就不言自名了。

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的秦可卿,面对这贾蓉这个小男孩丈夫,还真是浪费了秦氏风流袅娜的优质资源,秦可卿能见到的男人除了家里的男仆就是公公贾珍了。和贾蓉相比,公公贾珍还算是能支应事务,至少比贾蓉显得成熟稳重可靠多了。贾珍这个大色鬼碰上“情天情海幻情身”的美艳不可方物的秦可卿,“情既相逢”能怎么办呢?“必主淫”啊!二人一拍即合也就是大概率事件了。

1.无稽之谈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嬷嬷插嘴道:“哪里有个叔叔往侄儿媳妇房里睡觉的理由呢?

首先,贾珍自始至终都隐藏在背后,向他申请嫁二娘给贾链的是儿子贾蓉——贾蓉估计也没想到自己的爹竟有这个心思,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一样。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便认认真真的回答你。

秦可卿身份高贵,是义忠亲王老千岁的后人,郡主级别的一个人物。在文本中可以找到这些证据做支撑:

第一,秦可卿的见识远在贾府人之上,与养父秦业家庭教育并不匹配。

贾珍不管这些,连贾政劝说也没用!一定要给秦可卿用最好的!

接下来,我们简单复盘一下,看看贾珍“高明”在哪里:

如此种种!可见秦可卿在世时,贾珍对其好的更是不必说了吧!秦可卿能不动心吗?!

秦可卿是被隐藏在贾府的废太子后人,她的主要存在目的,除了存活下来,还担任这一种政治链接作用,是贾府与所处政治阵营的政治筹码。同贾元春一样,就是政治斗争的工具。

总之,作者在秦可卿屋内安排了两件与杨贵妃有关的东西,而且背后故事轻浪浮薄,难以言喻。这说明了什么?他在暗示秦可卿与杨贵妃有相通之处啊。

问题:《红楼梦》里秦可卿为什么不反抗贾珍?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作者给秦可卿的定位是仍然是“情”,不过这个情的前提是“淫”,也就是说,站在贾珍和秦可卿的立场上,他们也算是一对儿有情人,她是接受的,自然不会反抗。这也是她因贾珍而死,却从未流露对贾珍有半点抱怨。而贾珍因为秦可卿的死,哭成了泪人,恨不能替她去死的重要原因。

结果,过来卧室又想衣服换一下吧。秦可卿换衣服换的勤快。看医生的环节有交代。不是怕衣服赃,是她喜欢不停换衣服。

“淫丧”顾名思义,关于“淫”,没有人逼她,完全是自己该负的责任。如果秦可卿对贾珍是反抗的,哪怕没有反抗成功,对她也不能用“淫”字,反倒要称其为烈女了,最多算是自己没有什么责任的失节。

在第五回,秦可卿首次出场,就与贾宝玉产生暧昧不明的关系。贾宝玉作为一个叔叔辈,却被侄儿媳妇秦可卿带到自己房间睡觉,在场的婆子都觉得不合适了。

1.是族长,也是宁国府的一把手

秦可卿是不会反抗贾珍的。她对贾珍,表面上不仅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内心深处更是心甘情愿。

秦可卿是个什么人?婆婆尤氏说她:“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贾母评价她:是(办事)极妥当的人,是重孙媳妇第一得意之人。王熙凤是何等的高傲,真正能入凤辣子眼的人不多,可属于晚辈的秦可卿是一个,王熙凤不光是重视她,和她关系形同闺蜜,对秦可卿,王熙凤是存有一份尊重的。其实贾府上下,对于秦可卿这样一个辈分最低的晚辈,对她有一个共同的态度,就是“爱重”。就这一点来说,十二钗里,秦可卿的水平远远高出众人。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

刚踏入房间,贾宝玉便闻得一阵甜香,再进去,眼睛所到之处,浓艳华丽、奢靡旖旎。

一方面,秦家贫寒,秦可卿的兄弟秦钟入贾府的家学需缴纳二十四两学费,秦家还要东拼西凑。因为秦钟与宝玉交好,贾母也帮秦钟一些衣物、银子。若秦家经济条件不拮据,何至于此?

三、秦可卿的病因

反常吧?

秦可卿死后,文本中有一段描写:

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平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

秦可卿与贾珍在一起,可以说既是自愿也是被迫。

所谓“郎有情、妾有意”,于是这俩人很快便勾搭到了一起,贾链遂生纳二姐“二房”之心,只是顾忌凤姐而有所迟疑。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1.婆婆尤氏眼中的秦可卿

因为是真爱,何来反抗一说。

且看书中秦可卿死后,贾珍如何毫不掩饰他的伤心:

历来都认为这骂得就是贾珍与秦可卿之间非比寻常的暧昧关系。

至于最反常的,便是秦可卿去世后贾珍父子的表现了。

对此,聪明的贾蓉给他上了一课,让其到贾府“后方近左右”买上一处宅房,偷偷迎娶二娘过门——贾蓉之所以给贾链出主意,可不是为贾链好,而是为了方便他在外面上想他小姨娘的帐。这是为何?“只因贾珍在内,不得畅意”,这小子的内心还是挺阴暗的。

琴山樵者戏作《太真春睡图》,肤色合桃花……李三郎屏后窥之,令人魂动色飞。

其实,关于贾珍的水平,曹公之前已有暗示,比如书中第25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通灵玉蒙蔽遇双真”中,宝玉凤姐二人被人下了诅咒,正当众人慌乱抢救时,薛蟠反倒更忙:

这是什么话?当着病人的面问病情,声音口气流露出恨不得病人无药可治的样子。更有趣的是,贾蓉竟然说这话问是为了让父母放心的,呃,最该关心病情的人,不该是作为秦可卿丈夫的他吗?

既然贾珍水平了得,那么他之前耍手段拿下儿媳秦可卿,应该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秦可卿是其父秦邦业从养生堂抱来的“养女”。所谓“养生堂”,其实就是“孤儿院”。也就是说,秦可卿自小就无父无母。而秦邦业呢?秦邦业的经济状况也不佳,比如他为了让儿子秦钟能上贾府“义学”东拼西凑才得来20两的义学银。须知道,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府打秋风,凤姐就直接赏了她20两银子。

如果之前焦大醉骂爬灰,还可以强行解释成老奴喝醉了酒的疯言疯语,不可当真。被丫鬟撞见,事情就闹大了。

这等表现,伤心至极,是真爱了没错!

此外,关于秦可卿的病情,不少医生也均诊断为“喜脉”,也是指向了繁衍子嗣这一条。

这里说得是贾蓉,很快贾珍也参与进来,“乘空寻他小姨子们厮混”,而他俩这作为又勾得贾琏心痒痒:

第二,贾珍是整个贾家的一族之长,在族内举足轻重有话语权,而权力是最好的春药。

没有父亲的管教,又尊享泼天富贵,贾珍骄奢淫逸,荒淫无度。作者曾经借冷子兴、赖嬷嬷之口说,贾珍“一味高乐”,就是把宁府翻过来也没人管得了他。尤氏是续弦,出身不高,在贾珍面前没有话语权。贾蓉虽已成年娶妻,可也只是个不成才的纨绔子弟,对他的父亲,向来唯唯诺诺。

3.故事情节讲述,甄宝玉的第一次是被秦可卿夺走了。

这个心理是客观上有需要,也是主管的装逼,同样还有衣服多了,都想穿出去。宝玉每天换不同衣服很多种。尤其是秦可卿在嫁到奢侈的宁国府后,更是不能自已了。

好一句“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你看,这薛蟠还是挺了解贾珍的。

2.甄家的甄宝玉才是真正的主角

秦可卿是个极妥当的人,是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这是贾母给的评论。评论之高!说明秦可卿很得贾府上上下下的喜欢。

在婆婆眼里,秦可卿是“打着灯笼儿也没处找”的好媳妇,而且长辈们都很喜欢她。

非常有危机意识的秦可卿让王熙凤做好家族后方巩固工作,提升危机意识,切莫沉迷于富贵烟云中,还非常有政治远见地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措施。

从秦可卿的人品上、从秦可卿做事的风格上,也可以猜到,秦可卿不会是淫荡之人,她不会主动对贾珍投怀送抱;即使贾珍有意,她也会极力避开。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古代社会的人伦标准,若秦可卿无法孕育,是无法在宁府立足的。故为宁府繁衍记,秦可卿恐也只能是“忍辱负重”,接了贾珍这个糟老头子了。

。这件事又要追缩到红楼第一回,甄士隐,贾雨村:作者告诉读者,真事全部隐去,借假语衬言。焦大骂街,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2.焦大醉骂加速了秦可卿的病

为什么秦可卿愿意委身于贾珍呢?因为他浑身上下充满了闪光点:

《红楼梦》中秦可卿的人物设定很完美。不仅长辈们对她赞许有加,而且小辈们都非常喜欢她。这一点足以说明秦可卿的为人处世完美无缺、小心谨慎,不留下一点话柄。照理说,像秦可卿这般识大体的女子,是不可能做出与贾珍的苟且之事的。但秦可卿有自己的抱负,有一部分原因是考虑到了自身的利益。

大家,以为然否?

譬如,秦可卿卧病后,该着急的丈夫贾蓉竟然泰然自若,甚至在旁人问起妻子的病情时,他还一无所知。

不仅体现秦可卿的生活品位与个性特征,更重要的是像武则天,赵飞燕,杨玉环,寿昌公主,同昌公主这几个人都是皇族之人,侧面反映秦可卿的身份不一般。

另外,总觉得秦可卿没一个让人敬仰的身份,因为儿子贾蓉不过是个黉门监,很低的官品,心里就很不自在。

秦可卿与贾珍的关系一直被人津津乐道。秦可卿为什么不反抗贾珍?有此问者混淆了一点,贾珍与秦可卿的关系是爬灰并不是通奸。而秦可卿面对贾珍“爬灰”激烈反抗,上吊自尽就是证据。?曹雪芹通过判词将秦可卿的死因以及与贾珍关系说得一清二楚。

丫头们忙推他,恨得骂:“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玩,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的那府里谁不知道,谁不背地里嚼舌就我们这边乱帐。

……

贾府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秦可卿就算再妥当也不能得到所有人的喜欢。

秦可卿是秦业从养生堂抱回的弃婴,这一点也许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秦家的家风和秦业教儿女的方式。从秦业对待唯一的儿子秦钟看,秦可卿从小所能得到的温情和爱应该质量不怎么高。

贾珍与秦可卿“云雨”,尤氏不可能不知情,不可能不晓得自己的老头子晚上不回来睡觉是去做什么了。可她明明知道,却毫无怨言,并且对染病中的秦可卿极为关心,就值得好好琢磨了。

秦可卿在贾府中的身份是孙媳妇,比王熙凤要低一辈。给王熙凤托梦的那些语气,一点也不像一个晚辈的语气,更像是一个很高贵的人,有种身份高高在上的气质。

书中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中,贾敬(贾珍父)“殡天”的消息传来,一方面贾珍贾蓉父子向皇帝告假从“皇丧”中赶回;

另一种可能是,秦可卿与贾珍有情。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毕竟贾珍年纪不算太大,一个三十几岁的成熟男性,袭着官,当着族长,权势熏天。而贾蓉则是个奸猾下作的纨绔子弟,秦可卿病中,并不见他有什么温存体贴。虽然是青年公子,容貌俊俏,却完全没有宝玉那样的细致温柔。

。红楼的书情有很多二重情节,就附合真事隐,假语衬言,使读者在阅读中领略更深层次的深情,都是有根有据。诗中的‘’造衅开端‘’,就是贾珍在情欲上惹事,达到淫荡目的,害死了媳妇而告终。

其次,宁府人多眼杂,如果贾珍想泡三姐的话自然是在外面方便些,但却要买宅置地,他舍不得这个钱。现在贾链主动当这个冤大头,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而嫁入贾府后,十七八岁的贾蓉却并不懂得如何关爱秦可卿。这个情况下,阅女无数的贾珍就显得很会关心、理解女子,并且在阅历上也比贾蓉能带给秦可卿的帮助更大。这也是秦可卿为什么对贾珍着迷的原因之一。且贾珍有权有势,秦可卿又聪慧、要强,也可以说是彼此各取所需。

另一方面贾敬死因不明,妻子尤氏又须前往都外玄真寺调查,家中无人,便只得将自己的继母“接来在宁府看家”。她这老继母来时,便顺带将“两个未出嫁的小女(尤二姐、尤三姐)带来,一并起居才放心”。

秦可卿是小官秦业的养女。她出身低微,原是秦业在养生堂抱养的弃婴。能嫁入贾府,书中说是与贾府有些瓜葛,具体原因不详。但是无论如何,贫女嫁入豪门,这是光宗耀祖的得意之事。

这样可以提高自己的地位。可惜红颜薄命。在最早的红楼梦《遗簪》片段中,尤氏在贾珍身上发现了秦可卿的发簪,便对秦可卿表现出了厌恶、疏离。敏感细腻的秦可卿发现被人知晓,便一下子病倒了,最终导致她上吊自杀。

所以贾珍爬灰了吗?没有!

说她自愿,要从她的成长背景进行剖析。秦可卿从小被秦业抱养,与父亲和不成器的弟弟一同生活,未曾得到过关爱。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即便秦业对秦钟和秦可卿有良好的教育,依然导致没有母亲的秦可卿从小缺爱。

古代的节烈观是非常荒谬的,一个女子若受到了非礼、冒犯,便要以死明志。秦可卿被贾珍逼迫,若要名节,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自古艰难唯一死”,秦可卿是个貌美如花,聪慧无比的女子,她不一定舍得死。

先看贾珍。

尤二姐“便红了脸,骂道”:“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越发连个体统都没了。还亏你是大家公子哥儿,每日念书学礼的,越发连那小家子瓢坎的也跟不上。

她还对贾蓉说:“你不许累掯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静静地养养就好了。他要想什么吃,只管到我这里取来。倘或我这里没有,只管望你琏二审子那里要去。

奇怪的是,贾珍之妻尤氏知道这件事情却没有半点不高兴秦可卿,一点也恶心吗?反而是依旧对秦可卿极好,还吩咐贾蓉不许惹秦可卿生气。这一切反常态的原因都是因为秦可卿不同寻常的身份。

其二,如果秦可卿是公主,贾珍胆子再肥,也不敢对她动歹念色心。

2.贾母眼里的秦可卿

现实是秦可卿是绝顶美人(兼林黛玉之风流气质与薛宝钗妩媚容颜),而贾珍是个毫无德操的“糟老头子”。

这种丑事要是传出去,不仅她会为人不齿,留下骂名,连贾府以及她的娘家——秦家都会成为世人的笑柄。在她所处的封建时代,女人名节大过天,事已至此,她不得不死。

由此可知,秦贾两家的生活境遇差距之大。自小生活困顿的秦可卿,好不容易嫁入贾府,自是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荣华富贵,哪怕是为此而献身于贾珍。

很多读者从秦可卿判词断定秦可卿和贾珍是通奸,否则……又接着一个问题:秦可卿为何不反抗贾珍呢?

在闹学堂之后,她听说自己弟弟被人说,自己暗暗生气,病情就加重了。

另外,秦可卿死时,所用的棺木是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万年不坏的樯木,千两不换。这也不是一般人配享用的。

贾珍哭的泪人一般,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说着又哭起来。

1.面对贾珍的骚扰,在心惊胆颤中度日

慢言不肖皆荣出;

情感空虚的秦可卿遇到别有用心的贾珍,很可能生出一段孽情。秦可卿的判词里也说:“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一个“情”字,让人无限遐想。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作者早就通过两样东西告诉了我们。

。请大家一起追缩到,贾宝玉梦游大虚幻境,他曾好奇地翻看:金陵十二正册,翻到一頁有图画一幅,见一幢高楼大厦吊着一名美貌女子,这幅图画像征着秦可卿在无可奈何之中吊死在天香阁,那么秦可卿,何为无可奈何呢?贾宝玉继续细阅時:见下面有诗一首:

再看秦可卿。

眼睛都不眨地花了一千五百两银子给捐了一个五品龙禁尉才安心。

贾珍时时打秦可卿的主意,家下奴仆一定看在眼里,但大家只是在暗中嚼舌根,并不敢明目张胆的飞短流长。但是,那次焦大喝醉了,又遇到让他晚上送秦钟,乘醉骂出了“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一、秦可卿是怎样的人?——为秦可卿正名

秦可卿的死,正是秦可卿不堪贾珍的骚扰和侮辱,为证明自己的清白的悲愤无奈之举。

第10回,闹学堂之后,尤氏和贾璜媳妇说:

连蓉哥儿我都嘱咐了:‘……倘或他有个好歹,你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儿,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格儿,只怕打着灯笼儿也没处找去呢!’他这为人行事儿,那个亲戚长辈儿不喜欢她?

秦可卿最放不下的是什么?她临死时告慰凤姐的一大段话可以证明,秦可卿有着强烈的家族责任担当和荣誉感,她深谋远虑于贾府的将来,她为将来家族之败开出挽救的药方,画出家族生生不息的战略规划图,可惜的是,她死后,贾族里并没有一人能执行她是战略,能担当起家族的重任。

关于秦可卿,书中是明白交代过她的身世的,乃工部营缮郎秦业从育婴堂抱养的女儿。这在许多人看来实在不可思议,想在那讲究门当户对的时代,即便一个营缮郎,也难以登国公府门槛,何况还是个抱养的女儿?因此勾起无数人的遐想,各种权谋论、政治怪谈此起彼伏,纷纷扬扬,蔚为大观。

可是呢,在我看来,秦可卿是逃亡公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其一,贾珍似乎与尤二姐有染,不然贾蓉何必说“我们父亲正想你呢”?

贾珍若是看中了秦可卿的美貌,一定要据为己有,秦可卿是无力反抗的。她不能依靠娘家,贾蓉、尤氏都怕贾珍,即使看出端倪,也不会保护秦可卿。且不说秦可卿有可能不舍贾府的荣华富贵,就算她能为了尊严舍弃富贵,可一旦撕破脸,秦可卿要承受外界的非议,还可能会被休弃回家,这无异于身败名裂。

那宝玉恍恍惚惚,依着警幻所嘱,未免作起儿女的事来,也难以尽述。

正所谓“人在做,天在做”,这也提醒着阅者诸君注意情色之伤人啊……[捂脸][捂脸][捂脸]

而这杨贵妃最熟为人知的是什么?她和唐玄宗的爱情故事,自唐以来,不知多少诗词曲赋传唱过这一段宫廷之恋,早前的《清平调》和《长恨歌》,后来的戏曲《长生殿》,无人不晓。

有这种疑问的朋友,不仅出于现实,还有道德方面的考虑。

秦可卿就是这位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的后人。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原本很普通的物件,一旦与武则天、杨贵妃这些前朝风流野史的女主角沾上关系,便变得暧昧到无以复加。

尤二姐只动嘴,尤三姐却“拿起一个熨斗来,搂头就打……”之后更是上来撕嘴:“等姐姐来家,咱们告诉她。

第二是贾蓉不行!

或有如下诸端:

7.事情暴露出来后,家法伺候,秦可卿被吊死在天香楼。不是自杀,是吊死!还记得“大红灯笼高高挂”电影中的那个女人吗?偷了一个戏子,被抓到屋顶阁楼吊死了。

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丫头们亲嘴:“我的心肝,你说的是,咱们馋他两个。

秦钟是秦业唯一的儿子,本就生的单弱,又在病中。再生气,教育孩子也得考虑现实和后果,可是秦业显然处理的简单粗暴了,这一气不要紧,秦家算是灭了门。秦业的教育和营造的家庭氛围很显然不成功,他这点倒挺像贾政,和林如海、甄士隐这样温和而疼爱女儿的父亲应该是有距离的。

2.连自己的小姨子尤二姐尤三姐也不放过

令人不解的是,贾母眼中这个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偏偏与公公贾珍不清不楚,她究竟看上了贾珍什么?她为什么没有反抗?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主要有两个。

作者:杜若。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4.最重要的一点,秦可卿做事谨慎,怕落人褒贬。

最后,贾链此举必定是瞒着凤姐的,而要两头跑的话,就很难两全。于是尤二姐那边便有大把时间空出,而贾珍正好钻这个空子去享受美女。

反倒是贾蓉,妻子死后唯一一次露面,仅仅是贾珍为他捐官时,而他浑浑噩噩二十年,之所以得父亲为其捐官,还是沾了死去的老婆的光。

贾珍就是那个对秦可卿极好的男人。

谁成想,“蟑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链蓉叔侄暗自庆幸之际,又有一个爷们插进来一条腿!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䘵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长一辈、平一辈、下一辈、家中仆从老小,四个侧面把贾府众人包含全了,这说明秦可卿得到了贾府全家人的赞许。“怜老惜贱、慈老爱幼”的人品德还会差吗?

秦可卿与公公贾珍有私情,这是在小说第七回焦大口里骂出来的: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

看来这尤二姐对他有意思啊。

读《红楼梦》,秦可卿总是不得不谈的。虽然出场很早,息迹神速,但是奈何人家是位顶尖美人,本来就引人注目。再加上那若隐若现、影影绰绰的风月传闻,必要自带流量的。

春睡者乃杨贵妃,李三郎为唐玄宗。此其一。

在明明可以避娴之时却不避娴,大约是不想在众人面前失了礼吧?但宝玉进入其房中所见诸物之“风流”,她就不那么好解释了:

——200两银子不能算少,大约够刘姥姥这样的穷苦人家八九年之用。另外,之后贾琏二姐之事败露后,凤姐也仅是在宁府诈得了300两银子而已。

在书中,作者虽然没有明写,但是通过诸多细节,让我们一看就明白。

秦可卿在宁国府,口碑一向是可以的,不说下人们认为她待人可亲,同辈人与她相处和睦,就连老人精贾母,都视其为重孙媳妇第一得意人。

3.无法摆脱的命运

秦可卿的卧室陈设非常夸张。

。扒灰,就是不要脸的贾珍公偷媳妇。红楼中贾珍与秦可卿的一段暖昧关系,作者为了秦可卿的脸面,写明秦可卿的死是小产而引起的妇科病,无药可医与世长逝,读者对秦可御年轻美貌淑女的死都感到可惜。其实,其中内情有诈,通过秦中(秦可卿弟)闹学,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四、秦可卿的反抗:以死洗冤

所以,大家看,贾珍把这一切都算计得很清楚。在“泡女人”这个事上,他确实是有一套啊!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第十三回,秦可卿身亡时,贾珍的表现是——如丧考妣!

贾链没多想,直觉贾蓉这孩子“懂事”,遂依计在外购买田宅,偷娶过尤二姐来,并接其母与尤三姐一起居住,悄悄过起了小日子。这可真正是“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啊!”

不是别人正是贾珍!

如此一来,秦可卿可能与贾蓉本来就感情不好。紫鹃劝说黛玉的时候曾经动情地说,王孙公子虽多,可是大多朝三暮四,就是娶个天仙回去,用不了几天也就抛到脑后了。此言不虚,贾琏、薛蟠,莫不如此,贾蓉也好不到哪里去。

书中第10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中,面对已处病中的儿媳秦可卿,尤氏说道:“你且不必拘礼,早晚不必照例上来,你就好生养养罢。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有我呢。就有长辈们怪你,等我替你告诉。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

除了秦可卿生病时为其求医问药四处奔波不说。

如上所述,贾蓉这个人心性极差,嘴上有没有把门的到处乱说,还与府上的侍女苟且,实在是不像话。

当着族人之面,贾珍是拄拐痛哭,如丧考妣。一句“长房之内绝灭无人”将儿子贾蓉一笔勾倒,为了让儿媳的葬礼办的好看,他不惜“倾尽所有”。

起初,秦可卿将其安排在一处书房中,但宝玉觉得不爽,“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也不肯呆在里面了——宝玉为何不肯呢?大约他也觉得这个秦氏有些风流之处,其闺房实在是令人向往。

不过,只因兄弟情深,此事便很快过去了……

另一方面,秦可卿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嫁入豪门在其精神世界也一定是种骄傲。靠婚姻改变命运,别说在那个时代,就是现在,也是一部分女子的选择。

秦可卿可能与贾蓉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与贾珍才是真夫妻。

如上所述,秦可卿自幼生活窘迫,而身为一个女子若要成功勾搭富家少爷,除了自己变得淫荡一些以外,似乎也别无办法。怕你不这样想,曹公在描述秦可卿时专门讲其“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

其二,从尤氏姐妹的表现看,二人皆有轻浮之处,似乎有些文章。

此举可知秦可卿虽然表面上沉稳持重,但私下是无视礼教伦理的。

一个清贫小官吏秦业是不可能教养出如此聪明的女儿。

秦可卿的养父秦业,是一个普通的京官,宦囊羞涩,秦家人口极少,更重要是秦业是一个不怎么优秀的父亲。证据就是秦钟从馒头庵回家,受了些风寒病倒了,谁知智能儿找上了门,秦业气得打了秦钟一顿,把智能儿驱赶出去,自己也气得一命呜呼了,秦钟病着加上挨了一顿打,没几天功夫也送了小命。

总之,无论秦可卿是无力反抗还是无心反抗,在这段乱伦的丑行里,她最终没能过得了自己那一关。她死于“心病”。常言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可是她的心病哪里有心药可医呢?那样聪明伶俐的她,终究在现世中找不到任何出路,煎熬成病,心疾难医,落得个悬梁自尽的悲惨下场。

而贾珍呢?一向好色成性的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书中第5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中,“因东边宁府花园内梅花盛开”,尤氏便与秦可卿一道邀请荣府一干人等过去赏花,宝玉亦在其列。未成想,宝玉很快就乏了,“倦怠,欲睡中觉”。

他父亲贾敬一心向道,在道观里和道士胡饞,贾珍把宁国府几乎翻了个天。

不怕他恼,他能有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有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和宝叔同年,两个人要站在一起,只怕那一个还高一些呢?”秦可卿不以为然。

我们知道,贾珍是贾敬的儿子,贾敬一心要修道做神仙,把宁府偌大的家业舍弃了,自己去城外只与道士们胡羼。贾珍便袭了贾敬的官,即三品威烈将军。这个官职与贾赦所袭的官职一样,都是正三品。与此同时,贾珍还是贾府的族长,其权势不容小觑。

在“上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的贾府,能如此面面俱到,得吞下多少委屈?放下多少身段?这是一个公主会干的事儿吗?分明是出身低微但心气好强的人才会做的。

很多读者认为,秦可卿的死是因为被尤氏闯见了和贾珍的奸情,秦可卿害怕才上吊死在天香楼。

这样的贾珍,在宁国府为所欲为,他想干的事情,没有干不成的。

很快,贾珍父子便赶了回来。贾蓉先回到了宁府,诸事完毕后便来看“外祖母两个姨娘”。当时,尤二姐尤三姐正和丫头们作活计,贾蓉便笑嘻嘻地望着尤二姐:“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正想你呢?——贾蓉一句话,不知泄露了贾珍多少天机。

。扒灰是强奸,并未通奸,这件事是事实,作者,欲盖弥障半遮脸。那么秦可卿的真正死因,作者匿藏很深只给了读者一点引子。这里就想把秦可卿死的真相给读者进行破解其中之迷。

第一,贾珍才三十多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时候,刚褪去青涩,又多了几分成熟;既懂得女人心,又不会太老,一切都刚刚好。

对此,贾蓉不屑:“各门另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厉害,琏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叔还想他的帐。那一件瞒了我。

一、无力反抗

前面说了,贾珍是连小姨子都不放过的人,他看上了秦可卿,没有家庭背景的秦可卿,注定无法逃脱被玷污的命运。

这一点和他那个荣国府的堂叔贾赫刚好相反。贾赫也袭了爵位,也好女人,却只知使银子去买小妾;或者想凭借自己的身份强迫贾母的心腹丫鬟鸳鸯就范,实在是面目可憎。两相对比,更凸显贾珍的知情识趣,善解人意。

然而如此多优点的贾珍并不是完美的。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本是《红楼梦》第十三回的回目,因为脂砚斋被秦氏临终托凤姐贾府身后事所感动,令芹溪(曹雪芹)删去了有关秦氏之淫的部分,有四五页之多,于是回目也被改成了看上去似乎不太有道理的“秦可卿死封龙禁卫”。

《海棠春睡图》,画的是贵妃醉卧的故事。在清初,有位名唤高云的人曾作过此画。《琴山樵者传》中曾有载:

试想,以尤氏在家里的地位,她惟贾珍的话是听,即使发现贾珍和秦可卿的奸情,贾珍不让她吱声,她敢吗?她不敢!

是自己人有啥好处?一则好说话,二则就是比较能节约成本,不像外边的女人,不仅光要花钱,还有可能惹出很多是非来,比如贾链和“鲍二家的”云雨(第46回)后被凤姐撞见,不 仅“鲍二家的”被其家人逼死了,自己还搭进去了200两银子了事

综上所述,无论秦可卿与公公贾珍“云雨”是何缘由,贾珍的问题也罢,秦可卿的问题也罢,她都把自己推向了一条人伦的死路,也就不难想见其悲惨结局了。

二、贾珍是怎样的人?

如此一来,很多读者就纳闷了。绝色佳人秦可卿,为何甘心委身公公贾珍?她为何不反抗?

其三,贾蓉为人很差,嘴上没有把门的,什么都敢往外说,又好似与他的丫头们有染。

竹韵过去也有这样的疑问,最近反复琢磨文本,又有了新的认识,就是必须为秦可卿正名。

“贾蓉忙笑着跪在炕上求饶,他两个又笑了。贾蓉又和二姨抢砂仁吃,尤二姐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众丫头看不过,都笑说”:“热孝在身上……他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

秦可卿天生多情,如海般深邃无边,如天般辽阔高远。如此多情的人儿,很容易与其他多情的人纠缠上,然而这样的情感显然是不合乎伦理的,所以只能谓之为“淫”,这是对秦可卿最深刻的谴责。

于是偷了小叔子……

另外就是贾蓉不行,他与秦可卿结婚几年都没有子嗣,这或许也是贾珍介入的理由之一,谁的孩子又不姓贾呢?

焦大骂出的这些话,宁国府上下谁都是知道。

后面还有呢。张太医为秦可卿看病时,由贾蓉引见,这医生刚把完脉,贾蓉便急不可耐问:

王熙凤大闹荣国府时,说尤氏过:想来他们也不听你的。

这个“大爷”是谁?

秦可卿对王熙凤的托梦,字字句句的见识和远见都使王熙凤望尘莫及。

行文至此,秦可卿之风流已是昭然若揭了。那么她主动勾引袭爵宁国公的贾珍,也就是可能的了。

4.删去了的内容有:丢簪、更衣和淫丧天香楼。

可话又说回来,秦可卿毕竟是他儿媳,他怎么好意思下手,而秦可卿又为何愿意呢?

红楼梦里,贾珍和秦可卿的关系一直遮遮掩掩,曹雪芹在原文中没有明说,但从秦可卿判词、脂砚斋批语中,却又隐隐透露某种暧昧。

参考:《红楼梦》

于秦可卿出场《红楼梦》第五回。贾蓉第六回出场,是十六七岁的青年公子。同样在这一回,周瑞家的介绍王熙凤十七岁。上层社会婚配,女性一般会稍小于男性或者年龄相仿,不大可能女性比男性大出好几岁。所以,秦可卿的年龄大约和贾蓉或者王熙凤差不多。年龄虽说相近,心智上差的就太远了。

这副原本应该由义忠亲王老千岁享用的棺木,最后给了秦可卿。这番阴差阳错正好证实一件事:

……

原来,趁贾链外出未归之际,贾珍于是夜偷摸了进来,准备把三姐给“开心”了,现正与其举杯畅饮之中。孰料,贾珍情报工作没做好,贾链竟折返了回来,你说尴尬不?

造衅开端实在宁。

二、无心反抗

也因为出身卑微,贾珍才敢将魔爪伸向了她。

种种异常,结合第七回焦大醉骂的“爬灰的爬灰”,反射弧再长的人,都该知道说的就是贾珍和秦可卿这一对了。

对此,秦可卿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可往那里去呢?要不就往我屋里去罢。

秦可卿和贾珍私通款曲,对于红楼爱好者来说,早不是新闻。

更须注意的是,尤氏本身也是续弦,并非贾蓉之母,而且她也没有子嗣,故在“母以子贵”的封建地主家庭——贾府,地位并不太高,也就不能在事实上对贾珍多加管束——这跟贾赦之妻邢夫人的情形,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秦氏也就那么一说,谁成想,宝玉竟真地想去,遂“点头答应”。

其二,安禄山掷伤太真乳的木瓜。太真便是杨贵妃,这个木瓜背后有个众所周知的风流故事,这里就不赘述了。

情天情海怀情深;

那一夜,贾链回到二姐宅内,在“东院”与她多饮了几杯美酒后,“便至西院(三姐住处)中来,只见窗内灯烛辉煌,二人正吃酒取乐”。贾琏便推门进去,笑着说:“大爷在这里,兄弟来请安……

和秦可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丈夫贾蓉,贾蓉每天只琢磨一件事,就是让自己玩的开心。当然,贾蓉喜欢的差不多都是低级趣味,调戏调戏小姨娘啦,逗逗丫鬟啦等等。贾蓉也干正事,只不过都是压力所迫,到王熙凤处借玻璃炕屏,办不好的话会挨父亲贾珍的嘴巴子。清虚观打醮,贾蓉瞅了时机就偷懒,被贾珍骂了还不算,当父亲的直接让小厮吐亲儿子一脸的唾沫,可见贾蓉也是真心活得不容易。尽管如此,贾蓉生活的主题就是玩乐,“责任”二字怎么写可不关他的事。比如贾琏也混蛋,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可是人家贾琏是有责任心的,家族里的大事用心操办不说,还一心一意的要生儿子,也算是在尽家族责任。看看贾蓉,一出场就是个已婚人士,一直到八十回,前后两任老婆,别说生儿育女了,两个老婆的肚子自始至终不见动静,关键人家贾蓉作为宁国府唯一的继承人一点儿也不着急,在那个宗法社会,绝对是个奇葩。

反观他的儿子贾蓉——也就是秦可卿的夫婿,刚十七八岁,正是好玩的年纪,年少不懂体贴,粗心不识温柔,哪有贾珍知冷知热。

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贾珍此时也有些病症在身,二则过于悲痛了,因拄个拐踱了进来。

从贾珍悲痛到无以复加,竭尽所能操办丧事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和秦可卿之间是有真情实感的。只可惜,秦可卿在这段私情里,注定了不为人所容,不得善终。

展开阅读全文

明宣宗朱瞻基贵为一代明君,为何不顾名声执意暴力杀死亲叔叔?

上一篇

你认为在娱乐圈最美的三位七零后美女是谁?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红楼梦》里秦可卿为什么不反抗贾珍?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